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博客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明.爲

葡萄酒专业,同时也是爱好者,葡萄酒爱好者请多多与我交流!13543131805

 
 
 

日志

 
 

[情感文学]办公室里新来了一个胸大无脑的女同事(4)  

2009-08-24 12:48:38|  分类: 办公室里新来了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出了赖B小区后我也没再搭公车,而是一路往回走。脑中则继续完善这个计划。我想过赖B狗急跳墙的话可能会把这事告诉林无敌让他帮忙解决。但这种可能实在是微乎其微,因为赖B就算再不要脸,面对搞他老婆的人心里总会有阴影的,碰到这种事,他怎么可能去找林无敌?
  再说了,我们林总对这种关于他的风月料早已经麻木了,哪会放在心上?现在我们公司论坛里都还有一张关于他花了两百万包下一大学校花整个暑假的贴子。他也没让人删。
  一边走,一边想,心中出奇的舒爽。脑中免不了浮起到时赖B面对我时的尴尬脸色。那会儿攻守逆转,话事权可就操在老子手里了。嘿嘿,到那时,别说是让这贱种不再碰陆菲,就算是叫他把赖嫂分享出来给偶借宿一晚没准儿他也会答应。哈哈,突然间,我发觉自己竟前所未有的开始思念起赖B了。
  
   如是越走越是畅快,想到这下终于能一劳永逸的解决所有事情,从而彻底解放陆大咪咪,老子差点没放声高唱革命歌曲《红色娘子军》:向前进,向前进,战士的责任重~~妇女们要翻身~~~
  此时已然七点多快八点了,暮色越来越沉,天空中半个月亮在云层间悄然无声的穿行。街市上灯光耀眼,人声嘈杂,和头顶上的静形成了鲜明对比。我一向都喜欢老天的高默高远,现下望着那半枚光洁的月亮,突然有了一种很猥琐的联想,于是心中脑中立时填满了陆菲身上的那两个月亮。唉,好想给她去个电话,告诉她我已经搞掂了赖B,以后我们俩可以放心大胆滴干任何事情!
  愈想,愈是无法控制住冲动,当下掏出手机,拨通了陆菲的号。
  嘀……嘀……那头却没人接,我心中一阵疑惧,蓦地想起下班时陆菲那怪异的神情?难道她有什么瞒着我吗?直到电话那头传来叫我稍后再拨的提示,她也没接电话。我暗自忐忑,复又拨,那头依是不接。直到我第三次拨号,那头才有人接听了电话。
  
  
  

喂!是一把女生声,声音悦耳,却不是陆菲。我心中暗奇,犹犹豫豫的问了声:请……请问陆菲在吗?她去洗手间了。那女声说:你待会儿再……还没说完,忽然打住了,然后她的声音在那头大声说:姐,你电话,我本来不想接的,可是打了好多次……接着是人走过来的响动以及交接电话的声音,估计那头她正把电话递给陆菲。在递电话的时候,隐约听她小声说:声音好温柔啊,是你新男朋友吧!陆菲说不是,然后在电话里对我喂了声,我还没来得及讲话,那女声笑着说:不是才怪呢!光听铃声都能听出打电话的人对你有多紧张。

  汗,看来陆菲真的是和她去接她表妹去了。我不由放下心来,因听陆菲已经接过电话,于是将电话换了个手说道:菲姐,是我!

  陆菲嗯了声,声音很小,透着一种很不好意思的感觉,我几乎能想像出那头她红着脸的样子。有什么事吗?因见我在这头沉默,陆菲于是问道。

  嗯……我说:我已经找到摆平那贱种的办法了。陆菲哦了一声,却似没有半点兴奋。估计她以为我是在宽慰她,也是,她哪儿能知道我居然发现了个大秘密呢!正踟蹰着是不是该把今晚的所见所闻所感告诉给她,她在那头微叹息了下,道:别说这事了。

  此时我心中的冲动也冷却下来,暗思现在陆菲的表妹也在那头,有些事情不好说,当下就没再往下继续。

  

  挂断电话后,心中居然有了一丝莫名其妙的怅惘。一路茫然的走回家,才发现折腾了几个钟头,老子连饭都还没吃。泡了碗面胡乱吃了,倒头便睡。第二天起床先冲了个澡,然后才急颠颠的往去公司。

  到了公司,见了陆菲,忽然发现我们两人互望的目光都开始变的复杂起来。下午下班的时候想和陆菲一起走,但却被她逃脱了。郁闷之下越发愤恨赖B。当天晚上想赖B的次数居然不可思议的超过了陆菲。

  转过天上班,刚进办公司,却发现赖B竟回来了。NND,没想到丫这么快就赶回来送死了!

