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博客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某女郎

只是路过 只是错过

 
 
 

日志

 
 

全息网游之苦力BY酥油茶(36-40)  

2011-11-09 13:38:57|  分类: 全息网游之苦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36、积极备战(下)

虽然一整版的广告让关眠提高了知名度,但是游戏的世界向来是散播得快散开得更快。关眠除了接到几十封打听八卦的信之外,其他活动照旧。

值得一提的是,在小精灵满天飞期间,他学会了第三样技能——初级暗盾。

试验后他才发现初级暗盾除了能够防御敌人的攻击之外,还能当挡板。凝固的暗气像一块椭圆形的小黑板,他只要屈膝缩头,就能把整个人藏暗盾后面,而且只要敌人的攻击力总值在九百伤害之内,暗盾能持续半分钟。

关眠一个人在野外折磨十几级的怪,直到将初级暗盾使用得得心应手之后,才回到博特城,继续主线任务。

昨天交完任务【游历大陆】之后,传送点的NPC就让他去城里巴塞科公爵府找管家鲍勃。

虽然这只是个网络游戏,但游戏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关眠来到巴塞科公爵府邸门口,就被守卫的士兵进行了一番严格的盘查。

“你是几几年几月几日加入梦大陆的?”士兵神情严肃,一双眼睛比**更锐利。

关眠毫不犹豫地回答道:“3011年4月11日。”他对数字向来敏感。

士兵道:“为什么加入游戏?”

关眠道:“无聊。”

士兵道:“是否听闻过巴塞科公爵的英勇战绩?”

关眠道:“没有。”

“伟大的巴塞科公爵曾经是……”士兵扒拉扒拉开始宣传。

关眠脚步不着痕迹地向门的方向移动了下。

士兵立刻挡在他面前,继续扒拉扒拉地说着他家公爵的光辉史。

关眠无聊了,写信问何其有辜做这个任务时是否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信很快得到回复——

你为什么不说听过呢?

关眠:“……”

大概说了十分钟,士兵终于把资料背完了。他问:“你来公爵府的目的是什么?”

关眠道:“做任务。”

士兵突然退后两步,两只手高举过顶,用力地捶了捶胸口,高声道:“能够为伟大的巴塞科公爵服务是你毕生的荣幸!请跟着我宣誓!有生之年,我一定为维护巴塞科家族的荣耀而努力!”

……

关眠发呆呆过去了。

【系统】宣誓时间告罄,请重新接任务。

关眠:“……”

考虑到主线任务丰厚的经验奖励,关眠还是回头重新领了一次任务。

前两个问答一模一样。

到第三个,士兵问:“是否听闻过巴塞科公爵的英勇战绩?”

关眠斩钉截铁地回答:“听过!”

“请进。”士兵二话不说地让开路。

关眠为宣誓而做了半天的心理建设一点都没用上。

管家鲍勃鲍勃是个气势冷峻的中年人。他简洁道:“狄林少爷的表弟,具兰的索索·万特拉王子失踪了。如果您见到他,请一定要通知我们。”

【系统】是否接受【失踪的王子】任务?

关眠点了接受。

于是,鲍勃道:“索索王子最后出现在玛索城的佣兵公会分部,也许你能在那里找到一点线索。”

关眠从公爵府出来,立刻通过博特城的传送点来到具兰首都奥古林,然后中转去玛索城。

玛索城是个萧索古朴的小城,玩家一个个来去匆匆,三两下就消失在街头。

关眠进入佣兵公会分部,前台正站着一个NPC。

“您好,我是阿克,有什么可以问您服务的吗?”NPC阿克挂上职业微笑。

关眠道:“我想请问索索王子的下落。”

阿克眨了眨眼睛,“谁是索索王子?”

【系统提示】可以使用适当的威逼利诱手段。

关眠抽出魔法棒在台上敲了敲,“说还是不说?”

阿克笑容不变地望着他。

关眠又掏出一个金币,在台子上啪得一放,“说吧。”
阿克弯下腰,嘴巴靠近那枚金币。

正当关眠以为要他接受的时候,阿克突然吹了一口气。

“呼。”

金币飞了。

关眠:“……”

何其有辜又接到一封来自春梦不醒的信——

怎么搞定佣兵工会玛索分部的阿克?

何其有辜看向不远处的星飞痕。

似乎感觉到他注视的目光,星飞痕抬起头来。

两人视线在半空中交会。

何其有辜正想开口,就看到他又淡淡地别过头去。

“……”

何其有辜在回信上刷刷刷地写起来,力透纸背。

给他钱,砸得他老爸老妈都不认识!

给他棍子,打得老爸老妈都不认识他!

关眠接到信后,淡定地瞟了阿克一眼,然后弯腰捡起那枚金币。

阿克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关眠突然抬手,将金币狠狠地向阿克砸过去。

阿克呆呆地看着他,“你居然打我?”

关眠道:“说吧。”

阿克道:“你不知道殴打NPC是要受到全城守卫军通缉的吗?”

