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

写博客五年了,大约写下了600万字,自感写的不少,虽大多数是废话,但很快乐。

 
 
 

日志

 
 

太监和太监人格(2)------关于“自宫”太监(宦官):华夏大地有一半面积是一间“大蚕室”,很多人在里面被阉割的、也有自行阉割的;另一半就是蚕室外面完成了阉割的人,它们不但很快活,而且在歌颂和屈膝方面也很卖力........  

2014-09-10 15:11:46|  分类: 思想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监和太监人格(2)

            ----关于“自宫”太监(宦官)

 

    就太监在阉割掉生殖器前的主观故意而言,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态:一种非常不自愿的被他人割掉生殖器;另一种是自愿割掉生殖器,有的是由亲属、好友割,有的是自己动手割。这就是“他宫”与“自宫”的区别。

“自宫”太监在唐朝以前还比较少,但唐朝以后,阉人的主要来源不是“他宫”而是“自宫”,也就是自行阉割----自己阉割或者由自己的父母主动请求他人阉割。有资料记载:这类“自宫”现象在明朝达到高峰,当时即使由官方出面也屡禁不止。其根本原因在于在当时的中央政权逐渐形成了由太监构成的一套宦官制度,一方面,阉人们在皇上的恩育下,特别是那些上层大权宦可以通过他们获取的种种经济、政治利益随心所欲为非作歹成为“人上人”;另方面,所处特殊环境和自身独特背景,常常使皇上要宠信、纵容身边的宦官,造就了一代又一代呼风唤雨的权阉大宦。以上“自宫”行为的出现,与当时太监宦官身份地位的大幅度跃升是密不可分的。

由原先那些在皇室内从事伺候皇室成员吃喝拉撒睡的杂役不同的是,在春秋战国以后,由一般太监被擢升为从事政务的“宦官”数量开始多起来,这种身份地位的上升,出现了像《史记.齐太公十家》记载的:“自宫以适君”地竖刁就是一个很著名“自宫”官宦。从此以后,在中国封建社会历史上,可以十分清楚看到这一景象:凡是宦官得势作恶的朝代,“自宫”现象便格外盛行和普遍。据《后汉书.宦者列传》记载,东汉宦官势力猖獗一时,结果就使民间很多人“自宫”以求入室。明代也是宦官势力得势时期,民间“自宫”行为最为盛行,并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万历获野篇》记载,当时“京畿”民家羡慕内官富贵,私自阉割幼男以求收用,一村至数村尽阉其子孙。有的是幼童,有的是结婚后自阉,还有是几兄弟一同阉割的。由于自阉者太多,在明朝万历年间,其京城周围,常有数万名自阉者因不能进宫在能在外流落为“阉丐”,有的甚至相聚一起,形成“阉盗”或“阉贼”为害一方。

  历朝历代,“自宫”的人大致有以下几种类型:

  第一是社会上无赖痞子。这些人相当于社会上的无赖泼皮者,他们一心想出人头地,又苦于找不到路子,当看到发达了阉官的荣华富贵,当然心生羡慕。而且,历代都出现权倾天下,这一切无疑是一种巨大诱惑,于是一种对宦官的价值观就形成了:读书人的十年寒窗,比不上阉官的一刀疼痛,“自宫”入宦,以寻机谋取富贵权力是这些人“自阉”的最主要动因。战国时代,齐国临淄的竖刁,年轻时长得十分俊美,因此成为喜好男色的齐桓公的男宠,这对于想以身体换取大富大贵的竖刁来说是一件求之不得的事情。但由于仍有男子之身不能随便进入齐桓公的后宫,这就阻碍了他用保得宠和大富大贵的企图。为达到此目的,他终于狠心自己动手一刀割掉生殖器后,终于如愿以偿,成为权倾齐国的大阉。明代后期的大恶阉魏忠贤也是如此,此少年时就使十足无赖,虽已娶妻,但终日与一帮恶少聚众赌钱,在输得精光后,让妻子改嫁,自己就自阉入宫,后来成为一个九千九百岁的大权阉。