  我心中大感兴奋,暗想着该找个机会去敲打他,哪知这贱种居然不知死活的主动叫我去他办公室!这下正中了我的下怀,当下兴高采烈的进了赖B的办公室。

  

  

  

作者:白文豹 提交日期:2009-08-05 14:03

  喂!是一把女生声,声音悦耳,却不是陆菲。我心中暗奇,犹犹豫豫的问了声:请……请问陆菲在吗?她去洗手间了。那女声说:你待会儿再……还没说完,忽然打住了,然后她的声音在那头大声说:姐,你电话,我本来不想接的,可是打了好多次……接着是人走过来的响动以及交接电话的声音,估计那头她正把电话递给陆菲。在递电话的时候,隐约听她小声说:声音好温柔啊,是你新男朋友吧!陆菲说不是,然后在电话里对我喂了声,我还没来得及讲话,那女声笑着说:不是才怪呢!光听铃声都能听出打电话的人对你有多紧张。

  汗,看来陆菲真的她去接她表妹去了。我不由放下心来,因听陆菲已经接过电话,于是将电话换了个手说道:菲姐,是我!

  陆菲嗯了声,声音很小,透着一种很不好意思的感觉,我几乎能想像出那头她红着脸的样子。有什么事吗?因见我在这头沉默,陆菲于是问道。

  嗯……我说:我已经找到摆平那贱种的办法了。陆菲哦了一声,却似没有半点兴奋。估计她以为我是在宽慰她,也是,她哪儿能知道我居然发现了个大秘密呢!正踟蹰着是不是该把今晚的所见所闻所感告诉给她,她在那头微叹息了下,道:别说这事了。

  此时我心中的冲动也冷却下来,暗思现在陆菲的表妹也在那头,有些事情不好说,当下就没再往下继续。

  

  挂断电话后,心中居然有了一丝莫名其妙的怅惘。一路茫然的走回家,才发现折腾了几个钟头,老子连饭都还没吃。泡了碗面胡乱吃了,倒头便睡。第二天起床先冲了个澡,然后才急颠颠的往去公司。

  到了公司,见了陆菲,忽然发现我们两人互望的目光都开始变的复杂起来。下午下班的时候想和陆菲一起走,但却被她逃脱了。郁闷之下越发愤恨赖B。当天晚上想赖B的次数居然不可思议的超过了陆菲。

  转过天上班,刚进办公司,却发现赖B竟回来了。NND,没想到丫这么快就赶回来送死了!

  我心中大感兴奋,暗想着该找个机会去敲打他,哪知这贱种居然不知死活的主动叫我去他办公室!这下正中了我的下怀,当下兴高采烈的进了赖B的办公室。

  

  

  

作者:白文豹 提交日期:2009-08-05 15:00

  赖B大模大样的坐在他的老板椅上,叼着根烟,双脚不客气的放在办公桌上。只看他这副姿态,老子就知道丫肯定又想出了什么损招来玩儿我。可是日至今日,我哪里还会把他放在心上,不待他说话,一屁股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嬉皮笑脸的喊了声:赖部!接着伸手从兜里掏出手机,一边把玩着一边望着他笑。

  赖B万也没料到我居然敢这副做态,原本阴沉着的脸上露出一丝疑惧的神色。估计那晚我和他的交锋已经在他的心里留下了阴影。事后他肯定会疑神疑鬼认为我之所以敢明目张胆的削他绝对是有所持。而他叼烟翘腿的摆出一副吊样儿见我就是想给我个下马威,好在气势上先压倒我。但我进门后那种满不在乎的样子却使他愈发怀疑起我是否真握有他的把柄了,嘿嘿,只是他这种心态,我就确信今天能够完胜他!

