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纸老虎

其实不是那个样子

 
 
 
 
 
 

北京市 东城区 双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写字的。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最新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标签

 
 
数据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极端文宣的原理

2014-10-30 12:39:42 阅读109 评论0 302014/10 Oct30

文宣本是平常的事业,政党有文宣也属正常,只是在特殊状况下,这种文宣会发展成一种极端的政党文宣。许多人有过与它打交道的经历,限于隔行如隔山,也不全是都明白。其实,政党文宣的极端形态有它的明显特征、固定的操作程式,是有原理可循的。

极端的政党文宣被认为是确保政党地位的生命线,因此,它在长期的运行中养成了非常敏感的触角,表现在它特别不容易被说服、特别容易调高应对烈度。不幸的是,它们往往都可以见效。极端文宣对舆论基础工程的绝对控制,保障了它反应的效率。

学过新闻学的都知道,宣传与新闻是绝然不同的,它们追求的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这是新闻理论的基本常识,比如宣传重时宜性、新闻重时效性,宣传反复利用材料、新闻使用最新材料等等。极端的政党文宣将宣传的重点抬高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一般的政党文宣会将新闻当做是一种可以合作的工具,可以用新闻来掩饰宣传的意味,以便悄然收效,所谓润物细无声。到了极端的政治文宣这一阶段,它就放弃了这种假合作、真利用的面具,将新闻压倒最低,然后直接跳到舆论的前台与中心位置。

极端文宣的运作原理是在这样的,它不追求是非,它不是求真的,而是将重点放在调控信息的种类与规模上,它不是要澄清信息,它是要污染信息。舆论对极端文宣来讲,就好比实验溶剂,觉得某种不想要的信息多了,就去设法削弱它,减少它的数量。

对极端的政治文宣来讲,掌控信息的规模是决定性的。为了实现这个最重要的调控力量,一是要控制住舆论的主要渠道,二是要控制渠道里的内容生产,三是要选择特定内容的特定写手。将上述三个方面,都做到极致,政党文宣的极端形态就具备了相当能量。

作者  | 2014-10-30 12:39:42 | 阅读(109) |评论(0) | 阅读全文>>

现在谁还谈论社会?  

2014-9-3 13:13:47 阅读3970 评论0 32014/09 Sept3

不多年前,饭桌上的两大话题是房子和车子,其中车子是为房子议题暂歇时提供暖场服务的。也是在这样的时候,有了一个叫做“社会底盘”的比喻,来说明公民社会的意义,以及获得民主自由的建设性进路。现今,两大话题早就消失,人们开始谈贪官。

尤其是在周五的时候,中纪委会放出料来,哪里的哪个书记省长部长委员长主席又被捉了,他们的发家史如何如何,然后从这些贼官谈到更有挑战性的联想性话题上,比如反贪与政改的辩证关系,治标为治本创造时空。政治索引和现实境遇交织,许多感叹号。

中纪委逢上周五爆料,已经持续几个月了,它们以官话的确凿版本或验证“民谣”,或引领“民谣”。这种有规律性的出料行为,像是午门侯斩一般,形成了不成文的规矩,也好似一个现象。要是给它命名,可以是王岐山的周末戏码,或中纪委周末大放送。

在现有的环境下,中纪委的网站因为无人敢封禁、爆的又是涉官的硬料,已经成了大陆媒体的第一信源。从某种程度上讲,中纪委网站俾睨天下的资格,让信息可以绕过新华社人日这些关口,直接输送到社交媒体,有宣传部掌控的信息流向受到篡改。

这种局面下,被改变的不只是渠道,还有被谈论的内容。人们津津乐道的是省级政坛内的传闻,包括花边的、组织的、政斗的,形式多样,老少咸宜。王岐山导演提供了堪比红楼的反弹巨著,可以看见淫娃奸臣,可以看见卫道士,可以看见红色巨贾之类。

这种信息处理方式富有影响力,它让议题设置的权力归向于最有权势的党内人物,那些原本可以与之一争的社会议题统统败下阵去。社会议题在经历了市场化高峰期、宣传遏制阶段之后,终于要承认失败。这倒也符合因果关系:一个没了社会的地方,怎么谈论社会呢?

作者  | 2014-9-3 13:13:47 | 阅读(397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澎湃如咩?  

2014-8-28 12:03:49 阅读7042 评论0 282014/08 Aug28

就像大多数“新鲜事物”一样,澎湃新闻受到了许多批评。它对《经济学人》一篇中国评论文章的翻译受到质疑,认为删除了批判部分,被认为是为了讨好当局。另外,社科院属下的一个意识形态捍卫小组的官微对澎湃进行了鞭挞,有人说澎湃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

石扉客对澎湃遭受的最新一波批评有过分析,这位老行尊说的都有道理。尤其是他说的翻译删节前有编者按,不是故意,大可以原谅;社科院旗下左营的攻击,反映了意识形态管理部门的科层制混乱——翻译一下,就是网管办和宣传部之间有抵牾。

在某些时候,左营总要搜刮材料,做些意识形态上的大放送,通过罗织莫须有的罪名将正常讨论阴谋化,将自个打扮成正统的卫士。四中全会之前,有这样的左式攻伐,很正常。社科院院长、新华社社长这些左营的传统阵地最近都有表态,刻意制造威胁论。

在对澎湃新闻的攻击中,使用了久违了的“南方系”标签。考虑到南方报业现今不死不活的状态,拿这个标签来做文章的人要么是不知今夕何夕的僵尸类“不自由撰稿人”,要么是故意为难南方报业现今的领导人。但“南方系”躺着中枪,也不是头一遭。

如果说是一种理想,“南方系”早已是历史陈迹,只可追忆,所谓只道当时是平常;如果是指一种南方的媒体势力,拜这两年的拆解,它也早已失去了建制,涣散成一般党媒。所以,仍旧以“南方系”作为攻击武器,是用历史影射来制造虚假标靶,属于丧心病狂。

迄今为止,从左到右,从专业到伦理,尽管数量很少,但澎湃新闻受到的批评类型已经齐备了。从这个角度看,这几乎可以说澎湃接近成功了——只要它能够扛得住,然后保持稳定。以澎湃为典型,将所谓媒体融合的难处都展现出来,说是新媒体,其实还是老问题。

作者  | 2014-8-28 12:03:49 | 阅读(704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

创建博客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