关眠道:“说吧。”

外面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关眠刚回头,就看到守卫军闪亮的剑锋从自己的喉咙前割过。

然后……

他站在阴森诡异的宫殿里。

“……”

报纸小角落出现了一条新消息:【星月公会】春梦不醒袭击佣兵公会玛索分部的阿克而被玛索城守卫军当场格杀。

像这种消息每天大概都会出现几百几千条,一般不会有人关注。但是这次不同,春梦不醒这个ID昨天才刚刚霸占一整块版面,今天就沦落到挤这种小版块的下场,不免让很多人唏嘘之余,大呼痛快!

关眠回到玛索城,就看到小精灵们成群结队地扑过来。

繁星有度、江山为我娇喘、百战百胜、潘潘……还有一大群不认识的ID统统发来慰问或者祝贺。关眠在一堆信中,淡定地挑出何其有辜的——

你真的砸了?

……

唉。这又是何必呢?那个NPC只要贿赂五金就能过的啊!

关眠开始相信人与人之间是会有辐射的,不然他不可能智商低到相信何其有辜的话。他丢掉其他信,只留下了何其有辜的。

君子报仇,连本带利。

这张就当是欠条,在讨回来之前,他要留下来当凭证。

他重新回佣兵公会分部,掏出五金贿赂正要贿赂,就见阿克惊恐地叫道:“你又要砸我?你怎么可以这样呢?明明是守卫军杀你的,又不是我杀你的。算了算了,我还是告诉你吧。不过你别对别人说是我说的。其实,夏洛克佣兵团护送索索王子去沙曼里尔首都博特城找巴塞科公爵了。”

关眠将金币放回包裹。

一条命值五金……

不算太亏。

大概出于对关眠受到自己误导而赔上一条性命的亏欠,何其有辜来信询问他的方位,决定帮他一起过主线任务。

秉着不用白不用,用了也没用的原则,关眠爽快地将坐标发给了他。

何其有辜很快赶到,若无其事地问道:“做到哪一环了?”

关眠不动声色地看着他。

何其有辜渐渐尴尬,“我以为你这么聪明,不会相信的。”

“……”关眠在账本上又追加了一条幸灾乐祸。

何其有辜干咳一声道:“其实主线任务还是很好过的。你放心,有我在,一定帮你搞定!”

“……”账本上自动生成一条,站着说话不腰疼。

何其有辜见关眠从头到尾一言不发,不安道:“你没事吧?”

关眠慢慢地转头,露齿一笑道:“没事。”

“……”何其有辜觉得心脏快被吓得碎裂了。这哪里是没事,这分明是“没关系,以后再好好清算这件事!”

有了何其有辜担当指导老师,关眠做任务的速度和效率大大提高。

他们先回巴塞科公爵府邸,得到索索王子没有回来的消息。然后何其有辜带着关眠去佣兵公会,花了五金买到消息说夏洛克佣兵团仍旧在具兰境内。

两人又转回具兰,终于在玛索城一家小酒馆里找到夏洛克佣兵团的团长,得到索索王子已经离开的消息。他又交托了一个任务给关眠,让他帮忙寻找失踪的妹妹。

到这里,主线任务已经从【失踪的王子】变成了【失踪的妹妹】。

关眠问何其有辜道:“索索王子呢?”

何其有辜道:“等你五十级的时候,会在梵瑞尔见到他的。不过在这之前,你必须先找到他妹妹。”

关眠皱眉道:“这个游戏的设计师上辈子一定是搜救犬。”

何其有辜道:“那我愿意和他的上辈子做朋友。”

关眠道:“你怎么知道你一定有上辈子?”

“……”被嘲讽之后,何其有辜的第一感觉不是郁闷,而是舒了口气,有种暴风雨终于要来了的庆幸感。

但是关眠雷声大雨点小,一句话完了就完了,没有再接下去。

何其有辜问他,“就这样?”

关眠挑眉道:“什么?”

何其有辜审视他的表情,发现他的表情没有半分勉强,才干咳一声道:“没什么。我们走吧。”也许是他以前误会春梦不醒了,他其实不是一个睚眦必报斤斤计较的人啊。
37、战术研究(上)

【失踪的妹妹】比【失踪的王子】容易。关眠在何其有辜的引领下,只是问了两个NPC,就顺利在一座森林的木屋里找到了她。和他在一起的还有一个男NPC,看样子是私奔。

妹妹菲奥娜·夏洛特写了封保平安的信给关眠,并千叮万嘱他不要泄露自己的行踪。

关眠接受任务后发现这次不止有奖励积分和金钱,还有一个系统消息:菲奥娜·夏洛特给你五十金的封口费,是否接受。

关眠点接受。

何其有辜突然道:“啊,我想起来了。她如果贿赂你,你千万不要接受!”

