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纸老虎

其实不是那个样子

 
 
 
 
 
 

北京市 东城区 双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写字的。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最新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标签

 
 
数据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澎湃如咩?  

2014-8-28 12:03:49 阅读6562 评论0 282014/08 Aug28

就像大多数“新鲜事物”一样,澎湃新闻受到了许多批评。它对《经济学人》一篇中国评论文章的翻译受到质疑,认为删除了批判部分,被认为是为了讨好当局。另外,社科院属下的一个意识形态捍卫小组的官微对澎湃进行了鞭挞,有人说澎湃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

石扉客对澎湃遭受的最新一波批评有过分析,这位老行尊说的都有道理。尤其是他说的翻译删节前有编者按,不是故意,大可以原谅;社科院旗下左营的攻击,反映了意识形态管理部门的科层制混乱——翻译一下,就是网管办和宣传部之间有抵牾。

在某些时候,左营总要搜刮材料,做些意识形态上的大放送,通过罗织莫须有的罪名将正常讨论阴谋化,将自个打扮成正统的卫士。四中全会之前,有这样的左式攻伐,很正常。社科院院长、新华社社长这些左营的传统阵地最近都有表态,刻意制造威胁论。

在对澎湃新闻的攻击中,使用了久违了的“南方系”标签。考虑到南方报业现今不死不活的状态,拿这个标签来做文章的人要么是不知今夕何夕的僵尸类“不自由撰稿人”,要么是故意为难南方报业现今的领导人。但“南方系”躺着中枪,也不是头一遭。

如果说是一种理想,“南方系”早已是历史陈迹,只可追忆,所谓只道当时是平常;如果是指一种南方的媒体势力,拜这两年的拆解,它也早已失去了建制,涣散成一般党媒。所以,仍旧以“南方系”作为攻击武器,是用历史影射来制造虚假标靶,属于丧心病狂。

迄今为止,从左到右,从专业到伦理,尽管数量很少,但澎湃新闻受到的批评类型已经齐备了。从这个角度看,这几乎可以说澎湃接近成功了——只要它能够扛得住,然后保持稳定。以澎湃为典型,将所谓媒体融合的难处都展现出来,说是新媒体,其实还是老问题。

作者  | 2014-8-28 12:03:49 | 阅读(6562)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为改革招魂

2014-8-21 20:43:10 阅读337 评论0 212014/08 Aug21

习近平上位之后,主持了至少三场前辈的诞辰纪念。去年是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习仲勋诞辰100周年,以及今年的邓小平诞辰110周边。对这些诞辰日的纪念,完成对历史的重新定义,同时,逐渐完成对未来道路的重新定向,诞辰是个好东西。

重新定向后的道路已经有名字了,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邓小平被推崇为这条道路的开创者,后来人自然是道统继承者。至于这条道路究竟是什么,文字表述的灵魂可能要赶一赶现实的焦虑,所以,它在字面上是什么意思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怎么影响你我他。

藉由对这些诞辰纪念口径的包装和精心设置,一方面清理党的历史遗产,俗话说就是归位,将大佬牌位安顿在合适的位置上;另一方面是清理出执政思路,辟出一点来路。这条路同样被命名了,就是改革。集齐了党史上的灵光碎片,要为改革招魂了。

到目前为止,改革似乎还不是第一位的议题,不知道宣传司为何没有跟上来。这个语境,很像温家宝曾经用徒劳的感叹所描绘的:改革需要人民的觉醒。但要不要对“改革者”投以怜惜的态度,仁智互见吧。但为改革招魂的这个动作,可能会带来连锁的反应。

招魂者首先唤醒的,应该是广义上的改良派。他们经过了改良/革命议题的大讨论,因为缺乏现实例证,或者说所持理据与现实不符,被另一阵营的按倒在地上猛打。改良派的规模非常庞大,原先的失败主要是道德上站不住脚,但很可能在招魂音下快速苏醒。

在此之前,通过反腐—改革讨论的小规模调试,改革派已经嗅到了什么,善于政治索引的他们不难从诞辰纪念的讲话中总结出一二三。他们的春天可能要来了。他们将会欣然地站到“小平您好”的横幅下,暂时忘却三十年前打出这个横幅之后发生的那一切。

作者  | 2014-8-21 20:43:10 | 阅读(33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媒体改革这把枪  

2014-8-21 10:44:39 阅读4491 评论1 212014/08 Aug21

习近平在去年秋天说过“意识形态工作极端重要”之后,相信很多人在等另外一只靴子落下,终于,等来了。“遵循新闻传播规律和新兴媒体发展规律,打造一批形态多样、手段先进、具有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建成几家拥有强大实力和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的新型媒体集团。”

习近平的这段话是对着那个推动媒体融合发展的文件讲的,但党文件至今没有公开,他说的这段话就被引来引去。换成任何一个教授或报团老总来讲这段话,估计都不会引起反响,因为“媒体融合”这类话题早就说烂了,换成执政党党魁来讲,会怎样?

以这个表态,再回头看澎湃新闻的问世以及鲁炜去澎湃视察肯定的过去时,大概可以猜到澎湃新闻可能就是按照“新型主流媒体”量身订做的产品。它承担了试点任务,然后党魁支持推广,这符合改革的套路。至于“新兴媒体集团”反倒不是急务。

在官方的文件和话语系统中,媒体并不从属于“改革”这么正面的修辞中。在左,属于意识形态;在右,从属于文化产业。这次,媒改更像是一个临时加塞的改革选项,多少表明党已经看到了信息流通的新局面,党更像主导建设一种信息处理方式。

这一个表态及一个文件,多少带有宣告的意思。至少可以这样理解:延续十多年的以市场化媒体为主的媒改进程在陷入增长及管制陷阱后,终于宣告结束;以报业集团为单位的传统媒体在落入党产化境地而动弹不得后,有了解围的政策,党产化要做大做强。

如果将上述结果看作是一个横向的过程,以党产化为节点,其前面的时间是媒体的市场化狂奔,其后面则是政治化狂想。而现在宣布要做的,就是他们常说的“否定之否定”或“螺旋式上升”的媒体版。反正很别扭:新闻专业主义被党缴械了,然后,党要玩自己的专业主义。

作者  | 2014-8-21 10:44:39 | 阅读(4491) |评论(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

创建博客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