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博客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藏密的外道本质

藏密本质并非佛教,为令学人免入歧途,是故揭露藏密邪见,辨正邪谬。敬请有智学人明辨

 
 
 

日志

 
 
关于我

愿尽未来际世世护持世尊正法,护持真善知识,摧破邪教外道,救护佛子,不为外道邪教邪知邪见所危害。世法杀害众生,或以毒药鸩杀者,为害虽巨,唯是一世。密教之法害人受苦,为害众生,则是无量世,依之修学者,久后必定成就长劫尤重纯苦之地狱罪故,受害无量世故,凡我佛门学人,若不乐欲未来世长陷地狱尤重纯苦果报者,当离密教。若欲正修佛法三乘菩提者,当离密教。愿我佛门一切大师学人正视此事,莫再攀引密教之狼入佛法之室、为虎作伥,以免舍寿时至,后悔莫及。

LOFTER精选

苏格兰宗教哲学家坎贝尔:我是一个坦特罗密教性奴隶  

2008-06-10 15:30:08|  分类: 大德学者破斥藏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总有藏密宗徒说藏密是神圣无上的,藏密真的那么神圣吗?就让我们看看苏格兰宗教哲学家JuneCampbell亲身经历吧!藉由她的书,《空行母:寻找藏传佛教中女性之定位》,苏格兰宗教哲学家JuneCampbell打开了许多道让人可以诚实探讨与深入辩论坦特罗密教教义的水闸门。她曾担任过多名西藏喇嘛的翻译员,其中还包括了她后来成为其秘密性伴侣的卡卢仁波切。在这里我们重现了来自 英国独立报theIndependent有关她的一份访问报导。

  

英国独立报-1999年2月10号-记者PaulVallely

  

JuneCampbell曾经是一位地位崇高的西藏喇嘛的多年性伴侣。她还曾被告知如果违背秘密誓言的话,将遭受死亡诅咒的威胁,但是话说回来,所谓的开悟或许真的脱不了这些事吧?

   

又是一双黏土脚吗?不,是人体解剖构造上的另一部分——而且是再肉质不过的一部分——所造成的麻烦。当然,我想读者们应该都不至于会误认坦特罗密教中的双修性行为会是一种坦率公开的活动,不过话再说回来,当你立誓出家成为一名禁欲的比丘尼时,任何一种形式的性行为想当初都不在你原先的计划中吧。(※译注:黏土脚:这个名词特别用来喻指某些地位崇高,道貌岸然之人,其实暗中有公众所看不见的弱点或秘密!意味一个人的地位再神圣,站的再高,如果他的双脚是黏土作的,那么将很容易被打碎,打碎了自然就站不稳,必定要从高处跌下来,既不神圣也不高了!)

   

这是,JuneCampbell在演讲开始时说的,自从她的书出版以来第二次被邀请为这个国家的佛教团体发表演说,《空行母》这本书在三年前问世出版, 而一点也不意外的,她所叙述的主题被当时的宗教界斥为异端,而她所遭受的责难亦可说是无人能过其右。因为在书中她不仅揭露了自己曾是西藏诸多“神圣”修行 人当中,一位转世喇嘛——卡卢仁波切多年的秘密性伴侣,她还坚信这种关系的核心当中所隐藏的权力滥用更足以暴显整个坦特罗密教(即喇嘛教)教义最极核心的缺失!

  

说实在的,乍听之下这真是异端邪说。对外人而言,卡卢仁波切是西藏流亡在外诸多备受崇敬瑜伽师—喇嘛当中的一个。身为自己寺院的住持, 他不仅早发誓禁欲,而且更以曾隐居潜修十四年而备享盛名。他的学生当中,很多都是西藏最高阶层的喇嘛。而正如Ms.Campbell说的:“在西藏社会 中,他的身份地位是无庸置疑的,而所有人也都乐于证明他的神圣不凡。”

  

藏传佛教世界这个圈子——不管它在西方时尚圈中已经如何传播开来——本 质上都还是一个既封闭又紧密的圈子。尽管Ms.Campbell已经选择将自己的陈述以一种颇为节制的方式,在她那本极为学术化而又以“寻找藏传佛教中女 性之定位”为副标题的书中表达出来,仍然不免在这个封闭的圈子中激起被她形容为“愤怒与激动的原始流露”的强烈反弹。“我被痛斥谩骂成一名骗子,一个恶 魔!”她在上个礼拜于Sharpham,Devon的无派系佛学研究大学(thenonsectarianCollegeforBuddhistStudies)所发表的那场公开演讲中这样说:“在西藏佛教那个世界里,他是一名圣人。而我对他的揭发就好象是宣称天主教德蕾莎修女也会拍A片一样!”

   

但是,并非因为不敢面对这些反弹,而让她整整等了十八年才出版这本书《TravellerinSpace》(TravellerinSpace即藏语 dakini一辞的英译,dakini是空行母的意思,这个名辞虽然看似颇有诗意,实则不过意指被喇嘛用来当作双修性工具的女人)来揭发吐露真相。而是整整花了十八年那么久的时间,她才终于能够克服这些经历所造成的创伤。“有十一年之久我绝口不提这事,等到我决心要把它写下来了,又花了我七年的时间去做研 究。我想作的是把我个人的经验以及我对西藏社会中女性所扮演角色的了解编织联系起来,好让自己能够合理解释过去那些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事情发生经过如下,六零年间嬉皮年代当JuneCampbell在苏格兰家乡成为佛教徒后,她接着就旅行到印度并在那里出家成为比丘尼。随后她又在一座西藏喇 嘛寺庙里待了十年,远比任何一位西方人士都还深入接近这个信仰中的神秘高层。最后她更成为藏密大师卡卢仁波切七十年代旅游欧美时的随身翻译。“就是在那之 后,”Campbell说,“卡卢仁波切要求我成为他的性伴侣,与他双身共修密法。”

