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纸老虎

其实不是那个样子

 
 
 
 
 
 

北京市 东城区 双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写字的。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最新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标签

 
 
数据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广州媒体大势已去  

2014-12-2 10:05:11 阅读3496 评论0 22014/12 Dec2

长期跟踪研究媒体产业经济的郭全中博士近日撰文,列举了广告总额大滑坡、政策扶持匮乏、人才严重流失、不具有新技术能力、没能把握融资上市的关键窗口期等因素,他的最终结论是:广东媒体不复往日强盛,相较于北京上海浙江,已经走向全面衰落。

郭博士在南方报业集团有过长达数年的工作和研究经历,曾在集团战略发展部任职,并且在这里完成了博士后工作站的历练,导师包括范以锦与杨兴锋等最后一拨从南方报业内部提拔起来的总编辑社长。他对广东媒体全面衰落的论证是扎实的,令人信服的。

若从情感的角度揣测,郭博士给南方报业及广东媒体下达“衰微”认证,想必也是费了一番决心的——长期以来,从政治角度唱衰南方媒体始终没有停止过,现在给出充分的证据,说明南方媒体在市场上的失败——做出这样的结论,尽管是事实也很残忍。

在郭博士的基础上,再作几点说明:衰落不是个别现象,而是整体衰落,从营收能力、技术运用甚至包括内容生产(郭博士认为广东媒体还有内容优势);考虑到羊晚早就式微,广日是老牌党产,本次衰落尤其体现为南方报业的衰败;衰落的根本原因是政治重心的北移。

在中国的环境里,对经济原因的分析最后都应该落在政治考量上。可以说,正是北京在对南方施行的数年如一日的政治牵制,采取了扶持央媒压制粤媒的手法,才导致广东媒体上市融资的努力功亏一篑。至于广告市场的萎缩,上海也有,但关键因素仍旧是政治干扰。

对南方报系而言,从2008年开始逐渐收紧的政治压制一步步变成贴身束缚,从空降北京的部长坐镇广州,到指派宣传干部担任报团一把手,再到全面强化对南方报系新闻生产的全流程监控,一举切断了南方报系与市场和社会的有机联系,令南方报业进退失据。

作者  | 2014-12-2 10:05:11 | 阅读(3496) |评论(0) | 阅读全文>>

乌有之镇

2014-11-22 23:33:51 阅读657 评论0 222014/11 Nov22

不出所料,世界互联网大会在国内国际两个舆论场上受到了嘲笑。各种段子手赶上了春天,对本次盛会的各方面缺陷进行了编排,从指出局域网的事实,到各位大佬贩卖成功学,再到会议永久举办地乌镇的修旧如旧。可这些对荒谬的讥讽,并没有力量。

主办者和参与者都清楚知晓局域网的现实,他们也都知道围观者知道他们知道。即使这样,他们仍然泰然若素,面向世界走完既定的议程。根本原因在于,互联网大会的用意不是查漏补缺,它是一次成果展览。也就是说,缺陷本身,早就被剔除在外了。

这个成果展的核心,就是表达这么个意思:局域网的生态也可以这么好!你看,有美国上市的阿里巴巴,可以做生意,串连起微小企业;还有腾讯,做什么是什么,比美国强多了;还有百度网易搜狐,都在局域网中做大做强。会议要将这种生态呈现给世界看。

世界在评判这次互联网大会时,会给予价值观上的衡量。分歧就在这里出现,局域网本身并非价值观的产物,两下各说各话,不在一个讲话的层面上。这也是乌镇大会请来的大佬大讲成功学的原因,在商言商,一下子就冲淡了价值观的搅局,这是对价值的清场。

所以,在本次会议上,李克强问到删帖的事,应者回答:这里不是讨论用户权益的地方。是的,这就是乌镇大会的精髓所在,它不是跟你纠缠上网的权利,也不是要讨论监管边界。谈商业模式可以,谈成功学更好了,把着两者结合起来谈也行,听众大把。

有分析说,这是中国要把互联网管理标准向世界范围内推送的大会,所以它必须是一次胜利的大会。其实,以办网管网的智力,一定知道将局域网标准加诸世界标准上的难处。因此,重点不在于世界是否接受,而在于向世界显示存在,局域网照样有生机。

作者  | 2014-11-22 23:33:51 | 阅读(65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公知话语非死不可  

2014-11-12 22:05:57 阅读3360 评论0 122014/11 Nov12

周小平同志正在经历他的第二阶段好日子,在某些部门的授意下,他在一些意识形态较为浓烈的高校巡回演讲。从他受庇护的情况看,这种特意安排不意外,因为这是一套组合动作。值得注意的,反而是他精心选择的特定词汇以及论述的方式。

在这些话语的构成要件中,不难见到“独立”、“独立思考”、“真实”甚至是“独立人格”等等——众所周知,这些词语本是公知使用频率较高的词汇,而且见诸启蒙话语的早期阶段。现在,这些由闪亮词汇所组成的公知话语发生了转移,为刀笔吏所用。

在此之前,胡锡进也已经精心选择他的话语重点,比如将“复杂中国”作为招牌,以此抵抗公知话语的打击。老实讲,如果不是话语空间中去一次接一次的去公知化清洗,胡锡进的下场会很惨。但即使这样,胡锡进也没有在公知话语上钻营,他想开辟别的话语。

这也是周小平与胡锡进的不同之处,前者不再苦心经营有别于公知话语的论述方式,而是采取拿来主义,直接套用公知话语——这种套用不是立场的套用,而是在论证上使用公知体。因此,对那些头脑不清晰的人来说,它具有一定的欺骗性,容易被混淆。

这就造成了一个明显后果:公知与五毛在公知话语上出现了交集,这让公知逐渐丧失了话语方式上的优势,而且陷入了要不断厘清与五毛混同阵线的日常疲惫中。从这一点来看,公知在早期死于围剿,但在后期则死于被冒用——假李逵杀死了真李逵。

公知衰亡,但不代表公知话语的衰落。相反,在窃取了公知话语的伪装后,维稳战士与理中客们开始了对公知话语的锤炼与使用,这使得他们可以更娴熟地运用话语来经营意识形态目的。公知的粉丝在失去了偶像后,会因惯性而继续倒向公知话语。

作者  | 2014-11-12 22:05:57 | 阅读(336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

创建博客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