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学东的博客

 
 
 

日志

 
 

流水账9月6日   

2014-09-08 07:27: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自由表达的空间,没有公开性,不仅不会产生负责任的媒体,也不会有负责任的政府,负责任的企业。,政治式的运动式的人治方法,以及选择性执法,可以震慑一时,却不能持续,也不可能培育一个健康的环境。”

一早起来,写了篇《入局——21世纪们的命运》,反思传统媒体系列之十七。2700余字。

这篇本该是昨天写完的,今天早上原计划应该写江南旧闻录之翻菱盘的。只好往后推了。

写完文章,做晨课,选了帕斯捷尔纳克的《雨燕》:

“傍晚时候的雨燕,

无法压制内心的欢畅。

欢畅冲出洪亮的胸腔,

在空中到处回荡。

那千转百回的歌声任意飞扬!”

收拾行李,把带去香港的衣物仔细叠好,把高血压药、准备手抄的本子、茶叶等等小玩意全部放进包里,把电脑充上电。然后出门。

中午在外交公寓参加读卖的加藤君举办的秋季烧烤会,上次他去上海工作,搞春季烧烤时,我记岔了时间,中间安排了一个不好推的事,很是惭愧。这一次既是他的例行烧烤会,也是为日本驻华公使和读卖记者调回日本送行。

我给加藤君带了瓶汉酱。

碰到了数位同行,我佩服的W女士,她的报道扎实严谨,L君,等等。我们几个一起,更多地聊我们关心的话题。

其间加藤君几次过来打招呼,说招待不周,其实挺好的。我还喝了些红酒。我们也聊了会,以前我们俩聊新闻报道的问题,有许多职业共识。

因为明天要去香港,加上晚上还有些事,我没结束便向各位朋友和加藤君告退了,感谢加藤君的热情。

坐地铁回家,接上丫头太座,一起坐地铁去北图。几个老朋友约着几家人一聚,以应中秋。我也好久没见他们了,期间几次,我都是或出差或有其他安排,未能参加。为了表惭愧,特别找了几套江南旧闻录给他们带过去,也是拖了很长时间。

晚饭很丰盛,我们三人喝了一瓶白酒,还好。搁过去,肯定是两瓶啦。老兄也支持少喝。

晚餐后坐地铁回返。

今天把广西师大出版社理想国出的袁凌的《我的九十九次死亡》读完了。袁凌是财经的前记者,擅长非虚构写作,一些报道产生过巨大影响,甚至带来了只有这个社会才有的麻烦。

掩卷沉思,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我的99次死亡,一个独特的记录尘世命运的视角,悲悯无奈痛苦和绝望。无论是正常生老病死还是横死暴毙,无论是人的死亡还是动物和树的消亡,都是那么的平静微小不足道,都是被命运漠视辗落,就像随便一只蝼蚁的死亡。它们的死亡,都湮没在红色帝国永远正确的繁荣昌盛阴影下。

如果不是要去香港,我读完很想写一篇读书笔记,许多死亡,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 上面这几句话,是我最大的感受。我很真诚地在微博和微信里为这本书做了推荐。

选了本要带路上读的书放行李里,广西师大出版社新民说的《克劳备忘录与英德对抗》。

晚课。

“鸾鸟凤凰,日以远兮! 燕雀乌鹊,巢堂壇兮! 露申辛夷,死林薄兮! 腥臊并御,芳不得薄兮!”

一句现代流行语概括,就是劣币驱逐良币。

明天开始抄九歌之哀郢了。不过,要在香港了。

晚课之后,端一杯清茶,踱到昏暗的阳台上远眺,楼下花园里蛙鸣纺织娘和叫不出名字的昆虫的合唱,车行过去,竟然压不住那高亢豁亮!一个夏天过去,我竟然从未注意到它们的歌唱。!如今它们的歌声中有了难以掩饰的急切。谁说夏虫不可语冰!

流水账9月6日 - 朱学东 - 朱学东的博客

流水账9月6日 - 朱学东 - 朱学东的博客

流水账9月6日 - 朱学东 - 朱学东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9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