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法美术 文学知青

 
 
 

日志

 
 

中秋芋香时(原创)  

2011-09-06 12:40:4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秋芋香时(原创) - 翁修政 - 书法美术 文学知青

 

 

一轮碧影转金波,飞镜又重磨。中秋佳节又到了,我觉得中秋的芋头比月饼等什么食物都香。这种特别的感觉,还要从我在农场认识的一位老工人说起。

他叫殷德金。因他排行老大,人也显得苍老,人们就叫他大老殷。当年他是海南农垦局琼中县岭头茶场八队江苏籍的老工人,其实那时他才四十几岁。他短发参差,长脸黝黑,满面皱纹配上一对小眼睛,脑袋象个扁长的芋头。

1968年文革清理阶级队伍时,我作为知青造反派头头从茶叶试验站被专政队揪出来,五花大绑押到场部游街批斗。那天中午,恰好大老殷挑担茶青送去茶叶加工厂,路上见是批斗“牛鬼蛇神”,他二话没说,手持扁担分开众人,拦腰给我一棒。

自此我认识了他。

当年八月,我被流放到八队接受群众专政。住在他家隔壁的破茅屋里。俗话说不打不相识,我俩倒交起了朋友。有空他常过来聊天,听我侃大山说人家的宇宙飞船遨游太空,觉得非常新鲜,也不顾忌会沾上黑锅。有次谈到他那一扁担,这大汉却摸着芋头脑袋笑了,说是为了向毛主席表忠心。其实他心地善良,每当拖拉机运大米到连队,本该我们这四、五个“牛鬼蛇神”扛大米,但他总来帮忙。他人高力大,赤膊弓腰一挺,二百斤一袋就背走了。你看他那被阳光晒得油光锃亮的背脊,扇面般宽厚的阔背肌,两臂突起的双头肌,充溢着壮年汉子的力量,干活好象不费力气。

日子长了,听人家说他还有段英雄事迹呢。六十年代初期刚建茶场的时候,场部号召工人上山采集茶籽茶苗,因为当时一穷二白。有一天他怀里揣着几根熟木薯手执砍刀只身进深山找茶苗,迷路了。如血的残阳已沉没在五指山苍茫的林海之中,阴沉沉的暮霭从林中四处爬起,嗜血的山蚂蟥从四面八方匆匆爬来,扭动着橡皮筋似的肢体夹道相迎。他累了,踏着枯枝败叶蹣珊走向黑夜,突然,他看见密林间隐约透出一丝亮光,寻光而去,天哪,竟是一条巨蟒!蟒蛇从树干迅速爬下,瞪着灯泡似的双眼,咝咝吐着舌信。大老殷大吃一惊,猛然吆喝一声挥刀劈去,正中蟒蛇的脑袋……。三天三夜过去了,他浑身被山蚂蟥咬成个大血蛋,挺着挑了一担茶苗回连队。

农垦局宣传队特地为他编了个节目巡回演出。后来农垦改为建设兵团,新来的团政委听说有大老殷这样一个典型,就请他上台演讲“活学活用”的经验。大老殷站在台上,那黝黑的脸憋得发红,半天说不出一句“闪光”的语言,一只手摸着芋头脑袋,全身奇怪地扭捏起来。台下的人们起初是窃窃暗笑,后来随着他扭动身体的幅度,全场禁不住哄然大笑。自此大老殷再也评不上“活学活用”积极分子,但他还是照样实实在在地採茶种胶,风里来雨里去,并不在意。

那年中秋之夜,清水似的月光泻满茶山,也透过茅屋上的破洞班驳洒在我的床前。当晚连队食堂没开伙食,各家各户都有小伙房可炊可煮,唯独苦了我这个外来的“老牛”,饥肠轱辘,只好秀餐清风明月汤了。这时柴门伊呀一声,大老殷悄悄地进来,端着一大碗热腾腾、香喷喷的芋头,满脸皱纹笑得象朵大菊花。

转眼过了四十几个寒暑,又到中秋芋香时,于是我想起了大老殷。

 

 

 

  评论这张
 
阅读(338)|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