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米的博客

你看不見你的真相,你看見的,只是你的影子……

 
 
 

日志

 
 

箋邊漫語小引  

2014-09-15 10:01: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箋邊漫語小引

 

新時期以來,近代人物及史事研究,湧現大量新成果。此類新成果之取得,既有賴於研究方法、理念之更新,亦拜文獻建設進步所賜。所謂文獻建設,不僅指大量人物傳記、史料筆記等結集出版,形成基本文獻保障,方便者利用,包含以往深藏固閉之罕見史料逐步公開,如不少公私收藏之歷代名人日記、書札等,陸續經影印或整理而問世。

 

前人所撰日記、書札等原始文獻,均屬私人記錄,內容異於專門著述,其形制則多屬稿鈔本,紙墨字跡,因人而重,加以流傳稀見,其收藏與利用,遂較一般古籍善本門檻更高。近治史,重視綜合利用史料,故日記、書札等多受關注。又日記與書札所含史料之價值,後者更勝於前者,已漸爲學界所認同。蓋日記之產生,本屬撰者自記備檢,故其觀察記錄多含主觀意願,所述未必準確,卻少造作,用以證史,較可據信。其制相沿既久,性質漸生變化,日記撰者走筆之時,已慮及後人閱讀因素,故於內容取捨、行文措辭,不免暗具用心,因而其真實性遂有所削弱。與此對照,書札之產生及應用,多出於實際交流所需,親朋通問,師友切磋,多緣事而作,據實而書,所涉時事,直接反映當時情景,縱有文飾,真僞可辨,因而對研究者更具知人論世之助。

 

古人書札流傳後世者,大致可分爲已刊、未刊兩類。已刊之中,又分摹刻、輯刻等形式。名家手跡,傳世珍祕,後人鄭重,多採用影摹原跡方法,或入石,或上版,刻印爲叢帖、書冊以流傳,兼具觀賞與文獻作用。清末以降,各類影印方法取代傳統摹刻技術,至今仍然沿用。前人書札單獨輯刻成書者,宋人傳本可舉范仲淹撰《范文正公尺牘》,李祖堯編註孫覿《内簡尺牘編註》爲例。明清文人所撰書札,或分卷入集,或單刻流行,自已不勝枚舉。自清初周亮工《賴古堂尺牘新鈔》出,輯刻諸家尺牘於一編之風益盛,以致形成“集部總集類”中與詩文合集並列之“尺牘之屬”。書札由摹刻成帖而至輯刻成書,可見社會對其藝術鑒賞與文獻利用之需求逐漸變化。

 

今人對於前人未刊書札之傳播與利用,一爲據原件影印,二爲標點排印,或兩種方法相結合。前者如《上海圖書館藏明代尺牘》(2002)、《顏光敏家藏尺牘》(2006)、《趙鳳昌藏札》(2009)、《小莽蒼蒼齋藏清代學者書札》(2013),清晰,用存原貌,附釋文,殊便對讀。後者如《藝風堂友朋書札》(1981)、《汪康年師友書札》(1986-89)、《冒廣生友朋書札》(2009等,其底稿已非書札原件,而是經前人彙輯並謄抄之本,再經標點整理而付印。無論影印或排印,前人未刊書札之刊布,莫不深受讀者和研究者歡迎。

 

前人未刊書札之刊布流,爲文獻學者增加大宗新史料,也提出新研究課題。首先是稀見文獻日出,令人欣喜之餘,又深感目錄調查任務緊迫。書札文獻幸獲保存,公私藏家珍護逾常,而存藏信息多不透明,書海茫茫,仍屬可遇而不可求。國內大型圖書館收藏之文獻,經歷年整理,目錄初備,可供檢索,而書札文獻因其類型特殊,整理尚屬起步,或雖經整理,開放利用,仍存壁壘。圖書館以外相關資源,如文博系統之收藏情形仍不明確,令人無從問津。由此衍生之問題,是書札之調查與研究如何深入。竊思書札文獻之目錄調查,有其自身特點,如其形制或冊頁、或卷軸,其題名或統稱、或略稱,著錄規則不同於普通古籍。具體一部書札之稿(抄)本內,每通書札之撰寫者與收讀者、正文與附言(正啓副啓)、信箋與封、發收時間與地點等信息,細節繁複,均爲著錄用心,同時也對書札收藏機構及研究者提出較高要求。至書札內容之研究難點,如原件之真僞,字跡之辨認,文辭之句讀,稱謂之分析,字號之查證,術語之解讀,年月之判斷等,在在具有挑戰意味淺學者所勝任。書札研究乃文獻整理中專門之學,需培養具備綜合素養之文獻學者來承擔。

 

君向春,生於西北,求學東南,篤好文獻,持志彌堅。自其負笈復旦大學,即利用本校館藏《流翰仰瞻》稿本,徧讀清代樸學大師陳奐之師友書札,並據陳奐所撰《流翰仰瞻小傳》及《師友淵源記》,查考相關文獻四百餘種,旁搜博採,剔抉幽隱,完成《陳奐交游研究》博士論文,多受好評。畢業後服務上海博物館,復參加館藏《冒廣生友朋書札》整理,沉潛校訂,多所歷練。因慕前賢風流文采,近年研究興趣,遂偏重於清末民初學人書札之箋釋。柳君思勤筆健,佳作聯翩,不數年間,遂積腋成裘,有此《箋邊漫語》之集。集中文字,此前每當脫稿,皆蒙示讀,賞奇析疑,多資啓沃。茲再重閱,益欽其言之有故,持之以恆,潛心於他人所憚爲之學而專研有得,足稱難能。蓋考訂之學,最重實據,前賢書札,多失連貫,片言隻語,偶然而存,不明本事,無從利用。柳君乃能心細若髪,以意逆志,證之以本傳、文集、日記、題跋等,廣徵博引,鉤稽史料,參互證明,遂使戔戔書札短語,生發出關聯史實,令人目不暇接,如親前賢聲欬。柳君以箋釋書札之功,自闢治學門徑,不詭不隨,足徵其志趣不凡,若僅以諳熟晚近人物史實、善於考訂爲其所長,猶淺之乎以測柳君焉。甲午孟秋古婺吳格識於復旦大學光華樓。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