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望川

·

 
 
 

日志

 
 

已然剧终  

2014-09-14 15:24:48|  分类: 就差一厘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无归期,丰盈了所有的记忆]


从云南回来的第29天,我在滇海的长椅上,看一群白鸽扑腾而起。

前一个小时我总共喝了两杯速溶咖啡在肯德基店里枕着背包睡了三十分钟。

我能清晰的听见有顾客光临,尖锐的女人声音以及哭的讲不清楚话的小孩。

前两个小时我在陌生的街道上来来回回,频繁的刷新网络订票系统,在我一无所知的地方。

前三个小时我坐在机场大巴上看车窗外绵密的云朵我知道这就是昆明。

旅行的开始是一碗过桥米线。

从昆明到丽江的火车上我度过了一晚,先后去了16个地方,花了8天。

在回程航班延误至凌晨3点,才有幸晚了2个小时后在候机厅睡了一觉。

一个人的旅行很容易胡思乱想。


已然剧终 - 望川 - 右颧骨的痣
 
已然剧终 - 望川 - 右颧骨的痣
 

C对我说:哈哈哈,谢谢]


旅行结束后,我也做出彻底离开一个城市的决定。

最后,只跟一个人告别,了断在杭州。

现在的我,在港口城市宁波写了第一篇日志。

 来来往往而擦肩而过的我们,相遇。

或者只是一场意料之外的误会。?只是我奢望,这如果是一个没有开始的戏剧。

一个在专业领域的演员尚且不能台前幕后两重天。他们也会融入自己的感情,他们不会这样口是心非。

 C又对我说,我们身边的人,她们时常不告而别。她们自私而决绝,不留后路。

其实我们不知道她们早已记住自己眷恋的一切景象,会牢牢地把过去抓住不放。

她们是险峻的大江里一座明朗的灯塔。

她们温婉并且表现得善解人意。

 我小心翼翼地处理我们的关系,我不想发酵,不想沉淀,不想回应。

可是,在我都已经打包好行李告诉你,我的离开,你还是用装满勇气的胸腔做了一件勇敢的事情。

我不知道怎么拒绝你,也说服不了自己。

最后,我只回了你两个字,不会。


已然剧终 - 望川 - 右颧骨的痣

 [故事到此,已然剧终]

我就像是犯了件天大的事,不敢面对你。

现在我选择写纸条给你看。


 第一张。                

我苦心经营着彼此之间的友谊。

我们之间的一切像是根本就不可能开始。

它不会像你期望的一样有个轰轰烈烈的过程。

可是,我从来都掌控不了它的发展。

我缺乏一种对生命力的信任。

我至始至终都不过是在自欺欺人。

时过境迁,或许我们逃不了分离和结束。


已然剧终 - 望川 - 右颧骨的痣
  

第二张。

写给哭泣的你。写给承受。

顷刻之间,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最难做到的是躲避或者“不露面”的懦弱。

我假装陌路的表情,有时是徘徊,有时是强颜欢笑或者苦中作乐。

而你,有时表现得漠不关心,有时态度强硬,有时手段卑劣。

我其实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

但是我装作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白痴。


已然剧终 - 望川 - 右颧骨的痣

第三张。

乐观或者悲观是对生活最拙劣的划分。

有些时候文字可以疗伤,有时候文字会变成一种原罪。误解而解释不清。

在一个人最复杂最迷茫最困惑的时候,会以为所有的人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过客,让自己无端感受到敌意和针对。

我们都无能为力,以彼此相扶持。

是时的天空一半昏沉暗淡一半天朗气清。

 哭泣是女子最厉害的武器。

哭泣是男子的软肋。


 已然剧终 - 望川 - 右颧骨的痣


第四张?

无需刻意的躲开和或者故意地冷落与排斥你。

我所理解的爱。

是痛苦和忍耐的源泉。

是干裂的皮肤需要滋养。

是洋洋洒洒地保持单纯的情感。

也不必再自责不要自作聪明,当局者迷是一个残忍的真理。

你对爱怀有羞耻之心却不作傀儡。

独自潜入禁忌的疆域,这一项叫做为爱而活。


 已然剧终 - 望川 - 右颧骨的痣


第五张。

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囚笼之中。

我自然是有寂寞的时候。

你会是一个可爱的好朋友。

言辞清秀。

姿态矜持。

不随意与人搭讪。

你乐观。安于接受。

你喜欢甜食。

是否标志着你内心的童趣以及不欢愉。

急性而不能够豁达,这是隐疾。

无法依靠药物轻松治疗。

 已然剧终 - 望川 - 右颧骨的痣


第六张。

你说,这是你在青春年纪里做过最勇敢的事情。

我说, 这是我在荒唐青春里做过最却懦的事情。

如果一开始,我换个处理方式就不会让你产生误会。

如果一开始,我对你的关心可以少到连陌生人都能做到的地步,你也不会在知道真相后全是眼泪。

如果一开始,我们没有认识,这是件好事还是坏事。

我记得,你的原话是你这样的人肯定没有人喜欢。

说我残忍也好,说我卑鄙也罢。

你要相信你说的原话一直都是对的。


 已然剧终 - 望川 - 右颧骨的痣


[最后我赠予你,说]

你不是我喜欢的女子。



已然剧终 - 望川 - 右颧骨的痣

文/望川

就像这名字,渡三途河,开曼珠沙华。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凉薄的青春
阅读(4096)| 评论(1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