“……”关眠的手指还停留在控制面板上。

“因为你拒绝之后,她会因为佩服你而送你价值两百金的金项链,可以拿去换钱的。”何其有辜说完,后知后觉地发现关眠的表情十分的、高深莫测。“你不会告诉我,你已经接受了吧?”

关眠道:“告诉你之后,你会补差价吗?”

何其有辜垮下脸道:“那个你看啊,又是月底了。”

关眠道:“是啊,所以别拖到下个月了。”

何其有辜干笑道:“要不,我用劳力抵债吧,我带你练级,经验涨得比做任务快多了。”

“好。”关眠答应得很干脆。

何其有辜正暗自庆幸关眠突然变得这么好说话的时候,关眠施施然道:“其实这本来就不关你事,不补差价也可以的。”

何其有辜:“……”这句话你倒是早点说啊!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何其有辜认命带着关眠回到昨天练级的洞穴,正准备干活,就听关眠道:“到时间吃饭了。”

何其有辜收起姿势,“你可以早点说的。”如果早点说,他就可以先去别的地方逛一圈,好过在洞穴里看着怪物半小时。

“那时候还没到时间。”关眠道。

何其有辜望着他,想从他的脸上找出恶作剧的痕迹。但是没有,关眠从头到尾表情正经得不能再正经。“好吧,我也去吃饭,半个小时后见。”

两人同时下线。

关眠算着时间做饭、吃饭和上线,时间不多不少刚好半个小时。

何其有辜还没有上来,周围有三个队伍正在打怪。关眠看了眼,有几张熟面孔。

其中两个队伍发来组队邀请,关眠都拒绝了。他一个人努力一个小时打得怪也没有何其有辜十分钟打得多,何必浪费时间。

又过了十几分钟,何其有辜终于上线。他一上来就两只合在一起拼命拜啊拜,“抱歉抱歉。”

关眠道:“这具不是遗体。”

何其有辜道:“那个我有点特殊情况,所以来晚了。”

关眠问道:“不是有种东西叫月测仪吗?没算准?”

何其有辜额头垂下三条黑线,“我上大号而已。”

“哦。”关眠神情不太在意。

看得何其有辜很想抓住他的肩膀,拼命摇晃着告诉他,他真的是在上大号!

关眠道:“干活吧。”

何其有辜对于他这种理所当然的态度已经没有吐槽的力气了。他拿出魔法棒悠悠然地清怪。

由于他等级高,对于这些小怪基本上一下一个,旁边三组的生意一下一落千丈。

两个组呆了一会儿,就离开了,只剩下一个四人小组,眼睛滴溜溜地看着他们。

关眠又收到组队邀请,正要拒绝,就看到两个美女笑吟吟地走上来,“大哥,一起组嘛。人多打起来快。”

何其有辜收起魔法棒,漫不经心地来到关眠身后,然后极小声道:“问她们和那两个人什么关系!”

关眠面无表情道:“我的同伴很小声地问你们和另外两个人是什么关系?”

“……”何其有辜转身面壁。

美女眨着眼睛,笑嘻嘻道:“是队友啊。”

另外两名男队员也走过来道:“啊,我们就是碰到了一起玩的。”
关眠转头对何其有辜道:“要不要问问她们的理想型?”

何其有辜脸依旧对着山壁,手不停地挥啊挥。

关眠道:“我同伴说他喜欢有男朋友的,你们两个要再努力。”

两名美女的脸瞬间僵住。

另外两个男的还算有眼色,拉着她们就走。

关眠对着何其有辜的背影道:“他们走了。”

何其有辜迅速转身,叹气道:“怎么让她们走了?”

关眠道:“你不是挥手让她们走?”

何其有辜痛心疾首道:“我的意思是说,你刚刚提的问题很好,一定要问啊!”

关眠道:“用这么单调的动作来表达这么复杂的句子,你会不会太一厢情愿了。”

何其有辜道:“你要知道,梦大陆女玩家是很紧缺的,美女就更紧缺了,遇到一个不容易啊。”

关眠道:“你可以让星飞痕男扮女装。”

何其有辜跳起来,“关他什么事?”

“目前我见过的人里面,只有他适合男扮女装。”关眠道。暗黑大公虽然长得也很俊美,但棱角太分明,线条不够柔美。

何其有辜下意识道:“他很男人的。”

关眠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道:“我又没说他娘娘腔。”

“但是你说他……”

“五官很漂亮。”

“……这倒是。”何其有辜仰起头,脑海里突然出现星飞痕男扮女装的画面。虽然星飞痕的脸很清晰地浮现在他的脑海里,但是要把这张脸转换成女人还是很困难的。尤其是他刚想帮他画口红,星飞痕的眼睛就会凌厉地扫了过来。

关眠道:“你可以一边干活一边脑补。”

“谁说我在脑补?”何其有辜用群攻技能清掉一大片的怪。

关眠道:“所以刚刚没有给星飞痕抹口红?”

