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晓阳的博客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崔永元让我们看到水下的冰山

2018-6-5 14:17:15 阅读142 评论0 52018/06 June5

崔永元让我们看到水下的冰山

朱晓阳

一大早在等学生的论文。闲着也是闲着,这个日子,与其胡思乱想还不如议论一下崔永元和范冰冰、冯小钢和刘震云。

这次吸引人并引起公愤的大概有这么几点,第一是明星投入少而拿的多,1000万的阳合同还不算,还有4天拿6000万的阴合同;第二是逃税;第三是范冯刘的作品质量低劣;第四是为了钱不惜背弃信义。

虽然崔永元最新道歉:合同上说4天拿6000万的不是范冰冰,并且不针对范和刘的女儿。但这桩犯冯刘的私人恩怨确实变成了公案。而且确实揭开了影视圈,甚至整个文娱圈的冰山的一角。

这个圈的一些生态可能正好与上述几个焦点有关。

这个圈的一个问题是有越来越多巨量的资金被投入到少数一些商业大片和一线明星身上。其代表是冯、范和刘。而在另一端是大批的原创作者(包括剧作者、导演和演员)得不到基本的支持。这个广大的基础是处在自生自灭的状况,很多人也就是借着年轻,拼几年文艺梦,却很难有职业化的规划。去年在柏林电影节获奖的电影人胡波自杀就是极端的一例。

娱乐和艺术圈两极分化是全世界的现象,本来没有什么好责怪的。但是在许多国家,税收的调节再分配作用是很明显的。一部片子税前拿6000万的一个演员,在税后能剩多少净收入,肯定比中国的同样一个演员少的多。而为了少上一些税,这些演员或艺人的一条路是通过将钱捐给公益基金,教育基金等等。大大小小的基金会再将这些钱用于支持包括那些苦逼的文艺青年们,使他们能够坐在咖啡馆里,买一杯咖啡喝半天,写半天。天天如此不至于饿死。一些大咖就是这样起来的。似乎英国的哈利波特之母J

作者  | 2018-6-5 14:17:15 | 阅读(142) |评论(0) | 阅读全文>>

这一代人的经验、知识和理想

2017-1-25 8:51:50 阅读4327 评论7 252017/01 Jan25

这一代人的经验、知识和理想

朱晓阳

一开始定要找个写下这些文字的由头。这个由头是有年轻的学人最近几年发表了关于“知青时代”终结的文章。

虽然用“这一代”来做标题,其实能够谈的基本上是笔者个人经验、知识和理想。我们是生于50到60年代初的人,初入学校就观看文革,以后在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下农村当知青或留城进工厂,家有背景的去部队。1978年或此后几年,通过高考进大学。这一代中大部分人没有上大学,这些人与上过大学者后来隔着一条鸿沟。一边是工人,另一边是公务员、教师或学者。未上大学的,从90年代末开始下岗、内退、退休。成为官员或学人者,现今正渐次步入退休年龄。

这一代的经验和学习很大程度上来自社会,因此是些“社会青年”。今天当一眼看去那些既有些底层见识,带些痞气,敢决断,有点儿“天下者我们的天下,人民者我们的人民”式情怀的领导们,就是这一代在政治台面上的样子。照说这些人大多出生在干部家庭,底层和江湖不会对他们有直接的影响。但文革时期的秩序混乱,使这一代的最初人生经历是街头斗殴或派战。

这一代的底层见识和天下己任从农村、工厂或军队开始。这种联系近些年已经被很多人谈过,并称之为“知青一代”。无论被称作什么,从少年进入青年时期的这段经历似乎定位了此后几十年的方向,形成了这一代的一个心智和道德的结构。当然也不能太夸大知青经历的影响。只能说对以后成为学者,例如对从事人类学和社会学的人来说,这段经历是一个机缘,最初的经验和知识获得,后来的价值判断和立场选择会与这段经历有关。

