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

写博客五年了,大约写下了600万字,自感写的不少,虽大多数是废话,但很快乐。

 
 
 

日志

 
 

“欢迎”-----意识现象拾零 ----凡是在欢迎处很热闹的地方,在飘动的大标语、盛开的鲜花和握手鼓掌的图像里面到底隐藏着多少肮脏的图谋、灵巧的钻营和连篇的谎话..........  

2014-09-15 15:16:14|  分类: 思想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欢迎”-----意识现象拾零

           ---- 对一种复杂文化现象的粗浅解析

 

意大利哲学家、符号学家、文论家、小说家艾可(也译埃科)有个很著名的观点:一个概念、甚至一个词就是一个知识迷宫或者是一个承载着无限意义的“文化单位”。如果我们仔细捉摸一下还真是这么回事。

 比如当我们思索“欢迎”这个概念时,就首先想到词典上对他的定义“高兴的迎接”----按照汉语语法,这是一个“偏正词组”,“迎接”是正,“高兴”是偏,以后者修饰前者;还有,高兴是一种情感或心态,迎接是一种行为动作,以高兴的心情迎接客人,构造出迎接的表象,但人们不仅要问:为什么“迎接”时的心情总是高兴的?

我们可以顺着艾可的思路首先把“欢迎”视为一个“符号”,他不但大量存在于社会民俗,而且更多存在于政权的政治活动过程。既然是一个符号,必然具备他的“能指”和“所指”,作为前者就是在迎接过程出现的那些图像、声音和行为动作;作为后者一般表达出欢迎者对被欢迎者的友好和尊敬。但另一个符号学家罗兰.巴特认为:社会现象中的符号是一些在“一级符号”基础上构建出的“二级符号”,也就是“神话”。他把一级符号的“所指”、也就是“一级符号”概念的意义又作为“二级符号”的“能指”,再以政治、道德或美学等等发掘出这个“二级符号”的意义或价值。

这是一个解析“欢迎”符号意义不错的路子,解析的方向关键就在于为什么广泛存在“欢迎”这种行为?并且还如此广泛、如此热闹、如此重要、如此隆重?

记得,好像是马克思说过这样一句话:“‘思想’一旦离开‘利益’,就一定会使自己出丑。”能不能“出丑”,我们先不管它,在此,我们只是把“欢迎”这类行为与利益“挂钩”。当然利益的类型如此广泛,物质的、精神的以及相互交织的情况,物质利益相当广泛,但是也不能忽视这类精神利益----而这类利益又被泛化为以友好、尊敬的姿态作为谋取物质利益或者其他利益的前提条件.......。

“欢迎”-----首先是欢迎者对被欢迎者心理上的“陌生”,因“陌生”才导致了“心理距离”。后现代哲学家德里达曾经把“握手”视为一个“事件”,他认为只有距离感才造成了“握手”的情况。这个观点很具启发性。谁见过丈夫与妻子或妈妈与儿女“亲切握手”的?“欢迎”与德里达意义上的握手有着异曲同工,也是被“心理陌生”所驱动。如果我们把欢迎与被欢迎的互动关系纳入一个时间先后维度,那么首先有一个“邀请者”,接着当然就是“被邀请”,这是一般时间意义上的构成关系。当然还有其他情况,比如当今我国一些上级党政机关会“主动深入基层”检查工作,被检查单位也会打出“热烈欢迎”的条幅造成浓烈的欢迎气氛。但就其被“检查目标”而言,还是显示着“欢迎单位”某个侧面的主动性。可见,“欢迎”首先奠基在“邀请者”在邀请以前就策划了在“欢迎”过程要实现的利益。

就是说,这种邀请者要实现的利益必须从被邀者身上实现。前者要实现的利益对于后者而言也同时失去某些利益,虽然邀请者可以出让一些利益给被邀者取得补偿甚至获得相对平衡,但是作为邀请者而言,被邀者是否能够交换这些利益心中是没有把握的,比如,我国邀请普京访华为的是从俄罗斯进口石油的数量、价格等达到一定目的,但却不知道人家普京能不能接受中方的意见,诸如此类的事项都是为了通过访问或走访摸一下对方的底细,这才有了对外国来宾“特烈欢迎”的那种场面。

  “欢迎”的起点,就是欢迎者对被欢迎者的“陌生”---心理上的一段距离。制造出一个热烈“欢迎”的场面,这是试图缩短心理距离的第一步,这一步很重要,首先给欢迎者制造一个既“友好”又尊重的气氛。而对这类气氛的营造也是精心设计的:广场、鲜花、音乐、队列和礼炮声,此时整个场面就像一出非常热闹的戏剧,作为邀请的东道主就把推上剧中主角的位置,让其充分享受着被崇敬、被尊敬的气氛中。法国心理学家勒庞认为,如果一个非常理性的人在独处的时候他的理智能够发挥出99%,但是当他在一个大广场的人群中并陶醉于那些声音和画像的时候清醒的理智被触动的情感所替代,就会作出在其他场合作不出的愚蠢事情.....>

