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掬莹

家乡味

 
 
 

日志

 
 

消极的艺术  

2014-09-07 07:34:19|  分类: 教育片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消极的艺术

彭敦运

前不久,不少教育的负面新闻见诸报端,这使许多责任心强的班主任受到极大震撼。许多人拿着2009 年8月22 日教育部颁布的《中小学班主任工作条例》问我,我们到底具体应该做些什么?望着这些焦急的班主任,看着《条例》中的五条规定,再结合他们列举的具体工作,我也一次次陷入困惑。

班主任工作是否有界?具体的界限又在哪里……这一系列问题,有没有答案?如果有,答案又在哪里?

班主任工作有界

据说,连爱因斯坦都是很佩服赞弗洛伊德的,称他的精神分析是伟大的发现;然而当年了解相对论和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的人却是那样凤毛麟角。相对论受人敬畏,即使是物理学家也不例外,可对于弗氏说,即使是一个从不关心科学的家庭主妇都敢评头品足!为此,弗氏不爽。

个中奥秘何在?

原来,人们对未知宇宙是一向敬畏的,但对人自身未知的问题,似乎都充满了了解的自信与自豪。

其实,人们对事物的情感趋向两端绝不仅只这一例。就拿今天中小学的学科教学与班主任工作,照样可以找到“敬畏”与“不屑”。只是这里的“不屑”,不能再理解为“了解自己的自信与自豪”,而是觉得班主任工作难登大雅,不是专业,不像学科课程那样精致而科学,与升学率没有什么直接关系;也正因为它是“一抹带十杂,扫地带引伢”漫无边际的“低位”劳作,与任何人的生活都似乎接壤,所以,任何人都觉得自己有进行评头论足的体验优势,甚至“涉水”干预和指责。几年前一些地方提出“要把学校建成社区的文化中心”,本来是着眼于推进教育均衡,推动和谐社会的建设的,并没有大错,但在客观上也造成了班主任工作内容的泛化,以至于许多班主任错误地认为,自己就是塑造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甚至是引领社区家庭教育无所不能的专家!

班主任真的无所不能,他的工作就真的没有边界?

我不这么认为。

这是因为班主任工作是学校教育的有机组成,“班主任”不可能脱离学校而单独存在;在“学校教育是科学”的大前提下,班主任工作也是科学。是科学,涉及的内容就有边界。其次,班主任只是一个班级的首席,无论是“一个”还是“首席”,这两个概念都意味着工作有界;再次,教育部发布《中小学班主任工作条例》本就规定了五条,这实际上也是以法规的形式承认了这种边界。

逆向思考

记得几年前,一位同事考我,怎样将四个相同的瓶子摆在一起,让它们任意两个瓶口的距离都相等?我琢磨了一上午,也没能找到答案。那天看孩子玩沙,他将一个瓶子倒着插进沙里,没想到倒给了我一个启示。是啊,如果把三个瓶子摆成正三角形,将第四个瓶子倒过来放在三角形的中心位置,不就满足了问题的要求?

“倒过来”的办法,解决了难题;“倒过来”的思路,颠覆了思考常模,闯出了一条新路。迁移这种经验,我们能不能用倒过来的办法找一找“班主任工作的边界在哪里”?

窃以为,此径行得通。

那是因为,依据一般的教育常识,大家都知道哪些工作班主任是绝对不能做的!当我们能够列出一件又一件不能做的事情,并让这些“不能做”摆成“线”形成“面”时,班主任“能做的”边界不就清晰了么?

不能做,就不做,这在哲学上称之为“消极”。

消极并非坏事,班主任工作也需要适当的消极。这种消极,其实就是“暂停”,就是“不动”,就是“消除偏执和极端”,是避害趋利理念的践行。试想,当初那些被媒体反复曝光为负面新闻的主体,如果及时采用了适时的消极,是不是可以化解矛盾,给师生更多的主动呢?

或许,有人以为我这是在做事后诸葛亮,我却以为这是亡羊补牢。

今天的基础教育,其中有九年是义务的。是义务教育就带有一定的强制性,这样,不管这孩子喜欢不喜欢读书,就都得入学。这样,极少数不愿读书的,就会向“代表教育”的教师们,尤其是班主任转嫁自己“不愿读书”的愤懑与压力;这样,教师职业的风险性就增大了。如果我们还看不到这些,还在一味强调我的出发点“是为你好”,势必太迂腐,也太可悲了。

面对着风险日益增加的工作,而且我们还必须把它干好,最稳妥的办法,真应该先梳理一下思路,想想在干的时候可能会遇到哪些困难,可能会遭遇哪些麻烦,如何克服困难趋利避害,并在心态上接受失败的可能性?我一直以为,一个没有自我保护意识和连自己都不会保护的教师,要做好班主任工作,在引导学生的同时发展自己,真的挺难。

而适当的消极,就是做好班主任不可或缺的措施之一。

怎样消极?

