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之涯

成长的路没有尽头……

 
 
 

日志

 
 
关于我

我会慢慢地再慢慢地认识这生活的,不去失望,也不去伤心,安静坚定的生活着!

网易考拉推荐

远去的记忆  

2011-01-13 17:22:07|  分类: 这一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小时候物质生活还很贫乏,农村的小孩没有玩具,家里的黑白电视只有两个频道,唯一的消遣就是下午六点中央台的少儿节目“红黄蓝”播的动画片(这个版块早就没有了,也很怀念啊),特别是冬日,天一擦黑就上床睡觉了。所以对杂技和电影之类的奢侈的娱乐印象特别深刻。

电影是一年或者几年一次,不知道搞什么活动会在村里找个宽敞的地方挂起一块白布,天一黑就可以看了,忙了一天的农人搬个凳子做坐成一片,总是先放个红军打仗的片子,这个片子一放完我就该睡觉了,随着稀稀落落的人群会睡一个很满足的觉。后来听小朋友说下面放的片子才好看,有一次就硬撑着不跟妈妈回去睡觉,腻歪着要看完下一个再睡。具体的情节一点都不记得了,只是记得看完后一夜都没睡着,吓死人了,是个恐怖片儿!所以小时候对电影的印象不怎么好,一位除了打仗的就是恐怖片儿了。但是杂技不一样,一个破旧的车子装着几个人和一堆道具,那个锣鼓一敲,村里闲着的人陆陆续续从家里出来,小孩子永远跑在最前面,对着杂技演员的装束先嘲笑一通再说。

小时候看的杂技,现在回想起来好像都是些很简单的,骑一个轮子的自行车,把小孩子在空中扔来扔去,或者同时转好几个手帕,又有转碗转罐子的,但是,那时候觉得特别神奇,表演杂技的都是一些了不起的任务,特别是那些小孩子,对我们的嘲笑或羡慕,总是一副冷漠,好像他早就知道我们的心里想的是什么,当然也梦想过成为一名杂技演员。我是那种梦想特别多的人,每隔一段时间,每遇到一些新奇的事就会换个梦想。但是现在却没有那么多梦想了,好像是不敢了,也没有力气去梦想了,只想着能安安静静的过完这一生就好了。

我家不远有个祭拜火神的庙会,每逢过年就极其兴盛,南来北往的艺人在这里搭台献艺,当然是收费的。那时候总是很多人,我们那的人几乎没人没有去过庙会,从大年初一到十五,每年都是如此,小商贩们会及时准备好这时节我们所需要的东西,起初只是些吃的零食,比如冰糖葫芦、豆沙糕、毛鸡蛋等;都是些小玩物,如玉石般的塑料观音项链、卡通的自动铅笔、橡皮小球、灯笼等;大人们则喜欢“套圈”(很多东西摆在地上,用圆圈状的东西套,套住什么就给你什么,半大的小孩子也喜欢玩这个),下棋,看各种搭棚子里表演(据说是脱衣舞,那时候还不明白脱衣舞是神马,也特别想看),赌蚂蚱(不太清楚怎么玩的,是一种赌钱的游戏),还有好多节目,呵呵,不一一说了。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看的那场杂技表演。

一直没有机会去杂技棚看看,因为小时候能够支配的钱都是按毛算的,棚子的门票都上块,完全出不起钱的。有次去了和同学一起在她姥姥家看厕所,呵呵,庙会的附近没有住户,平时只是一大片空地,外面来了那么多人,他们搭棚但没法解决厕所,附近的农民会在自己的地里专门建几个厕所,上次厕所一毛钱,大号要再加一毛纸钱,据说一天能收入一百多,那时候我真的觉得我同学她姥姥家一定因此发了大财。我们的好处则是,看到演员来如厕缠着他们带我们进棚里看表演,为了不缴厕所费,他们也乐得带我们去,也可能觉得小孩子很可爱,呵呵,小孩总是让人看着开心的。同学很有经验,说让我等表演杂技的再去看,她说那些表演歌舞的都不好看,只有杂技最好看,后来也确实证实了她的看法,我看歌舞时候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里面的观众全是男的,烟味特别重,几个女的在上面跳来跳去实在没意思,看的没有十分钟就跑出来了。呵呵,现在还为那时候的单纯感到惊异,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年纪,但又总觉得自己什么都知道,自己的判断力很正确。

我还记得到我们去看杂技的那个是个女的,头发很短,抹口红和眼影,都很重。把我们带进去她就不见了,我和同学找了个空地儿站了,表演已经快开始了,座位已经坐满人了。一进表演的棚就能看见一个很大的球状金属网,小时候觉得那球的直径有十米那么高,现在想想估计最多五米,我一直好奇那个是干什么用的,但到最后才知道,那个道具是最后用的。他们先表演了一些普通的杂技,比如转手绢,转碗,扔小孩,走钢丝等,最后一个节目时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出现在那个网状的大球里,一圈一圈慢慢加速,竟然一直骑到了球的顶部,速度很快地他直接从球顶部冲到下面来,整个过程是贴着球面的,而且竟然骑了两圈,记得他第一次到球顶的时候,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连呼吸都不敢了,全场特别安静,他终于安全到底下时全场一片喝彩。接着,又有一个人进来,也是骑自行车,他们同时在球里穿梭,并作一些惊险的动作,后来又陆续进来两个人,一共四个人,他们来会骑着,看似缭乱看又有各自的路线,因为他们没有相撞,哈哈。后来又进来摩托车,以更快的速度在球里穿梭,可惜,有很多细节我都忘记了,只记得当时自己看完一场还不愿出来,对同学说要再看一遍,并让同学先走了,只是我没有想到他们会清场,我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想法,悻悻的出来了。

很多年过去了,之前和之后都看过不少杂技表演,但唯记得那次的激动心情。慢慢的长大了,去外面读书,回来工作,越来越懒得往人群噪杂的地方挤,好几年都没有去庙会了。政府将那片空地圈了起来,见了围墙,所有的节目都要在围墙之内表演,进围墙要先掏十元的门票。建好围墙后我去过一次的,人依旧很多,只是再也没有什么玩的了,围墙之外人挤人,入口处人更多,在门口观望的,犹豫着要不要买票的,急着买票的,看不买票能否混进去的,你推我挤,我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儿时的兴致了。

最近几年几乎每年都会出点事故,儿童丢失,甚至是因为拥挤而踩踏私人的,好像去年或者前年,听说一个杂技棚塌了,砸死了好多人,老板和演员跑了,受害者似乎没有部门愿意管。后来究竟怎样了也不知道。我对那个杂技棚的记忆又深了一些,当时那么高的铁丝球也不记得有什么预防措施,我处在生命威胁之下却还津津有味儿的看着表演,享受着生命中难得的时光,就算现在还有那样的机会,还有那样的表演,恐怕我的心情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吧。

总是很怀念,尽管记忆中的生活条件很差,尽管玩的东西很少,也许我看到的杂技也只是很一般的杂技表演,甚至只是些三流的演员,但无论怎么回忆,那些时光都如发黄的老照片一样让人感到温暖和惬意,人生因此也多了一份“再也回不去了”的遗憾,只是这也是美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753)|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