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花人独立

龙巡天下 广交博友 放飞梦想 快乐成长

 
 
 

日志

 
 

揭秘:为什么中国从周朝开始丧服就使用白色?【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胡玉华】  

2014-09-15 15:12:06|  分类: 随笔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核心提示:整体观之,中国人主要以白色为丧服之颜色。中国人的丧服“尚白”,自有其传统文化和人们心理意识的根据。

本文摘自:《寻根》2007年02期,作者:胡玉华,原题为:《中国丧服尚白礼俗》

 丧服指丧礼中亲属们根据与死者的亲疏关系而穿着的各种服饰,晚辈为长者服丧穿用的丧服称孝服。由于民族风俗及宗教信仰等因素,丧服的颜色有所不同。正如法国作家拉伯雷所说,大部分国家的丧服颜色通常为黑色,这是因为许多国家都以黑色表示悲哀,以白色表示喜悦和快乐。比如在英国、法国、意大利等国的习俗中,寡妇一身黑衣,居丧期后半年加穿白、灰、紫或淡紫色服装(称半丧服)。新娘身穿洁白的婚服。除了西方国家以外,即使与中国一水之隔的日本,其风俗亦是以白色为结婚之吉服,黑色为丧服。对于日本人而言,白色是纯洁无瑕的处女象征。因此,日本人称新娘和式嫁衣为“白无垢”。时至今日,在举行婚礼仪式时,为了突显出嫁新娘的洁白风采,出席婚礼的女性仍忌穿纯白色的和服或裙装。天皇及其父或母辞世时,则称“谅暗”。在此期间,天皇(或下届天皇)以下之宫内所有人员,一律穿接近于黑色的“钝色”丧服,并且不只限于衣裳,其束带、冠等也均换成黑灰色。 

 中国古代服色的起源很早。早在距今六七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我们的祖先就已能用赤铁矿粉末将麻布染成红色。到了周代,民间已有专门的染匠从事丝帛染色。《尚书·益稷》记载:“以五彩彰施于五色,作服。” 周代的宫廷手工作坊中亦设有专职官吏“染人”,“掌染草”,管理染色生产。《周礼·天官》云:“染人染丝帛。”中国古代曾出现过黑色丧服的事例。如《左传·僖公三十三年》:“子墨衰……絰夏四月辛巳,败秦师于殽,获百里孟视明、西乞术、白乙丙以归。遂墨以葬文公。晋于是始墨。” 

 从周代开始,中国丧服开始使用“素服”(素衣、素裳、素冠等),都是白色,并有五服制度。即按服丧重轻、做工粗细、周期长短,分为五等:斩衰、齐衰、大功、小功、缌麻。在丧礼中不仅要求丧服是白色,而且不能穿黑色的衣服,也不能戴黑色的帽子,称“羔裘玄冠不以吊”(《论语·乡党》)。“羔裘”是黑羊皮,毛皮向外。朱熹注曰:“丧主素,吉主玄。”(《四书章句集注》)五服制度至今已不多见,但丧服颜色以白色为主却已成定制。即使到了清代,寡妇虽然穿黑色的裙子,然而在丧礼上仍需要着白色的丧服。整体观之,中国人主要以白色为丧服之颜色。中国人的丧服“尚白”,自有其传统文化和人们心理意识的根据。 

