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棉天堂

你不来,我不老

 
 
 

日志

 
 
关于我

城市有耳朵,我说的话,他都有听到

网易考拉推荐

此去经年,芬芳依旧  

2011-03-06 17:23:10|  分类: 似水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念一是爱美的,一切美好的事物都会让她的脸庞扬起动人的微笑。清晨的微风,明媚的春光里灿烂的花朵,甜甜的面包圈,还有沈光颜的脸。

 每当闺蜜取笑她说是个色色的姑娘,她都会一脸无辜的申辩,我是喜欢沈光颜的脸啊,我是因为他长得好看才喜欢他的啊,我就是喜欢他啊,有什么不可以。

 我就是喜欢他啊,有什么不可以。那个年纪,还不懂何谓卑微,何谓沦陷吧。只是贪恋那精致的轮廓,那张脸,目光的第一次接触便再也无法看到其他一切的脸,在念一小小的心里,驻扎,波动。遇见沈光颜是一次大课,念一呼哧呼哧的跑到一个空位坐下,一抬头,就看见坐在旁边的沈光颜。不知道怎样去形容那种感觉,就好像全世界都瞬间失去了色彩,只有那一张脸,细致到每一个毛孔,都在念一的心底,产生了强烈的悸动。他正在哼哼着“谁给你做的嫁衣……”

念一也许不是个漂亮的姑娘,她素面朝天,清汤挂面,她穿棉布衣服,她穿邦威的帆布鞋,她总是懒懒散散的。大学里的女生总是突飞猛进地向着女人变化着,她却还是一副尚未发育完全的样子。但是她似乎有一种力量,让每一个接近的人不由自主的想宠着她,想把她塞进口袋里不要受到任何伤害。她就那么单纯而无防备的活在这个并不光彩的世界上,或许冥冥中有一种注定,她,在劫难逃。遇见沈光颜,她在劫难逃。

那一年的冬天无比寒冷,让这个并没有雪的小城也颤动起来。念一在床上胡思乱想着,下床的姑娘电脑里放着老狼的《同桌的你》,“现在都没有同桌了撒,哪来的同桌的你呢。”另一个姑娘说道。念一是突然迸发出了力量,她在被窝里给闺蜜打电话,她说,我要和沈光颜在一起,沈光颜啊,就是那时候坐在我旁边的那个男孩子,对对,就是那个同桌的你。

三个月后,她就那样奋不顾身的爬上了沈光颜的床,飞蛾扑火般的决绝惨烈。看着自己的身体莲花般盛开有颓败,心里依旧是满满的幸福。

他沉睡的脸离自己那样的近,近到他呼出的气可以让她的脖子暖暖的痒。就算是睡着了也还是这么好看呢,她在心里微微的叹了口气,沈光颜,你是不是喜欢我了,你,喜欢我了吧。这就是爱情吧。因为他,可以一个晚上兴奋得睡不着觉;因为他,可以去排一个早晨的队买他爱喝的红豆粥;因为他,可以用几天的不眠不休编一条有他名字的围巾;因为他,可以不顾廉耻的投怀送抱。就是爱呀,哪怕自己睡不着的时候,他已经起了鼾声;哪怕自己冻得浑身发抖买的粥他分给了宿舍人喝;哪怕自己精心编制的围巾他根本不曾带过;哪怕是在他酩酊大醉或许根本认不出自己的时候,将自己给了他。就是爱呀,爱到,都不会去希冀,沈光颜,你喜欢我一下,好不好。

闭上眼,光颜,全世界除了你,都和我无关。

静静地看着沈光颜睁开朦胧的眼,她的心跳得那么快。就在那个瞬间她突然希望他们可以像一对相恋已久的爱人,一起起床,睁开眼会彼此拥抱会说我爱你,简单的圣洁而伟大。

“你······”念一看着他的眼从模糊到清晰,自己的身体在他的注视下染了红。沈光颜站起身来,床单上那几点落红让他的目光里起了波澜。目光里蕴藏的东西念一看不懂,她只是看着他一件件穿好了衣服,头也不回的离开。关门的时候他的声音隔着不远的距离传到了念一的耳朵里,轰然而起。他说,“把屋子收拾干净再走。”他说,把屋子收拾干净再走。

