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学东的博客

 
 
 

日志

 
 

江南旧闻录之我爱青黄番茄   

2014-09-11 11:24:00|  分类: 美食,历史,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番茄,又名西红柿,自西班牙人发现新大陆把它引入欧洲,后来经过东南亚引入中国,曾经是我故乡夏季的当家菜肴。

我小时候,故乡种植番茄的很多,几乎家家户户的自留地上都会种上多则几垄少则几棵的番茄。我们家每年都会种很多。

我的祖父,每年春天都会在自留地上育种。然后在清明前后,挑着竹篮,里边都是挖出来的一整块泥土,泥土上黑色的湿草灰清晰可见(湿草灰其实是土产钾肥),一排排番茄秧挤在这块泥土上。老人挑着竹篮,走村串乡,最远,西到南夏墅街,南到前黄街,东到走马塘礼嘉,北到庙桥,叫卖他的番茄秧,贴补家用。

那个时候,村里人家买番茄秧也是一棵棵买的,多少钱一棵,祖父去世也久,我已经无从得知了,通常买的多了,会饶一两棵。

万一不能卖完,祖父回家路上,路过亲戚家,总是送几棵给亲戚。过去家里的几个远亲近戚,都是到我家菜地上挖,后来干脆坐等我祖父捎过去了。

卖完番茄秧,把留给自己的挖出来,一一栽种。剩下的浇水浇尿事情,就是我们兄弟几个的了。

当然,浇水浇尿通常都在傍晚。天热起来了,早上浇水,秧苗容易死。

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我们一天天盼着番茄秧长大。番茄秧从栽种时的耷拉着叶子,到吸足地气水分之后的渐渐挺拔,终于蹿了起来,成了番茄棵,郁郁葱葱了。该给番茄棵支架子了。番茄棵头重脚轻根底浅,一下大雨或者一刮风,容易倒伏。

有经验的种番茄人家,总是弄些细竹竿或鸡头棒(杆棵棒),插在地里,然后把番茄棵的主干绑在棒上。

终于熬到番茄开花了,看着那些黄色的小花,小孩们心里也乐开了花,有盼头了。

一点点,花谢了,细小的青果结出来了。那个时候,我们几乎每天都要跑去自留地,看结果的番茄,甚至记住了每一个青果的位置。有时忍不住手贱,想去摸,总会被大人喝止,按照过去的说法,番茄长的过程中,摸了长不大。

当然,番茄结果之后,感兴趣的,不仅是自家的小孩,村里甚至邻村的小男孩们,基本上也是蠢蠢欲动了。斗智斗勇开始了。

番茄从细小的青果,承天露吸地气,一点点长大了,从一分钱钢镚大小终于到了手表表面那么大了。

有人已经按捺不住,路过时,四顾没人,迅速解开篱笆索,掠进去,顺手摘个,擦擦,一咬,哇,涩死了,忙不迭吐出来。一般都是半大不小的坏男孩才在这个时期偷番茄解馋。事实上,我们都这么干过,当然不是摘自家的,都是摘别人家的,所以,村子里总体上是扯平的。

慢慢地,青番茄的个越长越大,越长越丰满,颜色开始从单纯的青色,开始泛白,甚至,一些大个的,开始泛出浅浅淡淡的黄色来了!

每一个男孩都会盯上自己看到的最早泛出浅浅淡淡的黄色的番茄来。

待黄色稍微深一些,便迫不及待地偷偷去摘了,藏在草篮里带回家——这叫先下手为强,你若不下手,恐怕会被人摘走。

回到家,趁着大人不注意,把偷摘来的番茄,塞在米囤或麦堆里。干啥?催熟。

按我们小时候口耳相传的经验,麦堆或米囤里,温度高闷热,生涩的果子,主要是青番茄、香橼、生柿子等,塞在里边,容易发软变色变味,过了几天便可食用,那生涩味便减了许多,而酸甜味则增加了不少。所以,那个时候有男孩人家的米囤麦堆里,都有着这样的秘密。其实这是瞒不过大人的,他们小时候也干过,所以装着不知道而已。

到番茄成群结队泛黄的时候,那番茄地才成了小孩们真正的战场,每家每户的番茄,这个时候少不得被蹂躏。

彼时的农家,还没有学会把番茄催红,番茄也等不到自然红。所以,夏天作为农家中午当家菜之一的番茄汤,都是青黄色的番茄,没有红的。

青黄色的番茄,或切片,放在饭锅上一蒸,便是中午的菜肴;更多是烧汤,条件好的,烧汤时敲个鸡蛋,俗称番茄子花汤(其实就是青黄西红柿蛋汤),最是馋人!

我所记忆的那个时候的番茄,味道是独特无二的。若是黄色很重了,这番茄的甜味和酸味已是比较适中了,但大多数酸酸的,带着淡淡的甜,不用加醋便已够酸味。红番茄,更多来自米囤或麦堆里的私藏。

我的朋友猫姐,常州名门瞿氏之后,母亲是著名农业科学家,听说我们小时候都吃青黄色番茄,一直跟我说青黄番茄容易中毒,但我们小时候可真没少吃,也没听说谁中毒了。

毕竟,它们都是经勤劳的手长出来的农作物。

后来物产丰富了,街上也有红番茄卖了,偷番茄就没这么盛了,自家种的番茄也就有红的了。

慢慢地,听说有人开始给番茄打针了,一打针就红了。

再接着,我在大城市居住生活,番茄已经从夏日的期待,变成了一年四季各个菜市场遍地都是,而且,再也找不到酸甜的番茄味了。嗯,只有西红柿了。

如今面对那些红红的诱惑人的一年四季都能吃到的西红柿,我几乎从不买了生吃,自己做饭,也几乎从不做西红柿炒鸡蛋,西红柿蛋汤,更不用西红柿拌糖做凉菜。。。。。。

我个人的生活,离西红柿已经很遥远。在我品尝过后,我认定它们不再是辛劳的农作物的果实,而是工业化的商品。我一直顽固地拒斥。

没有了期待,也就失去了味道。‍

江南旧闻录之我爱青黄番茄 - 朱学东 - 朱学东的博客

(感谢中国经济报告编辑老师的厚爱。)

江南旧闻录之我爱青黄番茄 - 朱学东 - 朱学东的博客(鄙人过去所写江南旧闻录系列《故乡风物长》《故乡的味道》已由江苏教育出版社出版,京东当当亚马逊淘宝天猫皆有售)

  评论这张
 
阅读(1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