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影的博客

长安月下倾城色,何处荼蘼暗似白

 
 
 

日志

 
 

当我爱你时之医生与我 6.  

2014-09-14 14:46:13|  分类: 当我爱你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顾云笙是中国大陆最最普通的高中女生,深受传统思想的教育。她的第一个意识就是——早恋是没有好结果的!初恋必定失败!更加悲催的是,她早年看过《源氏物语》深知那就是一部典型的养成系大叔萝莉恋,紫上的结局并不好。她在郁闷之余又把那书翻来划拉了一遍,最后看得两眼泪汪汪,一半因为紫上一半为她自己。结果这又激发了她对这种调调的鸡血,去网上摆了一遍之后,又把日本早年的一部闷骚经典文艺电影《情书》拿来看了一遍。看完之后确定了两点,一是自己的的确确喜欢张丹枫,二是死也不能告诉他!所以她整个人都不好了。照张丹枫后来的话就是,闷骚纠结病晚期综合症发作。


顾云笙在这里自怨自艾了很久,但是在张丹枫面上并不显露。张丹枫看她越来越憔悴只以为她是高二压力大。就这样又过了一年,时间来到20154月。再过一个多月顾云笙即将迎来高考,张丹枫如愿以偿的评上了中级职称。


第四军医大每年都会派年轻医生去西藏支边半年,几个科室轮流坐庄。这一年正好轮到口腔科。名单上第一个人就是张丹枫,因为刚评上职称巧的是又是单身,他不去西藏谁去?临走的时候张丹枫才通知了顾云笙自己要支边的事情。


顾云笙听了半天没说话。张丹枫以为电话出了问题喂了好几声才听顾云笙道:怎么现在才告诉我?你在哪里?


不是什么大事,就没提前跟你说,而且你要高考么。


顾云笙又追问了一遍:大叔,你在哪里?


我在机场。


顾云笙呆了呆大声喊道:等我,我去送你。说完一阵风似的冲出家门。(高考前一个月,学校惯例是给学生放假,自己在家复习。)


一个小时后,顾云笙拉开车门一路狂奔三号航站楼。大厅里很多人,她站在那里四处乱看,没有没有都没有。她也没想起来打电话,就一个人在大厅里乱跑。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打电话给张丹枫。


大叔,我到了,怎么没看见你。


我还没进去,不过马上就要进关了。我没有看见你呀?张丹枫举目四望,我在2号航站楼,你在哪里?


“……我在3号,刚才司机跟我说国内都在3号啊。大叔,你等我,我过去。


两个航站楼离得并不近,顾云笙记得张丹枫说很快就要进关了,她使出吃奶的劲拔足狂奔,只跑得肋下发疼,嗓子眼火烧火燎,眼前也直冒金星。


老张,还等什么呢?他们都走了,快进去吧。金世遗奇怪的看了一眼张丹枫。


张丹枫看看表还有两分钟,他又看了一眼出口,顾云笙可能赶不来了:没什么,进去吧。


顾云笙远远的看到进关闸口跟前的一抹绿,大叔,大叔。


她张了张嘴想喊他,可嗓子痛的发不出声音。她跑的两腿直打颤,都有点站不稳了。


她冲着张丹枫拼命挥手,希望他能转头看一眼自己。


似乎心电感应一样,张丹枫竟然冲着她这边看了一眼,就看到顾云笙顶着一头被风吹乱的头发,弯着腰大口喘着气盯着自己。


二人四目相对,张丹枫愣在那里,也不知心里什么滋味。似乎不知不觉之中他眼里的那个小丫头就长大了。


顾云笙看着张丹枫消失在闸口,自己还是晚了,一句话也没说上。张丹枫一走,她一口气也泄了,才感觉全身酸痛,就这样不管不顾的坐在地上歇息。她把脸埋在手臂间里,不一会儿袖子竟然湿了。不知道坐了多久,有人俯下身子过来询问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她才摇摇头,慢慢站起身来,一步一步走了出去。


顾云笙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哭,张丹枫只是支边半年,又不是以后都不回来见不到了。大概是因为她暗恋张丹枫太久,憋的太久需要一个发泄口吧。


顾云笙痛痛快快哭了一场,郁闷之气果然消散不少。


张丹枫后来给她发了信息,报告了自己支边的具体地点。那是一个离拉萨很远的小镇子——桑夏镇。说是小镇子,其实还不是,张丹枫是在镇子周围的村里。他之后就再没联系顾云笙,其一是不想打扰她高考,其二是因为那么远的地方没有信号。只有镇子上有信号和固定电话。


高考很快结束了。


顾云笙好像脱了一层皮。考完试当天她就把自己历年的压岁钱核查了一遍,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竟然快六位数了!


