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博客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日本:色情、变态、乱伦、慰安  

2007-11-05 14:37: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据日本每日新闻报道,今年初,美国国务院统计了从事性服务的外籍女子,令日本人十分惊讶的是,日本竟是世界头号妓女出口国,世界各地基本都能看到日本籍妓女。一般来说,妓女出口大都是不发达国家的行为,作为发达国家的日本,妓女出口量世界第一,怎么也让世人大吃一惊。事实上,日本非止妓女出口第一,日本国内的色情产业也是世界第一。当然,日本妓女从业人员的浩瀚,并非因为日本人穷,而是这个国家有着非同一般的性文化,正是这种文化催生着日本社会特有的乱伦、变态、慰安及色情产业。

    二战之前,日本一直是个政教合一的国家,天皇不仅是日本的最高首领,还是日本国教——神道教的教主。二战之后,天皇沦为国家元首的象征,甲级战犯裕仁亲自将天皇家族同神道教脱离。尽管如此,神道教依旧是日本的国教,遍布日本的大大小小的神社就是明证,外交风波不断的靖国神社更是其中的显著者。

    神道教中有一个日本起源的故事,说日本列岛及日本人都是天神乱伦的产物。天神伊邪那岐命和伊邪那美命是兄妹俩,他们树起了天之玉柱,建立起八寻殿。然后哥哥问妹妹,“你的身体长成了吗?”妹妹回答,“我的身体已经完全长成,只有一处没有合在一起。”哥哥说,“我的身体也都长成了,但有一处多余。我想把我的多余处,塞进你的未合处,生产国土,你看怎样?”妹妹答应了。于是,他们结合在一起,生下了日本各岛。日本还有一个起源的传说,天照大神和他的妹妹用神矛和神盾在茫茫的东海上搅动了好长一阵子再提起来,神矛和神盾上滴落的水就在被搅动过的海面上演变成了日本列岛,天照大神和他的妹妹便在日本列岛上繁衍了大和民族。世界神话故事和宗教传说中,虽不乏乱伦描述,但是,除日本民族之外,还没有一个民族敢称自己是天神或先祖乱伦的后裔。赋予兄妹乱伦如此崇高而又神圣的地位,难怪日本人会对乱伦极为宽容,甚至认为“只要乱伦者两厢情愿”就与局外人无涉。

    全世界的妓女业,年轻貌美是妓女最大的生产力,年老珠黄往往预示着妓女生涯的行将终结。但是,这一通行的规律在日本很难成立,日本最吃香的妓女不是年轻女人,老年妓女却是愈老弥香。大家可不要以为光顾这些妓女的都是老年男人,恰恰相反,年轻男子才是老年妓女的真正主顾。日本男子追逐老年妓女的风潮,可不是看中了他们徐娘已老的风骚,而是为了排解郁积于心的母子乱伦情结。在日本,无法、不敢或不能同母亲乱伦的青年男子,常常会找与母亲相似的老年妓女排遣心怀。

    为帮助有乱伦愿望的人,日本还出现了一个独特的中介公司,假若你是顾客,你只要把包括你母亲和你本人照片在内的详细资料送到公司,他们就会为你找到一位和你母亲年龄、外貌、举止、思想、对你的态度等方面几乎一致的妓女,让她在你指定的地点和你共同生活一到三天,在这期间她要完全模仿你母亲的生活过程,如起居、做饭、洗衣、和你交谈等,除此之外,还要带着感情和你作爱。在日本色情业以外的社会生活中,还有一些与乱伦情结相牵连的职业,比方说,一些澡堂里为顾客搓背、倒水、递毛巾衣物的竟是五、六十岁的妇女,某些温泉茶座里陪茶的除美丽的小姐外还有一些老婆婆,这些场合的服务的对象无一例外地都是男青年。乱伦文学、影视和习以为常的真实故事构成了日本社会的奇特风景,乱伦在日本社会的厚重积淀可见一斑。

