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意哲博客

肖意哲博客主页 http://www.xiaoyizhe.com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将军部长书画院高级研究员。中国书画院上海分院院士。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上海市分会秘书长。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中国水墨书画院上海分院理事。世界杰出艺术家协会福建分会副会长。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上海市闵行区春申文化艺术交流中心文艺书画顾问。上海资众实业有限公司董事。博客地址:意哲网、资众文化网、www.xiaoyizhe.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一路走来第三卷:团鱼闹得人失眠一百二十三【原创】  

2014-09-10 08:07: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家里就想到上海的朋友,回转上海带怎样的特产回家呢。

想到家里有的上海基本都有,特产的出世还要些时间,君子之交吧,等有机会再说。从九资河吃好中饭再到罗田歇息一晚上。

罗田的车上午走得早到上海是凌晨时分,有时是半夜的到达上海,那时要乘车没有车,害苦了大多老乡,个个叫苦不迭。所以也不想回去,回去也累得个够呛。

如果晚上从沪太路长途车站打车回俞塘路又太远,中间要横跨闸北区、普陀区。长宁区、徐汇区再到闵行。罗田旅社最多了,价格也不是很贵的旅店登记又东西放好到四处逛逛。

“卖团鱼哟,野生团鱼价格低哟,要卖快来哟!”

我寻着叫声找到了卖团鱼的地方。一个50岁出头的男人头戴破了小半圈子的麦草帽子,上身穿深蓝色的中山装,说深蓝色不如说好久没洗过。脸上不时把硬硬的笑送去出一下。

他嘴里重复着:“卖团鱼哟,野生团鱼价格低哟,要卖快来哟!”

面前有个大红色塑料盆子,里面有好多个团鱼互相挤掇着。团鱼身上的泥点到处可见!我听说是野生的想,卖一只送给上海的朋友岂不更好!上海人最喜欢什么野生的呀,绿色的呀食物,这样更是礼轻人意重呀!主意已定就开始问价钱。

我做过小买卖知道要计价还价的,经过几次还价就选最大的买了一只团鱼,他的称估计也不准,想想他也不容易,少点就少点吧。他给了我个塑料袋子装起来。我说:“要有厚些的塑料袋子更好,因为团鱼要带到好远的地方,中间袋子破了就麻烦了。”

他听我说就找了一个厚实的塑料袋子给我装团鱼。还嘱咐我说:“在路上二天团鱼饿不死,你放心好了。我用根细绳子把它的一只脚捆起来。就不怕它跑的,你放心吧。”

这下有好东西给朋友作礼物了,心里也高兴许多。睡觉前把团鱼拧到厕所的洗手池子里喝水。旅社先我一个人住,有二张床又来了个年龄比我大些的男人,听口音不是罗田人,但可以肯定是湖北的,湖北的口音有特别之处,他与我聊了几句就睡了。

我把甲鱼袋子吊在靠窗子边一个大椅子靠儿上。睡的时候就听到它爪子爬塑料袋子的声音,但又控制不了它不爬,担心怕它爬出了袋子,晚上只要醒来就去看一下。

第二天一早,同宿的人起床了说:“昨天晚上什么声音,响了一晚上,害得我睡不着,我看见你起来了几次,是不是哪声音把你也吵醒了!我看了又看,没有什么东西,古怪得很,有什么东西在响呢?”

我只笑笑,什么也没说,可我也不想让它爬呀!因为我要说是我带的团鱼作的怪,他不知道是骂我还是说我,或者什么话也不说。

汽车先进入英山后,再往安徽地带开。午后在漫水河停了下来。这个地方是专门供旅客吃饭的地方,价格与菜虽说一般倒还能应付。

记得回来的时候也乘的罗田客车,在安徽境内把一车人带到一个饭店,有车上不想下来吃饭的,饭店出来了几个像恶魔样的人说:“全部下车吃饭,不下车吃饭的就莫怪我不客气。”

而且在饭店后面上厕所要一元钱一个人。有个男人不下车吃饭,被拉下来打了一顿。开始,人家只有骂的份,后来骂也不敢了。

我反正要吃的,饿肚子可不划算。那饭硬又冷(温热)的,菜只感涩涩的味,估计油舍不得放,盐也勉强放点,价格贵得出奇,你不吃就得饿肚子。就这事对汽运公司有意见,但同样比我受害更多的人意见可想而知。

车轮飞滚,隔着窗子的玻璃感觉到风在呼啸。车停下来休息时,我就把团鱼拧到厕所水池里淋一下。有个男人问我:“你带甲鱼(团鱼)到上海卖呀。”

我说:“是野生的团鱼,带到上海送给上海人。”

他说:“这团鱼不像是野生的,倒像是家养的。”

我就问:“从何判断是家养的而不是野生的呢!”

他说:“家养的甲鱼你用手动一下它就动一下,即使自己动也动得很慢。如果是野生的它动作快,你用个小树枝动一下它就张开大嘴快速的嘴一下。反正动作快些,头脑的反映也相当快。因为野生的它有灵活性,与外界的接触少所以抵触些。”

听他那么一说,我想,当时买的时候团鱼不是很爱动,用手拿它也是懒腰八神(懒散的样子)的。会不会是家养的,人家故意说成野生的来蒙蔽外乡人呀。反正不管是野生还是家养的,买也买来了,随它好了,但心里有个小结,是不是家养的被人家蒙成了野生的呀。

想归想,过了一天就不想了,反正是送人家的,我不懂,估计人家也不懂。到了沪太路长途汽车站时夜晚3点多钟,走出车站四方都是昏暗的亮光,大家在昏色的亮光下分散离去。

有人骂了一句:“娘的,这么晚到那里去呀,要车没车,要旅店没有旅店的,有旅店也住不起!把老子害死了!”

听他骂,我心里好笑,想想也是的,发车时间从来不为乘客考虑,他们考虑的是自己的利益。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