  第二是父母为了贪图将来的富贵,将自己幼小的儿子进行阉割。这类“自宫”一般是阉童年幼,还不具备选择生活道路意识的能力,阉割行为时期父母强加给幼童的,实际上根本不是幼童本人的意愿;还有,当时本身就是阉人的宦官们,为了自己的晚年生活,有很多去购买幼童作为自己的养子,然后再以养父身份将幼童阉割,待机进献于内宫后又充任新的宦官,如此代代循环,就出现了一些著名的宦官世家。

  第三是贫苦人家为生活所迫,不得已选择了这条残酷的道路。有的将亲生子阉割后卖掉,有的将未严格的出卖给别人再行阉割,还有的是因某件难以克服困难的事情发生之后,无奈中将自己阉割,然后乞求入宫后谋取出路......

 第四是各类特别情况下的“自宫”。有的自宫后加入阉宦队伍,其动机也并不只是借此出人头地,也不是因父母包办或者生活不下去,而是个人生活遇到一些突发事件的打击,企图通过自阉入宫的道路逃避现实。有的阉宦在入宫之前曾是多年的商人,但屡遭失败后,对前途感到无望,便自阉入宫;有的阉宦在入宫前已犯有罪行,为逃避刑罚无奈中资了自阉入宫的路子。还有的阉宦自宫原因十分可笑,竟然有科举考试屡试不第后而“自宫”的。

  历史上著名的自宫宦官除了以上说到的魏忠贤以外,还有明代的巨恶大阉王振、清代的大权阉李莲英等等。这些大权宦都是位高权重的官宦。入宫前自宫的原因当然很复杂,故不一一列举......>

  本文目的并非为了列举一些“自宫”宦官的事例让大家看个热闹,主要是为了通过这类“自宫”行为,发现某种人格这种“自虐”的心理发生机制,更重要的当这类自虐现象泛化或者渗透到政治、经济和道德伦理文化领域后,对整个人类文化、政治运作、道德主体间关系所产生的极为严重的负面作用,也就是,当我们把“自宫现象”上升到“自宫文化”的层面时,就会发现在当今社会制度与意识形态诸方面所盛行的“自宫文化”。就单一的阉割生殖器而言,这只能是一种对男性肉体手术行阉割,是阉割者控制被阉割者的一种政治的或经济的技术手段,也就是阉割者“用以改变被阉割者或其他动物性别特征和身体形状的技术手段

 肉体与精神虽然是对立“二元”,但又是精神依赖肉体有独立肉体并支配肉体的巨大力量,那么在当代社会对精神的阉割比起对肉体的阉割就更为重要。对精神的阉割大部分是阉割者施加于被阉割者,但然有一小部分是自行阉割,也就是“自宫”,如果反映在政治和道德文化生活中比起对生殖器的“自宫”就复杂的多了。

  文化学者毛喻元先生在其所著《时代思想词典》中说:

 “精神性阉割也是一种器官性阉割。只不过它阉割的对象不再是人的生殖器官,而是人的思维器官——大脑。如果说生理性阉割是人类所独有的一种现象的话,那精神性阉割就更是人类之独有的独有。之所以说,精神性阉割是一种比生理性阉割更残酷、更恐怖的阉割”......