    日本列岛在兄妹乱伦中诞生,这一神话无形之中就为性行为赋予了神奇魔力。在日本人的文化和潜意识里,性交是一种神奇的生产力,不仅拥有神圣的力量,而且也会对身心造成奇特的调整。历代日本的战争与殖民扩张,无不伴随着日本军人的疯狂性活动,每一次的开疆拓土都是性与战火相伴而行,就好像日本列岛在天神兄妹的性交中诞生一样。日本无论神话还是现实,都是货真价实的男尊女卑的国家,男人成家立业打天下,女人就要为男人奉献身心的一切。表现在国家层面上,男子的“爱国心”表现为为国捐躯,女子的“爱国心”表现为为战士献身,这种献身将激发战士们的战争潜能,从而为国家开拓更多的国土,这就是典型的日本慰安文化的由来。甲午战争期间,日本参战海军以广岛海港为基地,当地女子积极为将士慰安,一年后出现了两千多私生子女。

    日本人一向认为,性欲的满足可以提高军队的战斗力,于是二战时日军打到哪里便立即在哪里设立“慰安所”。在过去的日本,一般认为女性可以长时间没有性生活,但是男性不可以。根据当时日本对军人禁欲结果的调查表明,禁欲超过一定时间,军人的战斗能力便开始下降,比如:“飞行员禁欲超过三个星期便容易发生空中事故。”为了“提高将士的战斗力”,“举世闻名”的慰安妇制度便脱颖而出。由于战争期间“平等交易”的法律失去了保护以及军人心理失去平衡而沦为野兽等原因,嫖也就变成了奸淫和轮奸,朝鲜于是成了这一制度的最大受害国。朝鲜由于成了日本的殖民地,不得不陆陆续续向战场提供慰安妇,朝鲜提供的慰安妇几乎占了日军慰安妇总数的一半以上。日本占领朝鲜后,首先在朝鲜各地建立了号称“游廓”的色情场所,随着“满洲事变”和东北陷落,我国东北各地也出现了日本式的“娱乐设施”,这些场所都成了日本军人和商人的慰安所。慰安所又随着日军的步伐从我国发展到泰国、缅甸、马来西亚、菲律宾及太平洋诸岛,以至到后来战争全面展开之时,军队所到之处当务之急便是营造兵营和慰安所。

    日本不光为自己的军人慰安,并且还以已度人,对美国占领军“以礼相待”。日本战败后,1945年8月28日,在日本政府的倡导下,以保护四千万日本妇女的纯洁并同时解决美国占领军的性欲问题为口实,大型经营卖春的组织“国际亲善协会”(原名“特殊慰安设施协会”)在皇居前广场上成立了。根据记载,第一家妓院开张的时候,美国官兵排成了长长的队列,景色极为壮观。由于供不应求,妓院不断增设,慰安妇不断增加,但仍满足不了美军的要求,于是就出现了一位妓女一晚上接客47人的现象。后果后来发现“国际亲善协会”所属的慰安妇有90%是带菌者,经过抽查的美国某海军部队竟有70%带菌。这一结果又造成了日美双方的“误解”:日方认为美军是“性病进驻”,而美方则认为日本进行了“睾丸作战”,就像英国强行向我国输入鸦片一样。

    二战初期,日本军队的慰安妇主要是日本女人,来自本国的慰安妇基本都出自自愿,因为日本女人相信,这是他们为国家献身出力的最好方式,成为慰安妇竟能成为日本女人的自豪和荣耀。随着战争的延长和军队的扩招,日本本土的慰安妇不够用也供应不及时,日本政府便允许和鼓励军队在占领地强征慰安妇,这一举措给占领地人民带来了人权和人伦的深重灾难。二战结束后,作为战败国的日本需要与各国清偿战时责任,其中慰安妇问题被日本刻意隐瞒和拖延。有人认为这是日本羞愧和不安的表现,担心写进历史会不利于向本国国民宣扬国家形象。其实这恰恰歪曲和误解了日本,在日本的意识里,强征慰安妇是再正常不过了,这与强娶强嫁没有什么分别。倒是日本人对占领地妇女不主动对日本军人慰安大惑不解,据此认定占领地人民及其妇女素质不高,因此慰安妇中日本女人最受日本军人的喜爱,这也是日本军队就地强征慰安妇后本土女人仍源源不断地向战场补充的缘故。因此,日本政府隐瞒和否定的理由不在国内,它明白国际对慰安妇的看法与日本人迥异,也明白强征慰安妇在国际社会是个无比丑陋的罪恶,这种罪恶是要承担政治、法律和经济上的责任的,而这种责任恰恰是日本政府处心积虑千方百计逃避的。所以,在日本政府的眼里,慰安妇是个国际问题,与日本国内无关。

