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史上最强“禁摩限电”拘800人




■ 这几天深圳的禁摩限电行动,我亲眼看到很多同行被铐走,踹翻在地上。快件撒落时,一位快递小哥还赶忙紧紧地抱起几件。以前我只知道手铐是铐坏人的,而今难道我们也成为了“坏人”。有一个最要好的同事,他的父母联系不上他,得知他被关押后托我去看望他,我却被挡在门外,警察说他24小时内要被隔离,为什么?凭什么?这几年做快递的酸甜苦辣一下涌上来,站在深圳的街头,我哭了。
 不偷不抢、靠自己的双手赚份辛苦钱,这是犯罪吗?在深圳上千万的人口中,我们是再普通不过的快递员,而我们的职业在过去的几年里不断得到消费者的肯定,得到政府的肯定,就连李克强总理都很多次站出来为我们点赞。
 我一度认为2016年是这个行业大发展的年头,也曾经想过自己可以努努力做个网点经理。我怎么都没想到,就在这个春天,我们突然成为这个以开放和包容而著称的城市里最不欢迎的一个群体,快递员这个曾让我们有些骄傲的身份定位被一下打碎,连做人最起码的尊严都在一次次的拉扯、推搡和棒打中全部丢失。——一位深圳快递哥的内心独白。




■ 近日,深圳“禁摩限电”整治行动引发热议。有人对此义愤填膺,有人却拍手称快。
 对于横冲直撞、挤占人行道的摩托车和电动车,没有人会对它们有什么好感的。尤其不得不长期生活在有大量这种交通工具的区域里的老百姓,时刻笼罩在这些“不安因子”的阴影之下,早已经受够了这种令人战战兢兢的安全威胁。因此,深圳市“禁摩限电”有一定的现实合理性,得到不少人的认同。
 任何一次简单粗暴的运动式治理,都很难做到“精准打击”,更难以保证长期有效。这次“禁摩限电”虽说是史上最严、时间最长的一次,但引发的舆论反弹、不安和焦虑,可能会是史上最强烈的吧。一刀切下去,这次运动侵犯了多少普通人的正常权益实在难以估量。比如长期依赖电动三轮的深圳快递企业,在这次运动中被查扣了800多辆车。不同于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深圳市是完全禁止电动三轮的,这使得当地快递企业不得不长期违规送快递。当地交警回应说,这次运动不是针对快递企业的。可事实是,不少快递公司已经陷入无车可用的境地,大量包裹被滞留,不少快递员不得不选择辞职。
 据说10天查扣1.8万辆电动车,被网络传为“见了就抓”。受影响最大的是快递行业,此轮“禁摩限电”至少已造成约1200辆快递三轮车被查扣,约50名快递员被拘留。



■ 一谈到大城市!你会想到啥?拥堵的交通神一样存在。上班一堵车就迟到,出行一堵车直接就耽误一天。而如今,越来越多的人玩起了摩托,不仅仅是这项交通工具足够拉风,还有这个两轮的通勤工具有着汽车无法比拟的灵活性,不过现实是,全国好多城市“禁摩”(或“限摩”)!有钱买车可不能合法上路!那么在今儿这样全国堵车的大环境下,当初的“禁摩”狂潮还合适吗?
 截止至2014年底,全国“禁摩限摩“的城市已达204个,而禁摩缘由无非是那么几点儿,“肉包铁”、“不安全”;道路交通日趋饱和,道路建设远不能满足车辆增长的需求;其次是摩托车技术性能较差,车速慢,容易发生车辆故障,影响其他车辆行使;第三是摩托车相对而言对环境造成的污染更大;最后由于摩托车普遍档次低,外观不好看,有损城市形象。
 要说20年前,公众的安全意识不强,没有穿戴类似头盔等保护设备骑行摩托车的习惯,也没有太强的遵守交通法规的意识,而现在这种状况已经得到了很大的缓解,保护自己是骑行的前提条件,遵守法规也随着群众安全和素质的提升得到了提升。而相对轿车,体积更小的摩托车有着更强的机动性,在城市穿梭过程中也更加灵巧。



pic   在这种情况下,谁还敢去送快递?



