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 眼

冷眼向洋看世界,热风吹雨洒江天

 
 
 

日志

 
 
关于我

这家伙,虽生于盛世,却养得一身闲散的毛病:并无半点才能,却只好学些骚人墨客,每日里吟诗作赋,插科打诨。经济世道,半点不会,经邦济世,百无一能。总那样浑浑噩噩,打发着时光。却看他生得何种德性,《红楼梦》里描写一僧一道时尚有一偈,略加改动,恰好对这小子做一写照: 一脚高来一脚低, 浑身带水又带泥。 相逢要问家何处, 却在赤峰橡树西。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网友“谁了”   

2014-09-12 21:47:0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日,打开手机QQ,忽见有陌生网友”谁了”要求加为好友。我不禁地就有些诧异,首先,“谁了”这个网名就给我以震撼:它让我想起在深深的夜里,忽然就有敲门的声音,自己于懵懵懂懂之中欠身起来,揉揉眼睛,又向门外看看,才懒懒地问道:“谁呀” ?倘要是广东、深圳一带的朋友可能就还要“啦”上一“啦””:“谁啦”或者就是“谁了” ?但是今天,这位朋友的“谁了”,难道是在问我是谁吗?看样子,当然不是。那么,这位网友的网名一定是在寄寓着一种对于生活,对于大千世界的叩问。应该说,我们每个人,不管他是谁,当他来到这个世界以后,每天每天,每时每刻都在进行这样地叩问:面对陌生的人, 面对陌生的事物,我们每天都在发出这样认识的探询:“谁了?(或者“什么了”) ?由这样的一种最初的感受,让我认识到,这位网友一定是有一个莫测高深般广阔胸怀的人物,于是,在我的心里,就对这个暂时还是陌生的网友非常认真地恭敬起来。
    当我又从思绪中回到网上的时候,竟然看到这位朋友还有说明:“把我的网名倒过来,就知道我是谁了:峻雪松”噢,是这样,他还另有一个网名,让我胡思乱想了这一大通,真是的!倒过来,“峻雪松”“松雪峻”,“松雪峻”,我忽然想起一个我非常熟悉的名字,宋学军!一个我在中学共事凡二十几年的数学教师,后来的教导主任,再后来的校长,我们在一个办公室里办公,在一个桌上吃饭,在一个球场上大呼小叫,二十几年时间的风风雨雨一瞬间就又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想起了我们在一起海吹神聊的日子,我想起我们在一起听课的日子,尤其让我难忘的是,在一次去外地考试的时候,作为副校长的他,把出租车里作为尊贵象征的前排座位留给我坐,这件事到现在让我想起来都非常感动。就是这样一位可敬的同事,班主任、主任、校长,今天,对我这样一个非常鄙琐的人物,一个即将彻底退出教育战线的糟老头子,还给以这样认真的关注,还主动发来短信,要求加为好友,对于我来讲,这是多大的一种荣耀呀,这还有什么值得犹豫的!于是,我也就颤抖着手在“同意”的那个按钮那里毅然地按下去,按了下去……
    按了下去,按了下去,从此,我们就又是好友,从此,我们就又像从前一样,又可以无拘无束,又可以尽情地玩乐或探讨一些什么。从此,再在网上见面,我们不必再问“谁了”:他不用问是“谁了”,我也不用问他是“谁了”,我们大家,彼此彼此,彼此彼此,都不用再问:“谁了谁了”,“谁了谁了” ……
    这正是:
   谁了谁了复了谁,
   人生难舍谁复谁。
   昨天刚识谁谁是,
   今天又遇谁和谁。
   谁人识我谁谁了,
   我识谁人还有谁。
   谁人共谁复一路,
   无尽人生谁谁谁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