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猪娃草

过往烟云醉流水

 
 
 

日志

 
 

有一种愧疚叫奢侈的幸福 ——中秋节之际,献给我们最亲最爱的父母们【原创】  

2014-09-11 15:16:24|  分类: 亲情家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秋假日,携妻带子看父母。

与其说看父母,不如说是急切地想重温一下回家的味道,吃一次老妈做的饭,喝一杯老爸挑水烧的茶,看一次父母忙前顾后满脸汗水的脸,之后再一次被父母苍白的发丝闪痛一下内心。

我不愿看到父母逐渐衰老,总是对这种因父母的渐渐老去有一种恐慌,有一种隐隐的痛,但我却又总希望年年回家都能有这种感觉。那是一种特别的情感,一刻也不敢失去的心灵契合。回家了,我就找到了这种感觉,虽然愧疚无比,但终究却带给我一种踏踏实实的感觉,这种踏实,才是我心灵上的巨大慰藉。

父母年近70,我们也人到中年。父母生育了我们,如今却还在照顾着我们的下一代,有时还总因为照顾孙儿孙女不能两全齐美,而夹缝做人。常常是白天笑脸相迎,暗地里伤心流泪。今年端午回家,我给母亲多倒了些酒,一向能喝酒的母亲竟然醉了。她老泪纵横,也说了从未敢说过的话。我从此知道了母亲心里有多累,有多苦。老爸退休了,是个心里不存事的人,没事就钓钓鱼,遇事也不往心里搁;而母亲却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村妇女。而我们兄弟四人,没有姐妹,所以,她受了委屈就只会装在心里,不给我们说。有时,我也劝过她不要为难自己,可她总放不下这家,放不下那家,最后,也只好由她了。

今年中秋回去,母亲说吃了晚饭再走。况且是地锅鸡肉面条,所以,就理所当然了。

其实,我是个不爱吃面条的人(这一点母亲知道,因为不爱吃面条我还和她拌过嘴),但对老妈做的地锅鸡肉面条情有独钟。

“······下猪耳朵菜吧,这菜好吃,滑溜溜的······”母亲说。

“······XX不爱吃猪耳朵菜,在家煮面条时,下过这种菜,他说不好吃······”(其实,妻子和儿子都爱吃面条,但都因为我的原因,有时一个月也吃不上一次。上个月因为在面条里放了猪耳朵菜,我说不好吃,妻子今天就随口说了。)

······

刚进屋,就断断续续听见妻子和母亲在说煮面条放什么菜之类的话。

“没事,我就是有一点不太习惯那菜的味道,你们只管下吧,我爱吃!”我爽声应道。

“我也爱吃!”儿子大声喊道。

半个小时后,老爸花五元钱到街上买回了一颗大白菜。

地锅面条做好了,老远就闻到了香气。而香喷喷的面条里也闪着一片片鲜嫩的白菜叶。

儿子不爱吃白菜,就嚷道:“中午做好了米饭,奶奶总找不到自己把它放在哪了;我爸不爱吃猪耳朵菜煮面条还记得怪清的!”

母亲笑了。我瞪了儿子一眼,心里却涌满了酸酸的幸福!

母亲年纪大了,做事难免忘东忘西,但妻子一句不经意的话,却让她放在了心上,不敢忘却。

我喜欢回家,我怕失去这种熟悉的愧疚之感,我只祈望上苍可怜天下父母亲,让他们健康长寿。

2014年农历八月十五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