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纸老虎

其实不是那个样子

 
 
 
 
 
 

北京市 东城区 双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写字的。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最新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标签

 
 
数据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乌有之镇

2014-11-22 23:33:51 阅读100 评论0 222014/11 Nov22

不出所料,世界互联网大会在国内国际两个舆论场上受到了嘲笑。各种段子手赶上了春天,对本次盛会的各方面缺陷进行了编排,从指出局域网的事实,到各位大佬贩卖成功学,再到会议永久举办地乌镇的修旧如旧。可这些对荒谬的讥讽,并没有力量。

主办者和参与者都清楚知晓局域网的现实,他们也都知道围观者知道他们知道。即使这样,他们仍然泰然若素,面向世界走完既定的议程。根本原因在于,互联网大会的用意不是查漏补缺,它是一次成果展览。也就是说,缺陷本身,早就被剔除在外了。

这个成果展的核心,就是表达这么个意思:局域网的生态也可以这么好!你看,有美国上市的阿里巴巴,可以做生意,串连起微小企业;还有腾讯,做什么是什么,比美国强多了;还有百度网易搜狐,都在局域网中做大做强。会议要将这种生态呈现给世界看。

世界在评判这次互联网大会时,会给予价值观上的衡量。分歧就在这里出现,局域网本身并非价值观的产物,两下各说各话,不在一个讲话的层面上。这也是乌镇大会请来的大佬大讲成功学的原因,在商言商,一下子就冲淡了价值观的搅局,这是对价值的清场。

所以,在本次会议上,李克强问到删帖的事,应者回答:这里不是讨论用户权益的地方。是的,这就是乌镇大会的精髓所在,它不是跟你纠缠上网的权利,也不是要讨论监管边界。谈商业模式可以,谈成功学更好了,把着两者结合起来谈也行,听众大把。

有分析说,这是中国要把互联网管理标准向世界范围内推送的大会,所以它必须是一次胜利的大会。其实,以办网管网的智力,一定知道将局域网标准加诸世界标准上的难处。因此,重点不在于世界是否接受,而在于向世界显示存在,局域网照样有生机。

作者  | 2014-11-22 23:33:51 | 阅读(10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公知话语非死不可  

2014-11-12 22:05:57 阅读3041 评论0 122014/11 Nov12

周小平同志正在经历他的第二阶段好日子,在某些部门的授意下,他在一些意识形态较为浓烈的高校巡回演讲。从他受庇护的情况看,这种特意安排不意外,因为这是一套组合动作。值得注意的,反而是他精心选择的特定词汇以及论述的方式。

在这些话语的构成要件中,不难见到“独立”、“独立思考”、“真实”甚至是“独立人格”等等——众所周知,这些词语本是公知使用频率较高的词汇,而且见诸启蒙话语的早期阶段。现在,这些由闪亮词汇所组成的公知话语发生了转移,为刀笔吏所用。

在此之前,胡锡进也已经精心选择他的话语重点,比如将“复杂中国”作为招牌,以此抵抗公知话语的打击。老实讲,如果不是话语空间中去一次接一次的去公知化清洗,胡锡进的下场会很惨。但即使这样,胡锡进也没有在公知话语上钻营,他想开辟别的话语。

这也是周小平与胡锡进的不同之处,前者不再苦心经营有别于公知话语的论述方式,而是采取拿来主义,直接套用公知话语——这种套用不是立场的套用,而是在论证上使用公知体。因此,对那些头脑不清晰的人来说,它具有一定的欺骗性,容易被混淆。

这就造成了一个明显后果:公知与五毛在公知话语上出现了交集,这让公知逐渐丧失了话语方式上的优势,而且陷入了要不断厘清与五毛混同阵线的日常疲惫中。从这一点来看,公知在早期死于围剿,但在后期则死于被冒用——假李逵杀死了真李逵。

公知衰亡,但不代表公知话语的衰落。相反,在窃取了公知话语的伪装后,维稳战士与理中客们开始了对公知话语的锤炼与使用,这使得他们可以更娴熟地运用话语来经营意识形态目的。公知的粉丝在失去了偶像后,会因惯性而继续倒向公知话语。

作者  | 2014-11-12 22:05:57 | 阅读(304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极端文宣的原理

2014-10-30 12:39:42 阅读444 评论0 302014/10 Oct30

文宣本是平常的事业,政党有文宣也属正常,只是在特殊状况下,这种文宣会发展成一种极端的政党文宣。许多人有过与它打交道的经历,限于隔行如隔山,也不全是都明白。其实,政党文宣的极端形态有它的明显特征、固定的操作程式,是有原理可循的。

极端的政党文宣被认为是确保政党地位的生命线,因此,它在长期的运行中养成了非常敏感的触角,表现在它特别不容易被说服、特别容易调高应对烈度。不幸的是,它们往往都可以见效。极端文宣对舆论基础工程的绝对控制,保障了它反应的效率。

学过新闻学的都知道,宣传与新闻是绝然不同的,它们追求的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这是新闻理论的基本常识,比如宣传重时宜性、新闻重时效性,宣传反复利用材料、新闻使用最新材料等等。极端的政党文宣将宣传的重点抬高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一般的政党文宣会将新闻当做是一种可以合作的工具,可以用新闻来掩饰宣传的意味,以便悄然收效,所谓润物细无声。到了极端的政治文宣这一阶段,它就放弃了这种假合作、真利用的面具,将新闻压倒最低,然后直接跳到舆论的前台与中心位置。

极端文宣的运作原理是在这样的,它不追求是非,它不是求真的,而是将重点放在调控信息的种类与规模上,它不是要澄清信息,它是要污染信息。舆论对极端文宣来讲,就好比实验溶剂,觉得某种不想要的信息多了,就去设法削弱它,减少它的数量。

对极端的政治文宣来讲,掌控信息的规模是决定性的。为了实现这个最重要的调控力量,一是要控制住舆论的主要渠道,二是要控制渠道里的内容生产,三是要选择特定内容的特定写手。将上述三个方面,都做到极致,政党文宣的极端形态就具备了相当能量。

作者  | 2014-10-30 12:39:42 | 阅读(44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

创建博客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