何其有辜:“……”

在何其有辜的鼎力帮助和倾情合作下,关眠终于够经验值学习三十级黑暗祭祀的最后一项技能——盲眼咒。

不间断地打了好几天的怪,何其有辜看到怪就反胃酸,所以一等关眠学会之后,就拉着他旅行。

关眠无可无不可,反正熟悉技能在哪里都能熟悉。

幻景湖号称梦大陆八大奇景之一,在论坛奇景投票中,它的票数仅次于珍珠群岛,位列第二。

但是这样的美景却不是人人能够欣赏的。

就像现在,虽然何其有辜站在了湖边,虽然他能感受到清风拂面的凉爽,虽然耳边充斥着欢快的鸟声,但是他的眼前却是一片黑暗。

他无奈地问道:“你还要试验多久?”

关眠道:“已经试过三十度六十度九十度的,现在试试一百八十度。”

何其有辜道:“这到底有什么区别?不都是盲眼咒吗?”

关眠道:“我只是想试试看哪个角度用得最顺手。”

“是吗?”何其有辜狐疑道,“为什么我有种被整蛊的感觉?”

“错觉。”

何其有辜道:“一百八十度完了以后还有多少度?”

“一百七十九点九度。”

“……”他确定了,他就是被整蛊了。

关眠义正词严地解释道:“高手过招,细节决定成败!”

何其有辜道:“你好像才三十级。”

关眠道:“你准备带我练级。”

“三十级已经很了不起了!”

所幸何其有辜的苦难没有持续多久,关眠就被繁星有度一纸召回。因为这件事,何其有辜对繁星有度多少有点改观。关眠临走之前,何其有辜拉住他谆谆嘱咐道:“当实验品这种事情繁星有度最拿手了。你一定不要放过他,一定要好好操练他!”

对此,关眠微笑道:“可是他没有让我砸NPC。”

……

何其有辜召唤出狮鹫,黯然退场。

来到繁星有度练习的森林,关眠发现今天人到的很齐,明月无影也在场。

繁星有度道:“配合练得差不多,我们应该开始研究战略和战术了。”

诸葛洞明道:“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想,是时候出动我去盗取情报了。”

无双问道:“你准备怎么盗取情报?”

诸葛洞明掩嘴一笑道:“你不知道我有很多相好吗?”

“……”无双道,“我一点也不想知道。”

繁星有度望向明月无影,眼神温柔,“有消息吗?”

明月无影道:“暗黑大公已经报名了。”

听到这个名字,所有人都收起了戏谑的表情。

白草包嘟囔道:“暗黑大公不是已经退出梦大陆不玩了吗?”

繁星有度微笑道:“他回来,就一定有他想回来的理由。”

无双皱眉道:“会不会是因为你?”

繁星有度摇头道:“除了你们、飞痕和何其有辜之外,还有谁知道我回来?”

白草包突然转头看关眠,“你不是和暗黑大公很熟吗?你知道他为什么回来?”

关眠淡然道:“我连我为什么和他很熟都不知道,怎么会知道他为什么回来?”

白草包不相信,“少来,不熟他会发一整版的广告找你?”

关眠道:“熟还要打广告找人?”

白草包语塞。
38、战术研究(中)

诸葛洞明提议道:“要不要我穿丝袜混进去查探查探?”

“……”

白草包道:“你混进去和穿不穿丝袜有什么关系?”

诸葛洞明目光下意识地瞟向远处,“这样比较神秘啊。”

白草包道:“你准备把丝袜套在头上?”

诸葛洞明道:“袜子当然穿在腿上。”

白草包道:“那究竟哪里神秘了?”

关眠突然道:“游戏里有丝袜吗?”

……

白草包与无双面面相觑。

“没有。”明月无影突然开口了。

诸葛洞明道:“这就是我选择缝纫为生活技能的意义。”

白草包、无双:“……”

繁星有度问明月无影道:“你知道暗黑大公队伍人员的名单吗?”

明月无影摇头道:“目前流星之战的名单只显示队长。”

白草包好奇道:“咦。那我们队的队长是谁?”

明月无影和繁星有度都看着他。

白草包受宠若惊道:“不会是……我吧?”

无双点头道:“我们中间也就你比较不起眼。”

关眠等级太低,一看就知道是队伍里最弱的一个,用他当队长反倒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更引人探究。白草包五十五级,不高不低,在流星之战的众队长里不上不下,最合适。

关眠闻言不由看向繁星有度。他之前以为繁星有度选择白草包是出于私下的交情,现在看来,是他低估了他作为高级数据分析师的理性。他做的每件事,选的每一个人都有他的考量和目的。

繁星有度道:“目前,我们还是不要引起别人注意的好。”他说着,别有深意地看了关眠一眼。

关眠淡然道:“我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你。”

繁星有度扬起嘴角,笑容温暖谦和,“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这点。”

如果没有怀疑过,他就不是高级数据分析师了。关眠暗道:考虑到每一种可能,包括几率极低的突发状况是成为中级数据分析师的基本要求。

繁星有度道:“我收到一则传闻,这次设计的人工智能评分程序是基于八个方面。”