  

  赖部!因见这B在我的目光下居然不由自主的放下了腿,我更觉胜券在握,道:前晚我在XX酒店门口好像看见嫂子了,呵呵,赖部真本事,把嫂子滋润的越来越性感了……对了,他好像和林总在一块,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看花眼了!

  说到这里猛地一顿,把目光转向自己手中的手机。因怕赖B蠢,又点了他一句:赖B,我这手机还蛮适合拍照的。得意之余,居然脱口就把赖B俩字给说了出来。不过一来B和部发音相似,二来此刻赖B的心中正起着天翻地覆的变化,所以根本就没意识到我居然当着面骂了他声赖B。他的额上隐隐透出了些汗,嘴里的香烟差点没掉下来。

  眼见赖B是这种表现,我长吁了口气,知道赖B果然如自己猜测般是个靠老婆卖屁股来升职的活王八。因为他半点没表现出男人得知老婆出轨后应有的愤怒,有的只是不安。刹那间我发觉赖B平素嚣张的外壳下面活着的只是一条无比可怜的可怜虫。

  

  

  

作者:白文豹 提交日期:2009-08-05 15:40

  在办公室里我如终没把事情挑明,可是赖B自家人知自家事,当然明白以后不能再得罪我。末了我为了给他个台阶下,故意领导长领导短了拍了他通马屁,又说自己年轻不懂事所以那晚才会对赖部长不礼貌,请他务必原谅之类的废话。赖B毕竟是见过场面的人,也就顺坡下驴,相互顾忌下我们反而维持了平衡。

  出了赖B办公室,心情那是怎一个爽字了得。向陆菲那儿望了一眼,发觉她正目光关切的盯着我。我冲她一笑,右手打了个胜利的手势。回到自己座位上后,越想越是得意。其实我手里压根就没啥照片,居然愣是把赖B这老奸巨滑的家伙给唬住了。妈的,偶实在是太有才了!看来老子上辈子肯定是个裁缝,骨灰级裁缝!

  

  

  

  

作者:白文豹 提交日期:2009-08-05 16:21

  一下午小爷都是爽歪歪的,工作时不时和对面那乳娃娃交换几个暧昧的眼神,过得那个写意。赖B则一直躲在他的办公室里,直到快下班的时候,他才出来把秦红玲叫了进去。我心知肚明他是想在秦出纳身上出出今天憋着的那股邪火。想着他丫一个败军之将居然都有慰安妇伺候,老子这个胜利者岂能让他给比了下去?当下便想去约陆菲。

  起准备起身,却见陆菲竟主动向我走了过来。

  今天的陆菲穿着一件紧身的白色小衬衫,上面点缀着几个大大的红花,薄薄的衣料下面隐隐现出蓝色的胸罩,丰挺的一双咪咪在胸前呼之欲出。下身是一件水蓝色的紧身一步裙,布料应该是那种含有丝质的精纺面料,淡淡的发着丝光。裙下露出一截着裹肉色丝袜的浑圆小腿,脚下踩着一双蓝色高跟水晶凉鞋。

  我瞅着她因走动而微颤的胸脯,心中一阵又一阵的感到眩晕。直到她来到我身边,老子的眼光还死死的盯着那两坨肉。NND,她这种身材穿紧身衣,摆明了是想谋财害命嘛!

  小白!正自在咽口水,陆菲开口了:晚上我请你吃饭!

  什么?吃饭?我心中大喜:难道陆菲已经猜出偶战胜了赖B,所以打算用实际行动来慰劳我这个胜利归来的英雄?

