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晓阳的博客

 
 
 

日志

 
 

有鬼才是好地方 ——维多利亚女王市场记(二)   

2015-10-26 20:18:59|  分类: 大隐之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鬼才是好地方

——维多利亚女王市场记(二)

朱晓阳

            最近乱挖了一下墨尔本维多利亚女王市场(维妈)的历史,深感这个地方的过去能为中国今天的城市保育和更新提供经验和教训。维妈确实有与国内城市的集贸市场相似的历史。

有鬼才是好地方  ——维多利亚市场记(二) - 朱晓阳 - 朱晓阳的博客

 

(墨尔本的第一张规划图(1836)。在栅格狀城外的西北部,标有“government reserve”(政府保留地)的位置就是今天维妈所在。)

 有鬼才是好地方  ——维多利亚市场记(二) - 朱晓阳 - 朱晓阳的博客            

(1838年的墨尔本规划草图,就像中国那些新城规划一样)

 

            维妈的过去也有黑暗的一面。这可以从维妈残存的那堵墓地围墙说起。看历史资料,维妈的位置原来是墨尔本最早的公共墓地。在1837年墨尔本最初的规划图中,维妈今天所占的地方被规划为墓地,位置刚好在栅格状墨尔本城的西北。当时认为墓地应该远离城有一公里。话说回来当时的墨尔本也就是一个村庄大小的地方。从十九世纪三十年代开始,这片墓地划分成不同移民社群和澳洲土著的埋葬片区,其中较有影响的是犹太人墓地区和土著人墓区。在十九世纪五十年代以后,来自中国的淘金者也有埋葬于此的。澳大利亚淘金热潮过后,一些中国人在墓地空余的地方开荒种起了菜,然后就地出卖。后来维妈以农副产品为起点,中国人种蔬菜对此是有贡献的。

            这个墓地也是一个乱葬岗。至今搞不清楚到底埋了多少死人?在20世纪初拆迁墓地时,有人称埋了一万多人,但因为在1864年的一场火灾中,墓地的文书和记录已经被毁,因此没有确切的证据说埋了多少死人。按墓碑数过去,大约有七千多死人。但是后来在拆迁或城建中不断发现一块墓地下面埋了好几具尸体,有些是一块单人名字的墓碑下有两个人,甚至有些死者的脖子上还有绳子套着。传说不断出现,据说有许多淘金者刚在墨尔本上岸就染上瘟疫死去。他们被拉来这里,挖个大坑随便埋葬。有些死者遗留的衣物残片中还有金子。真是来得及挣却来不及花就走了。这些淘金者无名无姓,连墓碑都没有。因此到底墓地埋了多少人?他们是谁?谁也说不清楚。提出无主遗体问题是因为它导致后来虽然经过迁坟,但还有很多遗体留在地下,这些死者成为二十世纪维妈的管理方几次试图改建维妈而不能得逞的原因之一。由此来看,确实有野鬼纠缠着维妈的开发者。

有鬼才是好地方  ——维多利亚市场记(二) - 朱晓阳 - 朱晓阳的博客

 

有鬼才是好地方  ——维多利亚市场记(二) - 朱晓阳 - 朱晓阳的博客

(上图:1900年的墓地,下图:墓地的墙现在仍然在市场里)

            遥想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一片空荡荡的坟地,坟地边上有蔬菜地,这里紧挨着小镇墨尔本,交通方便,在十九世纪五十年代这里的四周已经被规划出城市街道。因为有空余的公共土地,有蔬菜种植,又在城镇边上,这样的地方形成集贸市场应当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情。

有鬼才是好地方  ——维多利亚市场记(二) - 朱晓阳 - 朱晓阳的博客

(维妈开业日,1878年)

