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亩花田

铅华洗尽,素心向暖

 
 
 

日志

 
 

半步天涯(小说)  

2014-09-13 22:42:53|  分类: 素心(原创)--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若笺素心 


一          

       咫尺,天涯。

       半步之遥。

       纵使万水千山,怎又抵得过心与心的隔膜。或者,还是在昨天,那些清晰的誓言还在耳畔回旋,可转眼,就已物是人非了。

      站在曾经一起牵手走过的街上,子墨的泪滂沱而下,倾尽一生的爱恋,最后就只换得他轻描淡写的一句,再见。

     再见,再见,是再也不见?


         雨,依然在下着,与其说是下着,倒不如说是在飘着,不急不缓,无声无息。初秋了,雨丝滴落在脸颊上已经有了些许的凉意。自己的这场爱情就如同夏天的暴风骤雨,汹涌而来,却又平静而去。回首,弥漫在心头的除了伤就是痛了,那些曾有的美好和甜蜜呢?为何如今想起,剩下的只是蚀骨的疼痛。

        记忆就像是一部无声电影,时光到带,子墨透过纷杂的思绪清晰的看见当初的自己,还有曾经的他---那个有着灿烂笑容,有着甜美酒窝的男人,以前,子墨曾经逗他,怎么男人会长如此好看的酒窝呢?那时候的他只是傻傻的笑,望着子墨的眼睛里有闪亮的东西在雀跃着。


             他和子墨是博友,他喜欢来看子墨写的乱七八糟,喜欢那些被子墨俗称“诗”的东西。子墨喜欢去他家看他在照片上对着她笑,觉的那是世界上最灿烂,最能照透人心的笑脸了,似乎,不管多难,多累,他的笑都可以一如既往。他和子墨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通过博客留言熟识了起来,刚开始只是单纯的问候和祝福,后来,熟络了,子墨也和他开玩笑,他是一个很具备幽默细胞的人。这样持续了两年的光景,谁也没见过谁,却熟悉彼此胜于熟悉自己了。

         偶然的一天,子墨像往常那样打开博,准备更新的时候,在消息里,只有他的一个QQ号码,一个汉字都没有,他就是这样,子墨曾经嘲笑他“惜字如金”。子墨慌乱的加他,毕竟这算是进一步的和他亲密接触了吧?可很多天,他没在线。某天早晨,子墨刚刚收拾好办公桌,他的头像闪动起来。

       “哥哥好,我是子墨”

       “呵呵,他乡遇故知啊”子墨知道他是指他们的博客。

         .......

        接下来,很多天,没了他的消息,子墨的心每天都揪的紧紧的,不知道他怎么了,不上线,博客也没更新,子墨后悔没跟他要电话,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盲目了。

       十几天后的下午,他突然上线,子墨发过去一个笑脸,嗨。

        他说,这几天,他出了点事情,没能联系,请子墨见谅。呵呵,子墨笑笑。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算是落地了吧?
       “我还没听过你声音呢”

      “我也是”子墨说

       “嗯,电话给我”

         .....

       某天早晨,他发信息来,今天我要来你住的地方,你有空吗,请你吃饭。子墨以为他说笑呢,那天的工作很多,忙起来就忘记了他的信息。

      那天,早晨明明是艳阳高照,到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突然狂风大作,子墨的记忆里,似乎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雨和风。这才想起他的信息。

     “不好意思,你来了吗,上午工作忙,忘记了”

     不到一分钟,他回复“嗯,我在市里吃饭,你没回信,以为不欢迎,我就没有去”

     “呵呵,真抱歉,我以为你说着玩的,下雨了,你怎么回去”子墨看着外面阴暗的天空在暗暗的替他担心着。

      “哦,我开车出来的,没事,淋不到雨”他似乎看透了子墨的担忧。

      4月29日,他忽然打电话来,今天见面吧。容不得子墨拒绝,就匆忙挂断了电话,呵呵,这是他一贯的风格,惜字如金。

       天哪,他说要见面也不提前说,子墨那天,只穿着工作服,没有刻意的打扮,这样怎么见他呢?子墨心里叫苦连连。唉,算了,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不大一会儿,电话响了,他的名字。

      我到了,你在哪儿?

