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轻轻的风

感悟人生,超越自我

 
 
 

日志

 
 

文人应守住什么?  

2012-06-23 08:41:53|  分类: 时经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人应守住什么?

 

作者:qingqingdefeng_aa

文人应守住什么?

从撰写《史上最荒谬无耻的文事造假》一文时,谈及有关“延退”之争,而《化解国家资产负债中长期风险》预测研究报告中,却扯出“2013年,中国养老金缺口18.3万亿元”的天文数字,而奥一博客网友江城子的《中国养老金缺口高达18.3万亿元危言耸听》文章中列出了“近十年全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支状况”,使“2013年,中国养老金缺口18.3万亿元”之说遂成了中国史上最荒谬无耻的文事造假事情。经初查“文事”造假的始俑者——为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牵头的中银研究团队,和德意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马骏牵头的复旦大学为主的研究团体,谎言荒唐的事实真相也就浮出水面了。

然而,为何媒体舆论对“2013年,中国养老金缺口18.3万亿元”之说的追踪报道,即止于文事造假的谎言荒唐事实真相浮出水面,而没来个“宜将乘勇追穷寇”的深入揭露、批评、追究报道呢?是不是这一“文事”造假的研究团队所涉的背景太强大了呢?是不是政府及国外财团共同供养着专事推动政府某项改革的舆论炮制者和推动者——类舆论别动队的“水军”呢?政府不是动不动就以查“谣诼”、“谣言”、“妖言”,来对付批评者或用新“文字狱”限制其文发表,而对“2013年,中国养老金缺口18.3万亿元”这样的“妖言”,却情有独钟,且对由此惊天谎言所引起的社会民众的强烈反响反弹却无动于衷呢?还有那些更热衷于揭露、控诉和批判“大跃进”放“卫星、气球”、“三年几饥荒饿死了三千多万人”、“文革”暴虐得惨绝人寰和国家经济濒临崩溃边缘、信誓旦旦的坚称“改革不会产生社会贫富两极分化”、制造“让富”论神话等等的“文人”呢?面对这“2013年,中国养老金缺口18.3万亿元”空前绝伦的“文事”造假,都“闪身”远远的,连屁声都不响了?眼睁睁的事实却“闪身”退避,而对过去已久的陈事,且有的还是不顾基本的历史事实和伦理常理,活像“真理”的斗士一样连番轰击,甚至媒体、网站还为此配合时下改革宣传开辟揭露、控诉和批判“文革”专题,欲盖弥彰和掩饰时下的各种突出严重复杂的社会矛盾问题,尤其是经济发展成果与分享经济发展成果的收入分配、社保退养福利、医疗卫生医保、教育等不相称的突出矛盾。

文人啊,你的良心道德何在?只谈今天的好事,漠视今天所发生的社会腐败(包括学术腐败的“文事造假门”),不作深入揭露、控诉和批判,却喋喋不休的倍加揭露、控诉和批判过去逝去已久远的历史旧事,这是胆怯无以面对今天空前的淫威呢?

文人啊,你们没有聆听家宝同志11日在两院院士大会上讲:“只有争鸣才能激发批判思维,没有个性的社会没有生命力。(见2012年6月13日《南方都市报》A21版)”的话语吗?

今晨,央视新闻早播罕有的播报里约+20国峰会领导人议事未来经济共商发展的同时,还超长“主题”播报时间,今观者看起来有点“喧宾夺主”的播报来自世界各地的数万抗议者,齐聚里约+20峰会场所抗议的热闹场面,来自加拿大的小女孩高唱着“今天不改变,明天将会怎样”的歌曲,面对的是今天,而不是喋喋不休的昨天,面对着是今天的世界经济困境问题,而不是喋喋不休的昨天的历史和所发生的困境问题。里约的警察面对这一切,只是默默无声的维护和静候,只有这样才会给世界带来希望与和平。

对此,不知道我们的政府、媒体人和文人以及有良知的公民对上述这一幕又有何感想感触呢?