  嗯!下班一起哈!她道,顿了几秒,忽然发觉我的眼睛正盯着她的胸闪光:你看什么啊!她小声骂了我句,接着居然来了个双手护胸的动作。她的这下动作更是激的我欲念大涨,我吁出一口长气,在心中喃喃道:妈的,今晚要是再不能把她给推倒,那老子就太愧对我们白家的列祖列宗了。

  

  

作者:白文豹 提交日期:2009-08-05 21:05

  今天又是个周五,下班点一到,办公室里的那群鸟人立即竞赛般涌了出去。我和陆菲是最后出去的两人,临出门前我还回望了眼赖B的小办公室。室门紧闭着,可以想像里面赖部长秦出纳正在上演着和谐大戏。我突然觉得自己很有点儿对不起秦红玲,可转念一想,她丫也不是个好东西,估计她在赖B身上也得到了不少好处。

  和陆菲来到电梯口时发现那里已经排了长长的队伍,人人都仿佛电梯里藏着无数财宝似的生怕自己落了后。陆菲见状皱了皱眉,说:我们多等会儿吧!我点头同意,心里说:一定要等,要不然被公司里其他色男挤到陆菲的咪咪可咋办?万一挤坏了就更掉的大!

  如是连等了两拨,待得两部电梯把所有人都载走了之后我们才来到电梯前。又等了一会儿,电梯驾到,我低着头先进了电梯,陆菲跟在我的身后也进了来。进去抬头看时不由怔了一怔,此时电梯里只有一个人。那人四十多岁年纪,高高瘦瘦,鼻上架着金丝边眼镜,面容儒雅,衣冠楚楚。唉,别看这人长的好眉好貌的一副学者气慨,可是老子却知道这货乃是个十足的淫魔。因为他便是我们公司的老总,御女无数的——林、无、敌!!!

  

  

  

  

作者:白文豹 提交日期:2009-08-05 21:42

  我万没想到居然会在电梯里碰到他,妈的,现在想退出去也已经晚了。只得硬着头皮喊了声林总,林无敌冲我点了下头。他就这点好,从来不在职工面前摆架子。他本是某高官的秘书,后来弃官从商,凭借自己的人脉关系和经营手腕,到今日已经坐拥十数亿身家。虽然大家因为他喜欢淫人妻女,不喜欢加工资,而叫他林无敌,可是他从不摆架子这个优点全公司都是有口皆碑的。可见一个人能够成功,身上总会有这样那样的优点。

  林无敌冲我点了下头后就把目光转向了在我后面进来的陆菲,待他看到陆菲时眼睛明显一亮。我见他这副神态,心中涌起了强烈的不安。完鸟,陆菲的艳色落到这个流氓的眼中,哪儿还会有好?只看他能和赖B老婆搅在一起,就知道这厮和我一样,也是奶大肤白系列的粉丝。废话,是男人谁不喜欢奶大肤白的女人?不说旁的,单看楼上楼下各位顶贴的兄弟,丫们只是看到“奶大肤白”这四个字都已经兴奋到抽筋,何况真真有这么个尤物摆在面前?

  电梯下行的时候林无敌时不时就会把目光飘向陆菲,也怪今天的陆菲实在是性感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我敢肯定她在林无敌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作者:白文豹 提交日期:2009-08-05 22:16

  愈是这样想,心里就愈不舒服,只盼着电梯能早早到底。好容易到了一楼,我的心里就像经历了几个世纪那样漫长。电梯门开,赶紧的和陆菲出了电梯。林无敌却还要下地下停车场去取车,所以没出来。

  到了外面,回头望了一眼林总,却见他正目光灼灼的盯着陆菲的翘臀。直到电梯门关,丫都没眨一下眼睛。我心中凉嗖嗖的,那感觉就像明知有人要搞自己老婆但自己却无法阻止一样,郁闷到了极点。

  出了公司大楼,依然在想着林无敌那堪比X光的目光。外面是个晴朗的天,可我的心却和这天气格格不入。赖B我或许还能对付下,可是林无敌,我怎么可能对付得了?他只需稍稍动下小指头,立时会有一大群马屁精帮他查陆菲的底。正在心中苦恼,陆菲在一旁小声道:小白,刚刚那人是不是就是林总啊,没想到他还长的挺帅的!