    由于日本人相信性具有神奇的生产力,自然而然地就有了“得天独厚”的发展色情产业的强大动力。在日本,色情产业主要有妓院、书刊、电视节目和AV影视等,此外个人或社团组织的性活动也包括在内。日本的色情产业每年实现产值5000多亿,竟然比他们的高科技产业还要庞大,而且利润还要丰厚。由于日本色情业太过发达,本土妇女供不应求,于是便千方百计地引进外国的年轻女郎。在日本黑社会势力的利诱下,每年都有数以千计的女孩怀抱着发财梦,从世界各地一头扎入日本的风月场中。许多年轻漂亮的外国妇女来到日本,原本是希望能够找到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过上幸福的生活。然而,她们怎么也没想到,那些用花言巧语将她们骗到日本的招募人员多数竟是黑社会,当她们踏上日本国土后,黑社会组织就立即没收了她们的护照,并逼迫她们从事卖淫活动或做脱衣舞女,以此偿还她们欠“蛇头”的债务。很有讽刺意味的是,日本色情业的大亨们把诱骗外国女子的活动美其名曰“贫困女孩的获救之门”,这些被诱骗来的女子遭受了第一次强暴和第一顿毒打后,很快就感到失望了,“贫困女孩的获救之门”成了货真价实的通向地狱之门!然而,做着“淘金梦”的西方女孩和坚信日本是希望之乡的亚洲女孩,当然还有形形色色的男人、未成年人和小孩,仍然在络绎不绝地拥向日本。这些女孩完全被色情网络所控制,在700多个受雇于黑帮的中间商的摆布之下,她们不是在酒吧和夜总会里坐台,就是被卖给别人当老婆或情人。为此,日本被国际社会指责为人口买卖犯罪的温床,美国还曾将日本列为人口买卖犯罪的“监视对象国”。

    日本十分发达的色情业,从电影电视到书籍漫画,可谓无孔不入,从而严重影响了青少年心理的正常发育。在日本的涩谷新宿,有很多十六七岁的少女当街物色卖淫对象,一个很美的少女价格通常在800美元左右,甚至很多AV摄制组当街物色演员,很多人就是这样从一个普通职员变成了女优。日本每年都有女优大赛,借以选出新星。在日本很多少女刚刚发育成熟就开始从事色情行业,大部分人并不借以谋生,而是用自己的肉体赚些外快,日本的少女甚至可以为了一个发卡出卖自己。在涩谷,很多还不到20岁的女孩子就有“百人斩”、“千人斩”的记录,目前日本很多初中和高中女生甚至是小学女生都在从事色情行业。

    日本色情电影、杂志及很多高销量的成人漫画造成了日本女生的性早熟和性开放,越来越多的小女生喜欢穿性感诱人的迷你裙和白色袜子,连酒吧内的女侍应也落落大方穿上性感的“学生制服”,赚取金钱买名牌服装。就在这一环境下,援交一族应运而生。援交本意是“援助交际”的意思,其实内涵大得多了。日本少女,特别是尚未走向社会的女子高中生,接受日本成年男子的“援助”———日元、服装、饰品、食品等物质享受;成年男子接受日本少女的“援助”———女性的奉献。这就是“援助交际”,这种行为与卖淫还有区别吗?可是,日本人不仅习以为常,而且加入这支援交大军的人越来越多。“援助交际”在女子高中生中的比例高得令人吃惊,高二女学生中有32.3%有援助交际行为,高三女学生更高达44.7%。像朝日电视台等颇有影响的媒体还将此制作成娱乐节目公开播放,甚至广告播放“援助交际女”的联系电话、价格、玉照等。事实上,“援助交际”并不仅仅存在于女高中生中,这种“援助交际”还存在于女大学生、女护士、女教师、家庭主妇等等日本女人之中,如此广泛的“援助交际”恐怕就是日本女性对日本社会的普遍“援助”了。

