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打得辣么疼,还表扬我很勇敢,现在告诉我是假药




■ 最近非法疫苗牵动着中国13亿人口的心,人口贩子卖孩子已经几十年,含三聚氰胺的毒奶粉事件已十几年,问题疫苗也运作了有6年了。这些令人发指的事件,哪件不牵动千家万户?非法疫苗这绝非仅仅是非法分子单方面能做到的,背后似乎有很长一条利益链。以下是一些博友对于此事的看法,看完之后感触颇深!“中国怎么了”?
 博友刘著民在《缓刑犯还能非法卖疫苗,能不惊奇吗?》指出:比较吊诡的是,可以销售销售5年,可以流通到全国24各省市,规模如此之大,堪比“疫苗批发王国”。政府相关部门为什么就没有发现?相关机构为什么就敢使用这些来路不明,层层加价的疫苗呢?
 当然,比这更让人惊奇的是这位庞某卫居然是有犯罪前科的,而且就算非法经营疫苗被判刑的!据报导,47岁的庞某卫原是山东省菏泽市牡丹医院医生,在该市牡丹区经营东城城区防疫门诊。早在2009年,庞某卫因非法经营人用二类疫苗,仅其一人就涉及489万元,被判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并处罚金50万元。




■ 我国疫苗分为哪些种类?
 第一类疫苗是政府免费向公民提供的疫苗,第二类是由公民自费并且自愿受种的疫苗。第一类免费疫苗必须由卫生部门负责招标、采购,疾控中心统一领取,领取疫苗时需要携带冷藏箱,并放置足量冰块,确保冷藏箱温度达到疫苗储存要求,再将疫苗放置冷藏箱中,运输至医院。
 据济南警方初步统计,在长达5年多时间,庞某卫母女从陕西、重庆、吉林等10余个省市70余名医药公司业务员或疫苗贩子手中,低价购入流感、乙肝、狂犬病等25种人用疫苗(部分临期疫苗),然后加价售往湖北、安徽、广东、河南、四川等18个省、市、自治区247名人员手中。
 博友蔡慎坤在《“杀人”疫苗究竟流向哪些省市?》提出疑问:“杀人”疫苗究竟流向了18个省市还是24个省市?究竟有多少人注射了这种疫苗?还有多少疫苗留在医院里?山东疫苗究竟是第一类还是第二类?疫苗管理制度看上去如此严密,在一对看似普通的母女在长达5年多的时间非常从容地做这件事情,严密的制度如同一张无用的废纸!是那个环节出了问题?有多少渎职者卷入了腐败?



■ 这是03月19日凌晨的新闻:在北京大学医学部免疫学系副主任王月丹看来,庞某卫这样贩卖疫苗等于是在“杀人”。而后又一则新闻:《专家:疫苗事件是犯罪 但失效疫苗并无毒》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中科院院士高福:这种疫苗应该是没有起到疫苗该起的作用,绝对不会引发副反应。
 博友秀才江湖在《“问题疫苗”人命关天,专家为何轻描淡写? 》中引用一个段子:狄仁杰:“问题疫苗”刚开始曝光,媒体把“问题疫苗”的危害性说得非常严重,等同于杀人于千里之外。突然,他们掉转船头、风云突变,砖家在媒体对“问题疫苗”的危害性又开始轻描淡写,告诉我们完全不用担忧、过期疫苗没有毒。这到底搞的是神马鬼?元芳,你怎么看?元芳:大人,此事必有蹊跷!
 博友丁咚《没有信源的疫苗案为啥引爆舆论场?》说:民众不是工具,在涉及切身利益的时候,亦不以旁观神仙打架为乐。昨天朋友圈流行《南方周末》一篇文章:领导一切就要对一切负责,说出了民众的心声。政府有责任对涉及公民安全和利益的事项严加监管,并将其法制化。从疫苗案从数年前就发生到如今仍然十分猖狂的情况看,公众有权利也有理由发问,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声明重视食品药品安全,但监管法律仍未到位,政府监管也不尽责?
 顺便提一句,估计大家都很忙,面对全国性轰动的案件,为啥只有克强总理作出批示,要求彻查和严办,其他人像没事儿一样?



pic   谁是文盲?《疫苗之殇》到底在说什么?