从近来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牵头的中银研究团队,和德意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马骏牵头的复旦大学为主的研究团体,这两个经济“精英”研究团队团体的“2013年,中国养老金缺口18.3万亿元”的这一 “文事”造假事件,让人又想起了另一桩国际学术丑闻——韩国“学术造假”科学家黄禹锡案。

韩国科学家黄禹锡,是韩国首尔大学教授,是位在科研领域有着颇多贡献的科学家,但他因在2004年和2005年,他领导的研究团队先后在《科学》杂志上发表论文,宣布成功克隆人类胚胎干细胞和患者匹配型干细胞。2005年年底,有关黄禹锡干细胞学术造假的丑闻逐步被揭露,并经侦查还涉嫌侵吞研究经费和非法买卖卵子的勾当。新华网首尔2010年12月16日电 (记者 姬新龙)韩国首尔高等法院16日对“学术造假”科学家黄禹锡涉嫌侵吞研究经费上诉案做出判决,黄禹锡因侵吞部分研究经费而被判处有期徒刑18个月、缓期两年执行。首尔大学经调查最终认定黄禹锡学术造假,并宣布解除他的教授职务。韩国政府也取消了授予他的“最高科学家”称号。

相对韩国“学术造假”科学家黄禹锡案,发生在中国的《化解国家资产负债中长期风险》预测研究报告中的,“2013年,中国养老金缺口18.3万亿元”的“文事”造假,堪称是一桩“文事造假门”,这一“文事造假门”与韩国的黄禹锡学术造假有何区别呢?不都是精英学人干出来的好事吗?

“学人也会是文人”这是易中天先生在《谁都可能是文人》一文中的一个论点。由此,让人想起了易中天先生在近撰发的《文人真面目》和《谁都可能是文人》两篇好文章。文章谈论的是今古文人,“文人”中有士人、学人、诗人,在易中天先生笔下的“文人”该是被针砭的贱、烂文人。凡此士人、学人、诗人屑为不检点自己,很容易为一己私利而滑到了易中天先生笔下的贱、烂文人里去。就连易中天先生也不得不耽心自己,一不清醒也会滑入贱、烂文人堆里。

其实,清醒不清醒并没多大关系,主要还是人性,人的秉性,是否是个“有文德的人”。

“文德”为何物呢?

凡言义理,有前人疏而后人加密者,不可不致其恩也。古人论文,惟论文辞而已矣。刘勰氏出,本陆机氏说而昌论文心;苏辙氏出,本韩愈氏说而昌论文气;可谓愈推而愈精矣。未见有论文德者,学者所宜深省也。夫子尝言“有德必有言”,又言“修辞立其诚”;孟子尝论“知言”“养气”,本乎集义;韩子亦言,“仁义之途”,“《诗》、《书》之源”;皆言德也。

今云未见论文德者,以古人所言,皆兼本末,包内外,犹合道德文章而一之,未尝就文辞之中言其有才,有学,有识,又有文之德也。凡为古文辞者,必敬以恕。临文必敬,非修德之谓也。论古必恕,非宽容之谓也。敬非修德之谓者,气摄而不纵,纵必不能中节也。恕非宽仁之谓者,能为古人设身而处地也。嗟乎!知德者鲜,知临文之不可无敬恕,则知文德矣。(清·章学诚《文史通义·文德》http://www.cdlvi.cn/dzts/content/2008-08/05/content_30034841.htm)

从清·章学诚《文史通义·文德》这段文言文的论述中,让人了解了前人有关“文德”的演化诠释,所触及的内涵和变化——文与德本无关乎,到了后来的“夫子尝言‘有德必有言’,又言‘修辞立其诚’;孟子尝论‘知言’‘养气’,本乎集义;韩子亦言,‘仁义之途’,‘《诗》、《书》之源’;皆言德也。”才“则知文德矣”。

时下,“文德”为何物呢?笔者以为:所谓“文德”,就是指通过文字文言、文墨文事、文化文学、艺术、绘画、电影、电视剧、戏剧等等形式内容为载体,表现出具有一定的社会文化知识常识素质涵养,不失社会法理情理常理公义,且有良好社会道德操守的积极向上实义的事物总和(或统称)。

那么,本文所命题的文人应守住什么呢?文人应守住的当然是社会文化知识常识涵养,与其知识常识涵养相称的理性,社会法理情理常理公义及道德操守。并勇于科学实践探索创新,明辨是非曲直,实事求是,公平公正的文德。乐于颂扬、讴歌今日社会和人民,也要勇于揭露和批评时下社会弊端及腐败问题。更应清醒的铭记着:颂扬、讴歌多滋生固步自封、夜郎自大和喜功好大及只见成绩不见问题;揭露、批评激活思维和辨识力,推动社会可持续的科学发展与进步。