    日本人对性的看法和做法令人瞠目结舌,连欧美也要甘拜下风。日本人对性的态度十分独特,和欧美并不一样,有些让人难以接受,甚至超出了社会伦理允许的范畴。日本男人个个都像君子,待人彬彬有礼,可一旦涉及到性问题,很多人就好像换了个人似的,变得特别放肆。谈论起女人和性来,个个眉飞色舞、毫无顾忌,他们会详细描述自己和女性做爱时的每个细节,包括女性生殖器官的形状、自己的动作姿态、女性的反应如何,还互相交流心得。更加不能让外国人容忍的是,他们居然会谈论母亲的裸体,交流对父母做爱的偷窥情形。说时眉飞色舞,毫无羞耻之心。

    日本色情行业除普通的一夜之欢外,还能提供各种各样极其变态的性服务,花样繁多千奇百怪,充分满足各类人群提出的服务要求。例如,有一种并不需要上床做爱的“吸乳”服务,让丰满的女性服用催乳剂后裸露胸部仰坐在躺椅上,顾客跨坐在她的腿上象婴儿一样用嘴在乳房上吸食乳汁。此外还有多人同床乱交、性能力竞赛、真人现场作爱表演、性虐待等极度令人恶心的项目。日本的色情业真可谓“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来色情场所的不仅仅是喜好寻花问柳的嫖客,许多日本职员学生因工作学习压力大、婚姻不幸、夫妻生活不和谐、精神状态不佳也来此寻求解脱,也有不少日本人是为了满足自身的变态心理需求常光顾此地。可以说,日本色情行业完全能够展示日本社会的畸形特征以及不少日本人扭曲变态的灵魂。日本崇尚强悍,所以世界第一的美国往往出现在色情业里,很多影片里的AV女优和美国人演绎对手戏的时候,往往面部表现出同日本男人拍片时截然不同的愉悦表情。

    说到日本的色情产业,不能不说说AV,所谓AV就是日本的成人影视作品,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三级片或毛片。AV产品里的女主角称为女优,女优在日本拥有极高的地位,日本女人拍摄AV,不仅不以为耻,反感荣耀。AV女王饭岛爱,在日本是个家喻户晓的人物,在全世界都很有名气,很多日本人都崇拜她,只是最近由于性交过滥,才不幸染上了艾滋病。继饭岛爱之后成功转型到游戏代言人的松岛枫,她入AV界还有一个挺挺浪漫的籍口。她有个交往六年的男友,一心想投入电影圈却苦无资金,所以只好拍AV赚钱。松岛枫一直觉的她男友有才华,也一直觉得她男友是艺术家,所以决定“挺身”相助,充当男友执导的AV女主角。由于松岛枫的男友就是片中的导演,常亲身在旁观看女友和别的男人做爱。于是记者直接问她:“当你拍摄真枪实弹的AV片时,男友看到你跟其它男人性交时,会否感到不满?”对此,她回答说:“他是一个非常专业的导演,他明白当我是演员时,就要按照剧本做好本分。”此外,她自己也爆料说,当她在男友面前与其它男人欢好,会令她觉得自己很淫贱,又有一点罪恶感,但内心却又有种前所未有的快感与刺激。日本的知名导演都是拍AV出身的,AV片不仅是日本影视界的入门科目,而且是日本强大的出口产业,日本AV同日本妓女一样独步全球,日本人的性创造力不能不令人“感叹”!

    刚刚成年的时候,听闻到日本有些公共场所可以男女同浴,一方面好奇,一方面惊讶,还有一方面就是佩服,总觉得日本人够大胆够勇气够开放。再后来,就听说日本人的性教育早就提前到小学阶段,初中后步入青春期的学生书包里,都塞有家长准备的避孕套。这时,对日本性教育的科学和日本家长开明的感佩,常常发自内心。再后来了解到日本父母洗澡时居然不避讳儿女,甚至做爱时也不在乎儿女偷听和偷看,再联想到日本发达的性产业和层出不穷的乱伦故事,百草止水的佩服之心就此消失无踪。通过阅读历史了解到,日本从很早的时候就流行男女共浴,14世纪(或16世纪)朝鲜使者出使日本,回国后有这样的记载——“日本男女共处一池沐浴,男女皆不避羞,交合肆无忌惮,其中父子共狎一女无数,真禽兽也。”日本人对生殖器并不忌讳,对交配也十分的随便。日本神话中有个“阴茎神”,传说可以消灾避祸,驱除鬼神,于是便有了专门的阴茎节。每到阴茎节,一帮人抬着个阴茎的大模型,在街上游走,后面是人潮人海。