她咨询了国旅,订了最快去西藏的旅游团,就拿着钱包去户外用品店买东西去了。


是的,她要用最快的速度去见张丹枫。三天后,她一个人跟着旅游团坐上了去西藏的飞机。


顾妈妈本来是不放心的,但是经不住女儿的胡搅蛮缠,顾云笙又跟她说是好几个同学一起去等等。顾云笙长这么大还真就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所以顾妈妈一个大意着了道。


一下飞机,顾云笙就跟导游说自己要去桑夏镇找朋友,要求导游帮她安排。她塞给导游1000块钱,又写了一个责任书,很快就坐上了去桑夏镇的车子。后来想起这事顾云笙还挺后怕的,她跟一群不认识的陌生人在路上走了两天一夜,竟然还平平安安真是老天保佑啊。


到桑夏镇的时候是下午三点钟,这里是高原太阳显得特别近,明晃晃的刺的人眼睛一直发黑。顾云笙自从上了面包车就开始高原反应,饭也没怎么吃,此刻有些低烧,整个人看起来萎靡不堪。她被司机放在小镇上唯一的超市里,顾云笙勉强抬起头看看这个黑乎乎的小超市。还好,老板还能说几句汉语。她拿出手机把张丹枫的地址给他看,她几乎没有力气再说话了,只是抱着氧气袋吸氧。老板用怪异的腔调问:找谁?


她要来纸笔在纸上歪歪扭扭写了几个字第四军医大张丹枫。


那老板一看惊呼道:你是张医生的朋友啊?你等等。那老板就在窄小的街道上拦了一辆拖拉机。开拖拉机的是个五十多岁的藏族大叔,长得又黑又壮。老板拉他进来,指着顾云笙跟他说了一通。


那藏族大叔开着拖拉机走了。


顾云笙昏头昏脑的就趴在肮脏的玻璃板上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她感觉有人推她还唤她的名字,一只冰凉的手覆上她的额头。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张丹枫的脸。


难道是在做梦?


顾云笙张了张嘴想说话,但是什么也没说又睡过去了,在陷入黑暗之前她下意识牢牢的抓住了那只手。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有些发暗,她一清醒才发现自己还紧紧抓着张丹枫的一只手。


你感觉怎么样?还好吗?张丹枫有些担心的问。


顾云笙一看到他什么病都好了,她一下抱住张丹枫:大叔,真的是你呀,我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


他揉揉顾云笙的发顶心疼的说道:你胆子真是太大了,一个人就敢往这里跑。


顾云笙眼睛有点湿,我想你啊大叔!但是她不敢说只好道:新闻联播不是说民族和谐么,我也是找的导游帮我订的车,肯定是安全的。


两个人抱了一会儿,顾云笙才想起来要跟老妈坦白。打了电话过去,才发现那边早就露馅了,她老妈正准备坐飞机过去把她抓回来呢。顾云笙急忙解释,是临时在拉萨巧遇张丹枫,打算跟着他一起桑夏镇呆一阵子。顾妈妈还不信,直到张丹枫接过电话好生安慰了一通这才作罢。末了说别忘了25号分数线会下来,还要提前回去填志愿等等。


顾云笙撂下电话这才松了一口气。


张丹枫拉起她的手:我们回去吧。


顾云笙高兴极了连连点头。


她以为张丹枫是开车来的,结果没想到他们乘坐的交通工具就是刚刚那个藏族大叔开的拖拉机。


顾云笙看着拖拉机上高高的草垛有点傻眼:真的要坐这个走吗?没别的了?


没了。张丹枫干净利落的把她的行李扔上去,自己也跳了上去。他对着顾云笙伸出右手,微微一笑:“come on ,baby.”


  评论这张
 
阅读(40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