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尕朵·blog

越是清純的美,越是無聲地躲避着塵世;越是奇絕的美,越是難以接近和佔有。

 
 
 

日志

 
 

不仅是一篇“萧红故居”的游记  

2014-09-13 00:26:38|  分类: 尕朵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仅是一篇“萧红故居”的游记 - 尕朵 - 尕朵·blog


萧红故居位于哈尔滨市呼兰区南二道街204号,是历史文化类人文风景旅游区。始建于1908年,是黑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是中国著名左翼女作家萧红的出生地。

萧红,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极具影响力的女作家。虽仅有31年的短暂人生,却留下了《生死场》《呼兰河传》《马伯乐》等一批优秀作品,其中很多被译为英、法、俄、日、韩等多种文字,成为国内外学者研究的热点,被誉为黑龙江地域文化的独特标识。


 

  这些年,萧红已不再寂寞。

她坐在哈尔滨市呼兰区南二道街204号的自家院子中,坐在她曾逃离出去的自家院子中,宁静地看着来来往往呜呜啦啦的人群。她家的大院子已不再荒凉,整洁而闹热,这些年,大约有近200万人来过这里了。萧红坐在这里,守持着一团静气,与这几乎200万双眼睛对视着。

很想知道,萧红,她看见了什么?她内心中还有剑影起落吗?

黑龙江省呼兰县,这一片生命如潮的土地已不再是萧红目睹的血迹遍地了,她为之哭泣过的在生死场上挣扎的老百姓已不再任人践踏地活着了,孤独病死香港的萧红已回来了,她是被她深爱着也深爱着她的家乡人恭迎回来了。

白天,这个大院里的人群呜呜啦啦,这间屋子出,那间屋子进;夜晚,这个大院的灯火通明,许多结伴的情侣,在露天舞场上相拥起舞。萧红安静地坐着,不再寂寞,她在歌声和舞影中看着人世间的喜怒哀乐。

萧红就是安静在这院子中的一尊塑像,袅娜着一袭白衣的她,很是年轻。


知道萧红的那一年,我大概12岁,或者再小一点。

我从父亲的书柜中翻出一本泛黄的竖排版的书,封面上印着红色的“生死场”和黑色的“萧红著”几个字。我非常好奇地翻开了,看了,被吓住了!

知道萧红的那一年,我已阅读过不少“旧社会”的悲惨故事,但我还是被里面写的故事吓住了,以至牢牢记住了故事里的几个情景:

1,金枝被她恋着的男人像小鸡一样压在那里,男人的大手敌意一般捉紧搓揉她的肉体,像是要吞噬那块肉体,想要破坏那块热的肉体,仿佛他是爬在一条白的死尸上面扭曲地蠕动……

2,生孩子的女人们像鱼一样爬在扬着灰尘的光秃秃的土炕上,横在血光中,用肉体来浸着血……

3,最美丽的月英的身体变成了小虫们的洞穴,她浸在自己的粪便之中,用肉体来浸着血……

可以想见,这些女人血淋淋的惨烈故事在一个纯真女孩心里留下了怎样的灼痛?在我逐渐长大的岁月里,很久不敢再读这本书。

重读《生死场》时,我已在中文系读书,这一次,我被震住了!

一个柔弱女人竟写出了“用钢戟向晴空一挥似的笔触,发出颤响,黟着光带”的时代的画卷!——胡风

萧红的文字是一种盛典,生动精彩的细节被她随手拈来,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自自然然跃在纸面上,美的与不美的被她那么生动而随意地糅合为一体!萧红对长剑的偏爱,已成为一种执着。你婀娜的腰间佩着一把长剑,不时让它寒光出鞘,在虚空挥舞。香江一路伴着你,而你飞动的身影在江水中只是一道虹。

萧红,虹一样短暂而美丽。

于是,尽可能地找她的作品来读,《生死场》、《呼兰河传》……读出的不仅是萧红写的故事,更有萧红的品格,也知道了一些萧红的文学主张。

她这样说:

1,有一种小说学,小说有一定的写法,一定要具备某几样东西,我不相信这一套,有各式各样的作者,有各式各样的小说。

2,一个题材必须跟作者的感情熟悉起来,或者跟作者起着一种思恋的情绪。

3,我开始悲悯我的人物,他们都是自然的奴隶,一切主子的奴隶,但是写来写去,我的感觉变了,我觉得我不配他们,恐怕他们倒应该悲悯我咧……我的人物比我高。

我的心不可能不为之冲动,因为她的文学主张和我的文学追求是如此吻合。我们都知道用心写作,知道属于自己的想象只会在宁静孤寂的时刻降临。

从此,萧红,成为一座丰碑,高大地立在我的心中了。


在细读萧红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一种现象:纵虽萧红被誉称为30年代的文学洛神,但最后却几乎都被引向一件事:她是如何跟这么多男人扯上关系的?