那么是否可以说,对被邀请者的欢迎就只是局限在这个刚下飞机的热闹场面或者是下级对上级要员在院子里握手寒暄的那点时间?欢迎,这是既是一个线性时间过程,又是一个多形式的复合结构,就时间过程而言,广场上的那种热闹欢迎只是欢迎的一个开端,只是“迎接”时的一个大场面,接下来就把这种热闹转换为一个个在酒宴、剧场、参观、赠送纪念物等等其他形式,欢迎就渗透在以上这些“友好的气氛”中。前些年我曾看到过一些资料,说我们中国政要甚至“伟大领袖”毛主席经常把外国来宾接到家中交谈国事,为什么?这也是一种欢迎形式,也就是通过变换会谈空间,把本来谈国事的政治空间置换为“家庭空间”,因为政治身份毕竟不同于家庭身份,虽然双方此时此地都够意识到自身地位的性质,但是当初在这类家庭私人空间的时候,其对政治身份的感受就会得到不同程度的削减。这也是那份资料上说的:在会堂谈不成的事项往往在家中就谈成了,这就是在巧妙的欢迎中,不断缩短心理距离而是被邀方“坚持政治原则”的心灵发生了松动,而松动的结果就是实现了因距离缩短上的心灵对接。

如果说,机场上的那幅热闹图像是欢迎的开始,中间持续的“酒宴--剧场---参观”等其他会谈外的形式是飞机场或广场欢迎继续,那么在最终段还是复归广场或飞机场,重复导演一处“欢送”的大场面。欢送是欢迎的尾声,为什么欢送的场面一点也不亚于欢迎场面的“规格”和热闹?道理很简单:这既是欢送方因从被欢送方那里获取利益的一种满意和回敬;同时又是欢送方为以后继续获取利益的一种巩固、一种对巩固的希冀.......。

欢迎----既然是一种被利益驱使的行为,那么要想获取这种利益就必须运用欢迎这种活动方式。一般而言,凡是上升到“必须”层次的东西也就是一种无需说服动员、并无需更改的强制性“律令”,把“律令”见诸于实践层面就是必须履行的“义务”,也可以这样直接的说:欢迎如此重要,就因为是一项不能免除的义务。这就出现了从很早年代国与国之间往来都是这类隆重的大场面、对外宾的照顾有加,他占据着新闻媒体的最重要的位置,他言说着这个来访国家的重要,他以赞扬、崇敬的口吻介绍着来访国家元首的伟大、正确和金光四射......。当然,今日的邀请者可能过不了多长时间就转换成了被邀请者,以前充当的角色又被正好颠倒过来,欢迎的形式和程度可能会发生一些细微的变化:一般不可能是重复着以往那些欢迎的“故事”,而是因谋取利益的极度冲动而不断升级这种欢迎的规格,就是欢迎的利炮也可能由原来的20响增加到23响.......。

也有相反的情况,这种隆重的、又是支付相当代价的欢迎过程带来的结果却是谋取利益的失败或者部分失败,那么,一般就是由飞机场开始欢迎的热闹场面逐步降温,到最后欢送的时候,被欢送者在相当的冷遇和由极不相称的低级官员陪同下在飞机场告别:

1940年秋天,前苏联外长莫洛托夫被邀访问了纳粹德国,开始的场面是隆重的,官场上举行的欢迎仪式是“破格”的,不但受到“二把手”赫斯的接见,而且“元首”希特勒也在“百忙之中”与其进行会谈。本来,纳粹是想与斯大林瓜分天下,并给斯大林划定了一格“势力范围”,但是斯大林独霸天下的野心更大,当里宾特洛甫把给苏联划定的范围用手指指向伊朗波斯湾方向而不允许染指欧洲的时候,莫洛托夫失望地望着他(里宾特洛甫)结束了会谈,去飞机场的时候在苏联外长的身边只有外交部的几个职级很低的官员......。

欢迎的虎头蛇尾就预示着谋取利益的失败,于是就不再有欢迎,当“欢迎”被涂掉后,代之的就是苏德交战的隆隆炮声。

以上算是国与国之间欢迎情况,重要的不是这些,而是发生在国内一些下级党政部门欢迎上级官员的场面、过程和后果,如果把这类符号所表达的意义“澄明”了,也就基本上认识了官场文化。

欢迎所构造出形式架构基本上可以划分三种类型:

第一种就是我上面提到的国与国之间元首访问的欢迎类型,从双方欢迎预备欢迎主体而言,它是一种平行结构,也就是两国元首在国家法确定的职级高低方面是同一的,也就是同一行政级别的访问,即便是美国总统访问只有几万人口的像安道尔这样在地图上看不到面积的国家,但是他们的元首地位和荣誉却是一样的,没有上下高低之分;

第二种就是国内各省、各市同一级别规格之间党政要员的来往,在身份职级地位上也没有高低之分,同样是一种平行结构;

第三种就是我提到的上级对下级以检查、走访、巡视等方式的来往,当然与以上两种情况截然不同,这是一种行政上的“垂直形态”,如果纳入欢迎这个“互动结构”,就与平行结构很不相同。

