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laris planet

索拉里斯星球- 煤气君的避难所

 
 
 
 
 
 

战略转移,轻博客

2014-6-9 20:45:53 阅读48 评论0 92014/06 June9

这里将不会再更新。

转移到以下地址!

http://solaris-planet.lofter.com/

作者  | 2014-6-9 20:45:53 | 阅读(48) |评论(0) | 阅读全文>>

BLAME!

2014-3-27 11:32:39 阅读56 评论0 272014/03 Mar27

作者  | 2014-3-27 11:32:39 | 阅读(5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沉睡的粉红巨人

2014-3-27 11:29:32 阅读70 评论0 272014/03 Mar27

作者  | 2014-3-27 11:29:32 | 阅读(70) |评论(0) | 阅读全文>>

【转载】Francis Browne - 记录100年前的泰坦尼克号

2013-1-14 4:39:27 阅读136 评论0 142013/01 Jan14

Francis Browne - 记录100年前的泰坦尼克号:

1912年4月11日。图为工人正往泰坦尼克坦号装载行李箱。

1912年。泰坦尼克号离开南安普敦市,途经葡萄牙及西班牙的泰古斯河,图为散步甲板。

1912年4月11日。图为妇女们在泰坦尼克号上卖爱尔兰饰带。

1912年4月10日。图为泰坦尼克坦停靠朴茨茅斯市。

1912年。图为泰坦尼克号的健身房。

1912年4月12日。图为Doug Spedden在甲板演奏

1912年。图为泰坦尼克号的书房。

1912年。图为Browne神父的特等舱。

图为泰坦尼克号的头等餐厅。

1912年。图为正在马可尼室(Marconi Room)工作的无线电报员Harold Bride。

1912年4月11日。图为邮袋和行李箱正装上泰坦尼克号。

1912年。图为检查信号灯,小船运送乘客到泰坦尼克号。

1912年。图为拖拽小船“Hector”号 和 'Neptune'号,为了避免它们与泰坦尼克号的船头发生碰撞。

1912年4月11日下午一时五十五分。图为泰坦尼克号最后一次收锚,离航昆士敦(科夫),爱尔兰。

1912年4月12日。图为泰坦尼克号首次纽约之旅离开昆士敦(科夫),爱尔兰的最后一张照片。

1912年4月15日,著名的泰坦尼克坦号不幸与无情的冰山相撞。

但如果没有Francis Browne,我们对一百年前的事件就不会有如此清晰的了解。

作者  | 2013-1-14 4:39:27 | 阅读(136) |评论(0) | 阅读全文>>

年终超级不顺,整个人都要斯巴达了!

2013-1-14 4:21:44 阅读119 评论0 142013/01 Jan14

估计还要在厦门待一段时间,未来一片混沌,现在我知道为什么都去国企了。

很想画画发现数位板的笔找不到了,两台扫描仪同时都坏了,背到家了。

回头一看去年一张完整的画都没有。今天特地模仿克里姆特的调调来一张~  估计还得画很久吧。

作者  | 2013-1-14 4:21:44 | 阅读(119) |评论(0) | 阅读全文>>

太初 - 第9话

2012-10-31 2:01:15 阅读178 评论0 312012/10 Oct31

“好了,我想你也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说完老人把手套摘下来,递给了旁边的秘书。莫里哀这时把自己先前做的凳子搬到老人身后让他坐下,自己则站在一旁。

老人缓慢的坐下,他看了一眼桌上还冒着热气的菜式,接着他不感兴趣似的瞟了一眼盖亚,然后老人立即把目光转向莫里哀:“现在你说吧。”

莫里哀微微一欠身说道:“首先我让我向您介绍这位女士,来自哈美的盖亚女士。”然后他面向盖亚,有点尴尬的微微一笑。“这位是家父莱曼·萨列里公爵阁下,你也可以称呼为莱曼公爵。”

盖亚听完莫里哀的介绍,礼节性的站起来向公爵行了一个礼,但他发觉这位公爵大人完全无视她的存在,甚至没有把目光转到盖亚这边。

“我想知道的不是那些。”老公爵的语气很强硬。“告诉我你收购巨石软件的的事情。”

“那只是一次收购而已,父亲大人。”莫里哀说

“一次收购!?”老公爵有点激动。“你一天内动用了7千9百万的信用点去收购一家软件公司和他的全部子公司。是谁给的权利让你的这么做的!”