 首先,“白色”在中国的象征意义,是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约定俗成的。不同文化之间的颜色象征意义是在社会的发展、历史的沉淀中约定俗成的,是一种文化现象。色彩,无论是艺术色彩还是语言色彩,它的象征性和寓意,都能反映一定的民族文化心态。中国文化的颜色象征,建立在中国早期的政治、文化和教育状况的基础上,因此,颜色的象征意义有一定的政治化和神秘化倾向。我们的祖先因为弱小、无力,无法抗拒凶恶猛兽的攻击,在白昼下,他们暴露无遗,面临着随时成为猛兽美食的危险,因而,对白色产生了一种本能的恐惧感。同时,我们的祖先还观察到“月到中秋分外明”,因此,将中秋之月的“银白色”与肃杀的秋季连在一起,于是,白色在中国文化里就成了一种颜色禁忌。这从中国的“五时衣”中也可以找到根据。《后汉书·东平宪王苍传》:“乃阅阴太后旧时器服,怆然动容,乃命留五时衣各一袭。”“五时衣”将服饰定为五色,天子在一年中的不同时节分别穿着五种不同的颜色。根据《后汉书·舆服志》说的“迎气五郊,各如其色”,对应祈祥五方大帝—东方青帝、南方赤帝、中央黄帝、西方白帝、北方黑帝,“五时衣”的颜色为:春青、夏朱、季夏黄、秋白、冬黑。白色对应秋季,是一种大自然的杀气时节,所以丧服之白色,既是一种复古、忆祖的祭服服色,同时也是吊丧死者的凶煞服色。从隋唐到宋代,皇帝命百官也穿着“五时衣”服饰“迎气五郊”。《宋书·百官志上》记载,“乃出天子所服五时衣,以赐尚书令朴”。到明、清时期,“五时衣”已逐渐流行于民间,尤其江南,盛行此风俗。而西方文化中的颜色象征意义,少了一些神秘,其文化中的白色象征意义主要来自白色本身,如新下的雪、新鲜牛奶及百合花,都令人陶醉。因此,在西方,白色高雅纯洁,它象征着纯真无邪、正直、诚实、高尚、廉洁和幸运;而黑色则是西方文化中的禁忌色,它象征着死亡、凶兆、灾难,被西方人所厌恶。 

 其次,中国丧服“尚白”礼俗,体现了人们对祖先的“崇敬”之心。《史记·礼书》云:“天地者,生之本也;先祖者,类之本也;君师者,治之本也。无天地恶生?无先祖恶出?无君师恶治?三者偏亡,则无安人。故礼,上事天,下事地,尊先祖而隆君师,是礼之三本也。”《大戴礼记·礼三本》也说:“礼有三本:天地者,生之本也;先祖者,类之本也;君师者,治之本也。无天地焉生,无先祖焉出,无君师焉治,三者偏亡,无安之人。故礼上事天,下事地,中事先祖而宠君师,是礼之三本也。”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尊先祖”是“礼三本”之一。中国人先祖最早的服装原料取材于麻,并且是“牡麻”,即大麻中的雄株。中国远古之中原地区并不产棉布,除了从自然界获取的动物毛皮、羽毛外,最先是以葛、麻、丝帛为服装原料。清麻脱胶和丝帛漂练之后,自然呈现白色,因此,白色成了中国人最早的服色。白色是祖先的发明,服用白色丧服自然体现了对祖先的崇敬。

 最后,中国丧服以白色为主又体现了礼的“真诚性”。中国丧服的原料选择原则是崇尚原始、质朴、自然。《仪礼·丧服》有关于丧服质地的描述,“丧服,斩衰裳,苴绖杖”;“疏衰裳齐”;“不杖,麻屦者”;“大功布衰裳,牡麻绖缨,布带,三月,受以小功衰,即葛”,“小功布衰裳,澡麻带绖,五月者”,“缌麻,三月者”。 由此可见,原料越是粗糙自然,就越能表示丧服的厚重和等级。中国古人对五种丧服制作的要求也不同,斩衰是五服中等级最高的一种,上衰下裳都是最粗的麻布,只裁割而不缉边,无修饰;齐衰仅次于斩衰,穿用粗麻布制成的衣,缝边,所以称齐衰;大功,穿用熟麻布做成的衣,麻布细于齐衰而粗于小功;小功,穿用细于大功的麻布制成的衣;缌麻是五服中最轻的一种,穿用细麻布制成的衣。越是与死者亲近的人的丧服,后天的加工越简单,以至于斩衰的原料是生麻布。《史记·乐书第二》云:“穷本知变,乐之情也;著诚去伪,礼之经也。”唐代张守节正义云:“著,明也。经,常也。著明诚信,违去诈伪,是礼之常行也。”则常行之礼,在于诚,在于去伪。所以“布筵席,陈樽俎,列笾豆,以升降为礼者,礼之末节也,故有司掌之”(《史记·乐书第二》)。郑玄注曰:“言礼乐之本由人君也。礼本著诚去伪,乐本穷本知变。”为礼之本的“著诚去伪”,影响着中国古人的着衣,“君子不以绀緅饰,红紫不以为亵服”,后天颜色的修饰,被认为是一种“伪”,是礼之末也。因此,无论是从颜色,还是从质地、工艺的角度来说,中国人以麻的纯色—白色为丧服颜色,体现了为礼之本的“著诚去伪”精神。

 (作者单位:清华大学哲学系)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