目前,深圳的快递企业仍然没有资格去直接申请特许行业电动车,只能通过协会或有关部门去向深圳交警申请名额非常有限的特殊行业电动车牌照。但是即便申请通过了,一来数量有效,远远不能满足需求;二来该牌照有效期只有一年,一年过后,很难再通过年审,随时可以查扣。




■ 深圳禁摩限电放大招:四种人直接抓
 1、对无证驾驶摩托车的,一律予以行政拘留。
 2、对利用电动自行车、电动三轮车兜客揽客实施非法营运的,一律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予以行政拘留。
 3、对违规使用电动(机动)三轮车的,一律予以行政拘留。
 4、对“涉摩涉电”暴力抗法行为,触犯有关法律法规的,一律依法行政拘留或刑事拘留。深圳这个一度自诩最包容最开放的城市。





■ 这对深圳快递业影响有多大?
 一是“违规”上路面临着扣车、罚款和扣留的危险;
 二是在无法安心上路、处处担心和躲避执法人员的同时,无形中加倍了行驶风险,存有极大的安全隐患;
 三是车被扣、人被拘后,直接影响快件的派送。由此而产生的延误、投诉等处罚,基本上都由快递员来承担,无异于雪上加霜。






■ 深圳这个一度自诩最包容最开放的城市。
 博友蔡慎坤在《深圳究竟发什么疯? 》中:快递行业的发展,实际上方便了每一个深圳人,而政府是否考虑过,打掉电动三轮车,快递靠什么来配送,靠人力板车岂不更是有损深圳光鲜的城市形象?靠小汽车更不现实,既增加了物流成本,也加大了道路拥堵。
 如果说治理电动三轮车是出于道路安全考虑,那么小汽车也不安全,全国道路交通死亡案例,至少有一半是小汽车所为。2015年深圳上报道路交通事故1150起,死亡431人,涉及摩托电动车的死亡数为41人,从比例看,只占交通死亡人数10%左右。全深圳电动车加起来400多万辆,汽车只有320万辆。日常生活中使用电动车的,几乎都是外来务工人员,深圳离开了他们,很快就会变成一座死城。
 深圳房价暴涨五成,对于深圳拥有多套住宅的老住民来说,意味着财富暴增,而对于那些还在为房子打拚的年轻人来说,则是一场灾难!一个城市的发展,不仅仅是光鲜的外表和所谓的GDP数字,而是每一个人在这个城市里,能否找到生存的空间,能否活出真正的尊严,深圳这个一度自诩最包容最开放的城市,为什么不能对那些买不起汽车住不起豪宅的弱势群体友善一点?在制定任何一项公共政策时,为什么不去听听他们的诉求考虑他们的感受呢?






■ 坐四轮的限制穷人的两轮三轮
 博友王思想在文章中认为:这是对一个行业的无理打压,一种弥漫全国的无理。
对于深圳的此次禁摩限电,社会各界反应强烈,几乎全是批评之声。深圳警方不得不出面做个妥协,但其妥协依然显得很傲慢:增加5000辆备案电动自行车的配额,后续根据实际情况,可进一步协调增加;适当延长“过渡期”,给予相关快递企业“缓冲”——不管是增加车辆还是缓冲,深圳方面都没有为自己的“禁摩限电”找出法律依据,更没有道歉、改正。
 为什么打压摩托车、电动车(不含电动汽车),不打压汽车?因为,官员们是乘坐汽车的,比较贫穷的百姓才会选择摩托车和电动车。






pic   这恐怕就是我们不得不忍受的改革阵痛吧。



“禁摩限电”的正当性毋庸置疑,而作为涉及民计民生的快递行业应该得到一些适当的制度性照顾,给予其发展“出路”,同样也是城市治理的题中之义。因此,有的网友在赞成“禁摩限电”的同时,也考虑到快递的需要,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整治执法不能简单粗暴,制定登记注册加强管理,从源头上遏制才是切实解决之道”“应该统一发放车牌,统一发放驾照,跟汽车一样去管理,才不会死灰复燃”。



