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附中老三届

 
 
 

日志

 
 

我在拓浚杨林塘工地挑土方  

2018-03-10 21:40: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拓浚杨林塘工地挑土方

 

 

退休前的工作中,每当我去昆山的巴城、石牌等地出差,乘坐的汽车在昆北公路的陆扬至巴城段行驶,同时透过农民住宅间隙远远望见缓缓向东流淌的杨林塘,一种自豪感就会油然而生,因为自己曾为杨林塘的拓浚和昆北公路建设出过力、流过汗,脑海中又浮现当年我在这里经历的“挑河”、筑路的热火朝天场景。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每年冬季苏州各地农村都会组织民工大力兴修水利,1969年和1970年冬季,苏州地区的太仓县和昆山县就组织实施了东、西杨林塘的整治拓浚当时我正在昆山的石牌公社南北大队插队务农,也参加了这两期水利工程。在与民工们同吃同住同劳动的过程中,亲眼见证了当年农民响应政府号召积极参加水利建设的干劲和甘愿奉献的精神,感受了他们乐观向上、吃苦耐劳、毫无怨言的情怀,也亲身体验了当年在水利工地劳动的强度和艰苦。

在后来的工作中,我阅读到了《苏州水利志》,才知道杨林塘,又名扬林浦、杨林河,是水利上划分的阳澄区的五大通江水道之一,由东、西杨林塘连接沟通而成,位於苏州东部昆山和太仓境内,西起阳澄湖,东至太仓浮桥杨林口入长江,是阳澄区泄洪的重要通道。1969年冬季是整治东杨林塘,自太仓县境内姚五湾以西至昆山境内斜塘河段,工程由太、昆两县联合组织实施。1970年冬昆山又组织民工从周市斜塘河口向西到阳澄湖将老河道改造拓宽连接而成为西杨林塘,与东杨林衔接。同时利用开挖河道的土方筑成第一条昆北公路自周市至巴城段的路基。这一工程完成后使昆北腹部增加了一条能每秒排出洪水80立方米的排水通道,有利于减轻昆山、吴县、常熟、太仓部份低洼圩田的洪涝威胁。

在拓浚杨林塘时,工程指挥部要求每个生产队派出2~3名年轻的劳力参加,当时我刚下乡一年,作为一个要求上进的插队知青,就报名参加了这两次水利工程的劳动,其中拓浚西杨林塘是和插在同一生产队的张密同学一起去的。记得我们是196912月去周市公社斜塘大队的东杨林工地,19701219日到达陆扬公社横江大队西杨林工地。当年在工地上,民工以大队为单位组成排,几个大队组成连,每个公社组成营。我们去工地是由大队统一安排农船运送,大家自带被褥、稻草、粮食和扁担、土簸箕、铁铲等工具。

一到达工地,立刻就感受到热烈的气氛,只见彩旗招展、标语牌林立,东杨林工程开工时还召开了誓师大会。开工时,老河道已筑坝抽干了水,需要开挖土方之处都已由技术人员用插入土中的稻草作好标记。当年开展水利工程没有机械,全靠人海战术,整个挖河工地到处是民工,虽不能说是人山人海,但远看也是人头密集攒动。民工各自用铁铲挖起一块块土装在竹片编制的簸箕里,然后肩挑运到指定地点卸下,所以农民都将整治河道工程俗称为挑河。劳动时有的还喊着号子助力,喊声此起彼伏。工地上高音喇叭里不时播放着工程指挥部的通知、革命歌曲、有关工程进度和民工好人好事的报道,呈现出一派人声鼎沸、你追我赶、热火朝天的景象。

东杨林工程中从河里挖出的土方就堆在两岸筑堤,距离较近。西杨林工程施工时,则需挑起土方担,向北通过农民的住房间小路,走过一百多米才到达卸泥的昆北公路路基处,劳动强度较大。尤其挖至南侧河底时,需走过三条长跳板从河底攀爬上北岸,从河底最深处到达岸堤上有4米多,也就是足足比一层楼还高,这些跳板宽约30~40厘米,上面钉有防滑木条,有时还加扎稻草,强度是足够的,但毕竟离地较高,跨度较大,且冬季早晨跳板上还凝结有霜,有时鞋底粘黏有淤泥,每当挑着的土方担,走到中段时跳板受重压还会上下晃动,刚开始时我小心翼翼一步一滑经过跳板时,真有点胆战心惊之感。一天张密同学在经过跳板时,突然两脚滑向两边竟骑跨在跳板上,肩上还压着重重的土方担,大家都惊出一身冷汗,幸亏没有摔到河底,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但腰还是扭伤了,大家将他搀扶上岸,后他去医院治疗了一下,又忍着疼痛来到工地继续挑起土方。见到张密同学那次在跳板上滑下,我也紧张了一阵。好在有老民工的热情示范指导,又经过几天的锻炼我胆子壮了许多,渐渐能熟练挑着土方担在跳板上稳步行进。那时冬季非常寒冷,冷空气来袭时寒风凛冽,早晨去工地,虽然穿着棉衣,仍冷得直哆嗦,刚开挖土方时,面上结有薄冰,尽管冻得不深,也需加倍使劲才能将铁铲插入土中。运土距离又远,所以没挑几个来回就已浑身出汗,感觉热气腾腾,我和民工们都脱去棉袄再上阵了。

