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耳顺平天下

      ——一群快乐老东西

 
 
 

日志

 
 
关于我

1968年前在南京读书的一群少年,共同经历十年浩劫,插队,后来又各自历尽沧桑,40年后在此重逢。 欢乐耳顺,来去自由,费用平摊,责任自负。思考耳顺,你说你的, 我说我的,有话直说。

网易考拉推荐

王金 (文革回忆之三) 桂荣德  

2014-09-11 09:36:27|  分类: 刻骨铭心的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金生前住在南京市鸡鹅巷21号,是玄武区建筑联社的白铁工,他的工作就是把白铁皮加工成下水管子。因为解放前在国民党的军队医院干过医护,还有一个少尉军衔,再加上经历了各种运动,所以他特别胆小怕事,是一个树叶掉下来也怕打破头的胆小鬼。他的太太嫌他太窝囊,经常讲他,要他像个男子漢。他还是胆小怕事,因而夫妻关系不大好。

1966年9月28日,大约9点多钟王金懒洋洋地从床上爬起来,一看家里的早饭已经吃完了,他就简单漱洗一下出门了。他打算到新街口附近,找一家小饭馆买一碗面条填填肚子。他沿着鸡鹅巷向西,转到白井廊 香铺营,向西沿着长江路,向南到中山路,走到了新街口。在新街口的东北角,发现一些红卫兵在散传单,他站得比较近,伸手抓到了三张。

散传单的是以官XX,石XX为首的南京外国语学校红卫兵,他们见王金抢了三张传单,认为王金是有意破坏他们散传单,也就是破坏文化大革命。几个人把王金围住,要把王金带到外语学校去审问。王金不敢反抗,只得和红卫兵一起沿着中山东路向东走。走到上乘庵口,遇到了玄武区建筑联社的一位干部,王金的指导员,他的顶头上司。王金向指导员求救,指导员就问怎么回事,官XX说:我们带他去调查一下。指导员也怕得罪红卫兵,他敷衍地对王金说,你就跟他们去吧。于是王金被带到了外国语学校。

到了外国语学校,红卫兵们把王金带进了男厕所,捆了起来。接着官XX,石XX抽出军用皮带,对着王金打了起来。一边打一边问话,“解放前是干什么的?”王金说:“医院。”“什么医院?”“军队的医院。”“什么军衔?” ”少尉。”“打死你这个反动军官。” “你到新街口干什么?”   “肚子饿了,想吃碗面条。”然后这些红卫兵小将一边用皮带抽打王金,一边说“这就是面条”。王金的身上出现了一条一条的皮带印子,红卫兵们称之为面条。几个红卫兵打累了,再换几个。都打累了就去睡觉,就把王金捆在男厕所。王金的身上不停地在流血,他在不停地哼,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没有了声音。天濛濛亮了,红卫兵们想起了王金,进了男厕所发现,王金已经一动不动了。王金死了,他没有吃到他想吃的面条,永远也不需要吃面条了。

王金死了,红卫兵小将也开始害怕了。一个个溜回家去,留下的事就让家长们去处理。这些家长都是当官的,能量很大。很快南京市委出台了一个文件,在南京各个单位传达。我们学校是林敏召开大会传达的,我记得文件中特别强调:小将的革命热情是好的,犯了点错误要谅解,不要给小将们泼冷水。接下来,派人去和王金的妻子谈判,一笔丰厚的抚恤金,两个小孩抚养到18岁。再让他家换一套条件好的住房,让人们找不到苦主。没有了原告,后面的事确实容易了很多。

玄武区建筑联社的工人愤怒了,一个普通的工人,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就这样不明不白消失了。三天后,一场控诉大会在南京外国语学校招开了。我也参加了这次大会,发言的工人一个个义愤填膺,但因没有苦主,显得有点虎头蛇尾。随后我去了男厕所,杀人现场。男厕所已经清理过了,但我还是能看到红卫兵的罪劣行径。洁白的石灰水掩盖不住那斑斑的血迹,想起那消失的生命是我的邻居,我不由万分感慨。但我又能做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61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