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纸老虎

其实不是那个样子

 
 
 
 
 
 

北京市 东城区 双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写字的。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最新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标签

 
 
数据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郑南榕的启示

2014-10-22 0:04:19 阅读54 评论0 222014/10 Oct22

两年前参观台北郑南榕纪念馆时,对这个人有过很复杂的印象。他是第一个喊出台湾独立的人,被认为是台独的渊薮所在。但民进党在拿走了纪念馆里收藏的原版党章后,对他敬而远之。加上国民党对郑南榕的冷淡,更显得这个人为各方各派所拒斥。

郑南榕创办《自由时代周刊》,为了应对书报封禁,注册了无数个类似的刊号,一个封禁再用另一个。最后一次,他被当局提审,拒绝被逮捕,推出其他人,将自己关在编辑部里自焚而死。在他出殡典礼上,一个跟随郑南榕多年的人也以同样方式自焚。

台湾对郑南榕的评价相当冲突,赞弹都很激烈。纪念馆里的陈设说明没有涉及这方面,而是更多地拓展郑南榕的思想深度。纪念馆所在地就是编辑部当年的旧居,难见自焚的办公室原样保存——这好像显示出郑南榕一直无声存在,像黑暗一样,又带着力度。

撇开郑南榕在台湾史上的评定不谈,他的一生经历了四次角色转换:评论者、行动者、牺牲者与死难者。他以笔疾呼,写作的规模和影响力巨大;他行走台湾,宣扬自由精神,参与党外行动,是十足的行动派;他认为时机之下必须献身,然后被遗忘,成为真正的死难者。

牺牲者与死难者并不是一回事,牺牲是相对于时机而言,死难者是相对于记忆来说。牺牲者在经历了遗忘的洗礼之后,湮没无闻,才变成通常意义上的死难者。与纪念馆隔街相望的著名中学的学生不知有郑南榕,很直接地说明牺牲者与死难者的角色差异。

在大陆的语境里,长期存在着一种以行动者为傲,轻视评论者的习气。郑南榕给人的启示是,行动者远远不是终点所在,行动者并不必然比评论者具有更高等级的评价资格。因为在行动者之上,还存在两种角色,静伏着两种历程。这不只是时机问题,也是现实问题。

作者  | 2014-10-22 0:04:19 | 阅读(5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散论21世纪报案

2014-9-30 13:54:26 阅读164 评论0 302014/09 Sept30

原本很担心,在央视实验未审先判的模式,早已经公信破产,不会再对沈颢他们如法炮制,以避免留下话柄。哪知道,这一回新华社加入进来,用文字模拟法庭,提供沈颢的内心剖白,协同央视指认“认罪”。迫人忏悔一贯如此,沈颢侥幸,借此保住了节操。

这话说的意思是,搞未审先判,或者用言语代替所有证据,或者逼迫当事人自证其罪,都是没有说服力的。哪怕法律不是挡箭牌,但是按照这种路数弄出来的案子,贯彻的是王立军的思路,不具有法律意义。这有点像是弱者的武器,雷打不动,看作恶者五雷轰顶。

完全可以想象,21世纪报案将来也可以制作成厚厚的卷宗,有义正词严的审判书,甚至还有不怕给历史留下骂名的审判长、审判员等各色人等的名字,就像南都案所呈现的那样。但这样的结果,历史会做出区分,是非浮现——这样的时间不需要等很久。

这么说,并不是说21世纪网毫无过错,但个人与机构、罪与罚应该在适当程序下得到匹配。当恶法成为事实,否认就是义务。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顺着程序不正义思考,打着灯笼寻找受害者的疤痕,这不是理性,这是理中客在21世纪报案中的还魂术。

也有人认为,对于21世纪报案,对沈颢个人,使用了太多的“悲情化”操作,未能“实事求是的努力”。如果没有记错,要求还原真相,从一开始拉人时就有较多呼吁。因为查案一开始,就做了信息公开上的精心算计,只说“新闻敲诈”,不说“上市丑闻”。

如果全部披露上市公司与21世纪网进行所谓“敲诈”的所有筹码,必定有助于正确理解21世纪报案。假如认定是“敲诈”,那么,“真相”就曾是21世纪网的武器;问题是,等到办案时,“真相”又成了敲打21世纪网的武器。“真相”并未对公众开放。

作者  | 2014-9-30 13:54:26 | 阅读(164) |评论(0) | 阅读全文>>

现在谁还谈论社会?  

2014-9-3 13:13:47 阅读3940 评论0 32014/09 Sept3

不多年前,饭桌上的两大话题是房子和车子,其中车子是为房子议题暂歇时提供暖场服务的。也是在这样的时候,有了一个叫做“社会底盘”的比喻,来说明公民社会的意义,以及获得民主自由的建设性进路。现今,两大话题早就消失,人们开始谈贪官。

尤其是在周五的时候,中纪委会放出料来,哪里的哪个书记省长部长委员长主席又被捉了,他们的发家史如何如何,然后从这些贼官谈到更有挑战性的联想性话题上,比如反贪与政改的辩证关系,治标为治本创造时空。政治索引和现实境遇交织,许多感叹号。

中纪委逢上周五爆料,已经持续几个月了,它们以官话的确凿版本或验证“民谣”,或引领“民谣”。这种有规律性的出料行为,像是午门侯斩一般,形成了不成文的规矩,也好似一个现象。要是给它命名,可以是王岐山的周末戏码,或中纪委周末大放送。

在现有的环境下,中纪委的网站因为无人敢封禁、爆的又是涉官的硬料,已经成了大陆媒体的第一信源。从某种程度上讲,中纪委网站俾睨天下的资格,让信息可以绕过新华社人日这些关口,直接输送到社交媒体,有宣传部掌控的信息流向受到篡改。

这种局面下,被改变的不只是渠道,还有被谈论的内容。人们津津乐道的是省级政坛内的传闻,包括花边的、组织的、政斗的,形式多样,老少咸宜。王岐山导演提供了堪比红楼的反弹巨著,可以看见淫娃奸臣,可以看见卫道士,可以看见红色巨贾之类。

这种信息处理方式富有影响力,它让议题设置的权力归向于最有权势的党内人物,那些原本可以与之一争的社会议题统统败下阵去。社会议题在经历了市场化高峰期、宣传遏制阶段之后,终于要承认失败。这倒也符合因果关系:一个没了社会的地方,怎么谈论社会呢?

作者  | 2014-9-3 13:13:47 | 阅读(394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

创建博客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