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zghch@126 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ch
网易考拉推荐

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85)——难忘一九七六(八)  

2014-09-08 06:56: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一九七六(八)

 

家里境遇也大有改善,父母虽然还没有最后结论,但先后都已恢复工作。母亲为了离开留下诸多不快记忆的环境,也为了便于照顾家中,已经调动到市内工作。父亲也被将要在南京建设的一套国家新引进的当时世界最大的化工装置的工程指挥部借用出来,参与了这一项目的前期调研筹备的相关工作。

大约是靠近年底的一天,突然接到一封家书,父母告知南京近期将来淮安等有南京知青插队的苏北地区大批招工的消息,了解到来淮安招工的单位有十来家之多。

插队已经八年了,自从下乡不久第一次当地招工,自己出于无奈主动放弃之后,又过去了好多年。期间,经历了当兵不成的挫折,又曾为远赴江西寻求上学机会,恰逢钟志民反开后门事件也无果而终。前前后后,还经历过数次招生考试、都因种种原因未能如愿。这其中与父母在文革中被审查多多少少有一定的关系,所以他们心中始终认为是家庭问题影响了我,对此心存愧疚。父亲在解除隔离审查后,随即就专程来到淮安,到我插队的地方探望,对生产队和大队对我的关照表示感谢,还通过有关人员向公社说明他们在文革中受审查的情况,试图消除对我的影响。

在我们同辈人中确实也听说过有人因父母在一次次政治运动中被涉及、受审查,自己由于家庭问题影响被打入另册,而失去升学、招工、入党等机遇而耿耿于怀的。我一再劝慰父母,不必为此自责,这完全不是他们的责任,作为子女因此怪罪于父母更是毫无道理。

还宽慰他们,与许多在历次运动尤其是文革中被难的家庭相比,我们没有家破人亡,没有全家老少被发配遣送原籍或下放农村,已属幸运。再者,除父亲隔离审查期间被扣发工资那一阶段(幸而母亲还有一份不算菲薄的工资)造成短时间困难一些之外,家中经济状况始终算是比较宽裕的,这一点很重要,让我插队期间从未无冻饿之虞,更没有挣钱养家之累。

我七五年到磷肥厂工作之后,就告诉他们,自己开始有了工资收入,以后就不再需要用家里的钱了。可能父母为了弥补他们自认为的歉疚,就在那年回家过春节期间,他们提出带我去新街口百货商店,给我买块手表。我推辞说不需要,但父亲还是坚持给我买来了一块当时刚开始进口的日本西铁城日历表,花了二百多元钱,当年可算是价值不菲的物件。七七年初招工回到南京,他们又设法买到了一辆永久十三型锰钢自行车,作为我上班的交通工具。这更是件时髦商品,在计划经济时代,南京全年计划分配的也不超过一百辆。当时,我对这些并未以为意,多少年之后,我才渐渐体会到了父母对于子女的一片心。

在那个年代,老百姓受到政治身份和经济条件的双重制约。最惨的是因家中长辈的出身或历史,政治上受歧视压迫,同时经济上受穷困的家庭。而依当年的标准,政治上不存在瑕疵,没有受到歧视,甚至因根红苗正而备受青睐的人家,多数也难免经济上的困窘。反之,政治条件上被打入另册的家庭,如果经济上比较宽裕,毕竟可以带来相对多一些的自由度。插队后,家里不仅尽可能保证了我日常经济之需,就是出游黄山、庐山以及平时订阅报刊、购买书籍等要求也一一满足。从这点上来说,与不少同时饱受心灵摧残和经济拮据的同学、朋友相比是要幸运得多。父母在自己身受冲击、批斗、隔离审查、监督劳动等磨难的情况下,对我已经竭尽全力了,难道我不应该知足,不应该抱持感恩之心吗?

有关即将开始的招工的信息越来越多,这次招工规模大、人数多。从自己来说,和以往几次面对招工、招考机会时大不相同的是,主要的障碍——家庭问题已基本解决,应该说是天时人和地利都具备了。

知青们都开始关心招工的动向,揣摩可能的去向。互相都在传说招工单位中最好的要数新华日报和南京电影制片厂,可两个单位招工人数都不多,而且据说政治条件要求比较高,一般要求是党员。那我就不去想了,再说自己对文化单位也不感兴趣,从来就认为那样的工作不适合我。对于其他单位,既搞不清真实情况,也没办法、没能力去挑肥拣瘦,干脆不要自寻烦恼,还是听天由命顺其自然吧。

坚信了自己此次一定能搭上招工这班车的预感,又想通了不再去为设法打探消息而自寻烦恼,顿时少了许多负担,少了许多无谓的奔忙。比起平时,生活更加轻松,除了正常上班工作,闲余时间照常进城逛街、看电影、进馆子,坐等着招工结果出来吧。

七七年元旦过后不久,盼望中的知青终于陆续接到了招工通知书,磷肥厂里的知青合同工差不多一半以上都被招工了。知青中被招工到省里几家从机械施工、建设到工业设备安装,配套成龙的系列大型企业的最多。这是省建工系统的直属企业,主要承接的都是国家和省里的计划建设项目,都是很风光的大企业。当时谁也不会想到,二十多年后,这几家计划经济体制下风生水起的企业,在改革中越来越难以适应市场化的竞争环境,深陷困境以致生存困难,挣扎多年后都未能幸免走上国资退出、被私企收购,大批职工下岗的命运。就是那次招工中,被视为最好去向之一的电影制片厂,后来也陷于困难境地,被整合重组。在上世纪末开始的国企改制中,这批当年作为生力军进入企业,已年老力衰的知青,如果没有抓住升学深造或转入技术管理岗位等机遇的,大多难免再次遭遇坎坷,这是后话了。

我接到的是一家交通部所属从事航道维护的事业单位的招工通知。从单位来招工的干部口中听到的消息是被招工的男知青基本上都将安排到船上工作,不过他们同时也吹嘘单位的待遇很不错,设备也很先进,尤其是新进口的几艘工程船,更是当时世界一流水平的。

家中亲朋好友里没有当船员的,对海员生活一点也不了解,听说了这些情况,脑子里的第一感觉是,也许是命中注定,整整八年的插队生活将要结束,等来的却是漂泊四方的水上生涯,对此心中夹杂着好奇、担心和期盼。

时间很紧,要到公社办手续,要去生产队处理遗留的家当物品,要和乡亲和大队的干部们辞行,还要和县里的熟人们道别。我们的四大间知青屋当然是留给队里,其他家具、农具和各种用品就分送各家乡亲了。因为房子大,平时没注意,几年下来,积累的东西琳琅满目其,还很是齐全的。最受欢迎的是木器制品和锅碗瓢勺等用具,其中最吸引人眼球的是一张漆得通红的八仙桌,留给了刚插队时的老房东——洪贵他妈,而最不受欢迎的是三盏煤油灯,因为我们使用的是耗油量大的带玻璃罩的油灯,乡亲们家中普遍使用的墨水瓶做的一根灯芯的小油灯。

很快在一个寒气逼人的早晨,我们一大批被招工的知青,分别乘坐各自单位的大客车踏上返乡的路。终于结束了插队生涯,并没有想象中的欣喜若狂,带着留念、牵挂和对即将开始的新生活的紧张,五感杂陈的离开了生活数年的淮安,离开了第二故乡。

没有想到的是,再次踏上这块土地,故地重游已经是二十多年以后的事情了。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