虽然他说的是传闻,但是谁都知道,这绝对是可靠的内部消息,不然繁星有度绝对不会说出来。

“第一,是存活率。集体存活获得的分数最高,一个死亡,分数就会减半,以此类推。”

无双等人的脸色都凝重起来。

“第二,就是等级差。存活率和等级差可以说是相生相克的两种评分方式。”繁星有度道,“想要拉开等级差,必定会有一个成员的等级较低,同时,他的死亡可能几率就会大大提高,获得存活率高分的可能性大大降低。”

无双用眼角瞄了眼关眠,道:“为什么不拉近等级差?这样至少可以保证存活率。”

关眠道:“就算六个等级一样高的超级高手同组仍然会有死亡的可能性,但是招收一个低等级的成员就保证了等级差的积分绝对到手。”

繁星有度点头道:“是的。”

无双想了想,赞同地点点头。

明月无影道:“但是两者的积分一样吗?”

繁星有度道:“如果能全部存活,那么全部存活的积分应该会比等级差的积分高。但是,等级差的积分是固定的,而全部存活的积分即使在我们选择等级差积分的前提下,依然有获得的极大可能。”

他说得很有信心,但显然没有感染到其他人。

白草包道:“不说春梦,就是我,我也没法保证在所有比赛中安然无恙。”

繁星有度道:“比赛当然有输有赢,但是输也要输得漂亮和光彩。

其他人没有领会他的意思,关眠却明白了,“还有几种评分标准是什么?”

“第三是配合。”繁星有度道,“使用联合技和魔法阵,会有额外加分。”

其他人面面相觑,这一点他们完全没戏。联合技需要两个或两个以上战斗系玩家,他们只有一个明月无影。魔法阵需要两个或两个以上的魔法师,他们只有一个无双。
关眠问道:“神降呢?”

无双皱眉道:“使用神降会消耗百分之五十到七十五的生命值,等于自己牺牲大半条命,不划算!”

关眠看繁星有度。他们是队伍里唯二的信仰系,但是他不会神降,所以能够使用神降的只有繁星有度。

繁星有度道:“神降要算到第四点,牺牲。如果队伍中有队员为了整个队伍的胜利自愿牺牲,或者有队员为保护其他队员而牺牲的话,也能获得额外积分。”

白草包嘟囔道:“就是发挥雷锋精神呗。”

无双疑惑道:“雷锋是谁?”

白草包叹气道:“所以说,好好读书是很重要的。”

无双:“……”

“第五是默契。这个和配合有点区别,是指普通作战时互相配合的战术。如果互相配合不力,互相扯后腿,会倒扣分。”

白草包对关眠道:“到时候,你还是不要动好了。”

关眠道:“眼睁睁地看着你撞过来?”

白草包被他一言提醒,又想起当初他见死不救事件,郁闷道:“我下次一定会选个有爱心地撞!”

关眠道:“放心。被追杀次数多了,总有一天会撞准的。”

白草包:“……”

在他们闲聊之际,繁星有度已经说到了第六点,“每个玩家对技能使用的合理性和熟练度。这一条会根据不同的环境不同的对手来评分。”

白草包道:“春梦技能这么少,不是很吃亏?”

繁星有度道:“恰恰相反,技能选择少,使用技能的出错率就会降低,是很占便宜的。第七是战胜对手的效率。这个将根据对手与自己的等级差,职业的相克性,以及打败对手所用的时间来综合得分。”

无双道:“那最后一点是什么?”

繁星有度道:“以弱胜强,打败的对手比自己等级高得越多,获得的额外积分就会越高。”

白草包挠头道:“这也太复杂了。”

关眠道:“评分方式越复杂,战术发挥的余地就越宽广。”

繁星有度点头道:“我们现在就来一起研究一下。”

说是一起研究,其实就是繁星有度将自己的想法简略地说了一遍。

无双等人原本因为一大堆评分标准而变得浑浊的脑袋随着他的分析又重新清明起来。

繁星有度总结道:“具体还要一步步走。首先,我们要尽最大可能保证我们的存活率。”

白草包道:“上场前把春梦放进保险箱里?”

关眠瞟向他。

白草包做好迎战准备。

关眠的目光又淡淡地扫过去了。

繁星有度道:“不能放进保险箱,但可以由我们来当保险箱。”

无双道:“我可以用结界把他圈起来。”

……

其他人目光诡异地看着他。

“保护他。”无双极力维持着表面的镇定,一个字一个字地补充道。

繁星有度道:“那就交给你。”

……

怪异的感觉又回来了。

白草包看着关眠,嘿嘿笑道:“被人圈养保护的感觉怎么样啊?”

关眠道:“很有安全感,比拼死拼活当靶子好。”

“……”白草包暗暗提醒自己,做男人绝对不能做成春梦不醒这种厚颜无耻的样子!

繁星有度道:“谁保护白草包?”

