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月的博客

 
 
 

日志

 
 

挤队  

2014-09-12 09:15:59|  分类: 世事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带孙子去报到。报到前得通过学区学龄儿童资格审查。大热天长长的队伍排得足足有几十米,校门口还在不断的进人。有人说:“我都站了一个多小时了,这天气······”有人说:“本来不需要等这么久的,他们不按次序来,时常有人挤队。”“他们根本就不排队,一来就直接到前面去了。”于是就有人说:“他们都是有人的。有些是熟人带来的,有些是打过招呼的,也有些和里面的人是认得的。”······

       是啊,读书报到也这么困难。本来我想发点脾气,可是不妥啊,那里面的人我也很熟悉的,而且我本可以不排那该死的队,直接上前打个招呼的。再说,他们又有什么办法呢?有人打招呼不买账?有这个胆吗?熟人照面,这面子怎么抹得下来?他们也只是普通人啊!哪行哪业、哪个地方不是一样?纵然生就一副包公脸,他们又能怎么样?于是我没有作声,当然也不好意思当着众忿去挤队了。

       挤队,在每一个中国公民的生活中早已经是见怪不怪的事了。我们这些年,就是在排队的生活程序中度过来的,也是在被人挤队的屈辱中度过来的。

       在我的记忆中,最深刻的就是小时候排队买猪肉。那时候我还不满十岁,父母和哥哥姐姐都忙于劳作,只有我一人是相对空闲的。因为我的主要任务是上学,而作为那时的农村人而言,上学又是最次要的事,谁还会指望读出什么名堂?骑自行车、戴手表去上班那都是城里人的事。所以每次有客人来或请匠工而需要到城里排队买肉都是我的事。我们全家一个月就是两三斤猪肉的指标,公社给发的票,每张票都是经过我的手用出去的。每次去城里买肉,得鸡叫一遍起床,不管酷暑还是严寒,都得去。一个十岁不到的孩子,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冬天气里,顶着寒风艰难行进着,而且还要经过一段据说经常闹鬼的山路,现在想起来,我都佩服自己的勇敢。每次排队我都是站在前几位的,可买肉起码要滞后几十位。有人叼着一根烟,顺便给里面递上一支,提着一刀前上肉,走了;有人在窗口露着脸,朝里面嘀咕了几句,也满意地离开了;有人连脸也懒得露,只在外面喊了声‘给我留着啊“,然后就大摇大摆了;有人更酷,径直推开耳门,在里面指手画脚,半只猪就没有了。每次都是挤队的人买得最多,只有满足了他们,剩下的就是我们排队人的。好在我们那时候偏偏喜欢大肥肉,心里还以为那些人是故意让给的呢。每次排队,没两个钟头是不可能轮到我的,所以经常弄得稀饭都不能喝饱便要赶去上学。尽管如此也还是免不了有迟到的时候。还好老师对我关顾,从来没罚过站。然而尽管每次都排在前列,也还是有买不到肉的时候,因为从里面拿的太多了。父母责我不能办事,我也只好含泪忍着,除此无可奈何。从此,我恨透了挤队的人。直到长大了,还是深恶痛绝。有一次我看见一位基层工作人员,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挤队,人家抱怨也毫不在乎;本来是要提拔他的,就因为这样,他被取消了资格。我想,一个人连挤队的事都做得出来,还有什么不能做呢?

       似乎中国人向来都善于挤队。买紧俏商品挤队,上车挤队,下车挤队,办事挤队,从来就没有要让谁的意思。会挤队的是英雄,人家说:这人“好佬”。不会挤队的是软包,人家说:这人是“无用鬼”。因此,在中国善于挤队的人,向来是受人高看的,所以更加和耻辱无关了。多年前电影票紧张,所以每天的票房窗前特别拥挤,用人们常说的话:挤得抬起来。经常见到一些好汉,直接从人头上爬到票窗去。为了看电影,众人都疯了。有的人在里面挤得嗷嗷叫,为此进医院的我想肯定有人。总之,只要你肯上街去,就一定会遇见挤队的场面。

       那时候老师常说,中国是世界上最文明的国家。我就常想,最文明的国家是这样,那么那些次文明、不文明甚至水深火热、暗无天日的国度里该是怎么样的呢?大概是挤队的人们拿着闪亮亮的匕首、持着枪逼着人们让路的。于是我为自己生于幸福的土地而骄傲,而幸福,直至长大后到外面去读了书。

       近年来,挤队的现象似乎比以前少多了。大概是物资丰富了的原因吧。买猪肉再不用排队,过去的紧俏商品特别是与人们衣食住行关联的好像都不再紧俏了。电影院常常是静悄悄的,只有男女青年偶然去几回,如果不是影院宣传车经常出来喊几阵,我们几乎忘记了这世上原来还有的电影。所以看起来确实比以前文明得可以。

       昨天与朋友聊天,谈到挤队现象比过去大有好转的事。朋友说,其实比过去有过之而无不及。这话我一头雾水。他说,过去只是争买商品,现在是向纵深发展了。过去是人排队,现在是钱排队、权排队。过去挤队是明火执仗,现在挤队是暗箱操作。有了钱,可以挤掉别人工程独揽;有了钱,也可以挤掉别人顺利提干。如果有权,有大权,那就更不用排队了,什么都笃定了。

       我想了很久。是啊,难怪我这些年总是有着吃亏的份。过去没面子,却死要面子;如今没票子,又不去捞票子;曾经摸过印把子,但不擅长用印把子,所以注定了是一辈子吃亏的命。既然天生无用,还说什么?自己没用,却去恨人家,岂不是没有道理?我再也说服不了自己去恨那些挤队的英雄们了。挤吧,尽管去挤。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