这一代的学校教育是交错在停课、务农/

作者  | 2017-1-25 8:51:50 | 阅读(4327) |评论(7) | 阅读全文>>

认真对待川普主义  

2016-12-26 14:05:37 阅读6461 评论9 262016/12 Dec26

认真对待川普主义

朱晓阳

现在是理解川普主义,认真对待川普人类学的时候了。

川普正在打开一扇“相对主义世界”的大门。这是看了数月川普表演后的印象。从其言论揣测,川普的世界看法很像人类学所说的“相对主义”世界看法,或者说“他者”世界,复数的世界等等。这个人眼里的世界是一些互相不能校准的世界。川普主义还是我族中心论,因为互相对不上焦点是他人的错误。川普主义认识到,处在这样的世界中,用不着费力去搞全球化的新自由主义、人权和民主这些普适性价值及其政策的推广。当然最主要是认为不值得用牺牲美国直接利益去为这些普遍原则的推行买单,甚至用不着为核时代的和平做保驾。川普主义一方面是承认或主张互相不能沟通的世界存在,另一方面更坚信不同世界之间即使或有交流,只能是实力、强力和地缘性势力上的比拼和相互刺扎。川普就是这么赤裸地把当代时髦的人类学新本体论和相对主义与他的治国和治理世界之道相互打通。在我看来这种“打通”一点儿也不勉强。

现在离川普上任还有二十多天,许多心怀侥幸的专家还在用过往的美国候任总统的例子来说川普。声称此人一旦上任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放肆,更不会去实践什么“不介意核竞赛”或“重新考虑一个中国政策”的说法云云。

祈求川普变回一个人们熟悉的老魔鬼很值得期待。但是这些专家根本不明白川普主义这套世界看法其实并不危言耸听,其推行会有深厚的现实支持。首先,这一套世界看法得到川普所代表的人的认可。现在看来他挑选的那些从国防、外交、内政、经济贸易到战略决策的内阁成员都像是相信这样一个相对主义世界的人。有了这样一个秉持川普主义的团队,一种

作者  | 2016-12-26 14:05:37 | 阅读(6461) |评论(9) | 阅读全文>>

乡绅、“废墟”和自治*  

2016-7-23 22:24:23 阅读6178 评论4 232016/07 July23

《开放时代》,2016第4期

乡绅、“废墟”和自治*

朱晓阳

【内容提要】从人类学的“政治”着眼,滇池东岸小村案例中有三种现象值得讨论:其一,国家以前所未有的力度侵入农民社区,与此同时,“传统”通过国家势力延承并复兴;其二,国家将基层社会空间纳入囊中时,非国家势力却有相当的机会在其中经营出类同“无人区”的地盘;其三,依凭“地势”,利用国家和“传统”资源,“士绅”得以涌现。本文将分别描述这些现象,并将这些现象的出现与小村最近一些年的“地势”相联系。

【关键词】乡绅 自治 地势 废墟

  千年草籽万年鱼。

——科尔沁民谚

一、引言

  21世纪初以来发生的城市化运动中,城中村成为城市改造的主战场,这些昔日村庄基地上的城市场所遭遇了激烈冲击。滇池东岸的小村是其中一例。这个村庄处在号称“中国第二大商贸城”的中豪螺蛳湾(当地人称“新螺蛳湾”)的拆迁范围内。这个项目是时任昆明市委书记仇和亲自抓的“重点”。为建设螺蛳湾项目第二期,2010年5月初昆明市官渡区开始启动其范围内的7个村庄的拆迁,三个月后,其中的6个村庄变成废墟。没有被拆的只有小村的新村和老村,老村的一部分在2011年被拆成废墟。那些变成瓦砾和焦土的村庄地面上只有寺庙和几处零星钉子户的楼还在。6年以后,小村仍然没有被拆。在其他被拆平的地区,有一些高楼已经矗立起来,但由于开发商资金链断裂等问题,楼房未交付使用,6个村庄的拆迁户至今没有被安置。