疫苗事件已经发酵很多天了!曝光问题疫苗,倒逼执法部门严惩,这本来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是,就在昨天上午,一篇《疫苗之殇》的文章刷爆朋友圈,文章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列举了许多因疫苗不良反应而导致的致残、致死事件,以及相应家庭所遭遇的“灭顶”之灾。




■ 谁在为冷血看客惊叫欢呼?
 博友蔡慎坤在博文中说道:这个社会是不是病了?每当有公共安全事件发生时,总有一些冷血看客迫不及待地站出来为X家人诡辩洗地:他们不去谴责肇事者草菅人命,不去问责监管者失职渎职,不去揭露个案背后的行业黑幕,不去反思问题产生的体制弊端,反而呼吁公众保持理性、克制、乐观,指责舆论反应过度、报道偏颇、误导严重,并且千方百计淡化问题、大小化了,转移视线、消除影响,回避核心、推卸责任。这种所谓的理性更具有欺骗性!更是在助纣为虐纵容犯罪。
 疫苗安全事关每一个家庭每一个人,一旦谁摊上这样的“杀人”疫苗,对任何家庭任何人来说,都是无法挽回的灾难!这种灾难发生在任何一个民主国家,都会导致一大批高官下台谢罪,只有在我们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没有任何严厉的问责和惩处,倒是冒出一群冷血看客,为作恶者诡辩洗地,为诡辩者惊叫欢呼!





■ 有复出的三聚氰胺官员 就会有山东疫苗事件的沉沦
 虽然那位和莱头先生说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但博友洪巧俊认为,他的“辨”过了头。网友说得好,用错一个殇字是死不了人的,打上了无效疫苗是有可能死人的。“殇”字用得正不正确,争论并不会解决问题的根本,需要追问的是,这长达5年的时间里,司法部门在哪里?监管部门又在哪里?
 我们曾经天真地认为三鹿死了,三聚氰胺会紧随三鹿而死去,但就在田文华减刑的当天,三聚氰胺却“复活”了;我们原本以为那些涉事官员,会遭到党纪国法的严惩,将“永世不得翻身”,但他们却一个个复出了!人们不禁要问,当初的“乱世重典”是不是一场游戏?当万恶的三聚氰胺再现江湖,当“杀人疫苗”能从容自如地营销,我想问的是,有那么多的“前车之鉴”,何以还敢如此铤而走险,以身试法?






■ 疫苗出问题,监管在哪里
 博友谢作诗《又来了,监管解决不了疫苗之殇》在文章中认为:每个人都要追问,假如自己受到了假疫苗的伤害,能不能顺利通过法院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之所以有人卖假疫苗,是因为卖假疫苗赚钱;之所以卖假疫苗赚钱,又是因为卖假不容易受到来自受害方的通过法律事实的惩罚。让受害人而不是任何第三方提起对施害者惩罚,这才是打假的利器。只要受害人不能方便地通过法律维护自己的利益,假冒伪劣就很难杜绝。
 制假售假还与产权得不到有效保护有关系。孟子讲“无恒产者无恒心”。我们工商用地产权就40年,怎么指望人家做长远考虑呢?能宰能骗,谁不狠狠地宰一把、骗一把呢?!
 强化信息传播,也十分重要。如果信息不能有效传播,那么声誉机制就不能有效发挥作用。如果坑蒙拐骗不能得到有效传播,那么经济社会就会沦为人人骗我、我骗人人的大骗场。






■ 如果没有疫苗,世界会怎样?
疫苗是将病原微生物(如细菌、病毒等)及其代谢产物,经过人工减毒、灭活或利用基因工程等方法制成的用于预防传染病的自动免疫制剂。疫苗接种后,在不伤害机体的情况下,可使机体产生免疫力。一旦相关的病毒、病菌真的侵入机体,免疫系统便会依据其原有记忆,制造更多的免疫物质来保护机体。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专家担心,不少危害生命的疾病将成为一种日常风险。人们的行动将受到严重限制。一旦有传染病发生,城市就是高风险区域,就会变成在医疗卫生方面一有“风吹草动”就得赶紧逃离的地方,而不是有吸引力的人类活动中心。
 忽视疫苗接种曾在世界上有很多惨痛教训。20世纪70年代末,瑞典一位医学专家曾质疑百日咳疫苗接种的必要性,导致相关疫苗接种率大幅下降,政府于1979年放弃百日咳疫苗接种。此后数年,百日咳病例每年逾万例,引发了很多死亡悲剧。瑞典于1996年重新将百日咳疫苗引入免疫规划。






pic   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疫苗,但没疫苗却是万万不行



从科学的角度来讲,打疫苗是为了防群发疾病,而不是个体疾病,好比如果五万个人打疫苗出现一个人死亡,但你如果不打疫苗,可能出现五万人都死亡的情况。从群发病的角度来讲,打疫苗是为了防止群体得病而非个体得病,但是当一个疾病流行时,如果作为一个个体,你打了疫苗,反应很好,就是可以预防疾病,所以可以防护疾病的事情,大家一定不能怀疑,这是一个科学问题。