当年在杨林塘拓浚工地上,大家不可能知道完成杨林塘工程的具体作用和意义,但也明白昆山北部是低洼地区,经常遭受洪涝灾害,整治拓浚这条河肯定有利于提高抗灾能力,有利于增加稻麦产量。因此民工们都干劲十足,都有一股奋发向上、不怕吃苦、不甘落后的劲头。工程指挥部规定每工日完成土方的定额为15立方,实际大家都超额完成达2个多立方。受到其他民工的感染,见到他们都将土块装得满满的,尽管我当时只有16多一点的个子,不足50公斤的体重,也将土块一加再加,挑起200多斤重的土方担,到达卸泥处时张嘴气喘不已,其他民工见后说我那时嘴张得可以呑下一只大馒头。每天收工回到住地睡觉时甚至会感到根根肋骨酸痛,由于我刚20岁出头,充满了青春活力,睡了一觉,第二天体力就基本恢复了。

挑河劳动强度大,当时副食品缺乏,油水又少,民工每天要吃2斤半多的粮食,国家对水利工程每个民工每天补助粮食半斤、伙食费2角,工程指挥部还调运山芋来作补充,这样我们基本能吃饱,菜也比在家时丰富些,虽以蔬菜为主,但隔二、三天还能吃上顿红烧肉。至今记忆尤深的一件事就是在参加东扬林塘拓浚时,到太仓县双凤镇上吃羊肉面。我们住地就在昆山、太仓两县的交界处,离双凤很近,约十多里路。一天晚上闲聊中讲起双凤镇上的冬令传统名点——羊肉面,吃过的一位民工对其赞口不绝,一时引得大家直流口水,我和几个民工就商定明天早上就去尝鲜。第二天早上4点刚过,我就被叫醒上路,一路上我尚感睡眼惺忪,高一脚低一脚地跟着认路的同伴一路疾步快走,穿过田间地头的小路,到双凤镇面店才5点多。店名也没看,我就进店化了3两粮票、2毛钱买上一碗羊肉面,走了一个小时路,也早已饿了,就捧起热气腾腾的羊肉面大口品尝起来。双凤羊肉面果然名不虚传,羊肉酥烂可口、肥而不腻,面条细韧、软硬适度,汤料浓香鲜美,一会羊肉连面带汤全都入肚,感觉还没够饱。同去的民工已招呼我赶劲往回走,一路上还在回味这次早点的美味。回到住地一缕阳光才洒向门前的场地,正好赶上出工。

工程施工期间,民工们被安排住在工地附近农民家的厅堂间,都是睡地铺,七、八个甚至十几个人一间,就在地上铺上厚厚一层新稻草和被褥,十分简陋、拥挤,但晚上睡觉人多挤在一起倒也暖和。一天挑土方劳累是不用说的,吃过晚饭大家就早早钻进地铺上的被窝,靠在墙上休息。那时苏州农村虽然已有电力排灌站,稻麦脱粒也都使用了以电动机为动力的脱粒机,但农户家中还没通上电,没有电灯,更别说电视机了,晚上睡的厅堂挂了一盏煤油灯,光线昏暗,根本无法读书看报。然而每家都装了有线广播,一般就装在厅堂间,早晨5点多就开始播音,也就是我们的起床号。晚上大家就躺在新稻草散发出阵阵清香的地铺上,听听有线广播转播的新闻和播放的革命歌曲、样板戏,有时或说笑话,或聊家常,一般没多久就早早入睡,瞬间都进入梦乡,有的还打起了呼噜,从没那个会失眠的。

随着工程逐渐推进,目睹杨林塘河道不断拓宽挖深,裁弯变直,又眼见一条公路路基笔直地从东向西延伸,想到我们的辛苦劳动将会改写昆北没有公路的历史,就感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一种成就感、满足感和喜悦之情就会从心头升起。这段挑河的经历对许多当地农民而言只是再平常不过的一次外出劳动,但对一个从城市来到农村不久、且身体矮小的我来说却是一次难得的磨炼和考验,这也成为我年轻时下乡务农期间难忘的记忆之一。时代在快速发展,技术在不断进步,现在水利工程早已运用先进高效的机械化施工,替代了过去人拉肩扛的落后方式,但当年在水利工程中,民工们拥有的那种艰苦奋斗、勇挑重担的精神弥足珍贵,至今仍值得点赞,我们也有责任和义务将其向下一代一代传承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