  未被拆除的小村在当地属于规模较大的一处外来打工、经商者落脚的地

作者  | 2016-7-23 22:24:23 | 阅读(6178) |评论(4) | 阅读全文>>

“祖公家投谁,天知地知鬼知道”

——民主选举从细节“较真”开始

有学者说“民主从细节开始”。这话说得有道理。我想补充这句话为:“民主从落实细节开始”。此外还应补充一句:“谈论民主的人要从干预细节落实开始”。

秉持以上原则,最近在观察和介入昆明基层换届选举时,我们在两种细节上“较真”。一是选举现场的空间安排;二是候选人的年龄问题。

并不是说选举中的其他问题不需要较真解决,相反如花钱买票、请客吃饭、人身裹挟式带票等等是更严重的问题。但今年昆明市针对这些问题确实在认真查办,并且想出了一些解决措施。例如将代投票限制在同一户口本的“家庭成员”范围(一般不超过3、4人)。例如鼓励基层举报候选人请客吃饭,然后根据线索去查餐馆。其结果是今年确实不再见大规模和公开包车拉村民去呈贡和官渡古镇等地餐馆大宴的现象。当然请客照样有,只是都化整为零,变成了地下的和假他人之手的活动。一般来说候选人会将请客的钱交给自己的追随者去请,去吃的人都知道是谁买单,吃到差不多的时候,候选人出现。这种做法虽然是针对政府查贿选行动的应对措施,但至少在表面上今年的换届选举期间看不到公开的宴请,据说有些候选人在此方面的投资比2013年选举少的多,才区区十几万元。这样的结果应当是政府查办贿选的功劳。

相比之下,我们较真对待的方面都是政府的规范化换届选举力所不及或者说不被注意的地方。2013年在观察了昆明的基层换届选举后,我曾写过一篇博文“乡村民主:可能和不可能的使命”

作者  | 2016-5-3 10:27:23 | 阅读(4974) |评论(3) | 阅读全文>>

乡愁在当下,空间不可逆,拆还是不拆?

2016-2-27 6:26:41 阅读5476 评论2 272016/02 Feb27

乡愁在当下,空间不可逆,拆还是不拆?

文化纵横微信公众号朱晓阳2016-02-26 14:07

我要分享

0

[摘要]现在大学里到处充斥着“论坛”和“读书汇报会”,但很少有人了解大学的精髓就是这种“低成本”的读书会,就像在折子戏荟萃的现代舞台,很少人理解追本大戏是传统戏的根本一样。

(以下这篇小文写于2015年初,去年底发表于《文化纵横》,其中部分内容已经在过去的博客上贴过——朱记)

在昆明的拆迁大计中,宏仁村只是无数历经“台风过境”的普通村庄之一,而当野火烧尽,看似卑微如野草的基层力量却能趁着喘息的契机迅速自我修复并重生。在拆迁与造城运动试图重建城市环境的同时,往往忽略了表面上破败的传统民居环境其实并不萧条,对于文化传承来说,失去宏仁老村一般的“废墟”或许也意味着整个传统文化的生存土壤将要面临萎缩。新旧交替之间,我们应该审视不可逆的生存空间更迭给城市文化根基造成的影响。

宏仁村基层自治的复兴

2010年7月,昆明滇池东岸的宏仁村因抵制违法拆迁被央视《焦点访谈》报道而成了昆明市有名的“钉子村”。宏仁村包括老村和新村两部分,在昆明的“城中村改造”高潮时期(2010~2011),新村和老村都曾被列入拆迁范围。其中老村有数百年历史,是一座有滇池地区典型聚落特征、古村落格局和一批传统建筑的居民区