  

  

  

这话从陆菲嘴里说出来,竟是那样的刺耳刺心,当下道:是啊!菲姐,刚才在电梯里他可老盯着你看呢,我想他肯定是看上你了。净瞎说!陆菲脸红道:他怎么可能看上我?
  我靠,这话更加伤我。想想也是,一个又帅又有钱,一个赤贫小屁孩,级数相差的实在是太远了。就算陆菲真的是个脑残,她也知道该怎么选。想到这里,心中不爽之极,当下便停住了脚步。陆菲见我停步,讶道:小白,你怎么啦?我道:我不太舒服,不想去吃饭了。不舒服?陆菲一听可慌了神,瞪大了眼睛望着我说:怎么不舒服,要不要去看医生?
  汗~~老子真想拿根发条紧一紧她的脑弦,丫怎么就不会动脑子呢?她难道就没看出老子其实是在吃醋!于是没好气说:没啥大不了的,就是不想去吃饭了。
  那怎么行?陆菲道:我已经约好我表妹了——上次不是给你说过吗?我介绍她给你认识!
  若她这话在半小时之前说出来,我或许会亢奋的意淫3P,可是现在给我的却只有打击,看来陆菲根本就没想和我在一起过,要不她怎么会这么热衷的给我介绍女朋友?
  我真的不想去了!我丢下这句话,转身便往相反的方向走去。小白!陆菲在背后叫我,我没有转声,右手伸起来,背着她做了个再见的手势。
  
  

作者:白文豹 提交日期:2009-08-06 00:22

  离开陆菲之后,心内空虚的可怕。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可能我真的有点爱上陆菲了,所以才会这般的难受。唉,若我只是想日日陆菲就好了,为什么要对她动感情呢?记得某位高人(别东张西望了,就是老子)说过,性是个快乐的过程,爱却是痛苦的深渊。要不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去买1春嫖1娼玩1夜情?

  如此丧魂落魄的,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正想着陆菲也不来个电话问问我,忽听得不远处的地下通道里传来一阵吉他声和歌声。因听那歌似乎是我最喜欢的女歌手姜昕的歌,当下循声过去,进了地下通道。

  通道内正有一个女歌手在弹琴唱歌,那女孩最多也就二十来岁吧,身量很高,长得骨肉亭匀的。一头长发直披到腰间,黑色瀑布一样好看。她长相虽不能算特漂亮,可是确给人一种很有气质的感觉。站在那里弹琴,整个儿一飘柔广告。

  

  可能是由于心情的原因吧,我觉得她的歌声出奇的动听,当下木头桩子一样站在一旁,一气儿听她唱了半个多小时。姜昕的,筠子的,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外文歌,每一下歌声,每一下琴声都似乎击打着我的心。那女孩也发现我一直在看她,时不时的会望向我。她的面前摆着一个打开的琴盒,那里面有几张散碎的块票。

  我心想听了人家半天歌了,怎么也该给点钱。当下走过去,从兜里掏出钱夹,想看看有没五块十块的好给一张。哪曾想夹子里居然全是一百的。NND,既然拿出来了,当然不能不给了。何况这还是个美女歌手,心里咬咬牙,取出一张一百的丢进了她的琴盒。那女孩十分惊讶的看了我一眼,我冲她无声一笑,收起钱夹,转身就走。心里一面想:我靠,不爽的时候乱花些钱还真是一种很好的发泄哇!

  

  整个周末我都是在一种郁闷的状态下度过的,我很希望陆菲能打个电话给我,可是她居然就是没打。恍恍惚惚之中到了周一,上班的时候居然在公司楼下碰到陆菲了。她一见我,眼圈就有些发红,低声问我:小白,那天怎么好端端的就走了!我心说还不是因为你,嘴上却没说话。她动了动嘴唇,似是想说些什么,但终于忍住了,只是默默陪着我一起往楼上去。

  等到了部里,忽然发觉气氛似乎和往常有些不一样,每个人的神情都有些怪怪的。正在纳闷,忽见老谢贼眉鼠眼的冲我直挤眼,我心知有什么大事发生了,当下过去问道:咋了,又有啥猛料?

  老谢道:你自己上论坛看,晚了可能就会被删了。妈的,这料真JB生猛!

  老子听了二话不说,立马开机上网,一边在心里嘀咕,会是啥猛料?看老谢那狂咽口水的色样儿,肯定是风月料!等打开电脑登上内部论坛一看,偶不由得惊的呆住了。

  那贴子的内容赫然便是赖B老婆和林无敌之间的奸情!!!

