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起到老的博客

一份恬淡的心情,一份纯粹的欢乐。

 
 
 

日志

 
 
关于我

1968年9月15日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19团4营23连,当过农工,养过猪,做过营部商店售货员。1974年回到上海,从泥瓦工开始做起,后担任统计员,成本会计员,工程预算员,和数字打了半辈子交道。现退休赋闲

网易考拉推荐

我当泥瓦工  

2014-09-11 18:40:29|  分类: 北大荒人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根据中央三十号文件精神,我回到了上海,同年11月4日,我被分配到区房屋修建公司下属的房修队当了一名建筑工人。一起进队的共有三十二名工友,都是年龄相仿从各地农村返城的知青。按照房修队领导的安排,男孩子全部当了泥瓦工或者木工,女孩子清一色是辅助工(即是小工)。办了两天学习班后,第三天就开始正式进入角色了,在老师傅的带领下,我们来到建筑工地,或是清运垃圾,或是和黄沙水泥,或是给泥瓦工师傅拌料及运料,别看拌料,既是力气活,也多少要掌握一些技术含量,例如黄沙水泥的百分比,内外墙粉刷材料的比例等等。总之,基本是脏乱差的活儿小工都包下来了,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每天收工回来,跟个泥猴也差不多。好在有北大荒六年的历练垫底,这点苦累真不在话下。

第二年,队里成立了女子泥工班,领导让我跟着师傅学当泥瓦工。爬脚手架,是早就练就的基本功,但毕竟不是仅仅运送垃圾和建筑材料了,还得学一些真本事,老师傅手把手教我们如何劈砖,如何把灰浆均匀地抹到红砖的各个切面上,如何粉刷墙壁和地坪,如何嵌粉清水墙,如何给外墙“拉毛”等活计,(清水墙是指砖缝暴露在外的一种墙面)。“翻屋面”是记忆最深的工作了,爬上高高的脚手架后,再用虚力踩上屋面,那时的石库门老建筑大多是用的小瓦片,不受力。我们把经年未修的旧损瓦片取下,把积满灰尘的老瓦片用笤帚清理干净,一张张的堆放整齐,待木工师傅整修完瓦片下面的木椽子和隔栅之后,重新把新瓦片和可利用的旧瓦安放就位,再用脊瓦和水泥砂浆制作屋脊戗脊。有时一阵风吹过,屋顶多年的积灰常常把猝不及防的我们整个大花脸,大家面面相觑,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遇上盛夏,为了避开毒日酷暑的蒸烤,我们就清晨四五点上班中午收工。逢到寒冬腊月,那滋味儿也是够受的。我爱出汗,冬天衬衫外面套一件棉袄就干活了,记得粉刷墙面做“刮燥”时,(指刷在墙体上的第一层粉刷层)半天干下来,用了不少蛮力傻力,连棉袄外面都被汗水浸湿了,不明就里的工友还以为是我不小心棉袄沾上水了呢!

碰上大面积浇捣混凝土的工作,由于水泥易干的特质,必须一鼓作气完成作业,记得有一次在新闸路浇捣一处两三千平方米的民居屋面,工友们全体出动,那时还没有使用商品砼,大家伙有的用小车运黄沙水泥和石子,有的在搅拌机旁拌料,有的推车将混凝土运达现场,泥瓦工们则全部集中在屋面铺设,一直奋战到次日清晨才完成任务。有时候赶做商铺的磨石子地坪或者石材地坪,也需要加班加点通宵施工,好在那时候年轻力壮,总觉得有使不完的劲儿。

最难忘的是1976年的9月9日,我和师妹在青海路的七机部(现已经拆迁)“翻屋面”,突然听见哀乐声起,七机部的广播喇叭中传出了毛主席逝世的消息,我俩坐在屋顶上,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当了两年泥瓦工,在我四十多年的就业生涯中,只是短暂的一段历史,但是它却为我之后几十年的建筑预算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