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玄空参悟CDZ

池旭祥云绕宇轩,代展旌帜笃志行;臻达世间丛林路,募然回首笑人生。

 
 
 

日志

 
 
关于我

首页上的相片,是博主多年前抱着小孩在武汉留下的一张不经意的定格。不曾想,现在还珍藏在手,浏览于眼,十分温馨,弥足珍贵。或许它蕴藏了那段岁月乃至那个世纪的青春剪影与梦幻记忆。它令人遐想起那些曾经的经历、场景、同事和朋友,它是那段生活元素立体的高浓缩和全视显:那一砖一柱、一草一木、一来一往、一言一笑,奋进徘徊、团聚孤独、欢喜流泪,一切的一切,都在回忆中沉香、惬意、怅悯、留连、想往!惜时光不能倒流,叹岁月没有假设,怨时光把人抛弃,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褪了青春,添了落寞!不过,风景还在,灵魂犹存,痴狂还浓!

网易考拉推荐

《古籍<长短经>中的"担当责任"智慧》  

2016-03-06 10:06: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籍<长短经>中的"担当责任"智慧》

 

【按】中国传统文化极为强调做人要勇于担当责任,孔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请看《长短经》卷八中关于“责任担当”的历史往事……

 

在我国古代,君主、诸侯、大臣、后妃等具有一定地位的人过世后,朝廷会根据他们的生平事迹与德行修养,评定褒贬,从而给予一个寓含评判性质的称号,称“谥号”。一般人都希望能在死后获得积极的评价,但根据制度,即使是君主也不能指定自己的谥号,故极少有人再生前对自己的谥号发表意见,不过也有特例……

《长短经·败功》:

昔者楚恭王有疾,召其大夫曰:“不谷不德,少主社稷,失先君之绪,覆楚国之师,不谷之罪也。若以宗庙之灵,得保首领以没,请为灵若厉,大夫许绪?”及其卒也,子囊曰:“不然!夫事君者,从其善,不从其过。赫赫楚国而君临之,抚征南海,训及诸夏,其宠大矣。有是宠也,而知其过,可不谓之恭乎?”大夫从之。此因过以为功者也。

释义:

过去楚恭王垂危的时候,把楚国大夫们召集到身边说:“我缺乏德行,从年纪很小的时候便开始主持国政,却不能继承前代君主的余绪,使楚国的军队遭受损失,这是我的罪过啊。假若由于祖宗的保佑,使我能寿终正寝,我请求你们给我加上‘灵’(‘灵’作为谥号意为放任本性,不肖无能)或者‘厉’(‘厉’作为谥号意为草菅人命、杀戮无辜)这样的谥号,不知大夫们同意吗?”待到楚恭王死后,大夫子囊说:“不能(按大王的遗命来加谥号)!因为侍奉国君的原则是,听从他正确的命令,而不服从他错误的命令。楚国是威名赫赫的大国,自从他君临朝政之后,对南方诸国安抚征伐,对于中原诸国也加以训导。大王是有轻狂的时候,却能自知其过,难道不可以谥为‘恭’(‘恭’作为谥号意为谦恭有礼)吗?”大夫们采纳了子囊的意见。这就是由于有了过错反而受到尊敬的例子。

注:楚恭王,今多作“楚共王”,古代“共”“恭”相通,此处按照《长短经》原文称楚恭王。

楚恭王因为自己敢于直面失误,不畏承担责任的态度,而赢得了后人的尊重。这样的例子在中国历史上不胜枚举……

《长短经·败功》:

魏将王昶、陈泰兵败,大将军以为己过。魏人感将军引过,皆悦,思报之。习凿齿论曰:“司马大将军引二败以为己过,过销而业昌,可谓智矣。”夫忘其败而下思其报,虽欲勿康,其可得乎?

释义:

(三国时)曹魏的将军王昶、陈泰先后打了败仗,大将军司马懿却自己承担了责任。魏国人对大将军主动承担责任的做法非常钦佩,都想为他效力以报答他。习凿齿在《汉晋春秋》中说:“司马大将军自己承担了二次战败的责任,实际上不仅消除了过错,而且使自己声望更高,这可谓是明智的人了。”人民不计较他的失败却想为他效力,即使他并未想什么个人功业,又怎么会昌盛不起来呢?

试想一下,假如楚恭王、司马懿讳言失败,推托责任,找借口把失败归咎于种种因素,就会使自己的团队上下离心离德,甚至走向解体。如此这般,楚国会再次失败,司马懿永远斗不过诸葛亮。这样一来,之后就会屡战屡败。相反,楚恭王和司马懿勇于承担责任,即使作战失败,遭受了一时的挫折,但他们却成功地借此提高了团队的凝聚力,将失败化解为成功的诱因。

说到这里,不知道各位网友是否还记得这些天来传为舆论热点的“海昏侯墓”。墓主刘贺原本是汉武帝刘彻的皇孙,少年时就继承了父亲昌邑王的王位,当上了“一国之主”。但刘贺行为孟浪,《资治通鉴》载:“在国素狂纵,动作无节。”

刘贺的叔叔汉昭帝刘弗陵21岁时去世,没有后裔,国不可一日无君,尽管刘贺行为不端,汉朝大臣们还是拥戴他当了皇帝。此时李贺二十岁左右,年纪轻轻就已坐拥天下,这种天上掉馅饼的美事都不是一般人想象得到的。可是刘贺本人却全无责任感可言,他不懂得为帝之难,心目中只有骄奢享受,全无半点担当。他在进京途中便已荒诞不稽,到了长安继承帝位后更是肆无忌惮,把朝政丢在一边,整日只顾吃喝玩乐。满朝文武都无法容忍他,最后刘贺只做了二十七天皇帝就被废了,先是被赶回封地,后来又被贬到江西当“海昏侯”。刘贺已经到手的龙椅,还没坐热就丢了。

与刘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他之后继位的汉宣帝刘询。刘询本是汉武帝的曾孙,只可惜出生数月就遭遇飞来横祸,其父母、祖父母皆因“谋反”而遇害。刘询尚在襁褓,免于一死,但也从此流落民间。与生长在深宫之中的刘贺正相反,刘询饱经世间风霜,知道机会的来之不易,很清楚自己要担当的责任。汉宣帝刘询十八岁即帝位,在位二十五年,终年四十三岁,日日兢兢业业,终成一代明君。对于刘询的一生,史学家班固赞云:“孝宣之治,信赏必罚,综核名实……功光祖宗,业垂后嗣,可谓中兴……”《资治通鉴》亦称:“帝兴于闾阎,知民事之艰难……始亲政事,厉精为治……”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