            1878年墨尔本市政厅批准用规划墓地的一部分土地建立维多利亚女王市场。维妈最初占用的地方虽然属于墓地,但没有埋葬过死人,空地一片。二十世纪初维妈的管理方提出需要扩大市场面积,以满足城市需求。当时的建议是将与维妈为邻的墓地迁到离城市更远的地方,在墓地旧址上扩建市场。这项建议在市议会反复辩论和审理了几年。辩论持续久而无结果的原因是一些社团,特别是犹太人社群反对迁墓地。按照一位历史学家的说法,由于“议会被商业利益集团所主导”,最后通过了将墓地拆迁,扩建维妈的议案。1918年新一轮维妈扩建开始。此后墓地中有主的坟墓陆续被迁走,最后仅剩下一堵墓地围墙和许多无主的尸骨。原来的墓地变成交易大棚。维妈对墓地的占据从最初提案到1930年最后的坟墓被迁走,共持续二十余年。

            从这一案例可见在一个民主社会,城市发展项目的建议、辩论、审议和实施需要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才能完成。速度虽然慢,程序虽然复杂,但实施起来后遗症会少一些。例如虽然犹太人社区一直抵制迁墓,但议会最终通过以后,抱怨归抱怨,大家仍然执行迁坟的决定。后来关于墓地的报告发现,犹太人的坟墓全都迁走,一个不拉。相比于此,中国最近十几年的城市化中,一座面积达数十,甚至上百平方公里的新城,从拍脑袋、画图到建起来仅需要四五年时间。速度真叫快。代价是留下很多后遗症,一些问题可能需要一代人的时间去解决,有些恶果甚至不能逆转。例如昆明呈贡新城和鄂尔多斯的新城,这是两座高速建成,并以“鬼城”著称的地方。好在现有体制下,政府力量真是强大,除了政府办公地搬迁进去外,当地优质的学校和医院都被搬到这些空城中去,于是乎鬼城开始有了人气。这似乎是十年二十年内能解决的问题,其前提是如果这些地方还能够持续地吸引人口流入。再例如昆明滇池东岸的中豪螺蛳湾国际商贸城。这个项目占地上万亩,从前市委书记仇和作出决定到商贸城(一期)开业仅用了不到两年时间。如今这个项目留下的社会、经济后遗症可能十年都难以解决。至于这个商贸城以及随之而来的其他开发项目所造成的滇池东岸环境(例如湿地)毁灭则是不可逆转的后果。如今仇和已经被关在监牢里,即使杀了这样一个人又能怎么样?

 

有鬼才是好地方  ——维多利亚市场记(二) - 朱晓阳 - 朱晓阳的博客

 

1908年的维妈。)

有鬼才是好地方  ——维多利亚市场记(二) - 朱晓阳 - 朱晓阳的博客 

1930年的维妈。20世纪初来维妈赶集的和卖东西的都是以马车或步行为交通工具。市场开业的日子,到处站着马车。随着汽车时代到来,摊贩和顾客都开起了汽车。)

 

            从墓地和维妈的关系看,墓地是维妈早期扩张的牺牲品,但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以后,当维妈面临被“再开发”(实际是拆迁)时,墓地这一遗产却变成维护维妈存在的理由。1968年墨尔本市政当局提出要将维妈拆除。这一提议引发了强烈的抗议。抗议者不仅包括维妈的商贩,也包括墨尔本市民。政府再开发维妈的理由之一是说这里“脏乱差”,不符合现代化城市的要求。这里发生的一些事情似乎也证明了政府的攻击。例如有一个晚上这里有一个店主被枪击。后来警察查抄了维妈内的一处地方,从那里搜出了枪支。按照政府的再开发计划,维妈被拆除以后将建造一个购物中心。为了获得资金平衡,维妈的一部分将让开发商盖商业住宅。这些计划像极中国城市的那些城中村改造计划。但是拆迁维妈没有像在中国拆房子那么容易,活人和死人都出来反对了。地方社区提出现在维妈地下还有很多无主遗骨,如果拆迁将会再次侵扰这些灵魂。有人称已经在维妈的墓地围墙附近看见过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头戴牛仔帽,说那就是鬼魂出没云云。墨尔本的地方工会和社区出面组织了有力的抵制,反对再发展的签名信获得18000人签名。最后政府不得不放弃整体拆除维妈的计划。但是政府成功地实施了将批发部分迁走的计划。维妈的批发市场被搬到墨尔本市西部,从此这里只留下零售。由于只剩下零售市场,再加上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郊区化趋势流行,市政府再下一城,将显得冷清的两个大棚拆掉,将这里变成汽车停车场。政府的策略似乎是以化整为零的方式,将维妈在未来一点一点灭掉。当时的环境和趋势似乎也支持这种策略。在那个时期,墨尔本城市核心区是最衰败萧条之时。据统计1960年代城市核心区居住了6万人,到1980年代末仅有8千户居民。中产阶级都搬到郊区去了,这些人平时不再来维妈买东西,即使要来维妈逛逛也得驾车从郊区来。因此拆除部分棚子,将其改建成停车场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建停车场还有其他好处:首先,露天地上停车场不涉及挖地基问题,因此不会侵扰地下的死者,也就不会冒犯捍卫墓地遗骨的墨尔本地方社区。其次,露天停车场保持着临时和过渡状态,可进可退,时机一旦成熟,可以在这里进行大开发