作者:白文豹 提交日期:2009-08-06 00:26

  离开陆菲之后,心内空虚的可怕。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可能我真的有点爱上陆菲了,所以才会这般的难受。唉,若我只是想日日陆菲就好了,为什么要对她动感情呢?记得某位高人(别东张西望了,就是老子)说过,性是个快乐的过程,爱却是痛苦的深渊。要不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去买1春嫖1娼玩1夜情?

  如此丧魂落魄的,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正想着陆菲也不来个电话问问我,忽听得不远处的地下通道里传来一阵吉他声和歌声。因听那歌似乎是我最喜欢的女歌手姜昕的歌,当下循声过去,进了地下通道。

  通道内正有一个女歌手在弹琴唱歌,那女孩最多也就二十来岁吧,身量很高,长得骨肉亭匀的。一头长发直披到腰间,黑色瀑布一样好看。她长相虽不能算特漂亮,可是确给人一种很有气质的感觉。站在那里弹琴,整个儿一飘柔广告。

  

  可能是由于心情的原因吧,我觉得她的歌声出奇的动听,当下木头桩子一样站在一旁,一气儿听她唱了半个多小时。姜昕的,筠子的,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外文歌,每一下歌声,每一下琴声都似乎击打着我的心。那女孩也发现我一直在看她,时不时的会望向我。她的面前摆着一个打开的琴盒,那里面有几张散碎的块票。

  我心想听了人家半天歌了,怎么也该给点钱。当下走过去,从兜里掏出钱夹,想看看有没五块十块的好给一张。哪曾想夹子里居然全是一百的。NND,既然拿出来了,当然不能不给了。何况这还是个美女歌手,心里咬咬牙,取出一张一百的丢进了她的琴盒。那女孩十分惊讶的看了我一眼,我冲她无声一笑,收起钱夹,转身就走。心里一面想:我靠,不爽的时候乱花些钱还真是一种很好的发泄哇!

  

  整个周末我都是在一种郁闷的状态下度过的,我很希望陆菲能打个电话给我,可是她居然就是没打。恍恍惚惚之中到了周一,上班的时候居然在公司楼下碰到陆菲了。她一见我,眼圈就有些发红,低声问我:小白,那天怎么好端端的就走了!我心说还不是因为你,嘴上却没说话。她动了动嘴唇,似是想说些什么,但终于忍住了,只是默默陪着我一起往楼上去。

  等到了部里,忽然发觉气氛似乎和往常有些不一样,每个人的神情都有些怪怪的。正在纳闷,忽见老谢贼眉鼠眼的冲我直挤眼,我心知有什么大事发生了,当下过去问道:咋了,又有啥猛料?

  老谢道:你自己上论坛看,晚了可能就会被删了。妈的,这料真JB生猛!

  老子听了二话不说,立马开机上网,一边在心里嘀咕,会是啥猛料?看老谢那狂咽口水的色样儿,肯定是风月料!等打开电脑登上内部论坛一看,偶不由得惊的呆住了。

  那贴子的内容赫然便是赖B老婆和林无敌之间的奸情!!!

  

先来个定场诗哈:

  人生在世 天~~天~~天~~~

  日月如梭 年~~年~~年~~~

  富贵之家 有~~有~~有~~~

  贫贱之家 寒~~寒~~寒~~~

  升官发财 得~~得~~得~~ ~

  两腿一蹬 完~~完~~完~~~

  

  OK,继续。

  如果换了往日,看到这等猛料,老子肯定会兴奋的眉飞色舞。可是现在,偶的心里只有仨儿字:完、蛋、鸟!!!妈的,若是赖B看到这个贴,丫吐血之余绝对会认为是我放的料!因为我上周刚刚威胁过他。唉,别说是赖B,就连老子自己也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发的贴。可我明明没发啊,再说了,我当时啥都没拍到,人家这料可是有图有真相,那叫一个猛。除了三张林总搂着赖嫂在洒店大堂里的偷拍,甚至还有一张赖嫂浴后穿着睡袍半躺在客房席梦思上的照片。看来发贴的兄弟真是个高人啊,连这种照片都能拍的到。而且那照片拍的,把赖嫂的风骚淫*荡表现的淋漓尽致。以老子现在的心情,居然都差点没回贴呼唤套图~~(汗,都啥时候了,还YY赖B老婆~~)

