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社会犹如一条船,成功的人善于掌舵

Society is like a boat, successful peopl

 
 
 

日志

 
 

48年前的九月十号(下)  

2014-09-12 19:00: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死后,我、姐姐和弟弟在“革命者”的监视下,清点父亲的遗物,实际早已被“革命者”清理过了,什么也没留下,除了书还是书。
 
    天很闷热,经过烈日残酷的灸烤了一天的大地像火盘般。我、姐姐、弟弟三人挑着爸爸留给我们的书,在通往茶陵到攸县的路上走着。此时,我们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是热,只有恐惧和悲伤,三人不说话,低着头麻木胆怯的走着……
“不相信爸爸真的就这样走了.”我喃喃自语着,头脑里,不断的闪着爸爸留给我的最后一瞥,最后一句话:”好,好,你先在妈妈这儿呆几天,妈妈这儿还是安全些.”
“我那天应该同爸爸一起返校呀.如果我在他身边,他不会为样走的.”我的心像被人撕扯般痛苦着
“我真蠢呀,昨天上午,我准备去看爸爸的,我都把带给爸爸吃的菜都装好了,为什么突然又改变主意,吃了晚饭再送去.要是我去了,爸爸就不会这样走的呀!”姐姐突然发疯般用手死劲的拍打着自己的头.却没有眼泪。看得出姐姐已经有些承受不起这种精神刺激了.
弟弟眼泪一串串往下滚,没有发出抽泣声,男人有泪不轻弹,弟弟的泪是从心底流出来的.
就这样,我们走到茶陵车站.可此时已经是下午六点钟了,那还有去攸县的汽车呀.
“到那里去?”我们三人六目相视,茶陵没有我们的亲人,还满街的”革命者”在用怪异而警惕的眼光看着我们.我们好象天外来的怪人般,在群目暌暌下.仿佛我们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窥测. 我们是没有自由的.不能随意走动,不能去找同学好友.别说此时,他们像躲瘟神般避开我们,就是不避.我们也不会去找呀,这不给他们带来说不清道不明的麻烦吗.
“去烈士公园的后山吧.”弟弟突然想起在那儿有一个亭子,或许能在那亭子里过一夜的.
烈士公园后山,周围全是山林郊野,一片片大林子,白天去都甚感恐怖.不是这个时候,不是举步难行时,我们姊妹三人,那有那么大的胆量呀,十五岁的弟弟,十七不到的我,十九岁的姐姐,就这样我们挑着爸爸留给我们的书向烈士公园走去.
也许苍天还有眼睛,那天晚上到是晴朗的月夜,银色的月辉撒向大地.烈士公园特别的寂静,连虫蝉的鸣叫声都没有,我们姊妹三人背靠背的相互依着,白天的麻木,不敢哭泣的我们姊妹三人放声大哭起来:
我们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父亲为什么要这样死?我们怎么办?
我们都正是需要父母指点人生路的时候,可为什么,为什么我们的父亲要这样死?
我们今后怎么办?
姐姐想着:"我还可去原单位上班吗?"
弟弟还好,他还可去茶场的。
可我呢?到那里去?
我们不懂上帝为什么要对我们这样?
我们各自想着曾经爸爸对我们的爱,爸爸的一个手示,一句话,一个眼神,我们不相信这是真的.我们互相用手使劲揪着对方的手,好希望没有知觉,这只是一场梦而已.
可实实在在的痛在告诉我们,这一切都是真的.我们无法回避的现实..我们必须面对.
不知道哭了多久,也不知道是不是哭累了,我们进入梦中
梦中,我走进了一片看不头的林子里,黑黑的,到处是鬼异的发着绿光的眼睛,我哭着,喊着救命,……没有谁来救我.
醒时,才想起一天下来,我们是滴水未进,粒米未吃呵!饥、渴,在这万籁寂静时,开始苏醒,向我们袭来……..
三姊妹差不多是同时醒来的.
渴,饿.一天一黑呀!
天亮了。
姐姐说“小芳你一个人回攸县,把爸爸的书带走,百弟你还是回茶场。我回凉席厂,不相信,她们敢打死我。”
不等到我们回答,姐姐又说:“我们要好好活着,活给那些人看。我们不是历史的罪人,有罪的是他们。”姐姐说这话时。让我想起她在学校文工团,演李铁梅的形象来。也想起那句台词“做人就要做这样的人”。
就这样,姐姐和弟弟把我送上去攸县的汽车。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