有鬼才是好地方  ——维多利亚市场记(二) - 朱晓阳 - 朱晓阳的博客

            (维妈的鬼魂)       

            一个各方互相妥协和共赢的结果于是乎出现了。维妈的主体继续保持其集贸市场风格,拥挤混乱的批发市场被移走了。只要当时的郊区化趋势延续下去,只要城市核心区继续衰败,维妈被拆除的日子不久就会水到渠成。政府和市场管理方面确实没有放弃过彻底改造维妈的打算,直到本世纪前十年还提出将维妈改造成类似城市综合体的计划。

            没有人能预测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后城市化出现逆转,全世界发达国家的大都市核心区都出现复兴趋势。中产阶级和白领重新涌进昔日被抛弃的老城区,高档公寓如雨后春笋冒出来。这是当下所称之“缙绅化”。以前写过,1990年代初的墨尔本市中心,每日黄昏以后几乎是一座空城,住在城里的都是些穷人和难民。此后一些年,情形完全不同。今天同一地区已经成了年轻中产、白领和国际学生的天下,居住人口在2012年已达十万。维妈重新成为吸引不同代际的墨尔本人和观光客的重要场所。

            今年初维妈管理方推出的《维妈保育和更新战略要点》已经强调对维妈仅仅做一些局部性改良。该方案中引起争议的除了开业时间将延长为七天外,可能还有露天停车场将如何改造。《战略要点》提出要新建一座供顾客使用的停车场。对于占地很大的露天停车场,《要点》称“再开发现有停车场”要符合“国家的土地合约”。我目前还没有找到“国家土地合约”,通过间接材料了解到停车场的一部分将建一个公园,其余部分将做房地产开发。这似乎是老调重弹。无论如何开发多半会涉及到地下开挖,到那时墓地捍卫者又将站出来反对。这些是政府和管理方不得不审慎对待的。一份不知何方委托的《老墨尔本墓地:信息校勘》咨询报告(2013)已经指出:在停车场的地下将会有不少遗骨。这些死人仍然紧紧抓住活人。

            写到这里,会想到今日的维妈仍然是一个人鬼杂处或混融的世界。墓地的围墙和早期建城者Batman的纪念碑仍然立在市场地面上,地下仍然有无计其数的死者遗骨。地面上是卖货的大棚、摊子和杂沓的人群,隔着地面三尺远则是孤魂野鬼安居的地方。以前说过,这个地方是多种时空和物质织体的混搭。虽然经过一百多年时光雕刻,墓地仅在表面消失,它今天仍然是维妈的底子。相比于此,任何一个城市综合体的建造都会将整个地面和地下几十米深的空间彻底改变,无论其如何“包容传统”,都无法提供“历史记忆”承诺。引申的结论很简单,国内那些“鬼城”如果能被鬼神紧紧抓住倒还是一些有救药的地方,如果已经改变得连鬼都无法栖身,那就无法再谈建设宜居城市了。

  评论这张
 
阅读(814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