作者  | 2016-2-27 6:26:41 | 阅读(5476) |评论(2) | 阅读全文>>

乡愁之地  

2016-2-18 8:28:20 阅读4309 评论3 182016/02 Feb18

乡愁之地

(此文于2014年为《官渡知青25年》而写)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朱晓阳

我于1974年10月来到官渡区矣六公社宏仁大队宏仁生产队,至今正好是40年。  知青生活只是一段两年多的历史,没想到这段经历让我与宏仁村和滇池东岸至今难以分开。一个知青与一个村庄是如何勾连一辈子,这本身也值得追溯。

大约是在插队的后期,与我同一个生产小组的大队党支部委员老纳来动员我申请入党。我当时是村里劳动表现好的知青,这应该是老纳选择我作为“纳新”对象的原因。作为一个小青年得到党支部的青睐,肯定是诚惶诚恐的。当时的具体表情如何今天已经不记得了。但与这个事件有关的一个细节没有忘,那就是当时的入党申请书中必须有“我决心扎根农村一辈子”。这句话必须有。我在写这份申请书时陷入了一种恐惧。我不敢将这句话写在申请书中,因为我根本就惧怕会在这里呆一辈子。结果是交了一份不带上面那句话的申请书。党支部自然是按照上面的规定办事,既然一个知青的入党申请书缺了“必须有”的东西,入党问题就不能考虑了。现在看来我这是与党的大门擦肩而过。1976年底或者是77年初,我返城当了工人,一身轻松地“拔根”而去。那时没想过此后还会与这个村庄有什么交接。在一个人生命的第20个年头,满脑子想着远大前程,面对人生无限多的路口,不可能感到身后留下了什么值得回顾的东西。

离开宏仁两年后,我曾随着一些返城知青回去过一次,记得仅有半天时间。此后十多年,我再也没有回访过这个地方。直到1997年初,为了写博士论文收集材料,我才回到宏仁村,在那里断断续续住了3个月。2001年

作者  | 2016-2-18 8:28:20 | 阅读(4309) |评论(3) | 阅读全文>>

有鬼才是好地方 ——维多利亚女王市场记(二)  

2015-10-26 20:18:59 阅读8139 评论6 262015/10 Oct26

有鬼才是好地方

——维多利亚女王市场记(二)

朱晓阳

最近乱挖了一下墨尔本维多利亚女王市场(维妈)的历史,深感这个地方的过去能为中国今天的城市保育和更新提供经验和教训。维妈确实有与国内城市的集贸市场相似的历史。

(墨尔本的第一张规划图(1836)。在栅格狀城外的西北部,标有“government reserve”(政府保留地)的位置就是今天维妈所在。)

(1838年的墨尔本规划草图,就像中国那些新城规划一样)

维妈的过去也有黑暗的一面。这可以从维妈残存的那堵墓地围墙说起。看历史资料,维妈的位置原来是墨尔本最早的公共墓地。在1837年墨尔本最初的规划图中,维妈今天所占的地方被规划为墓地,位置刚好在栅格状墨尔本城的西北。当时认为墓地应该远离城有一公里。话说回来当时的墨尔本也就是一个村庄大小的地方。从十九世纪三十年代开始,这片墓地划分成不同移民社群和澳洲土著的埋葬片区,其中较有影响的是犹太人墓地区和土著人墓区。在十九世纪五十年代以后,来自中国的淘金者也有埋葬于此的。澳大利亚淘金热潮过后,一些中国人在墓地空余的地方开荒种起了菜,然后就地出卖。后来维妈以农副产品为起点,中国人种蔬菜对此是有贡献的。

这个墓地也是一个乱葬岗。至今搞不清楚到底埋了多少死人?在20世纪初拆迁墓地时,有人称埋了一万多人,但因为在1864年的一场火灾中,墓地的文书和记录已经被毁,因此没有确切的证据说埋了多少死人。按墓碑数过去,大约有七千多死人。但是后来在拆迁或城建中不断发现一块墓地下面埋了好几具尸体,有些是一块单人名字

作者  | 2015-10-26 20:18:59 | 阅读(8139) |评论(6)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北京市 海淀区

 发消息  写留言

 
北京大学社会文化人类学教授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