“就像你常说的那样,‘权利从来都不是被施舍的’。”然后莫里哀收起挂在嘴角的笑容,一本正经的说:“我只是报出莱曼之子的名号,然后向格洛克风投银行就借到了大部分的钱,剩下的我用我名下的股票和证券凑齐了。”

老公爵听完一脸严肃的脸上似乎出现了丝微笑,他沉默了一会,随手拿起桌上的木勺端详了几秒钟,语气变得缓和:“是的,权利从来都不是被施舍的。好吧,至少你要告诉的收购的理由。软件公司从来都不是我们家族涉及的行业。”

莫里哀看到老公爵的表情变化,那熟悉的

作者  | 2012-10-31 2:01:15 | 阅读(178) |评论(0) | 阅读全文>>

太初 - 第8话

2012-9-16 1:53:12 阅读202 评论0 162012/09 Sept16

盖亚醒来时候,车窗外的风景已经不是都市的水泥丛林了。车子行驶在冬日阴冷的灰色天空下,两车道不知名的柏油小路上。盖亚把车窗,摇开了一个缝,冷风从缝隙里溜进来吹在盖亚的脸上,一下子让盖亚清醒了很多。她看着窗外的风景出神,因为盖亚自从来到了都市之后,平时只会在老家和都市之间穿梭栖息,很少见到都市郊区的景象。汽车在无人的道路上安静的行驶,布满裂纹和落叶的路面让车有些颠簸,两旁的树上从车窗边一个个快速的闪过。远处田野零零星星还有人耕作痕迹,其余的都大半都成了荒野,杂草重生,显得破败而又颓废。

“呀,你醒了。”莫里哀说:“你一上车就睡着了,睡的那么沉,我都不好意思叫你。你很累吗?早上也迟到了。”

“那是因为…”盖亚脸一红,想想自己再车里垂着脑袋自顾自的睡觉的样子被莫里哀看见很不好意思,所以她故意岔开话题。

“咱们这是要去那?”盖亚一看表,已经11点多了。“这都开了一个半小时多了。”盖亚看到车里的流进车里的微风,让莫里哀的刘海微微飘动,露出了在他左边的额头上的一个十字形的疤痕。这个十字形与其说是疤痕倒不如说是徽记,因为它一点都没有像普通疤痕那样有色素沉积,它和皮肤的颜色一样,只是微微有点凹陷,看起来十分自然。

这个徽记据说是莫里哀的家族特有的遗传。传说中他们一族的每个人额头上一出生时都会带着这个徽记,这表示他们一族是克里姆特的代言人,因为但凡宗教画和口耳相传的神话故事里每个克里姆特神额头上都会有这个徽记。所以这个徽记让他们的族人显得神秘而又高贵。在那段大学的时候盖亚和莫里哀的接触中,莫里哀从来不提起这个徽记,好像是故意一样,所以盖亚也不好去问。而且盖亚并没有见过他们一族的其他人,这让她对这个传说一直都半信半疑。

作者  | 2012-9-16 1:53:12 | 阅读(202) |评论(0) | 阅读全文>>

太初 - 第7话

2012-9-7 2:16:37 阅读259 评论1 72012/09 Sept7

晚上,盖亚做了一个梦。梦里小时候的自己坐在沙滩上,柔和的海风拂面,阳光晒在肩膀上暖暖的。周围除了海浪声以外就没有其他任何声音,仿佛这个梦中的宇宙除了沙滩和海浪其他一无所有。盖亚把膝盖抱在怀里,就想听着海浪一波一波,她享受着现在的这一切,只想把时光停留在这个时刻,这个熟悉的海滩,是儿时温暖的记忆。

她随性哼起了那个音调。“叮”是一个高音,“当”是一个低音,然后是“咚”一个更低的音。

慢慢的,“叮当咚”似乎有了魔力,海浪随着盖亚口中的音节一起运动,形成一个高耸的浪,一个低平的浪和一个汹涌浑厚的浪。那个音调像有魔力似的,能控制这潮汐。盖亚试着放慢呼吸的频率,海浪的涌起的速度也跟着放慢,而后随着频率加快而加快。她越来越熟练的操纵着音节,她突然站了起来,大声地把这三个音节唱了出来,手舞足蹈的任意摆布这不可思议的旋律,完全沉浸在这无边的喜悦中。随着盖亚的动作,顿时海面风云大作,那海浪一波接着一波随着她起舞,天空中乌云滚滚,云层扭曲成了不可思议的漩涡,连雷鸣闪电都和着节拍。

盖亚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膨胀,越来越大,一股巨大的能量在体内翻腾。她的身体变得灼热无比,皮肤也裂开缝隙里闪着红光。她感到身体里那股巨大的能量随时都要喷涌而出。

仅仅在一个小小的短暂的瞬间之后,盖亚感觉到体内的能量从所有皮肤的裂缝里,从耳鼻喉里,从每个毛孔里爆发了。瞬间身体炸成了碎片,自己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惊醒了她。