■ 未经冷链疫苗不会变“毒疫苗”
 疫苗应该正确储存和管理,否则将失去效力或降低效力。但必须注意的是,不正确储存或过期的疫苗几乎不会引起毒性反应,因此在本事件中,疫苗安全风险非常低。儿童面临的风险在于缺乏对疾病的预防能力,这也是接种疫苗的目的。
 博友闻欣《疫苗恐慌蔓延,应该问责监管部门》眼下,问题已经发生,恐慌还在蔓延。有关部门应该一改失语、躲闪的状态,及时发声,主动回应民众关切。同时,也应该在更高层面权威调查的基础上,尽快启动问责,针对食药、卫生等各个环节的失守严厉问责,以儆效尤,也给公众一个交代。
去年两会,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人的生命最为宝贵,要采取更坚决措施,全方位强化安全生产,全过程保障食品药品安全。”今年两会,总理再度表示,“为了人民健康,要加快健全统一权威的食品药品安全监管体制。”
 总理的话言犹在耳,为何总是有部门、有人在装睡?究竟是叫不醒、还是沉溺于自设的权力幻境,不愿意醒来呢?



■ 山东疫苗事件引发的疫苗安全危机,实际上更多被表现为舆论传播危机。
 面对家长们的恐慌,不少人又再次打出了拒绝接种疫苗的口号,别说二类疫苗,一类疫苗也被殃及池鱼。那么这种因噎废食的选择是否理性?出现问题的二类自费疫苗不打行不行?什么样的人应该打?什么样的孩子只需要注射免疫规划内的疫苗即可,家长又该如何选择?
 针对这些疑虑,昨日,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告诉北京晨报记者,实际上我国各省对于一类免疫规划内的疫苗划分是不同的,在国家免疫规划基础上,各省级人民政府可根据地方财政能力和本地的公众健康需求,增加免疫规划的疫苗种类。
 比如,流感疫苗尚未纳入国家免疫规划,是第二类疫苗;但在北京,流感疫苗纳入了地方的免疫规划,在流感流行季到来前,免费向户籍60岁以上老年人和在校中小学生接种。而有些疫苗虽然在发达国家被列入了免疫规划,但在我国由于现阶段缺乏该疾病可靠的全国性流行病学数据,因此尚不能列入第一类疫苗。






■ 接种疫苗是全球公认的最成功和最经济有效的公共卫生干预措施之一。
 儿童期接种某种疫苗,不能百分之百保证孩子不得相应的病,但却可以最大限度降低患病风险。而且免疫接种的效益已经越来越延伸到整个生命过程,包括青少年和成人,免疫接种可保护人们免受流感、脑膜炎、狂犬病等威胁。
 美国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虽然是IT起家,但很重视疫苗研发,他与夫人成立的“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对多种疫苗研发投入了大量资金。盖茨曾在2013年首届“全球疫苗峰会”上发表主题演讲说:“疫苗能拯救生命并保护孩子们的一生。投资建立更完善的免疫接种系统,能够巩固我们在对抗小儿麻痹症工作中已取得的成果,并为母亲和儿童提供更广泛的卫生健康服务。”



■ 根据北京市疾控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本市每年接受预防接种超1000万人次,由于严格的疫苗接种,北京已经持续30年保持无脊髓灰质炎野病毒状态,19年无白喉病例;连续15年对外来流动人员开展麻疹、流脑疫苗免疫接种,连续8年对重点人群开展流感疫苗接种,儿童国家免疫规划疫苗接种率继续保持在97%以上。
 博友周碧华《 比问题疫苗更可怕的是什么?》如何把有害性控制在最小程度,以及随后的问责才是我们应该重点关注的方面。可是,从这两天少数媒体的相关报道以及一些自媒体人在网络上的跟进情况来看,不仅不能有助于帮助人们消除恐慌情绪,反而在恶化事态,扩大民众的恐慌情绪,有的人搬出几年前某王姓记者的调查,“王顾左右而言他”;有的人直接煽动民众不要相信疫苗;有的人又翻出早几年前的毒奶粉事件、地沟油事件来炒,真是咄咄怪事,很少见到直接谴责犯罪嫌疑人的文章!本来,揪出庞某之流就是为了国民健康,疫苗只要是质检合格,储存和运输过程采用了冷藏手段,该注射疫苗就得注射疫苗呀,如果拒绝疫苗,不也是像庞某之流一样祸害百姓么?借事闹事,打着正义幌子的人,我们更需提防。
 面对持续升温的舆论热度,你认为如何才能消除这次的“疫苗恐慌”?让国产疫苗重新赢得公众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