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老学生 欢迎朋友们光临!

感谢老朋友把我领进来!更感谢新朋友们的帮助!向朋友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1948年参加东北人民解放军1988年离休定居大连,如今用现代网络,来寻找老战友和向朋友们学习,,为实现中国梦站好人生最后一班岗!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抗日烈火再燃烧!——1942年中秋节记实  

2014-09-08 03:24:56|  分类: ·【历史回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又是一个中秋节!在一九四二年的中秋节之夜,在旅顺口的三涧堡镇,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件——抗日烈火再燃烧!

当时,我在旅顺公学堂高等科二年级念书(相当于现在的小学六年级),到了暑假男生不放假,叫我们到三间堡镇当小劳工,给日本海军修飞机场。

三间堡镇是个不大的小镇,离正在修建的飞机场这不远。飞机场很大,但近处看不到什么,只有空荡荡的两栋空楼房,东边有一趟黑铁皮盖和灰色墙的平房,是放物品的储藏室。

学生们被安排在并排的两栋三层楼里,居住不是按学校分而是按国际分,中国学生和日本学生分别各住一栋,相距只有几十米。

我们这边,各学校的小学生在一楼,中学生在二楼,大学生和老师在三楼。这里好像没住过人,除了光溜溜的地板什么也没有,地板和墙上爬满黑压压的跳蚤。我们学校的带队老师叫小林幸次,是日本军退伍的军曹,一些活动常带点军事化。开始不让进楼,把行李放在操场上,脱光了衣服排成长队进楼,躺在地板上吸引跳蚤,等跳蚤爬满了身,一声令下,再往外边一个水泡子里跑洗掉,这样反复很多回才把跳蚤整得差不多了,才让进楼分配睡觉的位置。其实就是按照各学校和班级的顺序,把行李放在地板上。晚上睡觉时,钻到被套里从里边把被套口扎上,这样跳蚤进来少一些,咬的轻点。

日本人住的楼里怎么样不知道,我们想,绝不能像我们这样惨。因为,附近只有一个水泡子,没看见他们像我们这样光着身子往水泡子里面一趟一趟的跑。狗窝里主人还给垫点草,而让我们睡在光溜溜的地板上,可见日本人对我们还不如对一条狗,气的我们敢怒不敢言。

其实,像这样的事情,在日本侵略的年代里比比皆是。你看,更气人的事情还在后边。

就拿吃饭来说,也是各自在自己住的楼边搭炉灶。日本人总是吃大米饭,最不及的是,大米里混点黄豆。而中国灶这边顿顿是红高粱米和大白菜汤,有时白菜汤里还能看到日本(米寿)酱里的蛆。

在中国的领土上,中国人生产的大米只能供给日本人吃,若是中国人自己吃就是犯了经济罪,这是当时法律的规定,就得受到当局的严厉惩罚。

再看眼前这些小鬼子,每到吃饭的时候,总是吵吵嚷嚷,显示他们在吃大米饭,故意气我们。都是学生,都干一样的活,吃住为什么两种待遇?当年正是火气旺自尊心强的时候,怎能咽下这口气,又一场复仇的烈火即将燃烧起来。

开始是在运输东西的时候,在庄稼地里的小道上碰着他们,只要是我们人多,就互相递个颜色,我们两个对一个小鬼子就打起来。假如我们人少,就不往前走等后边来人多了再追他们。我们都是老对手了,他们懂得打仗的规矩。因为,在学校时每个月的八号,早晨太阳出来以前,各校都得在白玉山上集合。等太阳升起的时候,面向东方,集体背诵所谓的诏书,解散后再回家吃早饭上学。下山的路上就是报仇的好机会,几乎成了习惯。打鬼子的时候,不能打脸和脑袋,更不要打破皮。用一种硬牛皮圈(叫做牛筋)套在两手上猛揍,每揍一下,他皮下就鼓起一个大青包,但不破皮。要打在骨头上,痛的他嗷嗷叫,经过三下五除二,他们就跪地下向我们求饶,一直被打倒在地上不再反抗了,我们也打够了为止。在这里还是用老战术和旧武器,经过几次的教训,到吃饭的时候他们老实了,再也不敢嚣张了。可是,中学生和大学生们这口气还没出来,怎能善罢甘休。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八月十五这天吃完了晚饭,有人组织我们拣操场上的石头子,并把它放到楼跟前,以为中秋节了等月亮升起,供奉月亮时举行什么活动。大家一边说笑一边拣石头,不知不觉,一轮明月已经高高的挂在东方了。这时,中学生和大学生们也都下楼来玩,多数是围在一起一边赏月亮,一边讲有关月亮的故事。我们这边玩的高高兴兴,日本鬼子站在他们楼跟前吵吵嚷嚷,而且人越聚越多,他们中间就有人骂我们是中国猪,真落后,供什么月亮!?

