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菁城子

古典自由主义者

 
 
 

日志

 
 
关于我

古典自由主义者。对经济学和历史感兴趣。现在北京从事媒体行业,并开设专栏。联系请发邮件至:jingchengzi86@163.com QQ:445995643

网易考拉推荐

什么样的人会得直男癌   

2014-09-06 14:28: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什么样的人会得直男癌 - 菁城子 - 菁城子

“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是前段时间网上很热闹的话题,与之对应有个词叫“直男癌”。前两天我作为现场观众,参加了腾讯“事实说”的话题节目录制。嘉宾观众大多为自己所属性别鼓与呼,我站在女性这边,认同“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的总体印象。这话太惹眼,很多男人一看就恼火。换个罗嗦点的说法吧:在身体整洁、穿衣打扮、时尚品味和体形健美,中国男性普遍不如他身边的女性。

据说是中国人刚有钱,学穿衣打扮,女人是先行者。女子通常没什么财务负担,她们没有经济压力,愿意在自己身上花钱投资,使自己增值。男人要赚钱买房、成家,还要负担将来大部分生活费。即便形象不佳,也那也是“牺牲”的代价,不应该去谈什么配得上配不上,这是很通行的观点。节目现场有位男士慷慨说,中国男人真的很不容易,房价那么高,工作压力那么大,要养家糊口,要应酬交际,已经很不容易了,居然还要学“时尚”,中国女人未免太苛刻了吧!(掌声)

一个男的在家里穿大凉拖花裤衩,没人会指责什么;同样的,女的被赞美“知性优雅”通常指她的社交风度。体面,是人际交往的评价。一个人经常不洗头就出来见人,油光垢面,指甲藏泥,还没走近就使人生厌。如果勤于卫生,穿着得体,倒说得过去。若是注重形象,考虑别人审美,鞋袜配色稍加留意,偶尔留意他人指点,征求意见,置办几件得体的行头,我想他会更受到欢迎。倘若说话温和,举手投足有风度,经常顾虑他人感受,在这个普遍粗糙的国家,简直可以称为绅士。可见穿衣打扮和经济发展固然有关,更多是看:是否在乎他人感受,并且愿意改善。

多数青年女子,无论出于爱美,为捕获异性眼光,还是满足虚荣心理,或是纯粹追求品质生活——且不管出于何种动机,谢天谢地,她们比男性更多关注自己,取悦他人,这是普遍事实。这种取悦绝非贬义,只是让人舒服,不给他人带麻烦。也许很多女的在其他场景张牙舞爪,有些年纪一大就放弃“取悦”,自动归入“直男癌”患者行列,她们有个共同的名字叫“大妈”,不管怎样,她们都曾给这龌龊世界增加了一点美。

直男们多数没有这种取悦意识。不在乎自身感受也就罢,也不在乎别人对自己脸面、穿着评价。即便这种评价已经很糟,也不以为然,甚至引以为豪。这实在是可耻的事情。这种可耻不是源自穿衣举止,而是大大咧咧,毫不尊重他人,不顾忌他人感受的态度。很多人对穿衣打扮的失当麻木无所谓,换成言语冒失,做事冲撞,这种无所顾忌就明显得多。

无论初始心态如何,正是在照顾他人感受的心态差别,才形成“配不上”的讨论。放而大之,表现在言行举止,形成个人修养的云泥之别。比如有些人和同事吃工作餐时,大快朵颐,汁水四溅;电梯里大声说话;带着孩子上餐厅却放任其喧闹;甚至带着孩子上影院……我们经常在生活中碰到这样的事情。

粗浅地划分,直男癌高发人群有老年人(想想可怕的晨练老头、广场舞大妈,他们以不尊重他人闻名于世)、农村人(想想过年时七大姑八大姨)、文化水平低(想想传说中的土豪)、集体生活氛围浓厚、寄生权力体制。有人钱多钱少,有人忙有人闲,有人阶层高有人阶层低……但是在旁若无人这方面倒是相通。他们在日常行为都漫不经心,毫不在乎他人感受,穿衣时尚不体面,也就是大概率的事情。在同龄男女之间,男性漫不经心,感染直男癌就普遍得多。

我的朋友,著名的大汉奸@吴主任 前段时间去了趟日本,回来写了篇文章,对他梦中的祖国毫不吝惜赞美之辞。用他的话说,日本这个国家,简直干净得不像话。无论京都、神户还是奈良,城市街道干干净净,街面的招牌设计和食品点心都十分精致。尤其日本国民,总是面带微笑,彬彬有礼,穿着体面,连老年人都整整齐齐。想想中国城市的喧嚣杂乱、污水横流,中国大妈穿着屎尿色的老年装,让他感觉自己平时就像“生活在垃圾桶”。

我没有去过日本,不过对日本人的印象也大抵如此。日本人在克己知礼,“不给别人添麻烦”是举世闻名的。最近我看日本推理小说,字里行间到处能读到这一品质。下面我抄录两段,来自东野圭吾的名著《白夜行》,讲的是日本警察两次上门办案的见面情形。他们日常细节给我的触动不亚于小说的精彩情节。文字较长,不过值得慢慢读,捕捉细节:

弥生子打开门进去,笹垣跟在后面。

“啊,回来了。”待在柜台的男子出声招呼。此人约四十岁,身形细瘦,下巴很尖,乌黑的头发梳成毫厘不差的三七分。弥生子叹了口气,在一把应该是待客用的椅子上坐下来。

“怎么样?”男子问,视线在她和笹垣之间来回移动。

弥生子把手放在脸上,说:“是他。”

“怎么会……”男子一脸沉郁,眉心出现一道深色的线条,“果然是……他?”

她轻轻点头:“嗯。”

“怎么会!怎么会发生这种事?”男子遮住嘴,视线下垂,像是在整理思绪,不断眨眼。

“我是大阪府警察笹垣。这件事真的很令人遗憾。”笹垣出示证件,自我介绍,“你是这里的……”

“我姓松浦,在这里工作。”男子打开抽屉,取出名片。

笹垣点头致意,接过名片。这时,他看到男子右手小指戴着一只白金戒指。一个大男人,这么爱漂亮,笹垣想。


到了晚上,笹垣与古贺再度前往桐原当铺。和上次来时一样,铁门半开着,但内侧的门却上了锁。门旁就有呼叫铃,笹垣按了铃,听到里面传来蜂鸣器的声音。

“是不是出门了?”古贺问。

“要是出门,铁门应该会拉下。”

不久,传来开锁的声音。门打开二十厘米左右,门缝中露出松浦的脸。

“啊,刑警先生。”松浦的表情略显惊讶。

“有点事想请教,现在方便吗?”

“呃……我看看。我去问问老板娘,请稍等。”松浦说完,关上了门。

笹垣和古贺对视一眼,古贺偏着头。未几,门再度打开。“老板娘说可以,请进。”

笹垣说声“打扰了”,走进店里。屋里弥漫着线香的味道。

看完这两段,你可能就不会觉得奇怪,日本韩国这样全民知礼的国家,通常不会出现直男癌话题。

  评论这张
 
阅读(23919)|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