      哦,我马上出来

      嗯,我开的一辆红色的越野车,车号是......

      子墨收拾东西,然后再一次照了照镜子,淡妆,头发随意的挽了一个结,黑色风衣内搭一件白色的长款T恤,简单的牛仔裤。一出门公司门,就远远的看见他的车子,子墨的心里莫名的有一些小紧张。迎着自己的是那张在照片里见了无数次的脸,依然笑容满面。子墨顿时一点陌生的感觉都没有了。他提议,去了一个郊区的旅游景点,一个古村落。中午吃饭,就在一个环境很好的农家小院里。不大的院落被主人布置的井井有条,绿色的植物覆盖着这个不大的小院,热爱根雕的主人在门前摆置了很多的具有浓郁艺术气息的各式根雕。

         “你不是要喝醉吗?我陪你”,他是指子墨前段时间的QQ上的签名。

          呵呵~~

         不大的功夫,菜上了,有子墨爱吃的土豆丝,有炖山鸡,还有清蒸鱼。记得以前跟他说过自己喜欢吃鱼,他居然都铭记在心了,子墨感动于他的细微之中。

        他们吃的很开心,一顿饭下来足足吃了三个多小时,子墨平时的酒量还不错的,不知道那天是怎么回事,居然喝了两杯就有些微醉了,也许一些事情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吧。该来的还是来了,不早也不晚。子墨的心有些紧张也有一些的担心,还有些许的不安,连自己也说不清楚是为了什么,眼前的这个男人,尽管是第一次的相见,却熟悉的就像认识了好几千年了,或许,他真是自己前世的情人吧,子墨在心里暗暗的想着。

         眼看太阳就要落山了,山顶的风掠过,竟然起了一丝的凉意,毕竟才刚刚开春,子墨冷的缩了一下肩膀,真好,这儿就像是个世外的桃园,仿佛时间就此静止了,偌大的世界就剩下他们两人。子墨有些喜欢这种感觉。要回去了,走的最急的都是最美好的时光。又要说再见了,也许过了今天,彼此又成了两条没有丝毫关系的平行线了,子墨有些害怕。

         就在起身的那一刹那,他站起身,拥住了有些醉意的子墨。双眸相对的那一刻,子墨终于相信了,传说中的一见钟情竟然是真正的存在的,而且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清晰。在他低头吻自己的一刹那,子墨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是期待,还是失望呢?难道他对别的女子都是如此吗,他曾经在自己的心中是那么的完美,是那么的优秀,可对于才见第一面的子墨,怎会如此的轻浮呢,对,是轻浮,子墨当时就是只想到了这个词语,唉,子墨在心底暗暗的叹了口气,无论是什么,自己的心还是被他轻而易举的就俘获了。此刻,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迷人的......

        回到家,子墨的心依然有些忐忑不安。接下去的事情该如何面对,她心中依然是未知数。此刻的子墨如同站在十字路口的小孩,对于未来,真的很迷茫。

        接下去的几天,他依然是惜字如金,电话里的口气依然冷如冰霜。就好像他们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子墨的心,想到这些的时候,就狠狠的生疼,犹如被小兽咬过般,五脏六腑都疼。

       春暖花开了,阳光很明媚,一如他的笑容,能照射进人的灵魂最深层的地方,或许,这真的就是爱吧子墨心想着。

       日子还是一日复一日的过着,子墨每天上班下班,重复着这枯燥而乏味的生活。

      也许生活的本身就是平淡的,就好似一杯白开水,淡而无味,但却是不可或缺的。

       转眼,春天走了,炙热的夏天如期而至了。有爱,一切皆有可能,爱情的力量的确是伟大的,是不可忽略的。同事们都说子墨越来越漂亮了,越来越有女人味道了,子墨知道,是他的功劳。