  比较起对肉体生殖器一刀剁掉的简单手术而言,精神阉割、尤其是“自宫”就更复杂的多,它具有如下特点:

 1、在语言暴力下因恐惧而“自宫”。语言暴力包括恐吓、驱赶等等。必须“文革”中,如果不紧跟伟大领袖“干革命”,不去打砸抢,不去批斗“走资派”,那就“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其下场必然是身败名裂......”这就是语言暴力,在这种恐吓、驱赶下即使不情愿打砸或者搞批斗的,也纷纷起来造反、打砸,这就是把灵魂出卖给领袖,而这类“出卖”就是“自宫”;

 2、在哄骗、诱使下而“自宫”。所有的哄骗或诱使者,就是首先将不存在或者不可能的东西设定不但为一个存在的图像,而且,还把这类虚假图像断言为真实的永恒,并诱导自宫者就“自觉”地为这类“乌托邦”而奋斗。“自觉”就是手术的“自宫”转换为思想意识的“自宫”;

  3、被灌输迷药、精神鸦片后,把思想意识甚至主体人格交给别人。这更是最常见的“自宫”现象,但也是“他宫”与“自宫”相结合的“双重阉割”,由于是两个前后相继的“手术”被阉割者遭受的损害就比起其他“自宫”要严重。在长久世俗生活经验的人们,虽然他们的知识文化不多,但是却能够把积累的生存经验上升的一种朴素的理性常识,比如像对“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因果联系有着较为深刻的体认。但是朴素的经验理性正是那些经常对别人实施阉割手术者所不容。于是这些“手术医生”先是采取以上恐吓或驱赶方式,先割掉一个“睾丸”,留着的那一个通过“反复的、认真地、入心入脑的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把你“教育培养成共产主义新人”的过程中自行割掉,不过我们的思想教育术语还没有说割“睾丸”,而是“脱了裤子割尾巴”,其实这里的“睾丸”与“尾巴”的象征差不多,实际就是一回事。如果把这类两次阉割的行为称为“自宫”就不大确切,应该是“他宫”与“自宫”的结合。

  当然,“自宫”对思想精神的“自宫”行为还有很多方式,篇幅关系不再赘言。

  总之在思想精神方面的“自宫”,并非都是自愿,而是大多数在很多不能抗拒的环境下的不情愿的心理状态。就此而言,几乎所有的“自宫”都是以“他宫”或者是以他宫的威胁、恐吓、欺骗等为前提,那么就此而言也可以这样说:“自宫”是“他宫”的紧密联系有相对独立的存在形态。

  我国从“反右”运动、大跃进、人民公社到文革的20多年,虽然出现了大量的“自宫”行为,但是对“自宫”起决定推动作用的还是“他宫”,所以精神阉割的“他宫”首先是残暴的;其次,又一种无形的、不动声色的,但往往是非常有效的阉割。因为它不用刀,不动手术,所以它是一种带有隐蔽性和欺骗性的阉割。是一种不留任何阉割痕迹,但却会造成最严重阉割后果的阉割”(毛喻元《时代精神词典》这类精神阉割的致命危害性和严重后果在于:导致人的思维的严重紊乱使其丧失基准价值观的最低判断力,意识中出现太多的空白和盲区。最后使精神衰竭、精神去势与精神败坏。所以说精神性阉割是一种比生理性阉割更为恐怖的阉割。

  还可以看出这样的情形:凡是精神“自宫”者比较起强制性的“他宫”者还是有不少差别,这与肉体上的“自宫”与“他宫”也很相像。从对肉体生殖器的自愿性“自宫”而言,他在“自宫”前已经做好了入宫后发奋图强,出人头地,争取早日成为大权宦的精心设计,所以这类“自宫太监”是有着坚定的意志决心值得拼搏一番,最后做成大事业。而被动“去势”的太监,在遭受“宫刑”之后可能就萎靡不振,自暴自弃了。精神自宫者也是如此,他们在“自宫”后反而精神抖擞、意气风发,爆发出一种“干事创业”的雄心壮志,这一些在“文革”中非常多见,比如无论是政客还是文化人的“卖身投靠”都是“精神自宫”现象,它们一般干得都很卖力。