盖亚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看着自己的手,用力揉了揉,才意识到刚才的奇异经历是个梦。这时,她发现自己的内衣都被汗浸透了。他起身用毛巾擦干了身体,然后再次躺下试图接着再睡,但是都失败了。一股莫名奇妙的兴奋感充斥着身体,让她久久不能平静。

作者  | 2012-9-7 2:16:37 | 阅读(259) |评论(1) | 阅读全文>>

太初 - 第6话

2012-8-23 1:38:07 阅读173 评论0 232012/08 Aug23

“你这个公寓还真是老旧啊。”莫里哀环顾四周,然后他换了一下坐姿,避开沙发上已经凹陷了的部分。“那是狗吗?脏死了,我还以为是拖把呢。”他指着暖气片边上的小狗。

“他受伤了,我昨天把它捡回来的。”说着,盖亚蹲下来,往狗碗里倒满了牛奶。小狗从毯子里探出头来,专注的舔着牛奶。盖亚慢慢抚摸着小狗的头,小狗也好像特别享受眯起眼睛。

“你今天真是帮大忙了,多亏是你来了,要不然这事真就麻烦了。”盖亚站起来,再次感谢莫里哀。

“哈哈哈哈。”莫里哀突然大笑起来,他的笑声总是非常放肆,充满稚气,但一点也不做作。“你当时想干什么,揍他们俩吗?用那个叫什么来着,卡什么的功夫。”

“是卡崩。”

“对对对就是那个,盖亚你太天真了,我当时都恨不得看看你打架的英姿。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他们都带了电击枪哦。”

“我不怕,他们俩个也不是我的对手。”

“你总是那么自信,和以前一样。但是过于自信是不好的。所以我不能冒让你受伤的风险。你不能不承认这个几率很大。”

盖亚想再次感谢莫里哀,但是话还没出口,莫里哀看出了盖亚的表情,他挥了一下手,示意不用再客气了。然后接着说:“今天我们能遇见,并不是偶然。这是大概率的必然时间。我最近刚好查到了你在这家公司里工作。本来今天我想早点到你们公司找你的,但是稍微有点事情耽搁了。但是总归是遇上你了。”

“你在那家公司7年了,你还真是个忠实员工。毕业之后你却没有联系我。如果有我的帮助,你绝不会只是一个渺小软件公司里的辛勤员工。”他接着说。

“我……,那是因为……”盖亚一下语塞,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作者  | 2012-8-23 1:38:07 | 阅读(173) |评论(0) | 阅读全文>>

太初 - 第5话

2012-8-22 1:45:28 阅读187 评论1 222012/08 Aug22

走出公司大门,盖亚看了看表这时候已经7点半了,这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街道上下起了初冬的细雪。

像往常一样盖亚数着步子一边走。趁着绿灯过马路,她有点偏执的不去踩斑马线的白线。哼着小调,蹦蹦跳跳样子,想到28岁的自己还这个样,自己不不禁笑起来。

正当盖亚在人行道上为了只踩浅色的地砖而不断调整步伐的时候,两双黑色的长靴在她面前停下来。两双靴子正好踩在深色的地砖上。盖亚皱起眉,抬头一看,原来是两个道德警察。制服的袖子上有道德警察特有的红色袖标。他们嘴角紧绷,表情一样的严肃。

“这位女士,你的举止太不成体统了!”矮个的说。

“这里是都市,不是你们乡下!把你的身份证拿出来。请!”像说相声一样,高个的道德警察立即接了下句。

道德警察,是现在已经连续执政了16年的民主社会同盟在提出“世风日下,社会风气需要重塑”的口号之后,而搞出的新发明。这些道德警察都是由民主社会同盟的党员组成,并不是真正的警察,但是却比警察有更大的权利。道德警察一般两人一组从黄昏至午夜像巡警一样出现在街头。他专门被派遣管理“风化” 。酗酒的醉鬼,穿没有完全遮住颈部和肩膀的衣服的妇女,以及不是白色皮肤的“少数人”都是他们管理的对象。在道德警察执法过程中只要谁敢有不配合和反抗,就会立即招来他们警棍和电击器的毒打。

随着道德警察的出现,醉鬼,流莺,犯罪者,以及“少数人”好像一下子都消失了,这是不是说社会风气真的变好了呢?不,实质上,道德警察的只会巡逻主要街道,而他们绝对不会去旁街小巷巡逻,这样就产生了类似宵禁的效果,一到晚上9,10点大街上连人影都

作者  | 2012-8-22 1:45:28 | 阅读(187) |评论(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福建省 厦门市 摩羯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