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欧宁的博客

Ou Ning's Blog

 
 
 

日志

 
 
关于我

跨领域文化工作者。曾主编设计《北京新声》和创办策划大声展。他主持的城市研究和纪录片项目《三元里》和《大栅栏》至今仍在世界各地展出并被收藏。欧宁还是个诗人,也是独立音乐团体新群众、独立电影团体缘影会的创办人。目前担任邵忠基金会总监以及2009年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总策展人,以北京为常住地,在不同国家和地区之间穿梭工作。他将出任今年6月开幕的第53届威尼斯双年展Benesse大奖评委。

网易考拉推荐

北京是个文艺城市吗?  

2009-08-15 00:59: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www.alternativearchive.com/ouning/uploads/200908/15_005955_wanggongxin04.jpg

Wang Gongxin: It’s Not About the Neighbors, 2009.01.22 - 04.02, Arrow Factory, Beijing

王继涛:过去半年,你关注到的北京最有意思的文化或艺术现象是什么?

欧宁:微博客的兴起,不仅是一个技术进步,也是一种全新的文化体验。在渐热的六、七月,饭否突然涌入许多有影响力的用户,大家一起在上面守候突发事件的最新进展,分享尖锐的言论,共同实践公民新闻。我们还使用它来创新文化学术会议的形式,通过手机短信可以在现场或远程参与在某个城市的公共空间举办的讨论。它既可用来发展一种被当代社会学称之为弱联系(weak ties)的新型人际关系,也可用来谈恋爱,写私信,让对方可以跟随你的行踪。它不仅是SNS的强大工具,也是民主利器。虽然它现在被突然扼住喉咙,但所有人都在耐心等侯它的重开。在没有饭否的日子,我用翻墙软件写Twitter来渡过空虚期。

王继涛:你怎么看待北京目前发展文化创意产业的现状?模式是否良性?有什么误区?

欧宁:文化岂能成为产业?文化成为产业的时候,就已经不是文化了。在最早鼓吹“创意产业”的英国,利物浦这个久治不起的罪恶城市证明这种陈词滥调已经破产。Richard Florida只能骗骗那些好高骛远的政客们。798已经死掉,草场地也为期不远了。文化的动力永远是自动生成的,把再多的厂房改成画廊也没用,命名再多的所谓园区也无济于事。什么时候行政力量和资本力量离得远远的,一种新的、有活力的文化才会再次出现。

王继涛:北京作为一个比较“文艺”的城市,你觉得它最文艺的地方在哪?最有文化价值的地方是什么?

欧宁:北京最文艺的一点是街头烤串的可进入私人聚会服务,在轰鸣聒噪的文艺话题中挥汗如雨、热气蒸腾。我觉得D22和MAO也很文艺啊,虽然我去得不多,但这两个地方生产很多我听不明白的新话语,它是年轻人发泄过盛能量和表达新鲜观点的暗语,并且能很快进入市井世界,成为新北京话的一部分。北京人行动力不行,但话语生产能力很高,这不就是文艺吗?

王继涛:你如何衡量一个城市的文化创新?

欧宁:这个很难,只能举具体的例子。我觉得迪拜是个勇于创新的城市,它没有历史包袱,我的一个朋友Shumon Basar曾用“零度城市”(City from Zero)来形容它,它可以在海上造城,可以引入他者,可以吸纳全世界的天才人物来设计建筑,组织艺术活动,一点也不惊惧这些外来者对它原有的阿拉伯文化的冲击,可惜它对资本依赖过重,所以金融风暴一来,就难以为继了。而伦敦是另一个例子,没有人再把它只看作英国的首都,所有在此居住工作的人都可分享它的文化资源,也可为它的文化贡献自己的才智,也就是它看重城籍多于国族身份,这种观念导致许多创新的涌现。伊斯坦布尔呢,是在原有的厚重历史上重新点燃城市的活力,它的创新在于对传统的激活。 这个城市在过去一百年的遭遇与北京相似,可它并没有太多政府主导的所谓文化园区,伊斯坦布尔双年展是我印象最深的国际双年展之一,它一直由民间力量运作。

王继涛:在未来,你觉得北京多如牛毛的文化艺术资源应该如何利用才更有活力?

欧宁:抛开一切主导、规划、控制的思想,让文化艺术有一个自然而然的生态,它的活力就会呈现。自七十年代末以来,北京文艺生态的发展已经证明了这点。

王继涛:能否推断一下今年后半年哪个领域(戏剧,音乐,文学,电影,舞蹈,艺术,出版)会受到大众更多关注,原因何在?

欧宁:文学以及它所依赖的出版事业会重新唤起人们的热情。这是我的个人愿望,也是一种说不清楚的预感。阅读需要付出更多时间成本,但它比其它艺术所依重的媒介更能激发想象力。这是个想象力匮乏的时代,有需要自然就有蓬勃的生长。IT技术以及它在政治、文化领域的应用也可能成为热门,它一直源源不绝为我们输送新的工具、术语和观念,它凝聚越来越多变革的力量,它的影响力日益渗透到社会生活和精神世界的方方面面。设计也有可能被大家关注,主要的原因倒不是因为它可以为我们塑造奢华和充满美感的生活,而是它有可能提供环保、节能和可持续发展的解决之道,帮助传播全球公民的观念。

王继涛:推荐一个下半年在北京值得关注的文化艺术项目或相关内容。

欧宁:自私一点,我想推荐我和Beatrice Galilee, Kayoko Ota, Pauline J. Yao和Wei Wei Shannon一同策划的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它将于今年12月在深圳和香港两个城市同时举行,在威尼斯、伦敦和纽约也举办相关活动,它虽然发生在他处,但策划中心在北京。它不止是一个城市\建筑的展览,也涉及文学、电影、音乐、当代艺术、 街头政治和技术创新。

王继涛:推荐一个北京的文化艺术场所。

箭厂空间(Arrow Factory),位于箭厂胡同38号,原来是个小商鋪,只有10平方米,也许是北京最小的艺术空间。它主动嵌入北京的街道肌理和社会结构之中,提供了一种当代艺术与日常生活交融的观展体验,也创新了一种低成本、高质量的策展模式。它使我想起Maurizio Cattelan, Massimiliano Gioni和Ali Subotnick共同创办的The Wrong Gallery,它的小体量、灵活性真正体现了替代空间(alternative space) 的活力。
  评论这张
 
阅读(3572)| 评论(1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