我们不妨静下来,一个又一个地列出那些“不能”,并从“不能”给出的“暗示”里,找到班主任可以做,也应该做的事情。譬如说,不能打骂学生(也不能变相体罚学生,这不就暗示着可以批评学生;可以让学生坐着接受批评,可以与学生个别谈话时进行批评);譬如说,不能向家长告状(也不宜当着众人的面说他孩子的缺点,这不就暗示着可以与家长谈心,个别交换对孩子的看法,并进行换位思考,理解并帮助家长)……

就如上述,把一个一个问题逐步细化延伸,形成“不能做”的范围,慢慢就可以凸显为“应该做”的疆域了。

是的,这很难,很麻烦,但有效。

“不做”不等于“不引”

班主任消极,“自己不能做,不去做”,但并不等于人格教育就不能展开,对学生就“不引导”。

有些事情班主任不能做,学生可以做呀。有些事情,自己不去做,学生可以去做呀。这就是班级教育中的消极与艺术。

既然当了班主任,就应该学会腾出“空间”并转交给学生,让他们更好地发挥自己的自主性。实际上,眼下许多新生代的班主任,就只做参谋,只做顾问,只做后台,只做裁判长(不是一般裁判,而是“长”);他们精通“引而不发跃如也”深藏的三昧。也正因为他们消极,班上才出现了大量学生自为的“专题小组”、大量的“专业委员会”,甚至实行“各部门”“头头脑脑”的竞争上岗,开展积极自治;而班主任,就只当个“甩手掌柜”。

甩手掌柜,是在“甩手”中把“柜”掌住的。“甩手”是什么?甩手就是消极,就是自己不做;“掌”是什么?掌就是管理、控制、驾驭、引导……试想,如果大家都甩手不管,那“柜”还“掌”得住么?显然啊,在自己甩手时,必定让其他的人“上手”!一个当家人能在甩手时把“柜”掌住,这还不是将人和事的管理技术发挥到了极致?                                                                                                                                                                                                                                                                                                                                                                                                                                                                                                             

班级,不是班主任一人的,班主任也不是这个班级的法人;班级是属于大家的。在这个“大家”中的主体首先是学生,因此,把班级还给学生,是班主任必须进行的一次情感革命,必须进行的一次理念涅槃。习惯于“抱着”学生走的班主任,很难把怀里的孩子放下来,这不是技术跟不去,而是情感上不愿割舍,生怕在“放下”中耽搁了孩子(这就是平日里所说的好心),也放任了自己。仔细审视前段时间那些负面新闻,再认真挖掘一下初因,几乎都能找到这种情感不舍的痕迹。

是啊,这种情感不舍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在漫长的农耕文明温床上生长出来的中国教育,早就带上了强烈的中国味,何况当年代表教育的孔子还与“天地君亲”一起,被供奉在大庙高堂。你能指望几十年的教育改革就能一下子颠覆几千年的文化及情感根基?而且,这种颠覆还未必正确。                 

然而,今天的确与以前不同了,我们班主任的确应该甩甩手了。你甩手了,怀里的孩子就得下来。他下来了即使不走,起码也落地了。而“落地”就是“走”的开始。下一步是我们将如何引导他迈开步子。

众所周知,几岁,十几岁的学生,都有展示自己的欲望,也就是说,“落地”了的他们,都有“开步走”的需求。所以,我们还得再来一次情感割舍,那就是彻底摈弃自己思想深处的那点溺爱。既然我们把班级还给了学生,把学习和生活还给了学生,就应该相信他们能够迈出第一步。班主任对学生的深爱,不是表现为“抱住”学生不让他们“迈步”,而是应该引导他向哪里迈步,观察他迈步的“信价比”。“向哪里迈步”关系到价值观;“信价比”关系到教育的效率。可见,班主任甩手了,掌控的却是大事。至于学生的“步”迈得怎样,那是他们成长必需的个人体验,这种宝贵的个人体验,也是新课程改革反复强调的教育资源。

为了在自己甩手中更好地“掌”柜,我们应该学习新理念,研究新的过程评价;用新的理念引导学生自主自律;用新的过程评价来校正他们的自主自律。无论是学习还是评价,都应该以学生为本,以学生的发展为本,这是社会主义主流价值观所规定的,也是我们的教育目标所昭示的。因此,探索学生自主管理班级的评价体系,甚至研制双向细目评价表(迄今为止,还没有见到过像模像样的类似表格),可能比“抱着”学生走更重要。不少学校学生自治组织自主管理手机、自主遏制逾墙上网……已经提供了极为宝贵的经验,这也为下一步教育部推行绿色评价提供了良好的参照。

原来,班主任的消极,也孕育着积极,只不过是学生的积极。原来,消极也助推着教师的专业化,只不过这种专业化更有品位。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