            有时候,中午快下班时候 ,他会来突然袭击,打电话,子墨,我在你公司门口,出去吃饭,依然是不容商量的口气。

         呵呵,其实,子墨对于他的风格都早已经习惯了。

         或许,一些人,一些事情,太在意了才会患得患失吧,对于这段感情同样如此。

         曾经的子墨是骄傲的,也是自信的。可这次,为什么在他的面前,却发觉自己是如此的卑微呢,犹如渺渺红尘里的一粒尘土。

 

      子墨天真的以为,这段爱情,就像以前自己读过的童话故事那样,会有个美好的结局。子墨小心的经营着,她并没想过,现在的这个男人,其实从一开始就不属于自己,只是自己不知。可很多时候,童话只能是童话,仅此而已。

        都说,爱情就是一朵盛开在尘埃里的花。

       都说,陷入爱情的女子是卑微的,没了自尊,没了自己。或者此刻的子墨亦然如此吧。

      为了他,子墨倾尽所有,想要把生命中最好的,最美的都给他。

       如火的七月。

       “我想去看海,你答应过我的,什么时候去你呢”子墨在网上问他。

     “宝贝,你想什么时候去都可以”他的语气有些宠溺。

        宝贝,曾经的子墨很反感这个称呼,可从他的嘴里说来,子墨心里却都是丝丝的甜意。

       第二天,子墨向单位请了长假,似乎自从有他,子墨的世界一下子变的斑斓了起来,工作中的累,生活中的不如意,在此刻的子墨心里,都已不再是困扰,似乎忧伤因为他的存在而远离了自己。

       大海,我来了。

 

 五      

         黄昏的海边,海水慢慢的蔓延着,身边,一些年轻的孩子们在燃放起了孔明灯。孔明灯在昏暗的光线里忽明忽暗,缓缓上升着。

       子墨侧过头,他静静的躺在自己身边的沙滩上,眼睛望着天空中的的孔明灯在出神。其实,子墨知道,他这次是推开好多事情陪自己来海边的,只因为,他曾许下的承诺。此时的子墨能感觉到他的情意,真正的情意。

        在海边的日子是自在的。没有那么多的凡尘俗事的困扰,不用上班整天面对各种报表。更因为早晨醒来的第一眼,就可以看见他。所以,子墨这些天快乐的犹如一只小鸟,嘴里总是哼着不知道名字的曲子,为此,他还取笑她。子墨不以为然。

        那时的子墨,真的以为这份爱情可以地久天长,真的以为此生和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一体的,不可分割的。

        梦,总是会醒的。或早或晚。



六     

          曲未终,人却散,一筝弹破,待千年。

          认识到相爱,想想,已经有三年的光景了吧,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子墨曾经以为和他就会这样相守着,这样伴着彼此直到白发苍苍,为此,子墨努力着,努力的和以前的生活说再见,努力说服反对的家人想要在一起,可哪儿曾想过,上天只是和自己开了一个玩笑,仅此而已。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的电话再也不那么频繁,他的信息也没了往日的柔情,即使说话,语气也是淡淡的,犹如数九寒天的空气,让子墨不寒而栗。子墨意识到了,这份自己视作生命的爱情,还是要走到尽头了,子墨无力,更无奈。

       终于,某天。

       他说,他移情别恋了,而且很快就会结婚,让子墨别再纠缠。他还说着,子墨已经听不清了,只有眼泪缓缓而下,那一刻,觉的自己似乎无法呼吸,甚至觉的天旋地转。天哪,这就是自己苦苦用心的经营了好多年的情感吗?这就是自己深深的爱着的那个人吗?这就是那份让自己执着的放弃一切的爱吗?子墨想要个答案,可是,谁来回答?