  

  

作者:白文豹 提交日期:2009-08-06 13:53

  看完贴后,呆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脑中只是盘算该怎么办。老谢那B还以为我正在震憾,凑过来淫笑道:怎么样,够猛吧。看得老子**都硬……话还没说完,脸色突然一变,低声说:赖B来了。

  我心头一跳,向门口望去,果见赖B打外面进来。他的神色还算正常,估计还没收到那好消息。心下稍松了口气,直盼望着微机室的那群马屁精为了维护林总而尽快把那贴子给删掉。否则,等赖B看到贴子,老子可就大祸临头啦!其实把柄这玩意儿就像核蛋,握在手里时是大杀器,一旦扔出去,就意味着自己也离死不远了。因为对方杀红了眼,那还不拼死报复啊!

  可是我的希望却落空了,因为赖B进去他办公室没多久,就怒气冲冲的把我叫进了他的办公室。

  

  

  

作者:白文豹 提交日期:2009-08-06 14:33

  姓白的,你他妈还真够有种的!甫进办公室,迎接我的就是赖B劈头盖脸的一通骂:你想玩是伐!好,好,老子陪你玩到底!一边说,这B一边气的浑身发抖,双手上桌子上不停的乱翻,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

  我望着他这副形态,突然有些可怜起他了。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老婆被人日的可怜虫。我真的想说赖部那贴不是我发的,我那晚根本就没拍到照片。可换了你是赖B,你会信不?

  这时赖B已经找到了他要找的东西,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狠的笑意,将那东西往我面前一甩,阴恻恻道:这是人事部转来的一封文件,公司为了精简财政,将京盛仓库人员裁了很多,现在希望我们财务部能派一个熟悉业务的骨干去临时帮助管理一下。我想你一向负责仓库成本核算,最合适不过了,就打算推荐你去!

  靠!我心知肚明这是报复。那京盛库是公司的一个中转库,为了省钱,建在很远的郊区,他这一招分明是想将我发配边疆。估计他上周五找我就是想用这招来对付我,只是我当时使出了那个杀手锏,他才没敢轻动。现在既然已经撕破脸皮了,他自然全没了顾忌!

  妈的!我心道:大不了不干了!!!赖B像是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一样,嗤的一笑,道:你如果不想去可以辞职啊!不过你可要知道,就算是现在递辞职信也要等到一个月后才能走人。这一个月你还是要去那里!你也可以不去,不过你放心,我每天都会打你旷工的!还有,你档案的考语我也会好好的给你写的!说罢,嘿了一声,仿佛农民斗倒地主那样舒心畅意。见我呆呆发愣,又说:滚出去好好想想吧!

  我心里忍了又忍,终于没发作出来。转身往外走。就在我准备开门出去的时候,赖B的声音又从后方飘来。

  对了。他故意气我般道:你帮我把陆菲叫进来!

  

  

  

作者:白文豹 提交日期:2009-08-06 15:15

  我听了这话心里立时便是一抖,转过身去,双目犹如要喷出火般盯着赖B。赖B冷笑着望着我,一副有本事来爆我菊花呀的可恶表情。说实话,我真的想不顾一切的冲过去干死这B,可是我知道赖B此时就是故意在挑逗我,我要真打了他,后果可就更严重了。

  深呼吸了好久,才稍稍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当下不再理会赖B,开门出了他的小办公室。

  出门后,迎面而来的是陆菲问询兼关切的目光。和她目光一触,我突地涌起一股想哭的冲动。大咪咪啊大咪咪,你知不知道所有一切都是为了你啊!陆菲见我神色有异,似乎也猜出我的处境不妙。

  便在这时,赖B那贱种从办公室里探出他的狗头来,叫道:小陆,你进来一下,我有事跟你说!