与以上两种欢迎中的邀请者对被邀者发出邀请的主动不同,通常这种下级欢迎上级中的“权力垂直”现象是“无邀请者”的走访或检查。检查那个下属单位部门是由权力上级决定的,而决定这类深入基层的动机有好几个方面:一个是作为党“密切联系群众”的例行走访或检查;一个是当在下级部门出现了勤政或廉政典型、或者创造出一点什么“值得推广的工作经验”、或者是在下级单位发生了责任事故、贪腐线索等等。但无论出现以上哪一种情况,作为下级部门单位都要“热烈欢迎”,这一些欢迎也都是因离心距离而“陌生”,而陌生又决定着“欢迎”中的一些特点。

对第一种情况的例行的“密切联系......深入,作为欢迎一方当然要做出一些恰如其分的姿态,通常的惯例就是提前好几天主要领导同志“非常忙碌”,因为在某种程度上直接关系他以后的仕途。首先就是他要“亲自”安排办机关内部最好的笔杆子书写汇报材料,写欢迎大标语等等;第二,他还要通过其他内部部门“高度重视”搜集本单位在成绩、创新等方面发光的亮点;第三,他还要亲自组织各部门打扫卫生、扫院子、擦玻璃.......。当上级领导同志光临的时候,当然不会有国家元首级别的欢迎仪式,但也会使出吃奶的力气营造出一个最顶尖的尊重的“阵容”:除了传统的标语、红旗、鲜花外,有的单位还列队致礼等等。由于下级对欢迎上级的规格长期以来没有统一标准而不断升级膨胀,并大有僭越苗头,中央才号召简化接待等等“廉政纪律”。

如果说国与国间对元首的欢迎主要以营造场面为主要形式,那么国内下级对上级的欢迎主要是一些通过精心编造的“话语”,这些话语一般是对领导同志的颂扬、赞歌、阿意奉承,其中有一些相当肉麻。巧妙的把“欢迎”内容安排到“工作汇报”的文稿中,那些吹捧领导同志的固定句式就不谈了。此外,还有在“工作汇报”重一大套对领导同志的百般美化,对本单位工作成绩的放大,对成绩原因的列罗、对下步工作的打算都是突出二个主题:一个是所有成绩都是上级领导同志教育培养的结果;另一个就是把大量的、有的夸大的、有的是没有的“事功”以虚构数字、以虚假证明全部呈现出来,为的是通过邀功为下步提拔作充分奠基。以上制造出所有的“欢迎场面”就是为了让领导充分相信“下级领导在上级正确领导下”的丰功伟绩。

把欢迎元素贯彻到汇报的工作中,里面那些献媚、吹捧就是“欢迎”中的主要元素。当汇报告一段落,再把欢迎从中剥离出来,转化为酒席上的欢迎、参观的欢迎,于是欢迎就贯穿着这个视察或检查工作的始终,因为,欢迎是一种姿态、一种对领导和对自己的夸奖、一种仕途道路上擢升的敲门砖.......>

第二种下级欢迎上级来本单位总结或者培养“先进模范典型”的场面和程式与以上第一类基本相同外,在双方心理上的希望或者期望的程度不一样。如果一般性的例行视察或检查虽然负载着发现模范典型的目标,但毕竟还没有发现,所以就不可能比起这一类如此热闹和亢奋。这一类欢迎都是来充分挖掘和培养政治或者道德“图腾”的,当然培养出的“图腾”都是这两级领导同志“呕心沥血”的“结晶”,图腾的质量决定着这两级领导同志以后的升迁,所以在挖空心思、殚精竭虑把本单位某个干部塑造成雷锋级的榜样,实际上也就是搭上这辆日后擢升的“便车”,当然都格外重视。这类情况一般忙坏了单位组织撰写“英模事迹”的“笔杆子”,而伪造和虚构就是这类笔杆子的“基本功”;

第三种就是“欢迎上级”来本单位调查发生的违法违纪的腐败问题。即便是这样也要抱“欢迎”态度,表面上是“坚决惩办腐败”,但各方都心怀鬼胎:上级领导同志与下级领导同志都生怕“拔出萝卜带出泥”,欢迎的气氛自然不会“热烈”起来。于是掩盖、伪造就成为这项工作的主题,于是大家都对“存在的问题”讳莫如深,也对“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态度上高度一致.......。

长话短说,发生在任何时空的“欢迎”都是以利益为驱动的一场场政治仪式,又因为欢迎者与被欢迎者的心理距离而产生的陌生感而做出的一种试探,并试图在制造欢迎的气氛中缩小乃至消除这种距离。这其中还隐遮着大量的官场潜规则、大量的趋利避害的“智慧”、大量的伪造、遮蔽、诡计和有意的彰显......。凡是在欢迎处很热闹的地方,在飘动的大标语、盛开的鲜花和握手鼓掌的图像里面到底隐藏着多少肮脏的图谋、灵巧的钻营和连篇的谎话等等,足可以再写一大篇文章。

 

                                                   2014.09.15

  评论这张
 
阅读(34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