我们怎能让他们,先是辩论,后是相互对骂。过了一会,突然两栋楼的电灯全都熄灭了,就看小鬼子们,一边喊一边拼命地往他们楼里跑。随着,就听到他们楼窗户上的玻璃,被砸的劈里啪啦的响。有人小声喊,快送石头子,我们就用衣襟抖着石头往我们楼里跑,边跑边想,晚饭后叫我们拣石头子,是准备干这个用的。原来,一些大、中学生们,从我们的窗户往外用石头打他们。开始,小鬼子们还一边喊一边用石头还击我们。由于我们学生多,参战的人也越来越多,他们终于招架不住了,喊叫声,还击声越来越少了。这时,我们的一些学生已经跳出窗外,跑到他们楼跟前继续用石头砸他们,我们供应石头的也得跟着往外送。经过一阵好长时间的石头战,小鬼子再也无声无息了。

高年级的学生们,提着洋镐把(也是提前在储藏室把洋镐头退下去准备好的)分两伙,从他们楼的两头大门冲进去了。不一会儿,就听到楼里一阵劈里啪啦的打击声,和鬼子们的鬼哭狼嚎声。我们也逐渐地停止了石头战,看起热闹来。高年级的学生们,不断地从他们楼的两头大门往里冲,很快就把一楼的小鬼子打老实了。然后就往二楼冲,听声音二楼有些准备,好像用什么东西把楼门给堵住了,经过好一阵折腾才打开门。这个时候,又听到楼里劈里啪啦的打击声和小鬼子的哭喊声,紧接着又是一番激烈的搏斗,把小鬼子打得老老实实,鸦雀无声。接着,又冲上三楼,在三楼和鬼子打得正激烈时,就有人喊,鬼子兵来了!

我们向从旅顺来的公路上一看,汽车灯一辆接一辆一眼看不到头。这个消息很快传到了三楼,复仇的战斗也接近了尾声,无声的撤退命令自动的传下了。我们很快的跑回自己的楼里,摸黑找到自己的行李钻进被套里,从里边把被套口扎得紧紧的装着睡觉。

鬼子兵(旅顺日本宪兵队)汽车停在操场上,在口令的指挥下,一些穿着戴钉子皮靴的鬼子兵,嘎吱嘎吱地走进了楼。因为没有灯在门口停了一阵,后来借着月亮光,一边往里边走一边用脚,东踢踢西踢踢,我们一声不响一动也不敢动,鬼子兵们无奈就骂骂咧咧的往楼上走。好像摸到三楼,过了好一阵子,电灯突然全亮了。我通过被套往外一看,靠鬼子楼那面窗户上的玻璃全都被打破了,再看看同学们,像蚕蛹一样在被套里乱动弹,可谁也不敢说话,挨着我的是同桌同学曹玉珩,小声对我说,咱们千万别动,别挨老鬼子踢,好汉不吃眼前亏。一直等鬼子兵下楼走了,我们才敢把头从被套里钻出来互相做鬼脸。等鬼子兵汽车开走了,我们才对这场复仇的胜利大笑开怀。

第二天的早操,日本学生一个也没有出来,估计吃亏不小,每天组织早操的日本老师也没来。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瞎议论着,但脸上都流露出一种胜利的喜悦。等好长时间也没人管各学校就自动解散了,从这天起再也没有人组织我们劳动了。

这几天,三间堡的老乡们,看见我们老远就眉开眼笑,有的还举起大拇指。我们看到这些好像一晚上就长成大人了,心理可高兴啦!没过几天就放假回家了,这次所谓的“勤劳奉士”就这样给打黄了。这件事不仅轰动了三涧堡,更惊动了整个旅顺口。

暑假结束开学了,听说这次行动,是由住在三楼中国老师和大学生中的地下党组织的。

地下党是谁?什么是共产党啊!通过这次行动才打破了砂锅问到底,弄得明明白白。为我的成长和后来能很早参加革命打下了牢固基础。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