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岩老三届

lsj0597@126.com

 
 
 

日志

 
 
关于我

1966年龙岩一中高中毕业(俗称:老三届的老高三)。历经三年困难时期,三年文革动荡,五年下乡插队磨难。务农、教书、当工人。改革开放国企改制下岗。一生坎坷曲折。

网易考拉推荐

隐秘的高人  

2014-09-10 10:08:30|  分类: 老三届知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隐秘的高人 

文章来源:呼建 华其人其画的博客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古人有这么一句精典谚语,曰:“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意思好像是:真正有本事的人不轻易表露出来,凡是在人们面前卖弄自己本事的,都不是什么真正的能人。这个道理在美术界是经常被验证的,凡是故弄玄虚,自称第一的画家,都不是高手,最多能达到半斤、八小两的水准;真正的艺术大师是很谦虚低调,其作品也是难以模仿的,比如:绘画界公认的一代宗师刘奎龄先生等。但在其他领域,当时我还一直没有遇到,自己熟知的具体人物。

1971年冬天,真有这么个人出现了。他叫荣富根是上海知青,身高约168cm,长的很敦实,方圆的脸型,大眼睛,但一只是双眼皮,另一只是单眼皮。据他自己讲是,一只随父亲一只随母亲。1971年初,他与其他十几位知青一起从其他连队调到我们砖瓦厂,又把他和一名叫刘奇勇的北京知青分到了我们班,与我住在同一个宿舍。那年代业余时间,男青年经常喜欢摔跤和打闹,也是因为备战的需要,练习搏斗技巧。北京九十二中的孙少明,虽然瘦弱一些,但出身摔跤世家,其父是北京天桥跤场的名人,朱延龄、陈宝奎,还有上海知青刘长毓、黄海根都是砖瓦厂摔跤的高手。当时我和荣富根等也经常在一边观看,但小荣从不和别人过招,也从不说三道四,有时还在宿舍里被刘长毓按在床边收拾一顿。他虽然长有一身结实肉,好像总也派不上用场。

1971年冬天,我们班奉命去富锦县的白炮台抬木头装汽车,当时参加装车的还有其它的几个单位。工作休息期间,经常看到一个叫王某的哈尔滨知青在教几个小青年练摔跤,一招一式像模像样。我们有时也坐成一排在旁边观看,我们排的排长刘志堂,那天开句玩笑说:“刘长毓,我看你摔的不错,上去试吧试吧!”长毓连连摆手,吓得不敢吭声。不料这话被王某听到,立刻停顿下来,挺直腰板,让我们上前应战,另外几个人也把手叉在腰上向我们叫板。但刘长毓是个窝里横,一个劲儿的躲闪,根本不敢抬头。那伙人一看更来了精神,出言不逊开始骂人了。我们班长张文革是上海知青,一看事态不妙,马上前去赔礼道歉 息事宁人。但那伙人反而更来了情绪不依不饶,骂的更难听了。这时荣富根实在忍不住了,脱掉棉袄,摘下狗皮帽子让我拿着,对我说:“我会会他。”我们在场的人都慌了,一起劝阻他说:“刘长毓都不敢,你哪行呀!”小荣说:“他们太欺负人了,一定会会他。”

小荣和王某开始交手,大伙围成一个大圆圈。我们砖瓦厂的十几个人神色都紧张起来,担心小荣不知会被摔成何等惨状?那天气温很低,有零下二十几度,但我的手心里已经捏出了冷汗。小荣神态自若,王某摆起了花架子,没多会儿两人就揪在了一起。还没等我们看清楚,只见小荣啪啪两下,然后双手一送,就把王某甩出老远,踉跄了几下便趴在地上。“好”!大家不约而同地喊了起来,真让我们开眼。原来小荣有这么大本事,摔起跤来就如同变了一个人。身手敏捷,动作舒展,干净利索漂亮,没费什么力气,就把王某仍出去了,这不就是古人说的“四两拨千斤吗?!”王某毕竟是练过身手的人,在地上稍一停顿,接着一个鲤鱼打挺就站了起来,说:“咱们这回动真的,谁也别让谁。”说着就朝小荣扑了过来,小荣猛一侧身,再伸出右腿,啪的一下,又把王某摔出老远,来了个嘴啃泥,顿时鲜血就流了出来。王某用手擦了两擦,又摆出山鹰一样的架势,这次他没急于前冲,而是围着小荣寻找机会,几圈过后两人又纠缠在一起,三晃两晃又是啪的一下,王某从小荣的腋下被送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王某一时还爬不起来,小荣马上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忙说:对不起,对不起!然后把王某拉起来。我们大家也都赶紧上去把他们俩分开,王某原来那得意忘形的样子,早已被摔得无影无踪,然后说了声:“咱们后会有期”就和同伴转身走了。我们马上摸摸小荣的胳膊,立马觉得硬梆梆的粗大有力,拍拍他的肩膀说:“你真给咱砖瓦厂争气!原来你平时打不过刘长毓是装出来的,真是真人不露相啊!”他只是微微一笑,连说:“没什么,没什么”。