  陆菲哦了一声,站起来,先是冲我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然后往这边走。我如何能看着她进去被赖B骚扰,眼见她要从我身边走过,情急之下老子一把抓住了她的手。陆菲万想不到我居然会当着这么多同事的面拉她,又羞又急,小声道:你快放手!我心中紧张,抓的却更紧了。此时办公室里的同事都听到了动静,数十只眼睛齐齐盯着我和陆菲。陆菲更加局促不安,哀求般道:小白,我求你了,快放手!说着眼泪已是淌下。我暗叹口气,松了手,一面在陆菲耳畔小声道:那贱种要是敢碰你的话你就踢他老二!

  

  

  

  

  

作者:白文豹 提交日期:2009-08-06 16:03

  自打陆菲进赖B的办公室起,我的心就处在一种极度不安的状态。我太明白赖B这种人的心态了。像他这种有点权势的小官儿,分外怕丢面儿。如今栽了这么大个跟头,让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他老婆给人睡了。他肯定会不顾一切的搞别人的老婆来平衡自己的心态,而陆菲绝对是一个绝佳的对象。漂亮,性感,是自己下属,又胆小怕事,我靠,上哪儿去找这么好的菜?且他还有过一次骚扰陆菲的经验,事后陆菲根本就没丝毫报案的意思。再加上他曾亲眼看到过我和陆菲亲热,他百分百认为陆菲是个极易上手的骚货。如此风险小回报高的事情,他焉有不干之理?照老子估计他干了陆菲之后还会到处宣扬:看看,怎么样,老子不是乌龟,老子也日了别人的漂亮媳妇!被上司抢走的东西,便在下属那里夺回来。古来做官皆是此理!这年头,权力就是王道!

  陆菲在赖B的办公室里待了很长时间,这期间老子一直盯着办公室的门,心忖只要里面传出陆菲的尖叫,老子就踹门进去把赖B海扁一顿。好半天,陆菲才出来。我远远盯望着她,见她衣衫整齐神色如常,才放心下来。看来赖B现在只是在向我示威,但只要等我一走,他就会也无顾忌的推倒陆菲!

  

作者:白文豹 提交日期:2009-08-06 17:07

  我原想被发配边疆的事情也许会缓上几天,哪知下午一上班,人事部的通知就来了,要我明天就去京盛仓库。我情知赖B从中做了手脚,可是却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应对。此时同事们也都知道了这个消息,纷纷投来同情或幸灾乐祸的目光。有些眼里有水的看出了这事和我、陆菲、赖B的三角关系(妈的,非典型性三角)有关,都在心里笑我不知死活和顶头上司争女人活该倒霉。

  惟一真正关心我的就只有陆菲。自打知道了我要被调到郊区,她就显得很不安。在她蠢笨的思维里,她肯定会认为我之所以会这么惨,完全都是因为她。下班后,不待我找她,她就收拾好东西默然顺从的跟在我身后。

  出了公司大楼我也没搭车回家,只是略有些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陆菲默默伴着我,我不说话,她就也不说话。偶尔我扭头看她,总会发现她带着歉意的目光正柔柔瞧着我。我心中一阵感慨,像陆菲这种女人,绝对是每个男人的渴望。且不说她的丰乳翘臀细腰长腿,单是她这随和温柔的性格,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啊。只是我以后再无力保护这个娇怯的女人了。这一刻,我才深深的体会到自己的位卑力弱。看来只有有权有钱,你才能保护住自己心爱的人。难怪古今中外,人人都会对权力财富痴迷。因为说到底人类其实就是一种依附权力财富而生存的生物。

  如是一直晃到日头西落夜幕垂临,陆菲终于忍不住说道:小白,你别难过了,都怪我,要不是我的话……我不待她说完便打断了她,微笑着说:我没难过,真的,呵呵,我请你吃饭吧,呵呵,我家楼下的烘烤排档可好吃了,每天都有好多人去吃……

  刹那间我拿定了主意,我打算把陆菲骗到我家把她上了。因为只有这样,只有和她发生肉体关系将她变成我的女人之后,我才能以她男人的身份去要求她为我保有坚贞,才能教会她如何应对赖B甚至林无敌的骚扰。

  

  


  评论这张
 
阅读(38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最近读者

热度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