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 老

红颜不老 许君明月 明月不老 落地为花 花容不老 坠戴红颜

 
 
 
 
 
 

【剑三|策羊】一袭春雪(中)

2011-8-21 14:47:55 阅读1529 评论5 212011/08 Aug21

中|寻缘(上)

呼啸了几日的风雪终是停歇了。

黎靳这些天一直卧床,鲜少在屋内走动,加之窗外风雪遮挡视线,直到此时才看清身处何处。

放眼望去一片苍松林立,雪积松峰,不时有白鹰划过云端,锐利的啸鸣响彻山谷。

他忽然停了脚步,转身看着林倾。

林倾也停下来注视着他。

苍茫白雪,对视天地。

好像又回到少年时,他们最后一次在纯阳宫的比试,也是这般的苍天白雪,一双人影,一枪一剑。那年林倾十四岁,黎靳十七岁,并不懂得何为武林、何为江湖、何为朝廷、何为江山,正义与邪恶不过存在于书册与长者口传的故事中,争强好胜才是他们的天性。在黎靳将按照军令回到天策府入天营编制的前一天,他们约好再战一次。林倾带他渡过栈道,踏过雪路,最后来到了论剑峰,却刚好赶上了漫天大雪,寒风一直往领口里灌。黎靳冷得够呛,抱着枪喝道“你们纯阳宫是什么鬼地方,总是这么冷么。”

林倾只笑,答也不答他便拔剑出了招。黎靳却因为不适应这寒冷的天气手脚麻木,一下子连枪都丢了出去。

“少爷!黎公子,你们这是何苦啊!!”老人跛着脚匆忙夺门而出,却因行不稳一下子跪倒在两人之间,倒是黎靳扶了他起来。

“李叔放心,我与卿之比试,,点到即止。不置可否劳烦李叔帮在下购置些东西。”

“黎公子请讲,力所能及之事老夫一定办到。”李叔听闻点到即止四字便稍稍放心了些,眉目也舒展开来。

“实不相瞒,在下因伤在身,劳烦李叔清粥小菜的照顾,但却数日不沾油腥,我这腹中酒虫也……”说着便笑了起来。老人也笑,连连答道:“好说好说,老夫即刻去办。”语罢便蹒跚着向山下走去。

作者  | 2011-8-21 14:47:55 | 阅读(1529) |评论(5) | 阅读全文>>

【剑三|策羊】一袭春雪(上)

2011-8-21 14:32:09 阅读1623 评论0 212011/08 Aug21

上|再相逢(上)

黎靳一睁眼,便见着三尺青锋带着寒光从天而降,咻地插在耳边枕席上,自己的手脚便再也动弹不得。

门口处一道人影立在狂风暴雪里,逆光看不清容貌,衣袖被吹得翻飞作响,林倾将捏了剑诀的手收了势,缓步走进来。把手里的物事放在八角小桌上,转身关了门。少了风雪的呼啸声,室内一下子又安静了许多,只有炉内炭火偶尔溅出火星燃得“噼啪”作响。

纯阳又取了些木柴丢进炉内,火燃得更旺了些,黑靴上的积雪却全数化作水做的足迹,印在身后。他打开方才放在桌上的木匣,一缕苦涩的药香便溢了出来,原来小小的木匣内别有洞天,一枚小巧的炭炉正温着一碗汤药。

林倾端起药碗走近榻前,撤了天策身周的剑气。榻上的男人以右臂支撑身体,这才勉强坐起一些。

“喝药。”轻轻冷冷的声音,端碗的手背上分明绕着一圈绷带,隐隐透出些水红的颜色来。

“当日既要黎某的命,又何须救在下一命。”天策盯了林倾负伤的手背,唇角扯出一抹苦笑。

林倾也不答他,上前一步撩了衣摆坐在天策身边,挽了他未受伤的手臂助他坐直了身体,将又碗往前递了递,肃声道“喝药。”方才吹落在他额发上的雪已化为水,沿着面颊的形状流了下来,在下巴上结成小小的水滴,睫毛上也挂了雪融的细小水珠。

黎靳正看他看得仔细,忽然被纯阳一记不耐烦的眼刀甩来,终是叹了一声,接过碗来,装模作样的吹了吹,苦笑道“好烫。”

林倾面上波澜不惊,摆明了不想管他,那黎靳的手却忽然一抖,险些将药汤泼了,他赶忙伸手接了过来。

“得罪了,手上还是使不上力气。”天策做孱弱状,可怜巴巴地望向纯阳“恳请道长可否帮黎某吹一吹。”