念一在冰冷的水里搓洗床单时突然就落了泪,她用沾满洗衣粉的手狠狠的打了自己一巴掌之后也一样头也不回地走了,毅然决然。在回学校的路上念一在心里一遍遍告诉自己,杨念一,你怎么可以如此下贱,杨念一,我命令你,再也不能这样下贱。

20岁的女孩,是有一种杂乱的美的。她在成熟女人的边缘,却带着孩童无邪的光芒。所有人都感觉到杨念一是在一瞬间长大的,如果从女孩到女人有一种蜕变,那么那个冬天的某个早晨,本是孩子样的念一突然就妩媚了起来。还是一样的帆布鞋,一样的掉马尾,但不知道从哪里散发出来了的女人气息,让周围的人不觉得心动起来。

沈光颜这三个字自觉地从念一的生命中褪了色,就好像从没有鲜活过。杨念一依旧是个庸懒的女人,但是她努力。在那个并不是很有名的大学里,她拿国家奖学金,她在学校辩论赛上崭露头角,她参加全国主持人大赛,她甚至演了一部校园电影。杨念一的名字在校园里风生水起,但她总是淡淡的,似乎什么也不重要的样子。有一天一个同学不经意的玩笑说,是不是只有沈光颜才能配得上念一了啊?话传到念一的耳里,她只是稍稍停顿了微笑,说了句,“哦?”

不久之后念一去了英国留学,她走的时候很多人来送她,人群里念一似乎又看到那张脸,那张曾经刻骨铭心后来又风淡云轻的脸。她没有片刻停留,转身之后,笑靥如花。

后来就过去了很多年,念一回了国,挽起了长发,穿宝姿的套装,用迪奥的化妆品。只是她依旧空白的无名指,有时候会感觉到一丝寂寞。二十九岁的女人,不管怎样不在意,眼角微起的皱纹还是会提醒她年华似水般逝去。

重遇到沈光颜是个意外。那天天气很好,念一下班的时候突然想走走路。夕阳穿过树荫斑驳的照在念一精致的脸上,大雨从天而降的时候,念一慌乱的想跑却一下子扭了脚,她吃痛得弯下身,一辆车在旁边缓缓停下。“小姐,需要帮助吗?”那个声音很近却仿佛从很远的地方破空而来,念一抬起头,毫无做作地笑,她说:“沈光颜,原来你还是这么好看的啊。”

那天念一从医院回来直接回了家,沈光颜在楼下帮她按了电梯,没有提出要上楼坐坐。几天之后念一开会的时候收到了他的短信,很短,写着,一起午饭。

 他们恋爱了。念一还是给那个闺蜜打电话,她说,亲爱的,我和沈光颜在一起了。闺蜜说,你去死。

他们半夜挤在被窝里看《山村老尸》,他们翘班去巴黎看时装秀,他们坐在马路边上吃冰激凌,他们甚至用了六个小时牵着手绕着这个城市走了一圈。只是绝口不提那个冬天,那个寒冷的,会让人战栗的冬天。

身边开始有人劝说着念一,已经不小了,就嫁了吧。沈光颜还是绽放着光芒,念一在他的身边自动的就会隐藏了自己,其实她知道,今天,她已经足够可以和沈光颜旗鼓相当。只是,最初的爱情,选择的时候就已经让自己卑微了下去。

那天和往常一样,早晨七点钟的太阳透过紫色的窗帘照在沈光颜漂亮的脸上。念一光着脚,穿着藏红色蕾丝睡衣在厨房煎着蛋,淡淡的香味围绕在她的周围。她突然感觉脚下很凉,于是走到卧室穿上同样的蕾丝拖鞋。她在窗边站了一会,淡淡的阳光不足以耀眼。她说,“光颜·······”然后走到了床边。她看着沈光颜同样的期待着晨吻的眼睛,说:“我不爱你了。”她说,沈光颜,我不爱你了。

那天下午,念一辞了工作提着行李飞离了这个城市。走的时候没有人送她,她始终微笑着。

如果有一天,你去了丽江。你走在那些古老的石板路上,旁边小店会传来叮叮的铃铛声。透过那些铃铛你可能会看到一张脸,她可能妩媚着,也可能无畏的,也或许是慵懒的清纯。你可以微笑,说一句,“念一,你幸福吧。”

此去经年,芬芳依旧。

  评论这张
 
阅读(6066)| 评论(1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