结束了抬木头装汽车的任务后,我们从富锦回到砖瓦厂,马上这个摔跤的消息就传开了。北京知青Z听说后,要跟小荣摔两跤比试一下。小荣一直回避,直到大家执意要看一看,北京与上海到底谁更厉害时,他才答应出场,并声明可以让对方一只胳膊一条腿。大家疑惑不解,只剩下一只胳膊和一条腿怎么和别人摔跤呢?这时小荣走到Z身边,一只手搭在他的脖子上,一条腿弯曲着骑在Z的一条腿上说:“我另一只胳膊和一条腿不动,你现在可以摔了。”Z马上搂住小荣的腰左右晃动,摔扭起来,但不管怎么甩,怎么转,小荣总是像用粘合剂沾上一样,牢牢地吸附在他身上,几分钟后,只见小荣把身体缩成一团,然后猛一伸直,腿一收,臂一展,从Z的身上跳下,Z啪的一下倒在地上,赢得大家一片喝彩。这个场面虽然过去近四十年,仍然让我记忆犹新,包括电视台里转播的武术散打等,再也没看见过这么精彩的画面。

小荣和我关系很好,事过之后回到宿舍,他从箱子底拿出从上海带来的相册,里面有很多他在上海习武、摔跤的照片,只是和我单独观看。那时他们都赤裸上身,一个个虎背熊腰,肌肉发达的让你难以至信,其中有一位异常魁梧,人很帅气的人。小荣小声告诉我,那是他二哥,在上海滩是很有名的“荣老二”,他就是“荣老三”,但他谨慎做事,从不在别人面前张扬,从此我对他更加由衷地敬佩起来。从那以后,小荣多次把我叫到无人之处,告诉我一些以弱制强的招术,并做示范让我练习实践,直到掌握为止。其实,摔跤完全是靠巧力,靠移动重心,靠控制关节,借力取胜。对手越发死力,就更好对付,可以借力仍出更远距离。所以多年来我一直不惧怕彪者强汗的攻击,由于咱不招惹是非,诚恳做人,一直没有遇到施展的机会。看到电视里武林大会和中外搏击对抗中,某些选手抱住对方大腿左右晃动不能得分,真想上去指导一番:只需一撤右步,一变脸一送肩,护住关节,很轻松就能将对方掀翻在地。要是聘请荣富根担任摔跤教练,肯定能迅速提高竞技水平。

小荣还有一个隐秘的绝技,那就是高亢的嗓音,声乐方面的天赋。平时我们也不见他唱什么歌哼什么曲,但有一次砖瓦厂要参加25团文艺汇演,他看到砖瓦厂没有什么好节目,主动要求独唱《洞庭鱼米乡》。我因为喜欢吹笛子拉二胡,所以对这首歌很熟悉。这首歌曲调门很高,一般人很难唱得上去,没有花腔男高音的本事可不行,小荣能行吗?结果,他面不改色地提起丹田之气,一声高音,冲上云天,真是美妙无比不同凡响,与原唱歌手不相上下,又给大家露了一手。

现回想起来,他没能从事摔跤和声乐事业,真是一生的遗憾!

分别三十多年了,也不知他在上海近况如何?情绪可好?

甚是想念这位藏而不露的上海知青中的高人——荣富根,祝他健康好运吧!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