    古时的日本妓女叫“游女”,妓院的所在地叫“游廓”或“游廊”,妓院的群集地叫“游里”。“游”字在日语里指游戏或玩儿,“女游”便是玩女人。现在日本习惯把色情行业称做“风俗业”,把从事色情行业的女郎称做“风俗女”,可见玩女人还与“风俗”有血缘关系。江户时代,江户幕府的第一代将军德川家康为了削弱诸大名的势力,千秋万代永坐江山,竟不惜采纳“游廓政策”。其意在用女色泯灭大名、武士的斗志,荡尽他们的财力。据记载,江户的吉原、京都的岛原、大阪的新地等游廓即是以大名、武士为对象的,那里的游女除了美貌及能歌善舞以外,还能解读汉诗。不但成人玩游女,作为“常识教育”,未成年人也玩游女,而且连和尚也逛妓院,甚至有和尚和妓女喜结姻缘的事情。这是一种观念上的彻底革命,其结果是德川幕府的政策不但使幕末人口的三成患有梅毒,更主要的是对日本的风俗习惯和国民的性格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到了明治后期、特别是日俄战争胜利之后,嫖春可说达到了极盛时期。据当时的记载,有人为了计算进入游廓的游客人数,在吉原游廓的大门口站了一个小时。从晚上8点到9点,共计一千九百人次。其中五十人左右大约在十四岁以下,一百七十人在十四到十七岁左右,大约五百人在十七至二十四五岁上下。淫风极盛的原因首推明治政府对游廓的庇护,当时被男人们视为“唯一的英雄”的总理大臣伊藤博文,就是公认的“色鬼”,寻花问柳并“以日本最美姑娘的大腿为枕而眠”便是他“高雅”的乐趣。明治二十九(1896)年,伊藤博文在答英国《每日新闻》记者问时声言:“我不希望废除游廓”。“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当时的年轻人数年后谈到他们当时的感受时说,“那时逛妓院就像上厕所”。明治时期之后的大正时期不但全盘继承了先辈的风流传统,而且还有所发展。如果说明治后期是嫖春的极盛时期,那么短短的大正时期(1912-1926年)便是嫖春的全盛时期,因为明治后期还是以公娼为主,而到了大正时期,打着各种招牌的艺妓馆和私娼馆开始横流,其人数超过了公娼的两倍。接下来是昭和时期,由于当时日本东北地区的饥荒和“太平洋战争”,使卖春行业展现出新的风貌,其一是“卖女”风行,其二就是战时举世无双的“慰安妇”制度。

    如果说世界不少民族对性的避讳和压抑是一个极端,那么日本对性的膜拜和虔诚必然走向另一极端,而后者在科学的衣包下蕴藏着更多的邪恶和毒素。日本人以祖先神灵乱伦的名义模糊了性罪恶的界限,又以神灵性交创造日本国土的虚妄之说以为性有着不可思议的创造力,由此日本人发明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慰安妇”制度,也因此造就了世界上最发达的色情产业,这个民族已经从骨子里邪恶顽固到了极点。强大的性产业和无所不包的性文化,使得性变态在日本社会四处泛滥。日本以对性近乎膜拜的姿态发展着性产业,乐此不疲地探索着性的花样,各种各样的变态花样通过艺术美化包装后,被成批地推向社会和世界,日本社会对性变态已经习以为常,世界各地的人们也由此领略到日本人的“天才”创造。前不久网络盛传的日本人仓库中群体性交的新闻,是日本一家色情公司和电视台合作的结果,当世人由此鄙视和唾弃日本人时,他们却在津津乐道于又创造了一项新的吉尼斯世界纪录。这就是日本,一个拿变态当创造拿无耻当荣耀的国家!

  评论这张
 
阅读(558)| 评论(0)
|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最近读者

热度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