        子墨,那个曾经骄傲的女子,此刻昏倒在现实的面前,至此,始终不知道自己到底哪儿做错了,为何,轻易的他就放手了,为何,他可以那么快的移情他人?难道曾有的一切都是假的吗?心中那个完美的男子片刻在子墨的心里倒塌成一片残渣。

       秋天的风有些凉了,子墨走出门,忽然觉的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能做些什么?子墨握着手机,那个熟悉的号码,仿佛像刻在子墨心里一般,子墨还想做最后的挣扎,可换来的依然是冰冷而绝情的话语,甚至他的话语中有些恶毒,是的,恶毒。子墨心里就是这两个字。

       那个曾经喊自己宝贝的人,那个曾经说过要相爱一生的人,那个曾经在分别时候落泪的人,那个曾经被自己视如一切的人,在此刻是陌生的,是可怕的。

        九月的天空又飘起了细雨,似乎今年的雨格外的多。子墨漫无目的的走着,走着,心里的苦不知该怎么排解,眼里已经没了泪水,似乎灵魂跟着自己的爱情,一起死亡了,死亡,曾在子墨心里是个多么可怕的词语,可此刻的子墨忽然觉的只有这两个字才可以拯救自己,拯救那个没了灵魂的自己。

          一个正在修建的断桥边上,子墨站着,无力再哭,无力再想,像一具会呼吸的尸体般,那一刻,耳畔徘徊的依然是他绝情的声音,子墨没了知觉,没了思想,身子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跌入了九月的雨中.......

          耳边的风呼啸过,子墨忽然觉的身子变的好轻,好轻,伴随着身体的下降,听到远处一阵嘈杂声,

          “快点,有人掉桥下面了”

          “快打120”

           .......

          子墨闭合上了沉重的眼皮,一切都事不关己了。

           结束,原来这么简单。


          子墨醒来,眼前是一片洁白。

           这是哪儿?天堂吗?

         一个红衣女孩看着子墨醒来,哭了起来,姐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都吓死家里人了。呜呜,太好了,你终于醒来了。我去告诉姑姑,看着女孩一阵旋风似的出去了。

        子墨动了动头,只觉一阵疼痛袭来,脑子一片空白,身体也动弹不得。这是怎么了?难道真的失去记忆了吗?子墨敲打着头部,拼命的在脑海里搜索着,可无济于事。那些言情剧里上演的狗血桥段,竟然在自己身上发生了,医生告诉子墨,子墨坠落下去,头部受到重创,导致这样的情况发生,这种症状,属于选择性失忆,就是指一个人受到外部刺激或者脑部受到碰撞后,遗忘了一些自己不愿意记得的事情或者想要逃避的事情,或人或物。不过,有些情况,也是因人而异的。

转眼,一个月的光阴流逝,子墨依然很多的记忆处于空白期,可唯独,他的名字,他的一切,还是让子墨生生的疼着,为何,就不能选择遗忘他和那段有他的时光呢?这个,子墨也无法解释,只能配合着医生和家人的治疗。

家人始终以为,子墨是不小心因为雨天路滑而跌落的。万幸的是,子墨命大,落下去正好掉在一堆正在施工的土上,因下过雨,土堆变的松软。

 如果,让他们知道真正的原因,子墨真的无颜相对,此刻的子墨才知道,真正爱自己的人,是家人。

 春节很快来临了,街上处处都是张灯结彩,每个人脸上都是兴高采烈。

子墨还是时好时坏,但庆幸的是身体上的伤已经基本痊愈,就是记忆减退了很多,明明刚发生的事情,自己转眼就忘了,手里拿着的东西却在到处寻找,医生说,要恢复如初,需要一段过程和一定的时间。


  两年后。

 子墨已经逐渐康复,那段情感,在经历了一次生与死的较量后,变的似乎没那么重要了。那个人,也渐行渐远,逐渐也变成了一个小小的黑点,无足轻重,也才明白,其实生命就像一场旅途,没有谁,是真正不可或缺的。

是的,人总是要经历一场暴风骤雨才能真正的蜕变,真正的成长。此刻,坐着办公桌前的子墨,脸上已经有了温暖的笑容,曾经的一切,都如同一场过眼烟云,随风而散了。

“吱呀”一声~~~

办公室门被推开,伴着进来的是一个曾经被自己忽略和遗忘的身影,他怀里的一大束的玫瑰,在子墨的眼睛里红成了一片炙热的火焰,子墨明白,未来,将会与谁共度?

惟愿,彼此都安好。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