换言之,在俗世之中,还有什么比看到一位才华横溢女作家的私生活如此稀乱更叫人春心荡漾呢?

生于大地主家庭的萧红,18岁时就被许配给小城富二代汪恩甲。作为受新思潮影响的女性,理所当然地果断反抗,况且还有一个心仪已久的已婚表哥,于是双双私奔于北京。然而,序曲才开始,演出就宣告终了,结局无疑是一种自戕!——没了钱的表哥最终被老婆带回了家,萧红只有投奔被她公然背叛过的汪恩甲。结果,汪恩甲使之怀孕后便报复性的抛弃了她。

挺着大肚子的萧红在流离辗转中遇上了萧军。——这是她的幸,亦是不幸。两萧从1932年同居到1938年,这是萧红最好的一段时光,也是最坏的日子。因为萧军既有“让你这样的女人流泪,是所有男人的罪过”的温存,也有数次出轨和家暴的冷酷。1938年5月萧红再度怀孕,萧军竟不辞而别,她又只好挺着大肚子嫁给了东北作家的端木蕻良。

端木是温存的,但他的大少爷作风和花心比萧军更甚。萧红和端木在香港住了将近两年,这两年里,萧红完成了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呼兰河传》。可以说,没有《呼兰河传》,萧红将不成为萧红;因为有了《呼兰河传》,呼兰这个不起眼的北方小镇,瞬间华丽转身成了中国文学版图上最闪亮的地方之一。

1942年1月22日,31岁的萧红,在香港香消玉殒。

在她生命的最后,曾是萧红丈夫的男人们一个都不在身边,陪伴她的是她弟弟的同学——作家骆宾基。

临死之前,萧红在纸上写了这么一句话:“我将与蓝天碧水永处,留得那半部红楼与别人写了……”


于是,有一些话非常想对萧红说,是一些不恭的话,也是一些埋在心中很久的话。自然也是对自己说的,更是对愿意听的女人们说的。

我想说,完美的爱情是追求不到的。女人们不懂,聪明的萧红也不懂。

我要受到谴责了,我知道。但半个多世纪了,围绕萧红的几次爱情悲剧,人们说的还少吗?

我想说,女人要把自己真正放在与男人平等的地位上,女人不可以将爱视为自己的全部,女人若是不能或不想摆脱爱的锁链的束缚就永远只能是弱者或败者。

文学女性的故事总会有着太多的相似,人、文不分地编织花环、撕碎花环、创造、再毁灭它,几乎是文学女性的普遍归宿。但凡才华显世者,比照一下她们的经历,无不一样,譬如:费雯丽疯了、克洛岱尔疯了、伍尔芙投河自尽了、普拉斯开煤气自杀了、邓肯风流死于非命了、奥斯汀终生未嫁了、嘉宝隐居并且同性恋了,张爱玲为了胡兰成丢掉了高傲竟然“低到尘埃里”了……萧红最落魄时几乎被旅馆老板卖去做妓女了!

才女个个都有传奇,个个都未能得善终。才华之于女性,简直就像一个魔咒,箍得她们得意时有多么漂亮,结局时就有多么凄惨。才华横溢的萧红,文学阵地上的斗士,在爱的面前却总是一个受难的奴隶。难怪张爱玲会这样写道:“老年人回忆中的三十年前的月亮是欢愉的,比眼前的月亮大,圆,白,然而隔着三十年后的辛苦路往回看,再好的月亮也不免带点凄凉。”

闭上眼睛,耳边余响着萧红很悲痛的话语:“我要在父亲面前投降了,惨败了,丢盔弃甲了!”

萧红本是为了心的自由逃出,却为心的自由“惨败”了!萧红的年轻生命能从封建的牢笼中逃出,却又陷入爱的漩涡里挣扎、死亡,最终被心的悲痛吞噬,只“留得那半部《红楼》给别人写了”……

萧红在粗粝的山岩间奔走,这便失去了江上采芙蓉的美感,萧红在“低到尘埃中”乞求爱情,这便失去了吸引男人的慧质兰心和空谷幽香。时间久了,什么样的花能不失其色泽?泪滴落后随即耗干,长不出一枝斑竹。

满纸的不甘,留给世人无尽的感慨与哀愁。

不甘的萧红,还得在扑向自己的污言秽语面前不为人知的向隅而泣。

这些年,天空中大群大群叫着飞过的乌鸦没有了,红彤彤的火烧云也少见了,可雾霾还是比晴朗朗的日子多。

一切如预言的那样,谁都可以说,没经历如此多的苦难,萧红便不是萧红。但是,人呐,尤其是女人呐,面对萧红,你是不是该多想一点什么?

 不仅是一篇“萧红故居”的游记 - 尕朵 - 尕朵·blog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