  

只有一个第三者知道她与卡卢仁波切间的这种关系——一个侍从喇嘛——这个喇嘛也曾在Campbell所形容并参与的那种一女多男西藏密宗双身共修关系中与她发生过性行为。“好几年过后,我才醒悟到就我当时所被 侵犯与利用到的程度来说,那早已构成是一种对性的剥削与糟蹋了。就年代上来说,坦特罗密教这种双身修法要比正统佛教(显教)还来的早。而这种思想的来源则 可远溯自古代印度教某些教徒所深信的——“在交媾当中男性若能保持精液不漏失,就能增强性爱快感并且延年益寿”。藏传佛教(喇嘛教)以此为基础,甚至更进 一步发展成深信“若将情欲导入修行当中,而非一味排斥情欲”,将可以让修行人加速到达所谓开悟的境界!这种将情欲导入修行中的方法,在藏传佛教中被视为极 端危险而又极端有效,可以让修行人有机会在短短的一世中证悟成道,即身成佛。

  

资历浅地位低的喇嘛因为有所受限而只能在冥想当中以观想的方式进 行这种男女双身修法,但是正如Campbell书中所陈述的,那些号称“大师”的高层喇嘛则自认已经达到能够进行真正的男女合体双修而不被情欲污染的境 界,在西藏所谓的密续(※译注:特指密宗喇嘛自创的经典,与显教经论不同)中,详细地解说了这些号称可以控制男性精液能量流动的瑜珈呼吸控制法与其它修行 法。所有这些方法的主要目的不外乎“将精液能量(※译注:意为阳性或男性能量,就外在而言,即表现为男性物质精液。一般人但依常识亦知不可能将精液转移至 脊柱乃至头部中!)沿着脊柱往上引导到头部”。一位修行者如果累积越多的男性能量在头部,就越被视为在智能与心灵上越优秀强壮。

  

“‘一般性行为的倒行逆施’恰足以一语道破密宗双身修法中男女双方的相对关系与地位。”

  

此外,在保持自己精液不漏失的情况下,男性甚至还可以藉由吸取双修女伴的淫液而获得额外的精气能量。这种“一般性行为的倒行逆施”,JuneCampbell说:“正足以说明双身仪轨中男女双方的相对关系地位,因为它清楚表明力量是从女方身上流失到男方的。”(※译注:之所以称为“一般性行为的倒行逆施”是因为在一般性行为当中,男方最终必将射精漏失精液,亦即所谓损失精气能量!然而密宗双身修法却“倒行逆施”,标榜精液可以不漏失,甚至还能反向逆引此一男性精液能量上传至头部!)

   

这种双修法中男女地位的失衡是因为喇嘛大师们必定会坚持与他们进行双修的“空行母”严守秘密——其目的不过在于让喇嘛们可以完全掌握这些双修的女伴—— 而更形恶化。JuneCampbell说:“这本书出版以来,我收到不少从世界各地曾遭受相同甚至更恶劣待遇的女性所寄来的信件。”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继续待在卡卢仁波切身旁将近三年之久呢?“个人的威望与地位!”这些与喇嘛上师进行双修的女性相信她们自己是特别而且是神圣的!(※译注: 因为只有她们能与“神圣尊贵”的喇嘛上师们进行秘密双修,别的女人不能!)她们相信自己正踏入一个神圣的领域。这种神圣领域的踏入将为自己的来世带来好 运,而为了踏入这个神圣领域而与喇嘛上师们裸体进行双修则是对自己信仰忠诚与否的一种考验!这种宗教信仰、性、权力与秘密的混合能够产生一种威力庞大的效 应。结果正是造成一种让人进退两难的精神勒索情况,恰如另一个西藏喇嘛BeruKyhentzeRinpoch所说的:“如果你自己上师的举止看起来不像 一个觉悟者应有的行为,而你又觉得在这种情形下把他视为是一尊佛实在是很假道学的话,那么你应该记住你自己的想法是不足凭恃的,而你所看到自己上师所犯的 那些明显过失很可能正是你自己紊乱不过的心灵所显现的倒影罢了……(要知道)如果你的上师以一种完美的状态表现举止时,他对你而言将成为遥不可及,而你也 将无法与他亲近乃至沟通。所以啊,你的上师之所以表现出种种明显过失其实是出于大慈悲心……他其实是在为你显现你自己的过失啊!”

  

这种精神压 力对于那些“空行母”来说,通常因为她们必须发下毒誓保证决不泄漏与上师裸体双修的秘密而随之加强,就JuneCampbell而言,她就曾被告知如果违 誓泄漏她与上师进行裸体双修的秘密的话,“疯狂,灾难甚至死亡”将可能随之降临于她身上!“我被告知说,与我进行双修的卡卢仁波切,在上一辈子里有个情妇 带给他一些麻烦,为了除掉她,他就念咒施术让那位情妇生病乃至最后病重死亡!”

  

“当我开始解开自己旧心结的同时,我也开始质疑起了一切事。” 她说。这两句话的意思是,她所怀疑的对象已不仅仅是某位喇嘛上师的行为是否正确?而是更进一步的,他的法义思想是否根本就是有问题?她更开始怀疑起整个坦特罗密教的思想或许根本不过就是个大妄想,而密教无上瑜珈中的男女双修根本也就跟一般男女的裸体作爱毫无两样!她甚至还怀疑起所谓的觉悟到底是否存在?而 静坐冥想那些修行是否有真实意义?“我体认到如果我真的想要重新寻回自我的话,我一定得完全地、彻底地拋开以前所有的那一切!”

  评论这张
 
阅读(1057)|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最近读者

热度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