当论文人之“文德”,理性再论“延退”之“文事造假门”。

其实,根本就不用豢养“中银”和“复旦”这两个经济“精英”研究团队团体来造事“延退”干出“文事造假门”。据媒体跟踪报道或网暴的一些消息看,当下养老金缺口并不存在(有也是被移用或挪用,这是政府管理不善的问题,政府必须负全责的事。),或缺口不大,政府完全应有能力和财力解决,根本无须也无理由将本不是问题的问题转嫁到国民身上,改革开放前普通职工的退休工资是原在职工资的85%左右,当下普通职工的退休金是原在职工资的60%左右,普通职工前后所享受的分别是“低工资低通胀消费(几无通货膨胀的消费)”和“高工资高通胀消费”,在目前退休金增长跑不过通货膨胀的情况,即将退休或被延长退休的普通人群还有多次牛毛可拔呢?而“延退”还不是到了中国因计划生育导致劳动力人口青黄不接或匮乏之时,完全没有理由当件大事提上日程。即便一些技术性很强的工作,确实存在技术人才青黄不接或匮乏的实际问题,现行不是有用单位留用或退休反聘的吗?当未来有必要针对这一特殊群体“延退”,也未必得到修改法定退休年龄,只要动点“小儿科”,即用人单位需要留用,本人愿意被留用,不就可达成延长退休年龄的事吗?若嫌这个缺少法律依据,那也可从原法定退休年龄的条款上添加点弹性的注释或补充内容,即“用人单位需要留用,本人愿意被留用,也可适当延长退休年龄。”还用得着将这点儿事放大到普通群体,惹怒民愤民怨,引来45万网民大军齐声对人民网的“你怎样看待弹性延迟领取养老金年龄”的调查说“不”, 93.3%的网友投了反对票吗?更用不着两位首席经济家牵头造出史上最荒唐的“2013年,中国养老金缺口高达18.3万亿元”的天文数字。

易中天先生在《文人真面目》中有:我们应该大致清楚了:士人、学人、诗人的特点是真,文人是伪。士人有真风骨,学人有真学问,诗人有真性情。文人呢?只有花腔,没有学养;只有欲望,没有理想;只有风向,没有信仰。所以,他们也“只有姿态,没有立场”。尽管那姿态,往往会秀得“绚丽多彩”,能够“颠倒众生”,甚至“惊世骇俗”。 前篇中还有:显然,文人这一类型或品种,实在颇具“中国特色”。当然,是帝制时代的。现在虽已共和,奈何其阴魂不散!于是,帮闲者有之,帮腔者有之,帮凶者亦有之。“反右”时,“文革”中,最热衷于整人,而且整文化人最凶的,正是文人。前篇中还有:文人一词,有三种用法和定义。起先指“有文德的人”,后来指“文秘”。再后来,指“舞文弄墨的人”,所以也叫“文人墨客”。

易中天先生在诠释了“文人”庐山真面目方面已费尽方思和功夫。然而,不晓得出于何故,却未及改革中的典型精英文人,尤其是时下的典型精英文人撞出了多少惊天的漏子与荒谬,这不须明列,国民心中自有其数。若能将改革这三十多年来的所谓精英文人作下脸谱勾勒、刻画,其德行私行将是史上最荒谬荒唐的,诸如活像撰写了《化解国家资产负债中长期风险》预测的这两个研究团队和响叮叮的两位首席经济家,文事上夸大或造假者何止于此呢?

当然,“有文德的人”也有的是,诸如钟南山院士、孙立平教授、“神九”研发试乘团队……等等者。

有的文人官员文辞洋溢,话来娓娓动听好不煽情,偶也谴责“文革余孽”,可做起事来不仅落于易中天先生在诠释的那类窝“文人”,比“文革余孽”还极端,讲民主倡批评,鼓励改革探索不怕错试,却动不动就封网或屏蔽质疑批评和禁止人们质疑批评,蒙昧百姓,悠忽百姓,某公仆有严重违纪问题,却不给国民的事实真相。好像国民的素质和明辨能力低下得连有严重违纪问题或违法问题都无法明辩一样。

尽管易中天先生撰发《文人真面目》和《谁都可能是文人》两篇好文章,有点也陷于“文人”——“士人”、“学人”、“ 诗人”的缺陷,但还是很值得国人一看,以小心自己免陷于其中的“帮闲者有之,帮腔者有之,帮凶者亦有之”的贱、烂文人。在贱、烂文人中,还有人狂的连将中国带进一个新文化纪元的“五·四”青年运动,革除国民奴性,唤醒东方睡狮……都要来个否定,以至近几年悄然回避了“五·四”青年节和退出了昔日的隆重纪念活动。

当论文人之“文德”,理性论“延退”之“文事造假门”的学人,即使已是易中天先生笔下的“帮闲者有之,帮腔者有之,帮凶者亦有之”的贱、烂文人,这也不要紧,要紧的是赶紧参与社会“转型”、“升级”进程中去,洗心革脸,重塑良知,做个“有文德的人”。

                                                                                                             20120621

  评论这张
 
阅读(442)|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