诸葛洞明是刺客,不适合这种保护工作,剩下来的只有明月无影和繁星有度。但繁星有度既然开口问了,就说明他不准备接手这个任务。

“我来。”明月无影自觉地站出来。

白草包立刻换了一副脸,谄笑道:“明月姐,靠你了。”
39、战术研究(下)

虽然关眠和白草包都有了保护人,但是考虑到战场瞬息万变的情况,繁星有度准备了第二套方案。“万一无双和明月都腾不出手的话,向我靠拢。”

换做别人说出这样的话一定会被鄙视自高自大目中无人的,但是繁星有度说出这样的话,却有种无形的魔力让人产生安全感和信任感。

白草包的眼睛立刻眯得看不见了。

关眠道:“如果你也腾不出手呢?”

白草包很想跳起来说,你知不知道在跟谁说话?老大怎么会腾不出手?!但是转念一想,这也是在给自己增加安全系数,所以又把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繁星有度含蓄道:“大家会尽力消灭对手的。”

……

也就是说,只能听天由命。看是对手死得快还是他们死得快了。

白草包感动道:“老大,我相信你。”

繁星有度微微一笑,让平凡的脸瞬间明亮起来,“那我们继续来研究其他的评分规则吧。”

流星之战其实就是比个人操作和团队合作,这两项都可以在短期之内有所提高,但是很难光靠短期内的提高和对手拉开差距。所以,这时候要靠的就是双方对规则的了解和利用。

作为高级数据分析师,繁星有度分析这些规则和利用方式可以说是大材小用。但是关眠看得出来,对于不能事先知道积分规则做出更好的准备,繁星有度心里有着淡淡的懊恼。因为没有两个战斗系和魔法系,他们在配合方面的积分等于全废。如果能事先预知,繁星有度一定会将诸葛洞明换掉。

关眠见他们说着说着,又演练开来,干脆找了棵树靠着坐。

白草包不满道:“你不练?”

关眠道:“我只要学会认无双和繁星有度的脸就可以。”

白草包鄙视道:“你真是太没追求了。”

关眠道:“因为我没追求就是对我们队伍最大的贡献。”

白草包道:“少来。你没追求怎么是贡献了?”

关眠道:“因为我要保持着三十级,拖大家的后腿。”

“……”白草包快步离开,加入演练的队伍。因为他突然意识到和关眠争论根本就是一件浪费时间又浪费心情的事情。

小配合演习完,繁星有度准备来此彻底的大配合,关眠也被征召入伍。

随着繁星有度一声令下,关眠和白草包飞快地朝无双和明月无影奔去。

“不对!”半路上,关眠突然拉了白草包一把,但是他忘记了,自己的力量远不如白草包大,所以这一拉不但没有把白草包拉住,反而被他拖着冲了出去。

白草包收住脚步,看着跌跌撞撞的关眠,疑惑道:“你干什么?”

关眠冷静地站直身体道:“你应该和我站在同一个圈子里。”

白草包道:“为什么?我是明月姐的人!”

繁星有度突然插进来道:“对,他说的对!”

白草包茫然了。

繁星有度道:“无双的结界是群防,能够护住以他为圆心的两米范围。你们可以一起进去。”

诸葛洞明担忧道:“但是,一次两个,无双哥会不会吃不消啊?”

……

明明挺正常的一句话,但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诸葛洞明的嘴里就变得有点猥琐。

关眠道:“明月无影的速度比白草包快,她移过来绝对比白草包移过去节省时间。”

白草包道:“但是无双哥的速度也比你快啊,为什么不是他移过来而是你移过去?”

关眠不疾不徐道:“因为他要布结界。”

白草包看向繁星有度。

繁星有度点点头。
观点基本达成一致,演习继续。这次白草包的速度很快,几乎是无双设好结界的下一秒就冲进去了。关眠虽然跑得很努力,但是属性速度的限制让他看上去就像是在悠闲地慢跑。

其他人走位配合也很默契。

繁星有度甚至在旁假设着,对手多少伤害输出,他会怎么加血。还有在什么时候应该由谁顶上。他的预测相当严密,近乎电脑,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
除了关眠之需要静静的坐着外 其他人都被折腾的够呛
要知道繁星有度是根据不同职业组成不同队伍来进行的演练的,而梦大陆的职业选择一共有四大类十五种,考虑到十五种职业有可能会重复,甚至六个人都是同一种职业的可能,总共有九十抽样六的随机组合。

繁星有度似乎也觉得逼得他们太紧了,便提议休息。

白草包欢呼一声,立刻用小精灵写信。

关眠坐着看报纸。

繁星有度走过来,在他身边半蹲道:“你那天是陪朋友去考试?”

关眠道:“嗯。”

“那你是数据分析师吗?”