■ 每一种交通工具应有的路权,每一个人选择交通工具的权利,都应该得到尊重的。
 博友曾颖在《骑摩托和电动自行车的都不是人民? 》认为:这个事件和它引发的话题,是当下高速发展中的中国众多社会问题中最有代表性的一个,它的设置和运行过程及产生的影响,不仅仅只停留在摩托或交通问题本身。而是会对整个社会对某些问题的认知理解和应对方式,产生长久而深远的影响。它不仅仅是一个交通问题,更是一个民生问题,还是一个政治问题。
 城市的形象,不只是街面的整齐程度,也体现在它的精神气质中,是否有和谐包容民主法制等元素。我们姑不扯全世界有多少交通状况和市面形象不如深圳的城市从不言禁摩这事,单说深圳南头立交桥下那场面壮观的摩托车坟,那样的城市形象,美吗?



■ 目前国内关于电动三轮车有什么规定?
 此前,国家邮政局发布了《快递专用电动三轮车技术要求》邮政行业标准,明确了快递三轮车的车型、尺寸、车速等多项指标,今年初,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也对《快递专用电动三轮车技术要求》标准进行了公示,强制的主要内容包括车速限制、驾驶人员核定、箱体标识等。
 有专家表示,目前的《道路交通安全法》对电动车缺少具体的管理规定,而电动车由最初的电动自行车,到现在的电动三轮车、电动四轮车,其速度、载重已超出了非机动车的范畴。而目前市面上销售的电动三轮车大都没有经主管部门颁发生产许可,既不能注册登记上牌,也不能上道路行驶。






■ 如何在“禁摩限电”中推进快递业健康发展?
 在“禁摩限电”的大背景下,深圳快递行业正进入一段特殊时期,此次事件的发生很大程度上正是此中矛盾的一次集中爆发。如何既达到“禁摩限电”的行政目标,又能避免快递行业的正常营运秩序受到严重冲击,成为当下深圳亟待求解的一道城市治理难题。在平衡治理的过程中,快递行业与执法部门之间所应该做的是通过对话增进共识,而非在互相仇视中加深隔阂。
 快递行业不应夸大执法部门的恶意,而后者亦应在执法中注意方式方法,切不可简单粗暴。



■ 真能整治好交通,宁愿快递变慢些
 博友李清在文章中说,有快递企业表示,“现在还没想出更好的解决办法,只有走一步算一步。”这样的态度,实际上也是理解和支持交警部门下决心整治电动车的。而事实上,虽然电动车成“马路公害”是历史积累的结果,这些年电动车数量剧增,而交通管理并未跟上,使得大量电动车违规上路影响城市秩序,但亡羊补牢未为晚矣,谁也不应持“法不责众”心理,反对整治城市交通秩序,即便是与民生有关的快递企业,也不能挟民众“要挟”交通管理部门。快递接件量锐减,部分快递员被拘,后果应当主要由快递企业和快递员承担,谁让你违法违规了呢?
 在电动车恢复到应有的一个状态之后,民众收发快递可能会比过去慢一些。其实,我们原本真的需要那么快吗?(还要让快递员冒生命危险!)无论是对于交通秩序,还是对快递可能的降速,大多数人都只是个适应的问题。甚至于,真能整治好交通秩序,我们宁愿快递速度慢一些。只是,交管部门能否真的在严查电动车之后,为公众创造一个持久稳定的良好交通秩序?会不会整治行动过后,违规电动车又故态复萌,配额也会出现寻租,最后陷入反复整治并让民众不信任的怪圈?
 深圳禁摩限电引发的舆论波澜。你对“禁摩限电”有什么好建议?可以平衡道路安全与供需市场的需要?欢迎博友发表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