作者  | 2011-8-21 14:32:09 | 阅读(1623) |评论(0) | 阅读全文>>

【策藏】鸢意

2011-6-8 22:36:31 阅读616 评论1 82011/06 June8

非常感谢妖言君帮忙翻唱。

【需要单独打开日志才能听】

曲:画中仙

翻:妖言

词:真石

临镜见你含笑的脸

正在发间绕一束鎏金

你转头来看我 覆手心的伤痕

轻叹月下 雪深几分

燃一柱名为与世相忘的烟

酒杯盈满了撞盏来歌

抽剑来舞醉了 笑着笑着哭了 

当真好酒 呛过喉却烫在心间

清雪伴柳断桥边 蜂绕马蹄醉华年

金袖执起那绚烂的纸鸢

还误以春意迷眼 执手言不羡神仙

醒来却发现黄粱梦一遍

叶落尽凄凄雪烟 漠上回塞外孤雁

早已不见翩跹着的纸鸢

若还能轻抚你的发间

亲手扎马尾花落肩 谁梦中流连

燃一柱名为与世相忘的烟

酒杯盈满了撞盏来歌

抽剑来舞醉了 笑着笑着哭了 

当真好酒 呛过喉却烫在心间

清雪伴柳断桥边 蜂绕马蹄醉花年

金袖执起那绚烂的纸鸢

还误以春意迷眼 欲执手不羡神仙

醒来却发现黄粱梦一遍

叶落尽凄凄雪烟 漠上回塞外孤雁

早已不见翩跹着的纸鸢

若还能轻抚你的发间

亲手扎马尾共比肩 我梦中留恋

作者  | 2011-6-8 22:36:31 | 阅读(616) |评论(1) | 阅读全文>>

曲终(内有《不许》剧透,慎?)

2011-2-9 6:28:18 阅读461 评论4 92011/02 Feb9

歌词:

追/今生今世

原唱:张国荣

改编:陈洁仪

这一生也在进取 

这分钟却挂念谁 

我会说是唯独你不可失去 

好风光似幻似虚 

谁明人生乐趣 

我会说为情为爱仍然是对 

谁比你重要

成功了败了也完全无重要 

谁比你重要 

狂风与暴雨都因你燃烧 

一追再追

只想追赶生命里一分一秒 

原来多麽可笑 

你是真正目标 

一追再追 

追踪一些生活最基本需要 

原来早不缺少 

HA...... 

有了你即使平凡却最重要

成功了败了也完全无重要 

谁比你重要 

狂风与暴雨都因你燃烧 

一追再追

只想追赶生命里一分一秒 

原来多麽可笑 

你是真正目标 

一追再追 

追踪一些生活最基本需要 

原来早不缺少 

HA...

只得你叫我彷佛人群里最重要 

有了你即使沈睡了

也在笑

风里笑着风里唱

感激天意碰着你

纵是苦涩都变得美

天也老任海也老

唯望此爱爱未老

愿意今生约定他生再拥抱

《不许人间见白头》一百一十八章

曲舜用最後的力气勾住男人的手腕,立誓般低声道:“若是来世我仍身为男儿,依然愿跟在将军马後,纵横驰骋……”

百里霂用力抓著他的手,无声的点著头。

“若是……若是身为女子……”曲舜抬起满是泪水的眼睛望著他,“我愿一生侍奉将军,为你生儿育女……好不好……”

百里霂看著他的眼睛,眼泪倾泻而下:“好……”

说完了这些,曲舜累了似的闭上了眼睛,口中喃喃的说道:“将军好久不曾亲过我了……”

这是曲舜第一次向他求取亲近,却是如此的让人伤心。百里霂颤抖的抚著青年沾著鲜血的唇瓣,轻轻吻了上去,唇间有浓重的血腥味和眼泪的咸涩味道,可是百里霂不忍放开。直到曲舜的嘴唇渐渐变凉,他终於意识到,他已经永远的失去了这个青年了。

作者  | 2011-2-9 6:28:18 | 阅读(461) |评论(4) | 阅读全文>>

我忍不住就……

2011-1-19 21:31:31 阅读143 评论10 192011/01 Jan19

小哥小鸡袜子~小鸡小哥袜子~小哥~小鸡~袜子~【你到底想说什么

作者  | 2011-1-19 21:31:31 | 阅读(143) |评论(1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靡靡

 
 
模块内容加载中...
 
 
 
 
 

咕叽咕叽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