“……”

关眠抬起头。

繁星有度含笑看着他。

“是和不是,重要吗?”关眠没打算瞒他。同样是数据分析师,他对繁星有度的有些想法会产生共鸣,借着这种共鸣,对方也很容易猜出他的身份。但是他同样没打算承认。即使在现实中见过面,繁星有度对他来说也不过是个单方面热络起来的陌生人。

繁星有度笑了笑,伸出手道:“不管怎么样,欢迎你的加入。”

关眠伸手一握即松开,淡淡道:“我还以为你之前已经欢迎我的加入了。”

繁星有度道:“这次更强烈一点。”

关眠道:“下次这种内心戏可以放在心里,不用表现出来。”

繁星有度道:“你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想要加入了呢?”

“因为找不到别的队伍。”

“报纸上不是有很多队伍在招人?”

关眠道:“他们都不是暗黑大公的对手。”

繁星有度眸光一闪,“你想打败暗黑大公?”

关眠折起报纸,云淡风轻道:“准确的说,是他想打败我。”

时间过得很快,尤其是在这种几天如一日的反复训练中。

如果不是白草包的女朋友秋千荡荡偶尔来看望他们,关眠几乎以为自己又回到了监狱生涯。不同的是,他们每天的放风时间很短。

幸好,流星之战再过一个礼拜就要开始了。越临近比赛,繁星有度的培训量越少,到最近,已经以放松训练和益智游戏为主了。

尽管,关眠觉得那真不算益智游戏,只能算是弱智游戏。

又一天结束。

关眠在回洛卡斯嘉山脉的路上看到了何其有辜惆怅的身影。

“我要走了。”他仰起头,神情落寞如夕阳,“不要太想我。”

关眠道:“我会想你的。”

何其有辜吃惊地转头看他。他虽然说不要太想我,但是他绝对没有想到关眠竟然真的会说想他。他被感动了,“我以前觉得你这个人冷血冷情,没心没肺。现在我知道是我错了!”

“嗯。那你要早点回来。”关眠难得露出微笑。虽然说君子报仇三年不晚,但是从感情上来说,他还是希望仇人能够时时刻刻出现在他面前,让他伺机下手的。

何其有辜用力地点头道:“放心。我一定会争取考高分,换取上游戏的机会。”

关眠点头道:“我相信你。”

“……”

何其有辜晕乎乎地走了,连带忘了用狮鹫代步。他这时候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他果然是一根能够花百炼钢绕指柔的金手指!

40、流星之战(上)

时间转眼即逝,很快就到流星之战开幕日。

所有参加流星之战的玩家都收到了系统送发的金色邀请函,未参战的玩家则需要在梦大陆各大商店购买银色邀请函。只有持有这两种颜色邀请函的玩家才可以通过梦大陆任意一个传送点抵达会场。

开幕时间上午十点钟。

为了保证能够准时赶到会场,醍醐清醒为关眠提供了凌晨三点钟的叫早服务——这是他们互换电话号码以来第二次使用,第一次是为了确定没有报错号码。

关眠起床后的半个小时内都在思考什么时候去换电话号码。

四点钟上线当苦力,关眠的脑袋出于半休眠状态,能量输出极不稳定,幸好能量输出值虽然大起大落,却没有落到水平线以下。到八点钟,他们准时完成任务。

醍醐清醒见关眠拉出控制面板要走,急忙道:“我们一会儿就在这里碰头?”

关眠眼睛半开半合,“我去补眠。”

“你还真是春梦不醒。”

“因为没有人让我醍醐清醒。”

醍醐清醒见他实在困得不行,就道:“那我九点半叫你上线。”

关眠胡乱答应着,下了线直接关掉家里总电源,然后上床睡觉。

这一睡,就是三个半小时候,如果不是供电局在监控里看到他家关掉所有电源,派人来慰问,他可能还会继续睡下去。

等他上线,大批大批的小精灵就像猛虎一样扑过来。关眠看也不看地直接丢进空间袋里,然后到多拉小镇的传送点,直接到会场。

会场虽然很大,但也架不住人多。

关眠看着漫山遍野的人头,不得不承认人力的发现的确是一项伟大的发现。连他看到这么多人都有种想让他们统统去干活的冲动。

不少人骑着魔兽在天上飞。

也有人钻进系统提供的十几层高的棚子里,就好像高楼大厦,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独立的楼层。

关眠想了想,拿出信件。

醍醐清醒来的全是催促信,最后他似乎放弃了,破罐破摔地说了一句:咱们未来的路还很长。

剩下来是繁星有度、白草包等人的。他们分开发的,每隔一小时发一次,内容一模一样,都是提供在会场的方位和坐标。

关眠顺着坐标找到一座系统盖的棚子底下,争相要往上走,就感到头皮一麻,一个庞然大物从头顶上掠过,疾风拂面,有点刺痛。

他决定当做没看到,继续往上走,但是对方显然不想这么放过他。

“你迟到了。”暗黑大公从翼龙背上跳下来。他的出现立即引起了骚动,关眠周围立刻清出一大片的空地。

关眠头也不回道:“我耍大牌。”

其他人都惊诧地看着他。不是因为他这句话,而是他说这句话的语气,果然很耍大牌。

暗黑大公突然抓住棚子旁边简陋楼梯的扶手,身体轻轻一纵,拦在关眠的去路上。

关眠停住脚步,淡淡道:“江山为我娇喘被劫色劫得没力气了?”

