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idden Empire

朴九月的沉潜帝国

 
 
 
 
 
 

Lana Del Rey:日升日落,花开花败  

2012-11-6 14:38:12 阅读15961 评论12 62012/11 Nov6

旧文一篇,借打雷姐《Born to Die》Paradise版发行之时发出!

不消说,只要是稍微听点儿欧美音乐的人,已经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认识到了Lana Del Rey,她是2011年下半年突起的新人,一首《Video Game》从Youtube蹿红,像当年的Arctic Monkey一样,最初她也是闻其声不知其人的网络草根,其后才因奇奇怪怪的传闻而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要不呢?绝对冷漠和令人鸡皮疙瘩顿起的这首暗黑歌谣,除了奇怪的调子,除了比较契合如今的复古腔调,怎么可以流畅地进入平凡人的世界,并成为谈资?

随着Lana Del Rey登上Saturday night Live的舞台,她别扭的现场表现和略显不自然的笑容,才被全美国人看到,紧接着到来的全长专辑《Born to Die》,也是夹杂着褒与贬。万物靠包装的这个年代,你又怎能辨清真伪,日升日落,Lana Del Rey唱着她自己的歌。

作者  | 2012-11-6 14:38:12 | 阅读(15961) |评论(12) | 阅读全文>>

○ 福 康 宁

2012-3-22 14:42:05 阅读3442 评论11 222012/03 Mar22

新加坡音乐旅行记 (三) 2012-02-07

 

在尚未接触到福康宁公园(The Fort Canning Park)整个完整的词汇之前,这个Kasabian新加坡现场和Laneway音乐节现场举办地,被我想象成了是一个比北京糖果俱乐部三层(原星光现场 Star Live)稍微大一些并且不会被称作是live house的场所。后来研究了一下才发现是一个露天演出场所,且Fort Canning是一个有着相当长历史的新加坡港要地,之后才被规划为公园。

历史我不擅长,只略微知道福康宁公园在战时曾是英军驻扎要塞,至今公园当中还保留有当时的碉堡、隧道、指挥台等,最早莱佛士爵士的官邸也设于福康宁公园内;到了如今,除了被辟作城区的绿色公园之外,福康宁公园还是新加坡有名的户外音乐演出场所,很多音乐、艺术节和流行、摇滚明星的演唱会都在这里举办。

作者  | 2012-3-22 14:42:05 | 阅读(3442) |评论(11) | 阅读全文>>

○ 走过很多路的人

2012-3-19 15:08:59 阅读7974 评论19 192012/03 Mar19

新加坡音乐旅行记 (二) 2012-02-06

 

牛车水大厦 (Chinatown Complex) 二层有很多新加坡小食,我曾经花了好几个中午在那里吃午餐,并且计划着哪辈子如果有充足的时间,将会沿着一定的店铺格局,把这一层里所有店面的招牌食物全部吃一遍。牛车水大厦四面通透,没有冷气,嗡嗡响着天花板上几台电扇的噪音,很多老人在这里吃喝交流,汇集着各种语言——广东话、福建话、普通话、英语,负责收拾残羹的马来人和印度人,他们又说着自己本族的语言。声音的嘈杂混乱和大排档鲜有的井然有序,让刚刚试图认识新加坡的我,体验到一种我国极力倡导却始终达不到的和谐。

作者  | 2012-3-19 15:08:59 | 阅读(7974) |评论(19) | 阅读全文>>

时光带我们重返西雅图的湿润

2012-3-13 13:37:11 阅读2962 评论4 132012/03 Mar13

 

——Death Cab for Cutie live at Beijing

 

时光带我们重返西雅图的湿润 - 朴九月 - Hidden Empire

(DCFC Seattle)

 

演出开场前,我们就在第一排栏杆前候着,盯着那些印有DCFC Seattle字样的音响设备出神。很多过往的时光在那一刻逼在眼前,让你不得不去回想,以及再次感叹这一刻的不可思议。

身边听Death Cab for Cutie的人呈现两个极端,要不就是像我这样有着多年情结,感情很深但极少表露的;要不就是泛泛而听,但总会被某一段旋律所打动的。犹记得,太多个学生寝室里熄灯的夜晚,《Transatlanticism》和《Plan》忽而像是一束束耀眼的光,忽而又像是暗淡的深渊,那时候真的想过跟随主唱Ben Gibbard跌进黑暗,但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在中国听他

作者  | 2012-3-13 13:37:11 | 阅读(2962) |评论(4) | 阅读全文>>

○ 午夜候机室

2012-3-3 22:33:40 阅读2100 评论2 32012/03 Mar3

新加坡音乐旅行记 (一) 2012-02-06

 

JQ8飞往墨尔本,新加坡只是经停站。

办好登机牌和托运手续,我坐在简陋的候机厅里,被口干舌燥折磨,已经不愿意去想办理托运时多花掉的一千块钱,虽是第一次出国,但长期一个人出行的经历,已经让我无论在何种情况都保持镇定,在上海火车站广场上哭的18岁小姑娘,多年后有一颗绝对坚强的心脏,我镇定地想,这一趟旅行,我又将拥有很多第一次,又将拥有很多经验,这些都是比一千块还要贵的财富。

午夜,微博上除了看球的人(当晚是切尔西对曼联),已无人活跃,而我周身是一团方便面的气味,廉价航班陡然间有了春运火车的特质。抬起眼睛看,多是乡土风情打扮的男人;摘下耳机听,也是半懂不懂的方言。

作者  | 2012-3-3 22:33:40 | 阅读(2100) |评论(2)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北京市 朝阳区

 发消息  写留言

 
音乐网站编辑,媒体撰稿人。近年来致力于欧美青年文化的宣扬,对能够催生出坚韧力量的音乐、文学、影视作品,怀有最诚挚的热爱,并且是这些坚韧力量的忠实记录者和传播者。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