  第一,“精神自宫”后的人们,已经感觉到自己不存在了,因为他们已经把自己的思想意识阉割了,但是这也不是简单的阉割后扔进了垃圾箱,而是去用来孝敬政治领袖了。你看那些“自宫”后的人们一次次“含着热泪敬祝伟大领袖万寿无疆”,或者祝福“二把手”的肉体“永远健康”!它们都感到为伟大领袖卖命感到很光荣----“紧跟领袖干革命无怨无悔”......>

  第二,精神“自宫”后的人们在遭受挫折、甚至几乎就是灭顶之灾的长时段过程都表现出一种不可思议的坚韧毅力和忠心耿耿。诗人郭小川,我很敬佩他写的诗歌,但是我们还是要把一个文人的作品与人格分开,这是两码事,从来就没有“文如其人”。从建国后到文革结束的30年里,他成功实现“自宫”转型,一次次热情讴歌“伟大领袖”和什么“建设事业”,那么的忠心、那么“赤诚”,但是换来的却是一次次被批斗、检查和忏悔,他不断地进行着“自我改造”,也就是一次次“割尾巴”或者“自宫”,但是“伟大领袖”对他始终并不宽容,用波兰政治家克拉拉.卢森堡的话说:

“一辈子舔主人的皮靴,而他的主人又不断用皮靴踢他”,但是,他还是矢志不渝地舔着主人的那只皮靴。

 第三,虽然“精神自宫”者有着坚韧不拔的毅力和永远效忠的信心,但是因为精神“去势”,就像反复“手淫”泄掉了大量的精神文化的精华,所以,制造出的“精神文化”产品都是顶尖的文化垃圾。比如郭沫若----曾经是一位非常著名的文学家、文论家,曾写出过像《女神》这类在当时也是顶尖的精神文化产品。但是当自愿把自己的“精神自宫”,写出的那些歌颂“文革”和“伟大领袖”的诗章简直就像小学三年级学生写出的“白开水”---“大快人心事,打倒四人帮”.......。他把灵魂交给了“伟大领袖”后,精神严重退化,又好像是一只笼子中的那种“动物”:

   “他高悬在小笼中得意洋洋,昼夜不停的把主人歌唱。

    我却可怜这虫类的歌手,为一片葱叶出卖了自己的全部诗章”。

  第四,“精神自宫”者都是依附性人格,这是不言而喻的。但是依附的方式却是千奇百怪,有的为主子念圣经、唱颂歌;有的主动为主子“撰写”回忆录、或者“诗词”,放大或者无中生有的“丰功伟绩”,掩遮劣迹丑闻;有的主动降低为“领导同志”的家奴,无论是工作时间还是业余时间在领导人的“后宫”扫院子、擦玻璃.......>青岛市某司法机关有一个“精神自宫”者,听说单位“一把手”因病住院,他在第一时间火速赶到病床前,伏在主人身体上嚎啕大哭,人们都说,那种哭声啊,就像严冬里西佰利亚雪地里的野狼嚎叫!

  第五,说到最后,就是女性“精神自宫”者。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肉体自宫阉割者而言,女性不需要阉割,但又是阉割的一个特殊方式:把不需要阉割的生殖器交给她的男性上司则又属于“双重自宫”:肉体的“自宫”和精神的“自宫”。但是这又与男性他宫与自宫的时间正好颠倒:如果说,大部分男性的肉体和精神阉割,一般是先肉体后精神;而当今在党政机关和国有企事业单位内部的女性“自宫”者,先是“精神自宫”,去掉一切羞耻感、人格道德素养后再把肉体贡献给男性上司----送出去与男性阉割在这里一模一样.......>

  作家余杰曾说,他补充鲁迅关于“这是一间黑屋子,满屋子熟睡的人们”后,补充说“这是一间蚕食,满屋子快活的太监”。我再对余杰这句话补充:

  “华夏大地有一半面积是一间“大蚕室”,很多人在里面被阉割的、也有自行阉割的;另一半就是蚕室外面完成了阉割的人,它们不但很快活,而且在歌颂和屈膝方面也很卖力........”

 

                                                      2014.09.10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