暗黑大公还没来得及答话,下面就有人跳起来了,“谁!你刚刚说的是谁?”

关眠低头看了他一眼,“你都不认识他,我又怎么会认识他。”

江山为我娇喘差点气得说不出话来。他是看到暗黑大公的翼龙,又看到这边有骚动才跑过来的,没想到一来就听到这么惊悚的话。

暗黑大公道:“你在这里包了位?”

关眠道:“没。我只是想找个人少的地方呼吸新鲜空气。”

暗黑大公道:“哦?要不要我借一块地方给你坐坐?”正巧一只小精灵从楼顶飞下来,暗黑大公的表情就变得有些许微妙。

关眠面无表情地打开小精灵。

白草包:保密为上。

……

如果他不用小精灵的话,可能保密程度会更高一点。

关眠将信丢进包裹,对暗黑大公道:“走吧。”

由江山为我娇喘开道,暗黑大公护航,关眠受到的接待相当高规格,路上不时有人猜测他的身份。

暗黑大公突然道:“说起来,好像不记得我们什么时候挂上钩的。”

关眠道:“比起什么时候挂上钩,我更好奇我们哪里挂上钩?”

暗黑大公笑道:“你说话的风格还真是有迹可循。”

关眠道:“无迹可寻的人不算发疯也算抽风吧。”

他话音刚落,旁边突然冲出一个身影,用豹一样的速度朝暗黑大公扑去。

暗黑大公连眼神都没有晃动一下,直接抽剑挥剑收剑。

关眠看到白光飞过,不留痕迹,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你为什么杀人!”尖叫声起,几乎刺穿人的耳膜。又一个身影扑过来,但是她这次很有分寸,牢牢得与暗黑大公保持着两米的距离,“她这么喜欢你,你为什么要杀她?”

暗黑大公视线终于移动了,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激动的少女,“谁喜欢我?”

少女怒道:“就是被你杀掉的那个人!她一直喜欢你,喜欢很久了。你怎么可以一见面就杀她,你有没有人性?!”

暗黑大公摸了摸下巴道:“所以,她刚才扑过来是想要对我霸王硬上弓吗?”

“……”少女噎住。

暗黑大公道:“我刚才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贞操而做出的正当防卫。”

少女跳起来,脸涨得通红,“谁,谁谁要对你霸王硬上弓了?你神经病!”她痛快地骂完,就化作白光,被系统受到牢房里去了。

江山为我娇喘拍马道:“不战而屈人之兵,大公威武!”

暗黑大公看向关眠。

关眠悠悠然道:“劫色千人,终遇反劫。这是报应。”

江山为我娇喘又想起他之前提到自己名字的那句话,正要发难,就见暗黑大公愉悦地笑起来。

“……”他将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顺便干巴巴地笑了两声。

暗黑大公订的地方也是一个棚子。不过与繁星有度的低调不同,帝耀公会直接将整个棚子包了下来,除了最上面两层之外,其他地方供公会会员随意使用。

当他们到棚子下时,棚子里的人纷纷站起来打招呼。

换做别人,一定会因为自己孤身涉入敌营而赶到惴惴不安,不过关眠不是别人。他十分坦然地跟在江山为我娇喘的身后,在帝耀公会会员的欢呼声中走到顶楼。

那里只坐着丹心照汗青。

“大公。”丹心照汗青站起来。

暗黑大公拍了下关眠的肩膀,“我培养中的对手。”

丹心照汗青冲关眠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江山为我娇喘突然嘿嘿笑道:“这里周围都是帝耀公会的人,你怕了吧?”

关眠淡然道:“我就三十级,帝耀公会需要出动这么多的人来让我害怕吗?”

江山为我娇喘张口无言。

暗黑大公笑道:“不用试了,我还没有遇到他打仗嘴仗打输的时候。”

关眠挑眉。

丹心照汗青问道:“你加入了哪个队伍?”

关眠道:“星月公会的队伍。”

江山为我娇喘道:“星飞痕没参加,星月公会这次没看头。”

暗黑大公看了关眠一眼,缓缓道:“无双和明月无影参加了。”

无双在星月公会的地位类似于江山为我娇喘。从上往下数,他和青衫公子并列为星月公会第四号人物,经常与青衫公子轮流担任副会长之职,对公会的重要性仅次于繁星有度、星飞痕和明月无影。

“没有繁星有度和星飞痕,一切都是浮云。”江山为我娇喘不以为然地耸耸肩,转头问关眠,“你加入星月公会哪一组?实力怎么样?”

关眠道:“浮云组,浮云一样的实力。”

“……”
  评论这张
 
阅读(433)| 评论(0)
|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最近读者

热度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