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教育星空

与你同行,分享网络资源!打造最好的网易教育博客!

 
 
 

日志

 
 

“新孟母”困境揭开教育脓肿  

2014-09-06 13:35:24|  分类: 教育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对农民夫妻,为了让孩子能够接受较好的教育,带着孩子从农村迁到县城,再从县城迁到省城,先后更换了3所学校……然而如此苦心换来的结果却是:孩子不愿意上学了。孩子在作业本上写道:“城市里的学生们总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我觉得自己就像个怪物一样”;“一说话,同学们就笑话我是个‘乡下佬’。”

看到这则新闻,马上想到了“孟母三迁”的故事。孟子最终能够成为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和文学家,“三迁”之功或不应没。由是,该故事成为中国教育史上的一段佳话,孟母也成为后世无数为人母者的榜样。但是从目前看,这位“新孟母”却不如两千多年前那位孟母那么幸运———她的一番又一番的颠簸,一次又一次的苦心,换来的竟然可能是更糟的结果!

“新孟母”困境揭开教育脓肿 - 教育星空 - 教育星空

据报道,这样的问题并非个例,很多进城务工农民工的子女,在学校都非常容易受到歧视,从而产生自卑心理,有的性格发生变化,有的产生辍学念头。曾有调查指出,多数农民工子女缺少对城市的认同感及与城市孩子的交往(见2004824日《新京报》)。有些学生由于受到城市学生的歧视,宁肯从办学条件好的公办学校转学到条件较差的打工子弟学校。如此状况,令人无比伤感却又疑惑不已:怎么竟会这样呢?

从幼儿园到小学、中学,一直有一项重要的教育目标———“育人”,即教育和引导学生树立正确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培养其集体主义精神,让他们对弱者懂得同情和悲悯,对同学、朋友、家人知道关心和爱……可以说,这甚至是比“教书”更为重要的教育目标。因而,如果看到班里来了个陌生、羞怯、贫穷的同学,按理其他学生应对其生出同情之心,施以援助之手———即便在他们内心里或不免会有些优越感,但在上述的教育氛围下,“优越感”理应是同情心的支点,而不应成为歧视的平台。然而,从务工者子弟的普遍遭遇来看,眼前,这一教育目标似乎实现得并不理想,竟有那么多年尚稚幼、甚至还未谙世事的学童,没能懂得关心和爱,却竟然已经学会了歧视———一种“看人下菜”的市侩习气!

当然,所有的孩子其实都是一张白纸。因而,学童们沾染上如此严重的市侩习气,罪过并不在他们本身———他们是另一个意义上的受害者。这一现象,折射出市侩习气对“学堂”的浸染之严重。

学校是个相对封闭的环境。如此市侩习气,是如何登堂入室,污染了那些稚嫩的心灵的呢?影响的因素或许有很多,如社会、家庭等。但首要的原因显然应该从学校方面去找,因为在这一时期,教师是对学生影响最大的人,学生认识社会的主要场所是学校———而且不难发现,某些学童“嫌贫爱富”的歧视目光,与某些学校的做法原本就是十分相似的。

眼下的一些学校,已经越来越失去了作为教育者应有的理想色彩,学校越来越像是一个大卖场、拍卖行,再也不避谈赤裸裸的功利,优质的教育资源往往是价高者得、权势者得,“没钱别进来”。其“言传”和“身教”已经严重脱节。可以想见,在这样的市侩意识横流的学校中,怎么会不生出对贫困者的歧视?可以肯定的是,先有学校对贫穷的务工子弟的歧视,才会有其他学生对他们的歧视———按照“皮格马利翁”效应的原理,如果学校及其教师对某些学生都能“高看一眼”,则其他学生也必将会对他们“高看一眼”,而反之亦然。

“新孟母”困境揭开教育脓肿 - 教育星空 - 教育星空

如此学校,如此办学指导思想,已经使教育的手段非但不能成为弥合等级差距的工具,甚至成为制造、加大等级差距的催化剂———在歧视和经济压力的双重挤压下,贫穷者子弟要想通过接受优质教育改变命运,已经成为一段真正难以逾越的畏途。因而,“新孟母”的困境,同时也是一代人的教育和发展困境,揭开了当前教育肌体上一块巨大的脓肿。

(来源:中国校长网 阅读原文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